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26章 兩腿一瞪,暈死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咳咳!

  林凡揮著手,灰塵太濃,都嗆到了。

  此時,他聽到有喘息聲,好像是表弟的聲音。

  “表弟,你沒事吧。”林凡詢問道,剛剛那一幕太震撼,表弟大爆發,從來都沒見過。

  灰塵濃密,看不清任何情況。

  周忠茂氣息逐漸平穩,內力平和下來,沒有跟煮開的熱水那般瘋狂沸騰。

  剛剛是徹底沸騰了。

  當灰塵消散時。

  周忠茂抓著腦袋,憨厚的笑著,“表哥,我沒事,你有事嗎?”

  林凡有點懵,“我也沒事,那有事的應該就是……”

  話沒說完。

  目光看向陳道云。

  也不知我們的陳老爺到底怎么樣,應該……可能……也許還活著吧。

  此時。

  陳道云站在那里,保持著剛剛的姿勢,雙手下壓,眼睛瞪的滾圓,但一動未動,也不知還有沒有氣。

  突然。

  也許是風大。

  陳老爺太瘦弱,身體向前傾斜,砰的一聲,面孔朝下,一頭栽在地面。

  林凡喊了幾聲,看看還沒有反應。

  剛剛表弟到底是怎么出手的,他沒看清楚。

  也不知這給陳老爺造成多大的傷害。

  反觀以陳老爺為中心的地面,浮現裂紋,往下凹陷,坑洞不深,但也有一掌之深。

  林凡蹲下來抓著陳老爺的頭發,提動幾下,沒反應,又拍著臉,還是沒反應。

  “死了。”林凡指著尸體說道。

  周忠茂應道:“嗯,死了。”

  噗通!

  大當家跪在地上,深埋首,流著淚,終于報仇了。

  “多謝兩位。”

  他感謝著。

  他知道,如果不是林凡跟周忠茂,以他的能力根本殺不了陳道云。

  隨后他提著長刀,緩慢的走到陳道云身邊,抬起長刀,咔嚓,直接將陳道云的腦袋給砍了下來。

  “哈哈哈……”

  他提著陳道云的腦袋,肆無忌憚的笑著,仿佛是在發泄心中積壓已久的憤怒。

  沒有跟林凡多說什么。

  就這么朝著遠方走去。

  “喂,去哪?你的刀還要不要了。”林凡喊道,砍完腦袋,也得把刀帶走啊,這可是吃飯的家伙,不要啦。

  大當家沒有回答,還是大笑而去。

  “太隨意了吧,這就走了。”林凡搖著頭,現場血腥程度有點高。

  在場的尸體,不是被劈成兩半,就是被摘掉腦袋。

  陳老爺子算是死的比較體面的。

  林凡蹲著在那里鬼鬼祟祟的摸索著。

  “表哥,咱們走吧,這里怪恐怖的。”周忠茂說道。

  我的天。

  這話從表弟口中說出,實在是太驚悚,這么恐怖場面到底是誰弄出來的,心里一點數都沒有嗎?

  他承認。

  剛剛太高估對方的實力,一刀將人家劈成兩半。

  但那不是故意的。

  所以不算。

  “等會的,看看他身上有什么。”林凡伸進陳道云的衣服里,摸索著,摸到一點東西。

  一個玉佩。

  有點印象,應該是前段時間跟陳道云見面男子身上的,沒想到如今在陳老爺身上,看來有點用,也許是某種證明也說不定。

  “嗯。”

  又翻到一樣東西,是一張牛皮紙,有點老舊,但摸上去時,質感涼涼的。

  打開一看。

  里面記錄許多文字還有圖形,圖形都是人的模樣,姿勢各異。

  神罡童子功。

  原來陳老爺還習慣貼身放著秘籍,也許這就是陳老爺親自修煉的吧。

  大致看著。

  一共十二重,需要童子身修煉,只有修煉到第八重時,才能破戒。

  想想也不是沒道理。

  陳老爺年齡不小,兒子才那么點大,看來那時候也拼命過。

  在摸摸。

  摸尸的感覺不錯,有很多神秘感,永遠也不知道會摸出什么東西來。

  果然。

  還是有收獲的,又摸到了不少銀兩,有一萬兩左右。

  隨后就沒任何東西,已經摸的很干凈了。

  “表弟,我們走。”

  林凡帶著表弟撤退。

  尸體就這樣吧。

  如果將尸體埋了,誰會知道陳老爺死了,他還想看看陳家知道老爺死了,會有什么反應。

  很快,這里空無一人,只有四具尸體在那。

  當然。

  還有一匹馬很無辜的停在那里,瞪著大眼睛,天真無邪,任勞任怨。

  仿佛是再說,發生什么了。

  為什么沒有人拿鞭子鞭策我,好不習慣,人家想在夕陽下奔跑。

  林凡跟周忠茂直接回武道山。

  干了這大事,出去浪蕩不太適合,還是窩在山上比較安全。

  “表哥,這門功法也就還行,說不上多好。”周忠茂看完神罡童子功后,就沒多大的興趣。

  這跟他修煉的武功相比較起來,還差的好遠。

  對周忠茂來說。

  境界相差不是很大。

  主要是他突破到武道九重,還屬于初期境,如果過段時間,讓他逐漸掌控,足以跨兩個小境界斬殺此人。

  而且不會太累。

  林凡聽表弟這樣說,他就對這門功法沒多大興趣。

  原來不過如此。

  此時,周忠茂想到一件事情,“表哥,你修為已經這么強,可是我發現你戰斗意識并不熟練,不如有機會,我陪你練練。”

