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23章 我有高調過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忠茂一眼就認出此人是誰。

  剛干過架。

  林凡不認識對方,也沒見過,“表弟,他誰啊?”

  有點不可能吧。

  表弟都知道是誰,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周忠茂道:“表哥,那是狼寨溝的土匪,上次被他給跑了,我就將他的武器給搶過來了。”

  “哦。”林凡點頭。

  黑暗里那道身影走了出來,很壯碩,臉上的刀疤猙獰恐怖。

  但林凡感覺眼前這人的精神狀態并不好。

  “你現在自己送上門,剛好將你拿下。”周忠茂拳頭對碰,準備將對方拿下,他可以保證,這一次絕對能夠將對方拿下。

  “等等。”

  林凡抬手,讓表弟別沖動。

  狼寨溝已經被陳家滅掉,現在這土匪來找自己干什么?

  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況。

  “你是狼寨溝什么人?來武道山想干嘛?”林凡問道。

  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你們狼寨溝被陳家給滅掉,就算要報仇也得去陳家才行。

  來我武道山干什么。

  “我是狼寨溝大當家,來這里想跟你談個合作。”大當家的聲音很沙啞,沒有以前那種豪邁的感覺。

  意志很低沉,眼里毫無情感波動。

  林凡腦經轉動的很快。

  馬上就想到這家伙來找自己是什么事情。

  “不好意思,我這里已經不缺合作的人,你可以去別的地方找人合作。”林凡說道。

  他現在這日子過的多安穩。

  暫時還不想招惹太多的麻煩。

  狼寨溝被滅,大當家還活著,那想合作什么?肯定是想報仇,想報仇那就得跟陳家拼命,你說咱們非親非故,前幾天還干過一架。

  沒理由合作。

  周忠茂道:“我表哥說了,不合作,你趕緊走吧,否則別怪我將你拿下。”

  “十萬兩,幫我。”大當家一字一頓道。

  他不知該找誰幫忙。

  陳家不好惹。

  從懸崖那里逃脫,過了幾個時辰后,武功恢復過來,但整個狼寨溝早就千瘡百孔,他心里的怒火已經難以熄滅,只想報仇。

  最后想到武道山。

  因為武道山勒索過他,讓他出錢贖人,說明對方需要錢。

  同時對方跟陳家也有矛盾。

  所以,他來到武道山想跟對方合作。

  “嗯。”林凡不想惹這些事情,可突然‘十萬兩’這三個字,十分的刺耳,讓人有些接受不了啊。

  “十萬兩,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關鍵就是……”

  大當家將背在身后的包袱放在地上,里面是厚厚一沓銀票。

  這些錢都是他藏在某處地方,等以后累了,就帶著弟兄們去享福,卻沒想到福沒有享到,人卻沒了。

  留著錢還有什么用。

  大當家道:“只要幫我,十萬兩雙手奉上,武道山與陳家之間也有矛盾,我們狼寨溝來覆滅武道山,也是陳家命令,如今狼寨溝沒了,但陳家不會善罷甘休,總有一天會踏平武道山。”

  他說的有道理。

  林凡琢磨著,目光時不時的看著銀兩。

  但這筆巨款,可不好賺。

  他是有原則的人。

  對方帶著銀兩親自來武道山,真要想拿,直接讓表弟動手,對方絕對不是對手。

  可他是講道義的人。

  能干出這種事嗎?

  肯定是不能了。

  今早見到的那老頭,給他的感覺有點不爽,長的太像壞人,而且說話也是迷迷糊糊的。

  總感覺是在透露不好的消息。

  林凡道:“你說的有道理,你是想殺陳家公子,還是陳家老爺,或者將整個陳家都覆滅了?”

  他必須問清楚。

  怒氣點還沒收割完美,實力也沒提升到巔峰,干起來,可是稍微有些麻煩的。

  十萬兩雖很美好,但也得考慮到自身實力才行。

  “殺陳道云。”大當家陰沉道。

  聽聽這聲音。

  就能聽出這仇已經結的很大。

  不是你死我活,肯定是解決不了的。

  林凡道:“那你知不知道陳老爺實力如何?府內有沒有高手。”

  大當家道:“實力比我強一點,應該是武道九重巔峰,府內有沒有高手不知道,但應該有。”

  我艸!

  這可就是難題了。

  武道九重巔峰。

  表弟也才剛入武道九重沒多久。

  兩個武道九重初期,一個武道八重巔峰。

  三個人一起出手,也不知道難度大不大。

  關鍵就是陳老爺身邊要是有高手。

  以他們這三人,怕是要被人全滅,頭疼的很,不是很好對付。

  周忠茂小聲道:“表哥,也許能試一試,銀兩不重要,但今日我感覺那陳老爺對咱們有殺意,不如趁此機會斬了他。”

  “硬戰有沒有把握?”林凡問道。

  周忠茂還不敢確定,但如果對方是武道九重巔峰,他還是有點自信的。

  “六成。”

