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21章 狼寨溝覆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表弟回來,那就散伙。

  林凡肚子有點餓,讓狗子去準備好吃的。

  他想念幽城,想念老爹啊。

  袁天楚追上張大仙,“先前你說的,算不算數?”

  “什么?我有說什么?”張大仙疑惑道,露出一副,小朋友你在說什么,我不是很明白,你能不能說的明白點。

  袁天楚道:“你說過,如果狼寨溝會送銀票過來,你就將副掌門位置交給我,你說過這句話吧。”

  好小子。

  心不正啊。

  竟然要跟我搶副掌門。

  張大仙迷茫道:“有嗎?我可沒說過這句話,現在的年輕人,怎么就喜歡欺負中老年人,是看我年齡大,記性不好,還是真以為我就這么隨隨便便?什么人都能欺負的?”

  隨后拍著袁天楚肩膀。

  “年輕人,不要好高騖遠,好好做事,以后該有的都會有的。”

  袁天楚想怒揍張大仙。

  真的好不要臉。

  明明說過這這句話,竟然翻臉不認。

  “很好。”袁天楚不想多說,直接離開。

  他已經看出,張大仙跟姓林的一樣,心機深的很,就算是當面說的話,他們也不會承認。

  誰相信,誰就是傻帽。

  張大仙看著袁天楚的背影,笑了笑,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想太多,應該腳踏實地。

  我說過這句話嘛?

  肯定沒有。

  如今,武道山擁有三萬兩銀票的投入,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狼寨溝都跑路,不敢入侵。

  這未來啊……

  嘿嘿,想想就感覺要不得了。

  黃家。

  “不會吧,這么強,這么猛?”黃博仁得知狼寨溝撤退后,整個人都懵了。

  你敢信?

  反正他是不敢信。

  這就跟千軍萬馬來攻打江城,江城明明很弱,基本沒希望,可就在這時,千軍萬馬跑了。

  這里面要是沒點故事,他都不信。

  陳圣堯的心眼有多小?

  那是真的很小,絕對不可能是他讓狼寨溝離開。

  所以,這里面透露出一個消息。

  武道山非同一般。

  黃博仁很后悔,林凡讓他二次投資,他沒投,現在想來后悔莫及,一個機會就這樣跑了。

  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他會毫不猶豫投資。

  他現在很想看看陳圣堯的臉色。

  也許比吃了屎還難看。

  哈哈。

  舒坦,手有點癢,想揮墨寫字,書房內掛的都是他的佳作。

  以他的地位,這些佳作很多人瘋搶。

  如果沒有黃家這地位,這些佳作應該是用來擦屁股的。

  狼寨溝。

  忠義堂。

  大當家回來時,讓所有弟兄都松了口氣,但是想到有一些弟兄慘死,他們心痛,更多的是恐懼。

  太恐怖。

  那人如同魔鬼一般。

  大當家是要面子的人,他沒說自己打不過,也沒說太多的廢話。

  直白說,就是我們被陳家給坑了。

  “大哥,這口氣我咽不下去。”二當家悲傷,修為被廢,以后就是廢人,他沒臉再待在這位置上。

  三當家道:“沒錯,我們要殺回去。”

  “殺回去。”

  “殺回去。”

  眾多弟兄都吶喊著,他們都憋著一口惡氣。

  大當家面色凝重的看著自家兄弟們,所有人的心聲,他都聽到了。

  但只想說。

  你們特么的能不能消停會。

  但是這話不能說。

  四當家道:“都安靜,讓大當家說。”

  所有人看向大當家,眼神火熱,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好,只要一聲令下,他們就磨刀霍霍,重新殺回去。

  大當家到:“各位弟兄,這一次行動我們很失敗,但失敗的不是因為武道山強大,而是他陳家想要我們滅亡。”

  嘩然!

  所有人都驚駭的看著大當家。

  什么意思?

  陳家為什么要他們滅亡。

  他們知道,狼寨溝跟陳家有很大的關系,或者說,曾經的狼寨溝幕后掌控者就是陳家,但漸漸的,出了大當家這等人物后,狼寨溝跟陳家之間的關系,有了微妙的變化。

  四當家道:“大哥,你是說陳家要害我們。”

  大當家道:“沒錯,武道山的情況我們并不了解,一切都是陳家催促著我們行動,如果我們知道武道山有這等強者,我們還會如此大意嗎?”

