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18章 靠你有沒有把我當人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狼寨溝的土匪們全部都慌了。

  我們是土匪。

  尊嚴,你懂得什么叫土匪的尊嚴嗎?

  簡單的幾句話,就將我們的生死定下來,也太過分了。

  不知為何。

  他們發現來血洗武道山的抉擇是不明智的,陳圣堯是故意來坑他們。

  周圍平民們依舊處在驚慌失措中。

  狼寨溝土匪到來,給他們帶來極大的沖擊,讓他們心神不安,惶恐萬分,恨不得找個坑將自己給埋進去,讓土匪的視線找不到他們的存在。

  但現在情況有轉變。

  瞧瞧。

  土匪們被干趴了,陡然發現土匪好像不是那么猙獰恐怖。

  再聽聽他們的慘叫聲,竟然感覺他們還有點可憐。

  我的天。

  不少平民都被自己的心里想法給驚到了。

  身為平民竟然會有如此恐怖的想法。

  “武道山太厲害了,狼寨溝的土匪都被拿下。”

  “是啊,是啊,不敢相信,武道山收弟子嗎?我想加入武道山。”

  他們心動了。

  感覺武道山有了不一樣的變化。

  林凡離開了,他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土匪還不錯,給他送來不少怒氣點。

  也許這就是他們的巔峰。

  張大仙居高臨下的看著土匪,平靜道:“我雖然已經不是武道山掌門,但也算是副掌門,不要對我不尊重,其實以我的年齡可以當你們的爹了。”

  “不過算了,多說無益,趕緊干活,你們只有三天的時間,時間一到,這后果就不用我說了。”

  土匪們抬頭看著張天山。

  沒看出來,真的沒有看出來。

  這前任武道山掌門竟然如此小心眼。

  最后更是擺了他們一道。

  三天時間?

  看著這還是有些破舊的武道山,他們心里慌了。

  這是要通宵加班加點死命的干活。

  袁天楚默默的看著。

  他看出來了。

  張天山果然陰險的很,這種辦法都能想的出來,顯然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將武道山修繕好。

  這些土匪都是狠角色,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尤其是現在武道被廢,又只給他們三天的時間,肯定會讓他們瘋狂修繕武道山。

  多了三十二個免費勞動力,又能減少平民資金的付出。

  真的是好計謀。

  袁天楚心里已經不再小看張天山。

  如果膽子再大一點的猜測,武道山的沒落或許就是張天山故意為之。

  但他不敢這樣想。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真的太恐怖。

  已經恐怖到一定程度。

  待在武道山就是自尋死路。

  渾身一哆嗦,營養消散一大半,無形間被恐懼嚇跑了幾秒壽命。

  將頭腦里推測的東西給拍散。

  不能這樣想。

  否則真的會自己嚇死自己的。

  待在山腳,等待情況的人有些不耐煩。

  我的天。

  什么情況。

  狼寨溝辦事效率也太慢了吧。

  要是將武道山給滅了,能不能早點下山,好讓我們去收尸。

  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

  也太特么的坑了吧。

  都急死人了。

  他們急著上山收尸,除了看看狼寨溝的殺人藝術手段外,順便還會看看有沒有銀兩,如果銀兩足夠多,他們也會給武道山上的人收尸。

  已經有人急的直跺腳。

  要不是太害怕。

  早就一跨兩三步,登上武道山。

  此時,還有人比他們還急。

  那就是陳家公子。

  這么長時間過去,怎么沒一點消息。

  怎么回事。

  莫非武道山上還有好東西?

  “公子,您別急,狼寨溝有多厲害我們都是知道的,他們肯定在山上折磨武道山的人。”李聰說道。

  他對狼寨溝那些土匪不是很爽,但不得不說,人家的確厲害,至少要比他厲害不少。

  陳圣堯道:“怎么能不急,都多長過去,一點消息都沒有,你說不會出了事吧?”

