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24章 開始截殺陳老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清晨。

  天亮了。

  江城迎來打探消息的人。

  林凡帶著表弟進入城里,開始對陳家進行調查。

  想要完美安全的解決這次事情,必須摸清楚陳家具體情況,絕不能大意。

  陳府。

  不愧是江城豪門世家,僅以門頭,就大氣的很,兩座比人還高的石像立在兩側,尋常人路過,怕是都要讓開而行。

  十萬兩不好賺。

  他帶著表弟來到對面的路攤,喝著茶,同時觀察陳家的具體情況。

  首先就看陳家,每日出入情況。

  沒過多久。

  陳圣堯帶著奴仆出門,教頭李聰鞍前馬后。

  “表哥,這家伙,我前幾天好像打過他。”周忠茂說道。

  主要是看著眼熟。

  林凡懵神的看著表弟。

  我艸!

  他算是明白陳家為什么要讓狼寨溝來覆滅武道山。

  原來是這原因。

  領頭的李聰被揍過,可不管怎么說,那也只是一個教頭,能上什么門面,陳家也不會為了一個教頭就動用狼寨溝來滅掉武道山。

  表弟揍了陳圣堯,人家心里肯定不爽,以他的地位動用狼寨溝足以。

  只是可惜。

  滅來沒去,武道山倒是沒事,反倒是狼寨溝被陳家自己給滅了。

  這里面的故事就有點多了。

  “以后要低調。”林凡勸著,希望表弟不要太沖動,沖動是魔鬼,看看現在發生的事情,明明人家是合伙來滅武道山,現在搞的人家內訌,出事了吧。

  表弟憨厚的抓了抓腦袋,“哦,知道了,表哥。”

  聽話的表弟就是惹人喜愛。

  攤位老板是為老爺爺,他看這兩人坐在這里也有段時間,一直盯著陳府看。

  心里嘆息著。

  現在的年輕人,就是好高騖遠。

  羨慕人家有什么用,那都得努力才行,不努力就算天天看著人家,也沒任何用處,白搭。

  過了許久。

  陳府門口停著轎子,隨后陳老爺從府內出來,身邊跟隨著三名男子。

  這三名男子不像是奴仆,穿著打扮上更像是高手。

  再看那臉色。

  面無表情,攜帶冷峻之意,一看就是高手。

  果然。

  陳老爺身邊怎么會沒有高手在。

  林凡跟了上去,不敢離的太近,真正的高手,感知能力很強,靠的太近,目光盯著太久,都會被感應到。

  不過。

  他一點都不怕。

  我是武道山掌門,我是良民,我進城看看還能有什么問題不成。

  當他跟表弟靠近一定范圍時。

  那三名男子里,其中一名男子回頭看去,跟林凡的目光對視起來。

  目光里有警告之意,仿佛是在說,滾。

  隨后,那名男子靠近轎口,輕聲低語,應該是在匯報情況。

  轎子緩緩停下。

  陳老爺掀開簾子,笑道:“林掌門,好巧啊。”

  林凡笑道:“不巧,我也是看到陳老爺,才會跟上來,沒想到陳老爺身邊這位小兄弟很警惕,還沒靠近,就已經被發現,厲害。”

  “哈哈。”陳老爺笑著,“人老了,活動不便,身邊有人服侍也好。林掌門這是要去哪?”

  “不去哪,就是有兩件事想跟陳老爺說下,其中一件就是武道山開業時,還請陳老爺能賞臉參加開山大業。”林凡說道。

  吹牛誰不會。

  先說著,至于能不能參加,那就看這幾天事情能不能成。

  也得看陳老爺的命夠不夠長。

  陳老爺道:“這是自然,武道山身為江城方圓百里內,唯一一座門派,老夫哪怕不適,也絕對是要參加的,那第二件事呢?”

  林凡道:“第二件事就是我這表弟前段時間跟陳公子有些矛盾,這事我也是剛知道,特意來跟陳老爺陪個不是。”

  陳老爺看著周忠茂,周忠茂也是傻傻的笑著,露出大白牙。

  第一印象就是,好憨厚的小伙子。

  笑起來真不錯。

  “無妨,年輕人磕磕碰碰難免的事情,老夫可不會放在心上。”陳老爺笑道。

  表現出來的度量大的很。

  就是這真實想法,不得而知。

  怒氣點111。

  哎呦,我艸。

  剛剛還說什么來著,原來心里真的生氣了。

  這次不用說,哪怕小輔助沒有顯示名字,他也知道這是誰贈送的怒氣點。

  肯定就是這面相不是好人的陳老爺。

  林凡道:“陳老爺大氣,那就多謝了,不打擾陳老爺事情,我們也要回山了。”

  隨后。

  陳老爺的轎子遠去。

  怒氣點123。

  又有怒氣襲來。

  怎么這么小心眼,這一家大小全都是小心眼不成。

  轎內,陳老爺面無表情,但是眼睛里卻有狠意。

  他心里罵著。

  小兔崽子,給我等著,等這件大事談攏,就來好好的收拾你們。

  “表哥,我們回去吧。”周忠茂說道。

  林凡道:“回去干什么,咱們跟著。”

