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14章 投資有風險,入行需謹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懷著這樣的夢想。

  林凡感覺自己必須努力下去。

  黃博仁點頭,“你說的有點道理,的確是這樣,本公子愿意賭一把。”

  他想了很久。

  可以賭試試看。

  真要虧本,那也就認了。

  林凡欣慰,為了將這家伙說通,那是多么的不容易。

  張大仙混成這模樣,實在是讓人無奈。

  他就沒想通,老爹是讓他來歷練的,還是來幫幫他這老朋友的?

  “林兄,我初步投資五千兩,武道山七年的租金,我就先不要,等事后有所收獲,再還我怎么樣?”黃博仁道。

  這已經是大手筆了。

  五千兩可不是小數目,普通人一輩子都賺不到。

  “成交,將來你不會為今天的選擇而感到后悔。”林凡說道。

  黃博仁隨身帶的銀票不少,這些不是用來投資,而是用來買命的。

  身為江城黃家公子,性命金貴的很,有些人冒險來綁架也不是沒有的事。

  所以隨身攜帶點銀票,絕對沒壞處。

  此刻。

  黃博仁將銀票交給林凡,“這里就是五千兩,后續事情過幾天我再來跟你好好聊一聊。”

  “買賣就得嚴肅點,不然到以后賺錢時,可就算不清楚了。”

  林凡道:“行,沒問題,我就喜歡這種嚴肅的。”

  張大仙目不轉睛的看著遠方的一幕。

  當看到黃博仁從懷里掏錢給林凡時,他都驚呆了。

  臥槽!

  發生了什么?

  非但我們沒給錢,黃博仁竟然主動拿錢出來?

  不會是這小子威脅人家吧。

  這也太虎了。

  袁天楚皺眉沉思,怎么回事,林凡跟人家說了什么?

  黃博仁明明是來要錢的,怎么到最后卻是自己主動掏錢出來。

  這里的問題,有些復雜。

  以他的腦袋竟然沒能想的明白。

  林凡跟黃博仁交談甚歡。

  這下好了。

  修繕武道山所需要的資金,不需要自己出。

  江城黃公子大氣的很,出手就是五千兩,這些錢足夠將武道山重頭到尾修繕一番。

  以后的日子,也是好過的很。

  “掌門,跟黃公子聊的什么?”張大仙問道。

  他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

  心里好奇的很。

  聊什么?

  肯定是聊你那些事情。

  “聊什么?聊的是黃公子拿出五千兩投資武道山。”林凡說道。

  張大仙瞪著眼。

  厲害啊。

  他沒想到林凡竟然將黃博仁忽悠的投資武道山。

  厲害,實在是厲害。

  他現在才想到,林萬易就那么厲害,那他的兒子又能差到哪里去。

  袁天楚悄悄豎著耳朵偷聽。

  可是沒偷聽到什么實質性的內容。

  投資?

  五千兩?

  我的天。

  這也太特么的假了吧。

  他看向林凡的眼神都變的不一樣了,本以為能夠看穿林凡,卻沒想到還是沒有看穿。

  能夠在這種場面,將對方說服,還讓對方主動掏錢,這等能耐,不服都不行。

  “表弟,你剛剛站在人家黃公子面前干什么,你要記住,武力只能讓人屈服,不會讓人心甘情愿。”林凡教訓道。

  黃博仁道:“就算是武力我也不會屈服的。”

  林凡拍著黃博仁的肩膀,“黃公子是優秀,有原則的人,自然不會被武力屈服。”

  “林兄也是。”黃博仁道;“不用叫我黃公子,有點見外,叫我黃兄就行,以后我也算是武道山的一份子,希望林兄能將這事做好,讓我能看到回報。”

  “自然,這是自然的,但投資有風險,黃兄要牢記啊。”林凡道。

  現在那都是將丑話說在前面。

  不吭,不蒙,合理投資,風險并存,真要虧本,那也怪不了誰。

  黃博仁看向張天山道:“你就要跟林兄好好學學做人,欠錢跑路,沒出息。”

  隨后抱拳道:“林兄,那就不打擾了,等武道山開山之時,通知一聲,定當前來道賀。”

  “好。”

  隨后黃博仁帶著奴仆離開了。

  “哎呀,我去,這小子說話也太特么的難聽了,什么叫我沒出息,我都能當他爹了,不尊重人。”張大仙不悅道。

  林凡懶得多說。

  他現在是真的感覺,老爹肯定是知道他這不靠譜的朋友混的太慘,讓他來幫忙的。

  武道山啊,武道山。

  原本充滿希望。

  只是見到真相時,他才知道,這希望其實是恐慌啊。

  “你也別廢話,趕緊讓人干活,看緊了,別讓人渾水摸魚。”林凡道。

  富家公子生活一去不復返怎么辦?

