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13章 你這說的有點道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現在的黃博仁就是菜米油鹽都不進的存在。

  還是那一句話。

  還錢!還錢!還錢!

  在黃博仁看來,現在欠錢的都是大爺。

  說跑就跑,還沒地方找。

  張天山租他家的山,給他欠了這么多年,那就是信任,沒想到這信任喂狗了。

  袁天楚感覺此事可不是那么好解決的。

  不將這筆錢還清,武道山肯定修繕不了。

  但要是還清了,就又沒錢修繕武道山,這可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林凡來到黃博仁面前,“黃公子,借一步說話。”

  黃博仁看著林凡,感覺此人不像張天山那般,默默點頭,來到一旁,“這位兄弟,丑化說在前面,這錢無論如何都是要給的,我黃家做生意講的就是一個公平,誠信,從不坑人,但也不會被人坑。”

  “理解,理解。”林凡回道。

  張大仙見兩人去了不遠處偷偷交談,很想知道到底在談什么。

  這事吧,有那么點復雜。

  黃博仁不是很好對付,不將這四千九百兩還給他,肯定不會離開這里。

  武道山都已經開始修繕,卻沒想到會是這樣。

  早知道就換個山頭得了。

  林凡道:“黃公子,你看我像是一般人嗎?”

  黃博仁微微一愣,又仔細打量著,“嗯,看兄弟你這氣質的確不是一般人。”

  “但就算是氣質不一般,這錢還是要給的。”

  林凡有點無奈,這家伙腦子一根筋,但這根筋好像還蠻好使的,就特么的認一個死理,欠錢得還,別的什么都不重要。

  他指著張大仙道:“你看他這模樣,像是能還錢的人嗎?”

  黃博仁望去,說實在的,的確不像是能還錢的人。

  真要是能還錢,也不會拖到現在。

  張大仙發現兩人的目光朝他看來。

  雙指捏著山羊胡,露出蜜汁自信,而又有一種隱士高人的風范。

  也許掌門正在夸贊他。

  所以,他必須得配合好才行。

  “不像,但這錢還是得還,本公子已經給他想好,就到我黃家當奴仆,子孫后代一起當,還清為止。”黃博仁說道。

  林凡見張大仙擺出那臭屁的模樣,實在是不想多說什么。

  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

  特么的,欠人家這么多錢,白活這半輩子。

  林凡道:“黃兄,那你可知道,你讓他去黃家當奴仆,無疑不是引狼入室,也許幾十年后的黃家,會姓張也說不定,別以為我是危言聳聽,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他長的不錯,黃家包婚姻,后代可男可女,誰也說不準,如果男的英俊非凡,女的貌美如花,傾國傾城,那你認為你的后代能把持得住?”

  “就算是入贅,那你黃家也是被他后代滲入了,想想,有沒有這可能性。”

  黃博仁頭一次聽到這樣的分析,倒是點頭,有這種可能性,他是做生意的,生意里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是說不準,蹊蹺這詞不是白來的,他也是見證過多次。

  “有是有這可能性,但這錢還是得還。”黃博仁道。

  林凡道:“黃兄,我見你是生意人,想不想賺錢?”

  黃博仁道:“想,但是這錢還是要還的。”

  尼瑪的。

  你這家伙就不能不說這句話嘛,誰都知道要還錢,但老是掛在嘴邊,可就沒一點意思。

  林凡道:“我現在這里,就有一門生意,黃兄愿不愿意試一試?”

  “不愿意,還錢就行。”黃博仁搖頭。

  林凡有點心累,欠錢就得還,動人那還得了,站不住理,他是講理的人,豈是那些莽夫?

  “那就沒得談了,你還是將他帶回黃家當奴仆吧,武道山也不用了,你這四千九百兩當打水漂去吧。”

  既然這樣。

  那肯定是沒得談了。

  “等等。”黃博仁還是想將錢拿回來,先前說將對方弄到黃家當奴仆,肯定是虧本買賣,“你先說說到底是什么生意。”

  他深受家族生意經的影響,對賺錢的時機把握的很精準。

  聽聽對方的理論,在考慮要不要實施。

  林凡道:“你知道武道山為什么會關門嗎?”

  黃博仁一針見血道:“自然知道,招收的弟子太多,還沒有自己的產業,怎么可能支撐得了弟子的月錢,武道山不關門,還能有誰不關門。”

  “嗯,說的有道理,你知道我現在就是武道山新任掌門,準備進行改革,但缺少資金,我見黃兄也是聰明人,眼光自然也是獨特的很,如果是別人,我也懶得多說,因為他們不理解,不理解我的改革到底是什么,黃兄,你能理解嗎?”林凡說道。

  問題出現了。

  黃博仁暫時沒回答。

  他是喜歡被人夸贊的存在。

  眼光獨特?

  聰明人?