  “不會的,武道山也沒什么厲害的人物,而且勢單力薄,狼寨溝二當家跟三當家都來了,怎么可能會出事,公子安心,絕對不會有事,我們在等等,很快就會有好消息傳來。”

  李聰解釋著,他身為陳家教頭,地位還算不錯,至少在城里那是真的高。

  至于在陳家,那肯定得將公子捧的舒舒服服。

  黃博仁得知狼寨溝去武道山時,心里一驚。

  他知道陳圣堯是小心眼,但可從來沒想過會小心眼到這等程度。

  陳家跟狼寨溝的關系別人不清楚,他黃家心里還是有數的。

  只是就算知道也無用,沒人會相信陳家跟土匪有關聯。

  “召集人手,去武道山。”黃博仁道。

  陳圣堯親自去武道山找麻煩,他不會多管,可如今情況不對了。

  你特么的竟然喊土匪來。

  這是損害他黃家的利益。

  才投五千兩,連回報都沒看到,就給本公子弄沒了,肯定不能忍。

  “是,公子。”奴仆應道,立馬去糾集人手。

  黃博仁修為不高,可他有錢,有錢就有打手,光天化日下,土匪在江城周圍橫行,哪能忍得住。

  江城口。

  當黃博仁帶著打手準備出城時,陳圣堯出現了。

  “黃兄,這是要去哪里?”陳圣堯走來,笑著問道。

  他很想看到黃博仁吃癟的表情。

  你不是投資五千兩嗎?

  本公子讓你三天不到全部打水漂。

  黃博仁道:“好手段,不過你也不怕惹禍上身,讓開,懶得跟你多說。”

  陳圣堯一臉無辜,“喂喂,黃兄我可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怎么讓我有些聽不懂呢。”

  瑪德!

  你這家伙,總有一天要哭。

  黃博仁不想多說,不愧是土匪世家,手段就是這么黑,希望現在趕過去還能來得及。

  他可沒想過僅憑武道山現在的能耐擋得住那些土匪。

  陳圣堯笑的很開心,一旁的李聰提議著,咱們一起去武道山看看現場的情況。

  肯定是一片血海,殘尸斷臂,慘不忍睹。

  或許還能看到黃博仁心痛的表情。

  誰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

  五千兩對黃博仁來說的確不多,但也不少,還什么都沒看到就沒了,那心態能好?

  “你這小機靈鬼,走。”陳圣堯說道。

  李聰得意洋洋,公子的夸贊,讓他渾身舒坦,仿佛每個毛孔都張開似的。

  對于陳圣堯來說,他是真的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現場情況。

  黃博仁帶著打手來到武道山下,看到有一群人鬼鬼祟祟額的躲在那里,怒喝一聲。

  “你們什么人?”

  那些躲在山腳下,坐等狼寨溝離開的平民,被這聲音驚的渾身一顫,本以為是土匪繞后,看到人后,頓時松了口氣。

  “黃公子,別誤會,我們是平民。”所有人都站了起來,掀著衣服,證明自己沒有帶兵器,什么都沒有。

  絕對不是土匪。

  對于這些豪門世家,平民們是真的不敢惹。

  看你不爽就弄你,這誰受得了。

  黃公子倒是不錯,對平民的態度沒有那么壞。

  “你們在這里干什么?看到狼寨溝土匪上了武道山?”黃博仁問道。

  “看到了,很早就上去,一直沒下來,我們其實也是在等,等土匪結束后,我們好給武道山各位好漢收尸,都是好心好意,沒別的想法。”有平民說道。

  信了你的邪。

  這話也就哄哄傻子。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這些人是在干什么,以前也不是沒有遇到過,簡直就是卑鄙無恥齷齪。

  土匪掠奪村莊,他們就在后面等著,等土匪離開,他們再去收割一波。

  甚至有的發生沖突還會殺人,最后將所有的事情推給土匪。

  只是黃博仁現在沒心情跟他們多說。

  心里預感不妙。

  上去許久,還沒下山。

  “走,上山去。”黃博仁說道。

  林兄你可要穩住啊。

  不能被狼寨溝給滅掉,穩住,一定要穩住,五千兩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千萬不能倒,讓本公子看到一些投資回報的希望。

  跟隨的那些打手,緊握兵器,深吸氣,然后吐氣。

  他們知道等會即將面對江城百里內最為恐怖的土匪。

  他們殺人無數,奸淫擄掠,無惡不作。

  等會正面硬剛,說不怕那是假的,但就算有點緊張又能如何。

  我輩人多,人海戰術直接上。

  不信干不死這些土匪。

  黃博仁被打手們保護在中間,腳步也漸漸變的沉重起來。

  心慌啊。

  只是沒過多久。

  他就感覺有點不對勁。

  狼寨溝那些土匪的兇殘程度有目共睹。

  但現在是什么情況?

