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16章 傻大個有大力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嗯?”

  陳圣堯低吟一聲,眉頭微皺。

  奴仆都這么有膽量,不回答他的問題不成。

  突然。

  李聰有蘇醒的跡象,隨后緩緩的睜開眼睛。

  “我在哪?”

  他腦子有點懵,顯然是被打的腦子嗡嗡作響。

  頓時。

  他想起來。

  我是在武道山,被那所謂的新任掌門給揍了。

  現在這里不是武道山,一道身影出現在眼里,看清楚人,隨后哀嚎著,“公子,救命啊,那武道山簡直是猖狂的很,我聽從公子的吩咐前去找張天山,卻沒想到他根本就不將公子放在眼里,還有那新任的掌門,竟敢動我。”

  “哎呦,我這臉,到現在還疼死了,腦袋還嗡嗡作響,壞了,腦子壞了。”

  “公子,您可要為我做主啊。”

  李聰堂堂陳家教頭,武道六重修為,卻沒想到竟然如此廢。

  也就被簡單的打一頓,竟然哀嚎成這樣。

  陳圣堯瞇眼,“張天山沒那個膽量,倒是那新任掌門,好像有點能耐,竟然跟黃博仁那家伙合作,你修為達到武道六重,也不是那新任掌門的對手?”

  李聰不服道:“公子,怎么可能不是對手,只是小的沒想到他會偷襲,根本就沒將陳家放在眼里,一個不注意,被他給偷襲成功,您可問問他們,他們都看到了。”

  奴仆們點著頭。

  “公子,李教頭說的極是。”

  “那家伙就是偷襲。”

  “以李教頭的修為,怎么可能不是對手,就是被偷襲的。”

  他們還能怎么說,自然得幫著李教頭才是。

  否則事后,還不找他們麻煩。

  李聰心里氣的不行。

  王八蛋。

  竟然偷襲老子。

  就老子這武道六重的修為,還不將你屎給打出來。

  陳圣堯琢磨著。

  他倒是沒想到武道山有了變化。

  得知張天山重開武道山,還跟黃博仁那家伙有合作,自然有些不爽,就派李聰去找點麻煩。

  沒想到李聰還被打了。

  在他看來,張天山沒那膽量。

  有這膽量的顯然就是新任掌門。

  有意思。

  真是有意思。

  看來有機會得好好的會一會這武道山新任掌門,到底是什么來路。

  來到江城這地方,還如此猖狂。

  就算是龍也得給本公子盤著。

  不愧是土匪世家,子孫后代的匪氣都很重。

  武道山。

  林凡獲得6怒氣點。

  顯然是那家伙醒來,暴跳如雷,又給自己貢獻了一絲怒氣點。

  不過太少,有點看不上眼。

  但沒事,慢慢來,這日子還在后面呢。

  此時,他發現袁天楚跟梁庸齊兩人坐在那里,相互聊著天,悠閑自在,絲毫沒有幫忙的想法。

  這就讓他感覺有些不行。

  有人不能浪費。

  不用白不用。

  “你們兩人干嘛呢?沒事去看看那些人干的怎么樣,留在武道山,我也不能白養你們,你們得干活。”林凡說道。

  袁天楚沉穩許多,沒有跟林凡發生沖突。

  他深知林凡的恐怖。

  一不小心就能踏入到陰謀詭計中。

  就他說的。

  整個武道山,就沒幾個沒心機的,當然,梁庸齊倒是可以算一個,就一個傻帽,活該被該出梁家。

  梁庸齊道:“我們都干事情,那你干什么?”

  林凡笑了,“你見過哪個門派掌門干活的?”

  這話一出。

  袁天楚跟梁庸齊心里都不爽了。

  憑啥啊?

  就憑是掌門,就能為所欲為,什么事情都不用干?

  可不用想,還真是這樣。

  的確可以為所欲為。

  尤其是梁庸齊,心里那個悔恨啊,早知道會這樣,特么的就算當初是要死,也得留在幽城,死也不想出來。

  只是都晚了。

  出都出來了,還能有什么好說的。

  沒辦法。

  兩人只能乖乖的去干活,其實也沒干什么重活,就是去監工。

  梧桐王城池,一座石場里。

  祖翔披頭散發,滿臉是灰,他在這里已經干了好幾天。

  他知道自己被騙了。

  劉玄根本沒有接納他,而是將他送到此處挖石頭,自生自滅。

  來這里短短數日,他就看到有不少人因為太過于勞累死在這里。

  他心里嘶吼著。

  不能死。

  絕對不能死在這里。

  可是想要離開這里,實在是太難。

  這里守衛森嚴,每一處地方都有人把守,顯然是防止他們逃跑。

  此時。

  看守這里的士兵,陪同一人從遠方走來。

  那人也穿著盔甲,但地位明顯要比這里的士兵高很多。

  “給我找些身強體壯的苦工過來。”

  他是來這里找士兵的,現在缺少士兵,需要新鮮血液補充。

  從外面招收,太過于麻煩,還要發軍餉,直接從這里找,倒是劃算的很。

  直接當炮灰,還不用給錢。

  祖翔有修為,耳朵靈敏,聽到這話,頓時感覺希望到來。

  他是不可能待在這里的。

  一直都在找機會出去。

  如今機會來了。

  他二話沒說,直接將籃子里裝滿石頭,堆的很滿,還冒出來了。

  就這一籃,少說也有一二百斤。

  祖翔不敢弄的太重,如果弄的太重,那可就不是力氣大能做到的,顯然是修煉過,而修煉過的人怎么會來這里。

  劉玄想讓他死。

  他自然不能讓劉玄知道,他能從這里出來。

  所以必須隱藏住。

  背著籃子故意從兩人不遠處走過。

  果然。

  那盔甲男子抬手,指著祖翔,“算他一個,背這么多夠強壯。”

  那陪同的人,看了一眼祖翔,有點無奈。

  臥槽!