  “二弟,三弟,還有那么多兄弟,就不會出事。”

  “我恨不得將陳家那王八蛋弄死。”

  大當家真的怒了。

  一切源頭都是因為陳家。

  如果不是他們不給準確的情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四當家道:“大哥,既然是這樣,那我們以后該怎么辦,陳家想對付我們狼寨溝,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定然會很危險。”

  五當家道:“怕什么,有種他就來,這么多年來,我們搶來的東西,都不知分給陳家多少,他現在過河拆橋,大不了我們跟他拼了。”

  “五弟,喝你的酒。”四當家道。

  隨后看向大哥道:“大哥,我認為咱們還是帶著兄弟們離開這里,陳家在江城根深蒂固,勢力極大,如果陳家以剿匪為目標,集合軍隊,就我們這些人,根本不夠看。”

  五當家道:“那二哥,三哥還有那些兄弟就這么算了?”

  反正他是不服,二哥跟三哥修為被廢,這個仇他不報渾身都不舒服。

  二當家道:“五弟,聽你四哥的,他讀過書,懂道理,不能因為我們幾個就將狼寨溝推向深淵,大哥,我贊同四弟說的,咱們搬走,只要我們弟兄還在,就還有機會報仇。”

  大當家道:“各位弟兄們,你們怎么說。”

  眾人你望著我,我望著你,隨后道:“全聽大哥的。”

  “好,那我們就搬走,好好壯大我們的勢力,等將來有機會,我們就報仇,武道山要滅,陳家也要滅。”大當家說道。

  他心里的想法也是提議搬家,此地不宜久留。

  但就這樣離開,恐傷二弟跟三弟的心。

  可現在陳家要滅掉狼寨溝,就他們這實力,無法跟陳家對抗,只能讓所有弟兄們白白賠了性命。

  夜晚。

  狼寨溝很安靜,有一道人影從狼寨溝的狗洞鉆了出去。

  隨后瞬間消失在黑暗中。

  七月二十一日。

  清晨。

  一大早,武道山就迎來了第一批人。

  在武道山務工的平民們又回來了。

  開玩笑。

  昨天的事情已經傳開。

  武道山展現出驚人的實力。

  他們又回來修繕武道山了。

  張大仙氣色很不錯,爽的很,立馬讓那些平民趕緊修繕武道山,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武道山開業后的盛世了。

  突然。

  他看到了土財主。

  “黃公子,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張大仙立馬上前,招呼著。

  這可是富家土豪。

  雖然武道山暫不缺資金,但將土豪弄的舒坦,沒有壞處。

  黃博仁道:“張副掌門,我來找林掌門。”

  他就是想賺錢。

  如今武道山的未來很明朗,他想加大投資。

  現如今一些強大的門派,那都是有豪門世家的身影。

  倒不是說那些門派是豪門世家開創的。

  但都是在那些門派初立時,那些豪門世家給予經濟上的支持。

  隨后漸漸壯大,形成大門派。

  那些豪門世家的收獲也就來了。

  武道山讓他看到這種可能。

  所以,他想繼續投入進去,為將來子孫后代打下基礎。

  “請,里面請。”張大仙熱情的很,就是這‘副’字有點不太好聽。

  要是能將這‘副’字給去掉。

  那就很完美。

  不過沒事,繼續努力,說不定某天,這‘副’字就能完美的去掉了。

  張大仙帶著黃博仁朝著里面走去。

  現在的武道山,有的地方修繕很完美。

  推門進去。

  林凡等人坐在那里吃早飯,但仔細一看,現場眾人的地位高低一目了然。

  其中以林凡最高。

  瞧瞧吃的都是什么。

  燕窩燉牛奶,里面還有紅棗,還有幾根參須。

  周忠茂也是吃的這些,大碗大碗的吃,用林凡的話來說,表弟還在發育中,得好好的補一補。

  原本,狗子也能吃這些的。

  但狗子不想吃,也不愿吃,他就好好的當公子的下人就好。

  如今在外面。

  一天三餐都是狗子做的。

  還真別小看狗子,雖然在林家沒下過廚,但真有廚藝在身,很不錯的。

  至于梁庸齊跟袁天楚,可就慘的很,油條燒餅豆漿粥。

  那兩人咬著油條,眼睛直溜溜的盯著林凡。

  不公平。

  一點都不公平。

  為什么我們兩人就得吃這些,能不能考慮一下我們的地位,我們在幽城也是富家公子好不好。

  “你們這群禽獸,早點好了,也不告訴我,我在外面監工,你們大吃大喝,過分。”張大仙大吼大叫。

  太現實。

  這些人根本就想不到他。

  “哇,燕窩啊,這么好,我來點。”