  怎么一點慘叫聲都沒有。

  沒道理啊。

  當然。

  他不是希望武道山被滅掉。

  而是事情發展的情況有點不對勁。

  有敲打聲傳來。

  黃博仁皺眉,這是什么聲音,不是慘叫聲,更像是在擊打某種東西。

  頓時大喜。

  還有希望。

  看來武道山正在抵御狼寨溝。

  “走,快上。”黃博仁怒吼一聲,大手一揮,帶著人就往上面沖去。

  “林兄,堅持住,我來了。”

  黃博仁沖上武道山,只是眼前的情況,卻是讓他有點懵。

  勞工們也是被黃博仁給嚇了一跳,還以為土匪又來了。

  雙方相互對視著。

  在平民們看來,黃公子這是要干什么?

  黃博仁有些說不出話,什么情況,不是說狼寨溝土匪上山,那現在土匪哪里去了?

  飛了?

  還是說上山的路上,被一陣風給刮跑了?

  “黃公子,你怎么來了?”張大仙看到黃博仁,那就跟看到一堆財富向他招手似的。

  財富有著特殊的吸引力。

  對于張大仙來說,那是半點沒有抵抗力。

  林凡走來,“黃兄,帶這么多人來幫忙?多謝了,不過晚了,已經結束,如果你早來一會,倒是還能看到現場情況。”

  黃博仁沒有理睬張大仙,來到林凡面前,驚鄂道:“結束了?”

  林凡道:“結束了,沒什么問題,就小打小鬧,那些人太調皮了。”

  尼瑪。

  這也太會裝了吧。

  那可是狼寨溝的土匪。

  你竟然說小打小鬧,還說他們很調皮,這要是別人說出口,他肯定一個巴掌扇上去,別吹牛,有能耐就去跟狼寨溝對拼去。

  “那些人是狼寨溝的土匪。”黃博仁問道,想確定一下咱們倆說的是不是同一個人。

  “有一個二當家,長的比較怪,五官很緊湊,是不是?”林凡道。

  黃博仁一聽,果然還真是。

  “厲害,林兄,你實在是厲害,不知為何,我突然感覺此次投資,很有可能是我這輩子最為明智的一次。”

  黃博仁給了高評價。

  那可是狼寨溝的土匪。

  本以為武道山支撐不住,哪能想到結局會是這樣,喜慶,實在是太喜慶了。

  狼寨溝的土匪們忙著修繕武道山。

  死亡向他們招手。

  不努力會死的。

  “二哥,你說我們會不會有事?”三當家問道。

  就算在三天內完成任務,最后的結果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沒辦法。

  你現在不努力,現在就得死。

  努力點,還能多活三天。

  就這三天的時間里,或許會有希望發生。

  二當家道:“不會。”

  “嗯?”三當家詫異,“二哥,你如此確定,是不是有什么辦法?”

  二當家道:“沒有辦法,先把這里的事情干完,我們還能活三天,三天之內我們沒有回去,大哥肯定知道我們出事,會想辦法來營救我們。”

  “你以為就這地方,能攔得住大哥?”

  只是不知為何。

  二當家心里有些苦。

  修為被廢,以后就是廢人了。

  重新修煉?

  別特么的說笑了。

  他自認為自己是天才。

  但修煉到這等境界,也花了十五年的光陰,人生啊。

  能有多少個十五年。

  尤其是干了這行后,修為就沒漲幅過,倒是大哥修為一直往上漲,這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好東西都被大哥給分了。

  他們分的就是那些俗物,比如金子,銀票等等。

  “噓,干活,那家伙來了。”二當家道。

  他看到林凡朝著這里走來。

  瑪德。

  給我等著。

  等我大哥到來,你們就完蛋了。

  林凡指著前方道:“就在那里,他們也沒什么用,長的也太丑,只能干干苦力活。”

  此話說的有點傷人。

  二當家聽在耳里,都快被氣哭,但必須忍住,自己可是土匪,聞風喪膽的狼寨溝二當家。

  豈能流淚?

  黃博仁目瞪口呆,真的厲害,他就從來沒想過,有人會將狼寨溝的土匪來當苦力。

  “林兄,佩服。”

  林凡笑道:“哪里,你給武道山投資五千兩,說明很看好我們,我們也有必要展現一點點實力出來,你感覺如何?實力還行吧?”