  只能有一種辦法。

  那就是將武道山慢慢振興起來,當一名混吃等死的掌門。

  下山的路上。

  “公子,為什么要投資武道山,這買賣明顯會虧本。”一名奴仆問道。

  別的世家奴仆要是問這些敏感問題,早就被打斷了腿。

  但黃家不一樣。

  他們一家人深信,一個人的智謀是不如一群人的。

  所以當做出某種決定時,可以允許奴仆們詢問關于生意方面的事情。

  黃博仁聽聞這話。

  如果是以前的話,他或許會說,的確是明顯虧本。

  可腦子里一直回憶的就是林凡跟他說的。

  他們這些奴仆之所以是奴仆,因為他們看到的都是大家都能看到的,無法看到深層次方面的東西。

  這話說的真有道理。

  以前怎么就沒發現呢。

  黃博仁道:“因為他說的有道理,武道山明面是虧本買賣,但如果是賺錢的買賣,就不會等人來投資。”

  “我黃家做生意就是這樣,只要說的有道理,哪怕是虧本買賣,那也會做,但如果沒有道理,也虧本,那投了就真的白投了。”

  奴仆鼓掌,“公子厲害,我等小的只能膜拜。”

  “嗯。”黃博仁淺笑點頭,“你們要學的東西還多的很。”

  他就是如此自信的人。

  尤其是得到夸贊后,那自信心更是爆棚。

  夕陽西下。

  武道山上的平民們陸陸續續離開。

  黃博仁的資金投入,無疑不是給武道山注入新鮮的血液。

  當然。

  這對林凡來說,可有可無,他的心可不是放在武道山是否能夠強盛,而是武道山強盛起來時,能否讓他過上那種悠哉的日子。

  屋內的環境變了模樣。

  但依舊還沒到林凡心里的檔次。

  就這現在的裝扮,完全沒有將他公子哥的特殊氣質給表現出來。

  小輔助一欄。

  怒氣點:7823。

  已經好久都沒增長。

  現在出門在外,稍微有那么點壓力,該提升還是需要提升才行。

  琢磨片刻。

  有了。

  消耗三千五百點怒氣。

  雷刀四式(出神入化)。

  消耗四千點怒氣。

  雷刀四式(登峰造極)。

  現在,他只想將《雷刀四式》、《不動明王體》、《混元碎玉手》這三門功法其中的兩門提升到返璞歸真境。

  其中《雷刀四式》可以跟《不動明王體》或者《混元碎玉手》相互洗點。

  當將《雷刀四式》提升到登峰造極后。

  他對刀道的理解更為深刻。

  小輔助不愧是小輔助,雖說還不夠變態,但至少能在這世界存活。

  幽城。

  林萬易在書房里看著書,看了會,將書房下,來到窗前,看著外面的夜景,臉上浮現思緒神色。

  “老爺,想公子了?”吳老問道。

  林萬易嘆息一聲,“怎么能不想,唯一的兒子出門在外,自己又不能照顧自己,沒半點本事,要是在外面惹了事,還沒人幫他啊。”

  別看他一直在林凡后面鞭策。

  其實心里那都是關心他,希望這逆子能成才,就算不成才,成個人也成。

  如今不得不將這逆子送走后,他心里想念的很。

  吳老道:“老爺放心,公子那么聰明的人,在外面不會有事的。”

  林萬易點頭,也只能這樣想了,“屏障那里怎么樣了?”

  吳老凝重道:“老爺,情況不容樂觀,已經有能量溢出,悄悄改變周圍的環境,距離爆發不遠。”

  “哼,這次我跟他們拼了。”林萬易眼里閃爍著兇色,仿佛有著血海深仇似的。

  如果對方也有小輔助。

  就這憤怒,怕是要直接ax。

  清晨。

  狗子端著盆子進來,就跟在林府一樣服侍。

  外面逐漸有吵鬧聲。

  平民們早早就來,進行武道山的修繕。

  差不多一周時間,武道山就能容光煥發,變回曾經巔峰時期的模樣。

  林凡帶著狗子在武道山內巡視著。

  張大仙滿面春色,容光煥發。

  那是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期待。

  林凡想知道武道山到底還剩下什么。

  詢問得知,什么都不剩,至于開宗立派最為關鍵的武道秘籍,那更是沒有。

  當然,也不是沒有。

  張大仙從懷里掏出幾本,都特么的是一般的功法。

  氣的林凡都想怒罵。

  你這坑爹的家伙。

  就這點秘籍,開什么門派,你不倒閉,還能是誰倒閉。

  張大仙自己倒是表現的滿臉無辜。

  仿佛是在說,我沒秘籍,就不能開宗立派嗎?

  那我開的那十幾年又是怎么開的。

  真是搞笑啊。

  山腳下。

  一名粗大漢帶著一群穿著打扮一看就是仆役的家伙,抬頭望著武道山。

  “武道山重開,都沒來我們陳家拜帖,公子很生氣,讓我們給武道山一點教訓,給那張天山一點教訓。”粗大漢就是陳家的武教頭,姓李,名為聰。

  名字俗是俗了點,但人可一點都不俗。

  “是,教頭。”

  “那是必須的,我們家公子不高興,管他是不是黃博仁投資,都得讓他們好看。”

  張天山可是好欺負的很。

  當年張天山是掌門時,他們還不是陳家的奴仆。

  但也略有耳聞。

  只要有點能耐,上了武道山,那就是大老爺。

  張天山根本不敢惹。

  還將他們當大爺哄著。

  武道山掌門捧著他們的感覺,想想就有些激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