  就在張大仙準備弄一碗時,周忠茂拍掉張大仙的手,“我表哥吃的,你吃那些去。”

  “哎,你這小子,你……”張大仙本想說教幾句,只是看到周忠茂露出兇樣時,他慫了,算他厲害,就吃粥。

  周忠茂瞪了一眼張大仙,隨后道:“表哥,多吃點,不能瘦了。”

  林凡淡然道:“嗯。”

  隨后看到黃博仁,笑道:“黃兄,大早上的,怎么想起來到武道山,來,做,一起吃點。”

  黃博仁道:“林掌門客氣了,此次來是找林掌門聊聊,你先吃,等吃好了,我們再聊。”

  梁庸齊湊到袁天楚耳邊道:“我受夠了,這根本就不公平。”

  袁天楚喝著粥,冷笑道:“不公平的還在后面呢,以你的承受能力,不該跟我們待在一起。”

  梁庸齊發現此話有點刺耳。

  什么意思?

  說我不行?

  很快。

  林凡放下碗,“表弟,我吃飽了,剩下的你都喝了。”

  “嗯,知道了。”周忠茂拿起還有半桶的燕窩,咕嚕嚕的就往嘴里倒,他消耗太多,需要大補,可以讓自身實力一直保持在巔峰狀態。

  這一幕看的梁庸齊等人,心痛萬分。

  豬啊。

  這么能吃。

  也不知道分點給我們。

  外面。

  林凡跟黃博仁到處走著。

  過了一會。

  “黃兄,有什么事就說吧。”林凡道。

  他知道黃博仁的來意。

  無非就是吹一會牛,然后說繼續投資武道山。

  當然。

  這很隨意,投資就投資唄,他不嫌錢少。

  黃博仁道;“林兄,我想繼續投資武道山。”

  武道山讓他看到未來。

  等將來,武道山真的強大后,那整個黃家都是往上飛躍。

  就說現在吧。

  他將黃家財富送到那些大門派面前,說要投資,怕是連進去喝茶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人趕出來。

  還能被罵一句。

  傻帽。

  那些大門派可不容小看,壯大后真的很強大。

  黃家在那些大門派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林凡道:“可以,沒問題。”

  黃博仁道:“林兄,真的?”

  “千真萬確,還能作假。”林凡笑道。

  他就想好好的過富家日子,現在就還不錯,每天吃吃喝喝,看看風景,看看天,日子也算是悠哉。

  黃博仁大笑道:“好,實在是太好了,這次我黃家將給武道山出兩萬兩。”

  這已經是大手筆了。

  這也是黃博仁真的很看好武道山的發展。

  “林兄,你放心,后續黃家會繼續投入。”黃博仁道。

  林凡笑著,“好,但還請黃兄切記,投資有風險,也許到最后會一場空。”

  黃博仁道:“明白。”

  隨后黃博仁心里好奇昨天發生的事情,就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狼寨溝的土匪們,為什么會離開。

  這些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當黃博仁得知林凡從狼寨溝那里勒索到三萬兩時,那表情驚的都有些麻木了。

  厲害。

  實在是厲害。

  陳家。

  陳圣堯心情很不好,臉色一直都很陰沉。

  武道山依舊存在,對他來說,就是極其不爽的事情。

  但沒辦法。

  狼寨溝違背他的命令,讓他很是不爽,可能怎么辦。

  此時,陳家老爺子得知狼寨溝的情況。

  陳老爺也沒找陳圣堯。

  反正,他知道狼寨溝要背叛陳家就已經足夠。

  該殺。

  不能留。

  狼寨溝還是陳家上一代家主成立的,當時就是用來劫財,壯大陳家的財富,畢竟陳家是土匪出生,自然知道聚財最快的辦法是什么。

  那時還算好管制。

  所有人都不敢違背陳家的命令,聽話的跟一條狗似的。

  或者可以說,就是陳家養的狗。

  但現在這任大當家有些不聽話。

  想要自立門戶,那就要看看有沒有這能力。

  如果不是在狼寨溝內安置了奸細,怕是還無法知道這么清楚。

  七月二十二日!