  黃博仁笑著,“豈止還行,簡直出乎我意料之外,林兄,我很看好武道山的未來。

  看好就對了。

  只是林凡他自己不是很看好。

  在武道山待多久,都還不確定,說不定老爹一揮手,兒子,回家,他肯定立馬回家。

  可惜啊。

  老爹沒讓他回家,到現在連一封書信都沒有。

  不是太想念自己。

  林凡道:“黃兄,既然還行,不如繼續投資,投資越大,回報也就越大啊。”

  正在敲磚頭的袁天楚,瞥了一眼,畜生。

  又在忽悠純情的少年。

  就不能有點道德心,放過人家一馬?

  以他現在對林凡的了解,早已經可以避開任何危機。

  姓林的想要坑到他,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他早就百毒不侵,不畏懼任何陰謀詭計。

  這是他在林凡身邊這段時間,領悟的心得。

  黃博仁沉思片刻,“林兄,投資的確可以投資,但現在還不行,必須要看到一些成績。”

  他又不是傻帽。

  哪能隨意投資。

  才投了五千兩,又要投,有點不好,太急,必須緩緩的。

  “行,投資不強迫。”林凡道。

  有人投資就是好。

  這日子過的很瀟灑。

  大魚大肉每天供著,將就一下,日子過的還算行。

  黃博仁問道:“林兄,準備如何安置他們?”

  林凡瞧了一眼,“三天后,砍了。”

  啪嗒!

  三當家手里的工具掉落在地面,其余的土匪揪心的很。

  “不是說好只要我們三天內將武道山修繕好,就放了我們嗎?”二當家問道。

  “誰說的?”林凡反問,看向張大仙,“你說的?”

  張大仙立馬搖頭,“我沒說,什么都沒說。”

  那表情就是翻臉不認賬,拔吊無情,真男人。

  “老子不干了。”三當家將工具往地上一扔,一臉決然,就是特么的老子不干了,要殺就殺,我是土匪,我要硬氣。

  “表弟,殺。”林凡揮手。

  三當家懵的蹲下,將工具拿起來,勤勞工作,喊著,“別,別,我說笑的,我干,我干不行嗎?”

  林凡道:“說不干,現在死,干了,還能多活三天,自己選擇,我不欺負人。”

  遠處的梁庸齊,努著嘴,還特么的不欺負人。

  你都差點騎到人家身上欺負了,還說不欺負,真是陰險。

  他只想回幽城。

  在家族里不受待見,就不受待見,也總比待在這里好。

  還特么的要干活。

  根本就沒將他當一回事啊。

  黃博仁道:“林兄,我不建議你殺掉他們,狼寨溝是方圓百里內最大的土匪窩,聽聞那大當家實力高強,如果殺掉他們,怕是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在他角度上是這么想的。

  狼寨溝已經形成一大勢力。

  想要鏟除很難很難。

  而且狼寨溝人數眾多,如果報仇,全部出動,可不是開玩笑的,哪怕武道山再強上數倍,也決然不是狼寨溝的對手。

  二當家豎著耳朵,心里暗爽。

  這黃家公子倒是明事理的人。

  知道狼寨溝不好惹。

  不錯,不錯。

  繼續說啊。

  多說點狼寨溝的威風。

  讓這小子心里怕怕,然后將他們給放了。

  只要放了,到時候來個反殺,嘿嘿,想想就特么的有點激情啊。

  張大仙怒拍二當家的狗頭,怒斥道:“笑什么呢,給我好好干活。”

  二當家心中的那個怒火啊,都快噴了。

  很想甩手將張大仙給摁在地上毆打。

  老子是狼寨溝的二當家,你特么的敢如此對我,沒有聽到黃博仁說狼寨溝有多恐怖嗎?

  心里就特么的沒點畏懼?

  但沒辦法。

  修為沒了。

  還被別人威脅,寄人籬下,苦不堪言,只能以一張飽受摧殘的臉,面對這些人。

  但別忘記了。

  風水輪流轉,你們會后悔的。

  林凡笑道:“黃兄,放了干什么,狼寨溝來就來,還能怕了他?”

  他就很想問問,我林凡怕過誰?