  背那么多干什么,還好死不死的被看到。

  他本來就不希望石場里有人被選走,你招到士兵,我這里可就沒人了,少人就完不成任務,可是要受罰的。

  可惜啊。

  官大一級壓死人,更何況是大了好幾級,就算不想同意也得同意。

  祖翔不露聲色。

  這是第一步。

  距離他最終的目的還很遠,但他知道,只要自己努力,能夠忍住,就絕對不會失敗。

  武道山半山腰。

  周忠茂就跟一尊巨人似的站在臺階上。

  他目光遠眺,紋絲不動。

  表哥如今在武道山,他必須保護表哥的安危。

  而武道山的確是好,只有這一條路上山,只要守在這里,就沒任何問題。

  此時。

  陳圣堯來武道山了。

  李聰在武道山被揍,對陳圣堯來說,這自然不能忍。

  誰特么的能這么猖狂。

  當然。

  他今天就是來看看武道山新任掌門到底是什么貨色,不是來動手的。

  很快。

  他們跟周忠茂相遇。

  對他們來說,周忠茂擋在路中間,實在是特么的礙眼。

  陳圣堯走到周忠茂面前,調侃道:“傻大個,滾一邊去,本公子要上……”

  好像有一陣風吹過。

  跟隨陳圣堯前來的奴仆們睜著眼,目不轉睛,都看花了。

  發生了什么?

  剛剛那陣風哪來的?

  公子呢,剛剛還站在面前的,怎么一眨眼人就沒了。

  此時,一名奴仆四處看著,尋找公子,當看到不遠處一棵樹上懸掛的那個人影時,頓時夸張而又驚恐的叫喊著,“公子……”

  所有人聞聲望去。

  都嚇的臉色慘白。

  怎么會這樣。

  公子怎么跑到樹杈上去了。

  所有人不敢停留,拔腿就跑去營救公子,同時也有奴仆回首,膽寒的罵道。

  “你完蛋了,你知道他是誰嗎?你們武道山徹底完蛋了。”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他們終于將公子拯救了下來。

  只是公子不省人事,四肢垂掛,嘴里吐泡泡,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傻帽。”周忠茂瞧了一眼,并沒放在心上。

  依舊還跟一尊雕像似的站在那里,守護武道山。

  守護他心目中的表哥。

  江城。

  “讓開……讓開。”

  奴仆們扛著陳圣堯狂奔著。

  周圍的平民們看直了眼。

  今天發生的都是什么怪事。

  先前是李聰被奴仆扛回來,怎么沒過多久,陳家公子也被扛回來了?

  外面到底有什么兇猛野獸,竟然如此嚇人。

  很快。

  城里就有人傳開了。

  陳家公子在外面被兇猛野獸給嚇到了。

  所有人聽聞,都大為震驚。

  真假的?

  陳家公子陳圣堯被兇猛野獸給嚇暈死過去,這也太不可能了吧。

  緊接著。

  越傳越是夸張。

  什么陳家公子被野狼給嚇暈了。

  最后直接是陳家公子遭報應,走路走的好好的,一粒鳥屎落到頭上,直接被壓暈過去了。

  聽到這里的人。

  只感覺放屁。

  真是越傳越過分。

  就不能有點傳播謠言的職業道德嗎?

  我們都知道這是傳言。

  但你們也傳的有點信任度啊,讓我們飯后可以樂一樂。

  但這鳥屎壓暈一個人是什么鬼?

  誰信誰腦子有問題。

  不過還真別說有人信了,就是城里的那個傻子,知道鳥屎會壓暈人后,到處躲著小鳥跑,就怕小鳥拉一泡屎,將他給壓暈過去。

  陳府。

  大夫忙前忙后,急的滿頭是汗。

  這可是陳家公子,真要出問題,他們也得倒霉的。

  掐人中,扎針灸什么辦法都試了,就是沒弄醒。

  最后請來城里的老大夫,滿嘴大黑牙,抽旱煙至少抽了幾十年,還喜歡吃大蒜,一張嘴,那味道銷魂,香啊,造啊,聞完吐泡泡。

  老大夫哆嗦著手,臉靠近陳圣堯,老花眼,看的不清楚,得靠近看才行。

  看著看著就張嘴了。

  一縷濁氣飄蕩出來。

  突然。

  陳圣堯的鼻子嗅動著,那味刺穿性太強了。

  “啊!”

  醒了。

  真的醒了。

  周圍的大夫震驚萬分,隨后道:“安神醫厲害啊。”

  老大夫也就是安神醫有點懵。

  什么情況?

  本神醫還沒觀察出陳公子的病癥,人怎么就醒了,不過聽到這些夸贊聲。

  他也是默默點頭。

  手到擒來,小意思而已。

ps;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