  夜晚。

  陳老爺親自帶著大批人馬出城,最終消失在夜色之中。

  狼寨溝。

  今夜很是熱鬧,但凝聚著一股悲傷。

  忠義堂。

  大當家舉杯,看著所有人道:“各位弟兄們,過了今夜,咱們就要離開這里,離開這我們生活很久,早已經習慣的地方,讓我們干杯,從今夜起,我們狼寨溝自由,不再是任何人的工具。”

  “干。”

  很豪邁。

  所有土匪們都舉杯,喝完之后,昂著頭,看著大當家,等待接下來的話。

  大當家道:“我們狼寨溝的規矩都知道,在一起那就是兄弟,互相幫助,但誰要是厭倦了這樣的日子,就說出來,我身為大當家曾經就向每一位進來的兄弟保證過,想退出,我會給一筆錢,讓你們過自己的日子,絕不阻攔,也無人敢阻攔,因為那是你們應得的。”

  “現在有沒有人要退出。”

  短暫的沉默。

  所有人都高呼著。

  “沒有,我們要跟著大當家走到底。”

  “沒錯,誰要是退出,我就瞧不起他。”

  大當家看了一圈,道:“好,各位兄弟我們干了這碗酒。”

  屋內,四溢著酒香味,所有人都一口喝掉。

  “還有一件事情,我們搶來不少小娘們,但今晚算是狼寨溝散伙夜,也是新的狼寨溝成立夜,以前我們就說過,散伙不強留,哪個小娘們要是想走,給足銀兩,大可離開,在這里,我也感謝那些小娘們,讓我的弟兄們夜晚不孤單。”

  此時,有人高喊著。

  “大當家,我那小崽子都已經三歲了,那小娘們早就對我死心塌地,還能離開我不成,她要是離開了,去哪找我這種適合她的尺度。”

  “哈哈哈……”

  “哈哈。”

  土匪們大笑著。

  “你這家伙死不要臉,人家早就想離開你了,好不好。”

  “放屁,怎么可能。”

  大當家抬手,“好,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帶走,咱們不拋棄弟兄,也不會拋棄弟兄們的小娘們,只要是我們狼寨溝的,那都得帶走。”

  突然。

  外面有吵雜聲。

  “有敵襲。”外面看守的土匪吼出這句話后,就栽倒在地上,死透了。

  “媽個巴子,各位兄弟們抄家伙,迎敵。”五當家怒吼道。

  狼寨溝外面,亮著許多火把。

  陳老爺子冷漠的看著狼寨溝。

  真不想親手毀了這里。

  但沒辦法,有人背叛,那就得死。

  別看陳老爺一把年紀,手段狠辣的厲害,

  “殺。”陳老爺揮手。

  大批人馬持刀沖了進去。

  沒過多久。

  慘叫聲傳來。

  就連孩童都沒有被放過。

  “怎么會這樣。”

  “為什么我連刀都拿不起來了。”

  “一點力氣都沒有。”

  狼寨溝土匪們發現一件很恐怖的事情,那就是他們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

  很快。

  寨內的戰斗平靜下來。

  大當家等人被包圍了起來,每個人身上都帶著傷勢。

  “秦忠,我看你忠誠,讓你成為大當家,你就是這么回報老夫的嗎?”陳老爺騎著馬,慢慢走來,冷眼看著大當家。

  大當家眼睛通紅,怒聲道:“陳道云,你給我們下毒。”

  他已經發現了。

  還有他自己也是。

  都已經中毒,渾身沒有力氣。

  陳老爺冷聲道:“你不是一直說自家兄弟嘛,怎么樣,被自己兄弟下毒的感覺還不錯吧。”

  隨后,一名小土匪走了出來,站在陳老爺身邊。

  五當家怒道;“你這雜種。”

  只是對那小土匪來說,罵就罵唄,反正他就是被陳老爺安排進來,監視狼寨溝的。

  陳老爺道:“你記住,我能捧你,就能殺你,你們的一切都是我賦予的,背叛陳家,只有死路一條。“

  “殺。”

  就在這時。

  幾名小土匪沖了出來,手里拿著上次劫來的貨,那是炸藥,他們捆綁在身上,嗷嗷大叫。

  “大當家,你們快跑,我們來給你們開路。”

  “記得給我們報仇啊。”