  當然。

  自家老爹不算。

  老是逼著他結婚生子,他是真怕了。

  出來也好,躲避風頭,等情況明朗的時候,再回去也好。

  黃博仁道:“林兄,可千萬不能這樣想,有的事情該讓還是得讓的,我生活在江城,對狼寨溝很是了解,他們無惡不作,錙銖必較,糾纏起來,永無至今,煩不勝煩。”

  二當家心里有氣,但聽到這些話,格外的舒心。

  這說的像是人話。

  狼寨溝的威風,沒有親眼見過,那是永遠都不會明白的。

  二當家道:“林掌門,放了我們,我可以保證,絕對不會找麻煩。”

  張大仙再次怒拍二當家狗頭,怒斥道:“干你的活,再廢話弄死你。”

  臥槽!

  “多謝黃兄好意,但無妨,如果狼寨溝來找麻煩,我將他們給剿除,不是又能證明武道山自身價值,黃兄不就又能投資了。”林凡說道。

  不知為何。

  黃博仁有點慌,感覺有人在窺視他的錢包。

  這種感覺很玄妙。

  希望這是錯覺吧。

  山腳下。

  陳圣堯真的等急了。

  尼瑪,現在到底什么情況,能不能給個消息啊。

  武道山到底有沒有被滅。

  他只想看到新任掌門還有傻大個的腦袋,別的什么都不想看。

  “公子,別急,很快就會有結果的。”李聰說道。

  陳圣堯一巴掌抽去,“你特么的肯定不急了,被打的又不是你。”

  李聰很委屈。

  公子你為何要這樣對我,我也有被打啊。

  莫非,我在你心目中,就真的那么不重要嗎?

  “你給我上去看看情況。”陳圣堯說道。

  李聰眨著眼,公子你玩真的啊。

  我上去?

  想想也是,好像沒什么,去就去唄。

  “等等。”陳圣堯攔住,他發現黃博仁從山上下來了。

  心里頓時一樂。

  “黃兄,山上什么情況?是不是血流成河,很是慘烈?我就說了,狼寨溝那群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輩,遭遇到他們的人,有幾人能夠保證完整的尸首。”

  “當初我成立剿匪會,收納費用,也就是為了除掉狼寨溝,可惜沒人理解,你看現在出事了吧。”

  陳圣堯感嘆萬分。

  這事能怪誰?

  要怪也只能怪沒有眼光的人。

  黃博仁如同看待智障似的盯著陳圣堯。

  說的都什么玩意。

  不知情況就在這廢話,誰不知道狼寨溝會來這里是你的命令,不過可惜啊,失敗了。

  搬起磚頭砸自己的腳。

  疼的讓人哇哇叫。

  陳圣堯道:“黃兄,你給武道山投入五千兩,現在不就是白白便宜了那些土匪,哎,要是他們早點來,黃兄也不用花這冤枉錢了。”

  黃博仁懶得跟他廢話,直接離開。

  倒是陳圣堯幸災樂禍的很,還有些不盡興,“黃兄,你別走啊,咱們繼續說說。”

  在他看來,黃博仁一句話不說,那就是心疼了。

  “公子,我說了吧,成了。”李聰笑道。

  不過怪了。

  既然事情已經成了,那他們怎么不將人頭給送來?

  而且看黃公子的情況顯然沒有跟狼寨溝碰面,否則可就不是這樣了。

  他們去哪了?

  算了。

  還是別想了,反正事情成了就行,也許那些土匪早就離開。

  不過在李聰看來,這些土匪賊人,辦事不利,說好的事情都辦不到,自家公子就想看人頭,你特么的把人頭送來,不就成了嘛。

  “公子,要不要上去看看。”李聰問道。

  陳圣堯搖頭,“哎,不去了,本公子是如此善良的人,見不得這么血腥的場面,你去上面找找,有沒有那傻大個的腦袋,找到了給我帶回來。”

  李聰目瞪口呆。

  讓我去碎尸體里找人頭。

  也太特么的狠了吧。

  多惡心啊。

  不太想去。

  可是吧,他要是不去,這日子也是沒法過,公子肯定得揍他。

  “好的,公子,小的立馬就去將那人頭給找回來。”李聰道。

  “去吧,本公子先回去了。”陳圣堯心情暢快的很,很想去城里找個小娘們逗一逗。

  李聰看著公子的背影,吐口氣,無奈啊,只能硬著頭皮往山上爬。

  還真別說,有點陰森。

  許久。

  李聰聽到山上有動靜,眉頭緊皺,什么情況,還有人在?