  林凡琢磨著。

  錢不好賺。

  大當家沒有迫切的逼迫,而是在靜靜的等待著。

  他已經沒有幫手了。

  就算他拿著十萬兩去找所謂的高手,或許這錢剛給,別人就會跟陳家聯合起來,將其坑死。

  所以他寧愿找武道山,也不愿意找別人。

  如果張大仙知道這情況,絕對會驚呼一聲。

  大生意,這可是大生意啊。

  以前武道山為什么會破產,就是因為沒生意,沒有銀兩收入。

  過了許久。

  林凡還是沒能抵擋得住金錢的誘惑,“可以跟你合作,但你必須得等,我要摸清楚具體情況才行,總不能跟你們狼寨溝一樣,沒摸清楚我武道山的情況,就派人來。”

  大當家沒讀過書。

  或者說,整個狼寨溝也就四弟讀過幾本書,稍微有點知識。

  一想到四弟,他就想哭。

  隨后將這股悲傷全部轉成憤怒,全部送給了陳老爺。

  如果送給林凡,肯定要爆種。

  “好。”大當家點頭。

  “在沒有確定之前,你就住在武道山最深處,別出來亂跑,要是被人給看到了,我可幫不了你。”

  “還有,我這人合作有個習慣,就是先收費。”

  林凡伸著手,意思很明確,給錢吧。

  那種合作事后給錢可不行。

  他腦子里都已經想過N種可能性。

  比如發生大戰的時候,大當家勇猛直沖,最后跟陳老爺同歸于盡,可是錢還沒給,當詢問錢放在哪里的時候,大當家剛想說,卻瞬間嗝屁。

  真要是這種情況。

  都找不到地方哭訴去。

  林凡道;“你放心,我是講原則的人,從不騙人。”

  他真是這樣的人。

  就像是前段時間,狼寨溝送錢過來贖人那情況,有說話不算數嗎?

  沒有。

  說放就放,直接讓對方離開武道山。

  可出了武道山,那就不關他事了,土匪嘛,壞事干的太多,他身為優秀的男子,怎么能容忍土匪在武道山下浪蕩,只能讓表弟去追殺。

  大當家將包袱遞給林凡,抬頭道:“希望你能遵守承諾,否則我做鬼都不會放你的。”

  “安啦,有人做,不做,非要做鬼干什么,你看我像是那種人嗎?”林凡揮手道。

  大當家一直很悲傷,沒心情吐槽。

  如果是以前,肯定會瘋狂吐槽。

  一看你就像那種人。

  隨后,他叫來狗子,讓他給大當家安排一個偏遠的地方居住,可不能被人給看到。

  要是有人認出這就是狼寨溝大當家,肯定會去陳家打小報告。

  那麻煩可就大了。

  屋內。

  “表弟,說句實話,到底有沒有把握。”林凡問道。

  周忠茂嚴肅道;“表哥,有把握,我跟那家伙一起出手,有六成把握斬殺陳老爺。”

  “六成也不高啊,一半一半而已,如果加上我呢?”林凡道。

  “啊?”周忠茂詫異,隨后道:“表哥,你就不要冒險了,不然我還得保護你,可就一點把握都沒了。”

  瞬間。

  林凡抓住表弟的手,體內渾厚的內力源源不斷的朝著表弟體內涌去,這是要對拼內力。

  周忠茂驚駭,顯然是不敢置信。

  我的天。

  表哥什么時候這么強了。

  這要是讓姨父知道,姨父還不高興壞了。

  “現在呢。”林凡問道。

  周忠茂道:“七成以上。”

  “不過表哥,你……”

  林凡沒給表弟接著說下去,而是拍著肩膀,淡定的笑著,“低調。”

  他有表現過自我嗎?

  沒有。

  從來都沒有囂張過。

  他有這么強實力跟誰說過嗎?

  也沒有。

  實力強有什么用。

  能把日子過好了,那才是真的厲害。

  就說這狼寨溝大當家,實力也不錯,但這日子過的苦,老家都被滅了,為啥,還不是因為太高調。

  如今的低調就是為今后的高調鋪路的。

  都給我看著。

  等本公子將實力提升到巔峰后,看我怎么高調的。

  這段內心獨白。

  林凡自我感覺很是經典。

  這十萬兩得藏在比較安全的地方,要是被張大仙他們看到,怕是危險啊。

  千防萬防,家賊難防。

  哪怕他們用人格來擔保,絕對不會偷,他也不會相信,甚至還想反問,你們還有人格嗎?

  早就被金錢給腐蝕。

  見到如此多的錢,怕是都得瘋,也只有他才能穩住,不被金錢所誘惑。

  最后,他將銀兩藏在床板下面,叮囑表弟,有事沒事都注意點這里的情況。

  明天就要開始調查陳家情況。

  只有摸清楚現狀。

  才能有把握成功。

  大當家被狗子安排在一間邊緣的房屋處,這里已經荒廢,平常也沒人來。

  大當家躺在那里,難以入眠。

  一閉眼,就會想到那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

  以前一個老和尚跟他說過。

  少做殺孽。

  天理循環,報應不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