  那些小土匪怒吼著,沖向包圍他們的侍衛,點燃。

  爆炸了。

  血肉灑落一地,侍衛也死了不少,場面很是慘烈。

  陳老爺被人保護在后面。

  “哼,跑?”陳老爺看著腳步都不穩的幾人,揮揮手,“追。”

  大當家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他不怕跟陳家真刀真槍的干,因為無所畏懼。

  但沒想到竟然被自己弟兄給害了。

  下毒。

  好卑劣的手段。

  就算他們是土匪,也不屑下毒。

  以他們現在的情況,根本就跑不了。

  “秦忠,還跑什么,別跑了,從你有背叛老夫想法時,你們的命運就已經決定了。”

  “哎,舍不得啊。”

  “養了這么多年的狗,還是有點感情的。”

  陳老爺感嘆著,但話是這么說,可那意思還是很明確,就是殺。

  他們被堵在懸崖邊緣。

  下面是滔天巨浪。

  夜晚看不見。

  但聽聲音都能聽的出來,那海浪是有多么的兇猛。

  四當家身上帶著傷,吼道:“大哥,我們不拖你后腿,你跳下去,還有一線生機,將來要是活著,就給我們報仇,我們給你攔著。”

  五當家道:“大哥,這輩子兄弟就到這了,下輩子我們還跟你當土匪,還跟你當兄弟,你還要不要了。”

  “哈哈哈。”四當家道:“五弟,這么多年來,你就現在這句話說的最好,咱們弟兄幾個,下輩子還跟大哥當土匪。”

  “要,要,永遠都要。”大當家吼道。

  二當家跟三當家也是笑著。

  隨后四人對視一眼,默默點頭,提起手中的刀就朝著陳老爺沖去。

  “大哥,跳。”

  大當家紅著眼,兄弟們,等著我,報了仇,我就到下面繼續帶你們當土匪。

  隨后縱身一跳,被黑暗吞沒。

  噗嗤!

  噗嗤!

  他們四人喝了毒酒,在這些護衛面前,一絲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全部都被亂刀砍死。

  可就算死,他們還是死死的抱住那些護衛,擋住去路,給大哥爭取時間。

  隨后有侍衛來到懸崖邊緣,朝著下面看去。

  浪聲很大,很是恐怖。

  “老爺,從這跳下去,絕對活不了。”侍衛回頭道。

  陳老爺下馬,來到懸崖邊緣,朝著下方看去,看了一會,確定沒問題后,揮揮手。

  “將狼寨溝所有土匪尸體整合起來。”

  生前得給陳家創造利益,就算死后也是如此。

  江城平民不都很害怕狼寨溝嗎?

  那就給他們看看,陳家干了什么事情。

  懸崖是斜角,斜坡很大。

  大當家沒死,懸掛在藤蔓上,那是他們以前弄的,為的就是給自己留一手,如果遇到滅頂之災,還能躲避。

  可是沒想到。

  至今只有他一人用到。

  力氣漸漸變小,大當家瞪著眼睛,牙齒咬著舌頭,都已經將舌頭咬破,絕對不能松手。

  他心里只有一個聲音。

  活著。

  必須活著。

  老子要報仇。

  七月二十三日!

  早上。

  江城所有平民都驚駭了。

  陳家管事站在那里高喊著。

  “都來看看,這些都是狼寨溝土匪們的尸體,我家老爺知道你們飽受土匪的侵擾,所以連夜帶人,去將其連根拔除,為的不是別的,就是為了讓江城所有人,都生活在幸福美滿而又安全的地方。”

  “你們說,這事干的好不好。”

  平民們不敢置信的揉著眼睛。

  我的天哪。

  沒有看錯吧。

  根深蒂固很久很久的狼寨溝就這么被滅了?

  這可是天大的消息。

  讓江城每一位平民都很振奮。

  陳家管事喊道:“你們說好不好。”

  瑪德。

  這群智障平民,都特么的看傻眼了,老子問你們好不好,能不能回個話。

  “好,太好了。”

  “陳家萬歲,陳家厲害,為民除害啊。”

  陳家管事很是滿意。

  這特么的才像話。

  此時。

  陳老爺在下人的攙扶下走來,咳嗽著,臉色有點蒼白,說話都有些不利索。

  “各位,這些事情都是陳家應該做的,只要陳家在江城,就不會讓任何人危害到我們江城子民。”

  陳家管事道:“還愣著干什么,還不鼓掌,我家老爺昨晚親自帶隊去剿匪,受了風寒,你們看看,我們家老爺一把年齡,本來這些事情都是可以交給別人去做的。”

  “但我家老爺非不行,說為了江城子民的安危,必須親自出馬。”

  “感動,實在是感動,我……”

  嗚嗚嗚!