  他偷偷摸摸的看著。

  突然。

  他看到正在搬磚的二當家。

  不會認錯的。

  二當家的臉是那么的有特色,看了一眼,就永遠都不會忘記。

  “什么情況?”李聰渾身一顫,不是說武道山已經被屠了嗎?

  那二當家是什么鬼?

  怎么在這里搬磚。

  突然。

  一道目光鎖定過來。

  李聰發現那傻大個。

  呀的一聲,拔腿就跑。

  被騙了。

  武道山沒有事,有事的是狼寨溝的土匪們。

  公子別樂呵了,咱們被蒙騙了。

  李聰回到城里的時候,陳圣堯正在調戲小娘們,那小娘們水靈的很,大家閨秀,沒有喊,也沒有哭,反而露出羞澀的表情。

  畢竟陳圣堯可是大家公子。

  那肯定有很多小娘們心目中擇偶對象。

  李聰匆匆而來,說話都有些結巴了,“公子,不……不好了,武道山沒事,狼寨溝的土匪都被抓起來了。”

  陳圣堯剛想來襲胸,可聽到這話,手懸在半空,回頭看向李聰,“你說什么?”

  小娘們都準備好接受陳公子的非禮,可見陳公子無動于衷,心里有點急,主動往前湊,驚訝的叫著。

  “陳公子,你怎么能這樣。”

  可惜,她迎來的不是更過分的調戲,反而是一巴掌,打的她天旋地轉,差點暈死過去。

  “怎么可能。”陳圣堯陰沉著臉,武道山將狼寨溝的土匪給抓了。

  不可能。

  絕不可能。

  “公子,我親眼所見。”李聰道。

  他忘不了二當家的臉,還有二當家搬磚時佝僂的背,以及那散發著憂郁的眼神。

  陳圣堯眼神變的極其可怕。

  想到黃博仁那眼神時,他感覺那不是傷心,而是將自己當成了一個白癡。

  混蛋。

  既然知道了,還跟我裝模作樣。

  “去,你立馬去狼寨溝一趟,告知這里發生的事情。”陳圣堯吩咐道。

  李聰懵了。

  公子,你真沒把我當成人是不是?

  我今天才剛回來,你又讓我去狼寨溝。

  過分了。

  “是,公子,小的現在就去。”李聰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

  巷子里,也就陳圣堯還有那小娘們在。

  小娘們蜷縮在一旁,害怕的看著陳圣堯。

  “你偷聽到了?”陳圣堯臉色陰沉到極致。

  小娘們搖頭,“沒有,我什么都沒聽到,真的沒有。”

  陳圣堯冷笑著,慢慢來到小娘們面前,拎著她的腦袋,就往墻上撞去。

  血流滿面,還沒有停手。

  小娘們心里吶喊著。

  說好的調戲,為何要這樣對我。

  直到沒有氣息后,陳圣堯松開手,低眉沉思,心里想的就是這件事情,當他離開巷子后,有奴仆進來,拿起麻袋,就將小娘們裝進去。

  動作非常熟練。

  專家。

  武道山。

  林凡感覺有的時候,不能太急。

  哪天說不準就有人來送東西。

  三十二個免費苦力,還有三十二頭駿馬,這就是慢慢的壯大武道山。

  怒氣點:20839。

  又是一筆很豐厚的怒氣。

  雷刀四式已經修煉到登峰造極境,需要提升到返璞歸真。

  提升。

  消耗四千五百怒氣點。

  混元碎玉手已經修煉到融會貫通境,繼續提升下去,也提升到返璞歸真,那么三門功法之間的轉換,將完美無缺。

  提升。

  消耗三千五百怒氣點。

  消耗四千怒氣點。

  消耗四千五百怒氣點。

  混元碎玉手(登峰造極)

  體魄:240(武道八重)

  內力:240(武道八重)

  心法:紫陽四圣經(十重天)

  功法:虎煞刀法(返璞歸真)御蟲術(入門)不動明王體(未入門)雷刀四式(返璞歸真)混元碎玉手(返璞歸真)

  怒氣點:4339

  別看怒氣點很多,消耗起來,也是快的很。

  不過自身實力提升的很高,武道八重內絕對舉世無雙,無人可敵。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