  他已經摸清楚對方感應的范圍。

  剛剛主動靠近,就是為了看看這些家伙能感應多遠,現在已經得知,四十步內就能感應到。

  他琢磨著一件事情。

  如果將陳家給滅了。

  那江城肯定是黃家掌控,到那時事情可就好辦多了。

  跟隨陳老爺轎子到了城內比較偏僻的地方后,就沒有繼續跟隨。

  陳老爺已經進入屋內。

  他跟表弟在外面躲藏一會,剛準備離開時,遠方有人過來。

  “這是?”

  林凡皺眉,他看到那人身上的一枚玉佩,玉佩上的標記有點眼熟。

  仔細一想,立馬想起來,這是梧桐王徽記。

  沒想到陳老爺也跟梧桐王混在一起了。

  屋內。

  “陳老爺,想清楚了嗎?”站在陳老爺面前的男子,氣勢非凡,一眼看去,就知道這肯定是經常在戰場上廝殺過的。

  陳老爺道:“想清楚了,梧桐王能看得起陳家,我陳家必全力以赴,支持梧桐王實現大業。”

  “好,只要你陳家支持,將來榮華富貴享之不盡,這枚玉佩你帶著,今后如果你在別處看到這枚玉佩,那說明對方也是自己人。”男子將腰間的玉佩拿下交給對方。

  陳老爺雙手接捧,手指微微一顫,有點緊張。

  陳家的底子的確不好,土匪嘛,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最后表面洗白,慢慢成立陳家這等家業。

  但身份的不清白,讓陳家在中央皇城的權利之路上并不受待見,甚至還會被排擠。

  如今機會來了。

  梧桐王能夠看上陳家,帶著陳家一起進行大業,那就是陳家走向更高權利位置的希望。

  “還有,這段時間不要惹事,中央皇庭秘密部門已經著手調查跟隨梧桐王的世家,別暴露出來。”男子說道。

  “這還請放心,絕對不會暴露。”陳老爺說道,隨后招招手,身邊的一名男子取出一枚鵝蛋大小的夜明珠,“小小意思,不成敬意,還請大人收下,今后還請大人在梧桐王面前幫忙美言幾句。”

  “這可不行,萬萬不行,這是在羞辱我啊。”男子推諉著,那表情有些憤怒,仿佛是說你在這樣,我就翻臉了。

  可雙手很老實,默默的拉開口袋,仿佛是再說,別給我,放我口袋里。

  陳老爺心里罵著,虛偽的家伙,還裝。

  但還是將夜明珠默默的放入到對方的口袋里。

  男子道:“陳老爺,以后可別這樣,此物你還是收回去就好,我就先告辭了。”

  話音剛落。

  男子離開了,走路都帶風。

  瑪德!

  畜生。

  不收你就把東西還給老夫,竟然還帶走。

  林凡早就回到武道山,

  陳老爺身邊有三名高手,但是比表弟要弱一些。

  可如果這三人一直跟在陳老爺身邊,他們也無法下手,壓力太大,很容易出事。

  他想過將這三人暗殺,但機會并不大。

  這三人吃穿都在陳府,平時也都跟隨在陳老爺身邊。

  想要暗殺難度很高。

  就這么放棄?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拿了十萬兩就必須辦到,辦不到可是要還錢的。

  林凡低著頭,沉思苦想,朝著后院走去。

  袁天楚發現林凡的表情有些凝重,心里明悟,他是在想事情。

  據他猜測。

  此事不一般。

  根據這段時日發生的事情來看,很有可能是跟陳家有關系。

  別問為什么知道的。

  將這些細節聯絡在一起,很容易就能得出這樣的結論。

  只是想知道具體情況。

  還是有點難度。

  細節太少,推測不出太多的東西。

  連續幾日。

  林凡跟表弟都在陳府周圍晃悠著,尋找動手的機會。

  但機會不太好找。

  就在林凡一籌莫展,差點準備賭一把,直接殺進去的時候,機會來了。

  他跟表弟還是在老頭那喝茶,遇到陳家奴仆也在喝茶。

  從他們交談的話里得知,陳老爺明日要出遠門。

  想了想,還是決定不等了。

  明日就動手。

  雖說三打四可能會稍微累那么一點點,但機會可能就只有這一次。

  錯過這一次機會。

  可就沒有下一次了。

  林凡告訴大當家,明天就要動手的時候,大當家很亢奮,眼睛都快紅了。

  周忠茂將長刀還給大當家,那玩意他用的不習慣,還是拳頭比較舒服。

  晚上時。

  他也沒有睡覺,而是在修煉,確保狀態達到巔峰。

  翌日。

  一輛馬車緩慢出了江城,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他們所要去的方向,早就已經有人在那里等著了。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