  陳家管事瞬間紅了眼,眼淚就這么流下來了。

  不遠處。

  李聰目瞪口呆。

  臥槽。

  他已經看出差距了。

  那家伙還真特么的會說話,難怪他能成為管事,我只能成為教頭。

  差距就是在這里。

  不過,還真別說。

  老爺夠狠的。

  狼寨溝跟陳家的關系,他是知道的。

  因為不太聽話。

  連夜將人家給滅掉。

  厲害的很。

  同時也給他上了一課。

  不能不聽公子的話,就算再苦再累都得干。

  否則,很有可能也會像狼寨溝一樣,被滅門。

  想想就有些讓人害怕。

  平民們被陳家管事那感情豐富的言論給感染了。

  還真有人哭了出來。

  “哇,他跟我爺爺一樣大,我爺爺都癱倒在床上,陳老爺還能為我們剿滅狼寨溝,真的太感動了。”

  “是啊,是啊。”

  “雖然陳家公子很討厭,但陳家還是有好人的,以后咱們體諒一下,陳公子還小,沒長大,壞一點也沒問題的。”

  不管怎么說。

  這件事情在江城掀起軒然大波。

  黃博仁得知此事時,也是驚駭萬分。

  大手筆。

  陳家竟然滅了狼寨溝。

  這到底是為何?

  陳家財富至少有一小半是狼寨溝弄來的,這滅掉不是自毀一臂嘛?

  還是說。

  就因為狼寨溝沒有將武道山滅掉,所以才會惹怒陳老爺。

  但也不可能。

  陳家也沒愚蠢到這等地步。

  想不明白。

  真的想不明白。

  而陳圣堯得知父親將狼寨溝滅掉時,他大喜過望。

  在屋內狂笑不止。

  心里想著,狼寨溝讓你們不聽本公子的吩咐,那么下場就是如此慘烈。

  就算后悔,你們也已經來不及了。

  至于面對黃博仁,他倒也不會丟臉,甚至可以說,看到了沒,不聽話的狗,隨手就能滅。

  多霸道的話啊。

  城外。

  林凡從武道山下來,準備到江城來逛一圈。

  看到城外那么多尸體時。

  他也是有些懵了。

  我艸!

  狼寨溝被滅了。

  這也太特么的快了吧。

  他也看到陳家老爺了,第一眼印象就是,這老頭不是什么好人。

  面相看的出來。

  應該屬于陰險狡詐之輩。

  此時,陳老爺看到林凡,在下人的攙扶下,朝著林凡走來。

  “林掌門,初次見面,久仰久仰。”陳老爺說道。

  林凡笑道:“陳老爺,久仰。”

  陳老爺道:“武道山能夠重新開業,實在是可喜可賀,今后也能為江城子民提供更多的崗位。”

  尼瑪。

  這話聽起來有點怪。

  還是說對方將他當成張大仙,給弟子發月錢?

  做夢呢。

  隨后。

  兩人也就隨便廢話幾句。

  聊的都不是什么重點。

  他就是感覺這老頭有點陰險,這臉長相像壞人。

  陳老爺臨走的時候,拍著林凡的肩膀,還拍了三下。

  這是什么意思?

  半夜三更到我屋里,咱們來個斷袖之癖?

  滾蛋吧。

  渣老頭。

  還將手伸向我這么優秀的男子。

  也不看看自己長什么模樣。

  “表弟,這人不是好人。”林凡說道。

  周忠茂點頭,“表哥,我看出來了。”

  林凡默默點頭,表弟聰明,很是不錯。

  “走,進城購物。”

  不過,進入城門的時,他還是看了看那些土匪。

  有問題。

  絕對有問題。

  黃博仁跟他說過,狼寨溝跟陳家關系莫逆,就是陳家扶持,也是陳家背后的斂財工具。

  可現在,陳家將狼寨溝給滅掉。

  這里面又是在玩什么陰謀詭計。

  有點復雜。

  想的腦子嗡嗡炸裂。

  算了。

  管他呢。

  不管有什么陰謀詭計,都跟他沒有任何關系,要么就來硬的,要么就別來。

大家投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