  表哥施展混元碎玉手時,擊中對方后,不應該繼續糾纏,本來不會挨那一掌,可就是因為戰斗意識不是很好,所以才會中招。

  “行,沒事練練。”林凡的思想在逐漸轉變。

  這里已經不是幽城,老爹的羽翼保護不到這里,遇到一些事情還是實力最為靠譜。

  真香啊。

  當初還不肯修煉呢。

  也不知陳老爺的尸體何時才能被人發現。

  我艸!

  哎呀,有一件事情沒想到。

  陳老爺的腦袋被大當家帶走,別人看到怎么才能確定他是陳老爺。

  當時沒想到。

  早想到,就應該留一張紙條。

  罷了。

  說什么都晚了,只希望發現尸體的人,能以體型與服裝,看出這是陳家老爺吧。

  夕陽墜落,黃昏籠罩。

  狼寨溝,懸崖邊。

  大當家早已給所有兄弟豎立墓碑,大大小小一共一百四十八個。

  而在懸崖邊,則是四個墓碑。

  二弟、三弟、四弟、五弟。

  墓碑前,放的就是陳道云的頭顱。

  “弟兄們,我回來了。”

  “你們舍命讓我活著,我也沒有讓你們失望,你們的死沒有白死。”

“仇報了,大哥我帶著陳道云這老狗的腦袋回來祭拜你們了  大當家的聲音很沙啞。

  看著一個個墓碑,神情很失落,他這是想念弟兄們。

  “四弟,你問我下輩子還要跟我當土匪要不要你,大哥我肯定要你們,不要你們還要誰。”

  “但下輩子太久,十八年后,大哥也老了,也帶不動你們了,現在就過來陪你們,帶你們在下面繼續當土匪。”

  大當家拿起酒,咕嚕嚕的一個人喝完。

  隨后將酒缸往旁邊一扔,從懷里拿出小瓶子。

  小瓶上寫著:毒藥。

  簡單明了,卻有著極強的威懾力。

  這才是所有毒藥中的正品。

  他起身,擰開瓶蓋,“老子這輩子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牽掛,那么就夠了,弟兄們,你們大哥我,來了。”

  最后一句‘來了’那是吼出來的。

  隨后仰頭,直接將一瓶毒藥飲掉。

  “哈哈哈哈……”

  大當家仰頭笑著,頓時,嘴角流出鮮血,但還是在笑著,眼里逐漸有色彩浮現。

  他看到了。

  看到了所有弟兄們在向他招手。

  耳邊嗡嗡,有聲音。

  “大哥,就等你了,快來,這好酒是剛劫來的。”

  “大哥,這娘們真水靈,就給大哥當媳婦了。”

  大當家滿嘴都是血,嘴唇動著。

  好像是在說。

  “你們大哥我戒色了。”

  隨即,天旋地轉,一片空白,陷入到黑暗中。

  “阿彌陀佛,貧僧還真從未見過如此杠的人。”

  七月二十八日!

  清晨。

  就在這一天。

  江城徹底炸裂,有人在凌晨時,帶著一輛馬車回來,還沒進城就惶恐的高喊著。

  “陳老爺死了。”

  “陳老爺在野外被人殺死了。”

  當時守城的侍衛聽到這話,那是嚇的魂飛魄散,誰特么的喝點尿,膽敢這么咒陳老爺。

  自己不想活,還想連累我們不成。

  可是當看到這四具并不完成的尸體時,侍衛們也懵了。

  借助火光發現。

  這四具尸體的衣服實在是眼熟,再看臉。

  那三人就是陳老爺的貼身侍衛。

  從來不會跟陳老爺分開。

  如今這三人死了,那另一具沒有腦袋的尸體,不就是……

  我艸!

  當場侍衛都慌亂逃竄。

  沒人敢帶著尸體去陳家。

  不要命了啊。

  就算不是你殺的,可要是讓陳家知道這消息,還不氣的拔刀亂砍。

  早上時。

  江城內所有子民都知道了這消息。

  所有人都驚駭萬分。

  到底是誰干的。

  這根本就是將天給捅破了。

  有的孩童嗷嗷大哭。

  陳爺爺死了,和藹可親,為名除害的陳爺爺死啦。

  最后,還是被陳老爺洗腦成功的平民,將馬車拉到陳府。

  陳圣堯得知此事時,差點暈死過去,隨后拔刀就要將外面那些造謠的人全部砍死。

  這還是被李聰攔下。

  他哭喊著。

  公子不能砍啊,砍了可就完蛋了。

  光天化日,明目張膽就砍殺平民,那今后陳家在江城的名聲可就徹底的臭了。

  陳圣堯那是氣瘋了。

  我艸!

  真的很想砍死那些造謠者。

  我爹怎么可能會死。

  只是當來到府外,看到那無人尸體時,他身體一哆嗦,兩眼一翻,就這么暈死過去了。

  還沒來得及說兩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