  這說的的確就是自己,可要是自己說不能理解。

  那豈不是說本公子沒什么眼光,又不是聰明人。

  不能這樣。

  絕對不能這樣。

  黃博仁點頭,“嗯,能理解。”

  理解個屁。

  真的,你特么的倒是說是什么辦法著,連辦法都沒說,就讓人理解。

  無奈,真的很無奈。

  林凡道:“黃兄何不如賭一把,武道山剛起步,也繼續資金注入,也許以后的武道山會成為方圓百萬里第一大派,那時候,黃兄可就是大賺特賺。”

  “你過來。”

  這時,林凡朝著黃博仁身邊的奴仆招手。

  那奴仆有點驚訝,但還是來到林凡面前。

  “我問你,如果讓你來給武道山投入資金,你愿意嗎?”林凡問道。

  奴仆道:“肯定不愿意了,這么虧本的買賣,誰愿意啊。”

  “嗯,你可以走了。”林凡道。

  隨后,又有奴仆被喊來。

  林凡還是問相同的問題。

  就是讓他們給武道山投入資金,今后會有極大的回報,就問他們愿意不愿意。

  很顯然。

  這些奴仆都搖著頭,肯定不會同意。

  就武道山現在這情況,除非傻子才會同意。

  黃博仁看著林凡,表情很顯然,仿佛是在說,你看看,連我家奴仆都說不靠譜,那真的沒辦法,就算我懂也沒用,連奴仆都說不靠譜,我還能認為靠譜不成。

  林凡道:“黃兄,看出什么了嗎?”

  黃博仁點頭,“看出來了。”

  他很想說,這是真的看出來了,就是絕對不能投資金到武道山,否則虧的連內褲都能沒有。

  連奴仆都能看出來,他要是還看不出來,豈不是眼瞎。

  林凡道:“沒錯,因為以他們的眼光只能看出投資武道山是不靠譜的事情,但真正有眼光比如黃兄這類的,就會有不一樣的眼光,所以黃兄是公子,而他們只能當奴仆。”

  我的天。

  黃博仁瞪著眼,這話說的好像有那么點道理。

  他看著那些奴仆。

  從一開始到現在,就沒一個奴仆說過贊同的。

  他發現對方的目光一直盯著他。

  好像是發現另類存在似的。

  “你的見解很獨特。”黃博仁道。

  林凡笑道:“黃公子,不是我的見解獨特,而是因為我本來就是很優秀的人,而你黃公子同樣也是一位優秀的人,所以我才會跟你說這些,畢竟說給那些凡夫俗子聽,他們是不明白的。”

  “眼界決定一切。”

  “你說呢?”

  話題又扔給黃博仁。

  林凡還真就不信了,以本公子的能耐,說不服你。

你真要有本事  那就承認自己眼界不行,不投資武道山,本公子也認了,立馬搬家,這地方誰愿意待,就誰待。

  此時。

  黃博仁陷入深深的沉思。

  他是被逼到墻角了,人家都將話說到這程度。

  他還能說什么。

  突然。

  他腦海里想到一件黃家老事。

  黃家祖宗起家的原因,也是頗為玄幻。

  當初黃家祖宗也是當地小有財富的地主,后來兵荒馬亂,如今中央皇城那一位的祖先,就是一群勢力中小勢力,基本就是被人吞并的存在。

  但自家祖宗也就跟那小勢力的小將軍有過一面,交談過幾句,竟然傾盡全家資產來資助。

  后來情況也就是現在這樣。

  小勢力翻身,將其余強大他自身無數倍的大勢力滅掉,完成了統一。

  黃家因為有從龍之功,封侯封爵,威風的很。

  也就后來百年過去,黃家沒有再出祖宗那般的能人,有些沒落,但在江城依舊是豪門世家。

  好煩。

  他現在感覺遇到選擇了。

  不是他傻。

  而是對方說的話很有道理,說的他有些心心動。

  的確是這樣。

  尤其是那句,奴仆只能是奴仆,原因就在這里,因為他們的眼界有問題。

  黃博仁沉思著,到底要不要試一試。

  如果成了,收獲豐富。

  如果失敗,虧也沒虧到傷筋動骨,還能承受。

  林凡淡然的看著黃博仁,眼神沒有一絲波動,此刻才是真正重要的時刻,千萬不能露出急色。

  在他看來。

  黃博仁是一根筋,但這一根筋卻不代表他腦子傻,反而還很聰明。

  最為關鍵,而又讓他頗為欣賞的一點就是,他敢嘗試。

  只要他想嘗試,那這事也就穩了。

  他想要的生活是什么?

  自然是混吃等死。

  在幽城也能混吃等死,但上面有個老爹,時不時的催促他早點結婚,還一直在后面鞭策,過的稍微有些不如意。

  但只要武道山走上正軌,他又是掌門,那日子可就舒坦了。

  誰是老大?

  我是老大。

  遇事誰去辦?那肯定是小的去辦。

  沒事看看山,喝喝茶,逛逛江城,一揮手,一群小弟往前沖,根本不用自己動手,酸爽的很啊。

  也就前期稍微費點功夫而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