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07章 這是一個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他們如此震驚,倒不是武道山有什么問題,而是貼在柱子上的字條內容,有點讓人無法接受。

  通知:因經營不善,無米下鍋,暫時封山,開山之日暫定,如有急事可到江城明光路味府樓找我,張天山留。

  “這……”林凡無言以對,“表弟,武道山已經破產,我們是不是該回去。”

  周忠茂不敢置信,“怎么會這樣,姨父明明不是這樣說的。”

  的確。

  林萬易只知道張天山混的不錯,但那混得不錯也是很多年前,兩人有書信來往才知道的。

  張天山自然不可能說,老兄啊,我現在混的可慘了。

  他能這樣說嗎?

  那不是打自己的臉,男人不能說自己不行,就算不行,也得頂著。

  袁天楚心頭悲哀。

  跑這么遠路的,為的是什么?

  就為了來看這一張紙條不成。

  “林兄,我建議咱們回幽城,武道山就是一個坑,看看這情況,慘不忍睹啊。”袁天楚就想回去。

  但他不會獨自回去,否則肯定會讓父親失望。

  只要林凡主動帶頭,他回去就有理由解釋。

  此事不能怪孩兒,是那武道山倒閉,林凡執意要回來,孩兒也只能跟隨。

  “不行,姨父交給我的命令就是不管如何,都不準回去。”周忠茂道。

  在離開幽城那一晚,姨父不僅給他打通全身經脈,還跟他叮囑過,出了幽城就別回來,不管武道山情況如何,都得留在那里。

  隨后他怒視袁天楚,眼神包含著一種,你再敢忽悠我表哥回家,我就要你小命的意思。

  袁天楚人精,一眼就看懂周忠茂的眼神意思。

  他是不敢惹這看起來憨厚老實的家伙。

  簡直就是隱藏在憨厚表情下的惡魔。

  “不對,林兄,我感覺這是林老爺對你的考驗,一種是否能繼承家族的考驗,武道山變成這樣,林老爺肯定知道,所以就想看看我們會怎么做,是臨陣逃脫,灰溜溜的回來,還是勇往直前,解開難題。”袁天楚道。

  一會一個意思。

  那是被人威脅的。

  他這輩子就沒被人威脅過。

  但很可悲,就這短短的時間里,他被林凡,周忠茂,梁庸齊都威脅過。

  人生就是如此奇妙。

  等等!

  袁天楚皺眉,感覺事情并不是那么簡單,這里面有問題。

  “袁兄,你這什么表情?”林凡見他表情凝重,若有所思,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

  袁天楚來回踱步,低頭沉思,隨后抬頭,眼里有光,“林兄,這是一個局,一個考驗我們的局。”

  “據我推測,林老爺肯定不會不知道武道山的情況,但他還是讓我們不遠千里而來,那目的是什么?”

  “目的很簡單,就是對我們的考驗。”

  “能在山中開宗立派,豈會如此沒落,那么很顯然,這是武道山對我們的考驗,所以我們必須經歷這考驗,同時找到進入真正武道山的路。”

  梁庸齊詫異問道:“按你的意思,這里不是武道山?”

  說的跟真的似的。

  他感覺袁天楚這人很有意思,一天到晚只知道吹,就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林凡暫時沒說話,他感覺袁天楚說的有道理。

  袁天楚來到紙張前,指著上面的內容道:“你們看這內容就有問題,經營不善,無米下鍋。”

  “何為經營不善,何為無米下鍋,一般門派弟子,少說過百,多則過千,能夠創立門派的,就沒經營不善這說法,至于無米下鍋更是無稽之談,這么多弟子有手有腳,怎么可能餓死,還有這里的環境,靠山而立,遠方是城,抓點野味,去城里賣了,那也是錢啊。”

  “再看最后一行字,江城明光路味府樓,這是將線索留給我們,顯然是要我們去那里尋找線索。”

  “林兄,不得不說林老爺跟武道山關系莫逆,這等考驗都能安排的有條不紊。”

  經過袁天楚這么一推理,還真有點道理。

  讀過幾本書的人,就是好啊。

  王家公子王云飛來幽城嫖的時候,袁天楚就穩住了,跟姑娘吟詩作對,探討文學,這知識就在心里。

  林凡琢磨著,隨后瞧著袁天楚,“沒看得出來,有點東西。”

  袁天楚露出得意笑容,“區區小事,沒什么難度,卻頗有一絲細節需要推理。”

  夸幾句還喘了。

  梁庸齊很是鄙視的看著袁天楚,嘚瑟啥?

  他最討厭的就是能說會道之輩。

  跟姓林的一模一樣,以前怎么就沒看的出來。

  “這些都是你猜測,誰知道真假。”梁庸齊道。

  袁天楚笑道:“是真是假,看看就知。”

  梁庸齊的不信任就讓他有些不高興了。

  什么意思。

  瞧不起人呢。

  有種跟我去江城,看我怎么用事實打你的老臉。

  “狗子,你說呢。”林凡問道。

  “公子,您說什么就什么。”狗子回道,自家公子詢問,那肯定得跟公子站在一條路上。

  要是公子認為袁天楚說的是廢話,那他說的就是廢話。

  林凡沉思片刻,“走,去江城看看。”

  他不是很明白老爹的真實想法。

  總感覺這里面有問題。

  但這問題到底出在哪里,還真不得知。

  江城。

  “還真是豪城。”林凡說道。

  的確是這樣。

  哪怕還沒有入城,僅看城墻就能看的出來。

  幽城城墻破舊,而且還很低,遇到點會武道的,一腳就能蹬上來。

  城門有守衛。

  倒是沒檢查進城的人,有點像是擺設。

  路面都是青磚鋪路,街道上很是熱鬧,人來人往,不看不知道,一看心涼涼。

  這差距也太特么的大了吧。

  幽城怎么就如此破舊。

  想不通。

  找個路人詢問味府樓在哪。

  沒過多久。

  一座很是豪華的酒樓出現在眾人眼前,這比幽城醇香閣可要豪華的很,用林凡的話來說,味府樓是五星級的,而醇香閣就是兩星級的。

  沒有任何可比性。

  門口有一名老者擺攤算命,以地為桌。

  左手銅搖鈴鐺。

  右手一桿幡,上面寫著,鐵口神算張大仙。

  林凡等人站在門口,“去問問張天山在不在。”

  門口算命大師張天山剛想開口忽悠這幾位一看就是從外地來的人,可聽到對方找自己時,頓時瞇著眼,豎起耳朵悄悄的聽著。

  袁天楚道:“我看問是問不出什么,我們要入武道山,必須經歷這考驗才行。”

  林凡道:“先問問再說。”

  算命大師張大仙,不動神色的起身,去巷子里換一身衣服,搖身一變,倒是變的有一絲那么神仙氣質。

  隨后回到原位,坐等魚兒上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