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11章 那不是心境高,那是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林凡等人在張大仙的帶領下,逐步摸清楚武道山的情況。

  后悔的情緒在心里蔓延著。

  表弟這行為不太好,有錢早說,非得藏著干什么。

  重新裝飾武道山,腦子有病。

  他就想在外面待一段時間,然后等時機成熟回幽城享福去。

  其余事情跟他沒半毛關系。

  但現在,顯然是不可能了。

  張大仙從表弟那拿走一張百兩銀票去城里找人開工。

  初步預算,將武道山整修一番,至少也得需要千兩。

  這已經是很恐怖的預算。

  但沒辦法。

  房屋太破舊,修補的地方實在是太多。

  當天夜里。

  武道山沒法住人,什么東西都沒有,屋子里的床就剩下幾塊木板,也不知道張大仙到底是怎么搞的,就算倒閉,也不至于沒地方住吧。

  今晚住宿的地方對他們還算友好,林凡本來是想幾個人就在馬車里湊合著睡。

  但沒辦法。

  引起眾怒,收割兩三百怒氣點,只能帶他們去客棧住宿。

  連一點苦都受不了,談何復興武道山。

  遺憾,失望啊。

  梁庸齊很想怒罵林凡,你這家伙真的太特么的過分,湊合睡,你要是也湊合睡也就算了。

  明顯就想讓我們湊合睡,你跟你表弟還有這狗腿子去客棧睡,真當我們是傻帽啊。

  他就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臭不要臉的。

  林凡看著夜空中的圓月,嘆息一聲,“我想回家。”

  離開幽城才明白,思家心切,雖然才出來沒多久,但心里就是想的很。

  翌日。

  張大仙辦事效率很高,有錢就是好辦事,在江城里找了不少手巧靈活的人。

  那場面都是搶著來。

  武道山重新開山的消息,也不脛而走。

  不少人摩拳擦掌,雀雀欲試。

  對江城的平民們來說,能入武道山那可是好的很,不僅包吃包住,還能有月錢拿,還能學一點功夫,這么好的事情,去哪里碰?

  真的只有在武道山才能發生。

  武道山。

  張大仙負手而立,身后站著許多平民,“掌門,人都來了,武道山修復大業正式開始。”

  他現在斗志昂揚。

  雖然已經步入中年。

  但他有一顆不甘平靜的心,依舊在跳動,依舊在爆發著活力。

  在林凡看來,這些不是修復,而是在拿錢砸啊。

  袁天楚跟梁庸齊倒是跟沒事人似的。

  大有一種置身事外,任何事情與我們無關的感覺。

  也的確是這樣。

  袁天楚以為自己出來的目的,就是摸透林凡。

  而梁庸齊感覺自己就是出來混吃等死,家族已經不需要他,老爹也不需要他,所以他是三無人員。

  此時,有平民問道。

  “這位新掌門,武道山重新開業,還招收新弟子嗎?”

  “是啊,是啊,我們可會干事情了,勤勞的很。”

  林凡心里罵著,張大仙你這家伙能不破產才怪,連普通平民都將你當成冤大頭,怎么可能搞出成就來。

  能支持那么久,也算你厲害。

  張大仙亢奮道:“各位,武道山進入翻修階段,等開山之時,自然會對外招收弟子。”

  林凡道:“你是掌門,還是我是掌門?”

  他只想一巴掌拍死張大仙。

  能不能別亂說。

  “掌門說,掌門說。”張大仙笑著,有點無奈,也有點沒轉變的過來。

  林凡輕咳道:“各位想入我武道山,也不是不行,不如你們免費幫我們翻新,等入了武道山后,教你們武道,成為一方高手,不成問題,如何?”

  果然。

  當這話說完后。

  平民們目瞪口呆的看著林凡。

  我的天。

  這話都能說的出口。

  武道山的掌門也太無恥了吧。

  普通平民都要剝削,沒前途,這山門沒前途,一點都不大氣。

  “掌門,我們說笑的,開玩笑的,別當真。”

  “是啊,是啊,平時我忙的很,哪有時間學功夫。”

  一聽入武道山沒錢拿,還得免費修繕,除非腦子有病,不然誰會同意。

  林凡搖頭,真的太現實,也就隨口說說,一個個都嚇成這樣。

  就沒聽過招收弟子,還每個月發工錢的。

  你這是教人,還是請人來打工的。

  江城。

  黃家。

  后院。

  “公子,武道山重新開山了,那張天山又回來了。”一名隨從匆匆匯報。

  一名男子正在那里勤練書法,那字寫的可是龍飛鳳舞,筆走游龍,簡直慘不忍睹,堪稱書法界一大車禍現場。

  “呵!”男子怒喝一聲,提臂收筆。

  “好。”

  周圍的下人鼓掌叫好,遞來茶杯,“公子書法已經大成,有當代頂尖之水平。”

  黃博仁得意的很,下人的夸贊很舒心,喝口茶,隨后看向匆匆跑來的下人,“你剛剛說什么?”

  “公子,武道山重開了,現在已經找了不少人重新修繕武道山。”下人匯報情況。

  那可惡的張天山,租了武道山好長時間,后來就沒給錢,直接跑路。

  人也不知道跑哪去。

  “嗯?”黃博仁道:“什么?他還敢回來重開?走,去看看,今天要是不將租費給我,砸了他武道山。”

  他是黃家公子,也是最大的一個。

  父親身體不好,一直在休養,所以黃家也算是他說了算。

  “哦,對了,把我剛剛寫的那幅字裱起來。”

  臨走時,他回頭吩咐道。

  今天狀態好的很,下筆如有神,一氣呵成,寫了一副好字,自然需要裱起來,以后好好觀賞。

  “是,公子。”

  對于黃博仁來說,那張天山不是個東西啊。

  當年說的好好,武道山租給他,每年給費用。

  一開始還算守信用。

  給了幾年的租費。

  但后來竟然直接跑路,不給錢,這氣的黃博仁大發雷霆。

  人與人之間,怎么能如此不講信用。

  武道山。

  林凡看著忙碌的眾人,內心毫無波動,他對武道山那是沒有半點歸屬感。

  修繕之后給誰用?

  他以后也不可能待在這里。

  白白便宜了別人。

  他心里那個氣啊,表弟到底怎么回事,以前不是這樣,怎么就突然間,腦子不開竅呢。

  “掌門,你有沒有看到武道山未來的繁榮之景?”張大仙說道。

  林凡道:“沒看到,我就看到我錢包慢慢縮水了。”

  “哎,錢財乃是身外之物,何必掛在心上,當年你爹也是將發現的數萬兩財富送我的,我就記得你爹說過一句話,錢財乃是萬惡之源,留在身上也無用,徒增煩惱,哪怕到現在,我也是無法到達這等境界啊。”張大仙說道。

  林凡瞧著張大仙,眼神怪異,你跟我說真的呢啊?

  我爹那不是心境高。

  那是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