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06章 什么臥槽尼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輛馬車在官道上行駛著。

  又不是太顯眼的東西,自然沒有發生什么事情,一路來說,倒也是安全。

  袁天楚遙望遠方,那是家的方向。

  越走越遠。

  何時回家都是未知數。

  他一直在想父親派他出來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是想摸清楚林凡的為人嗎?

  那大可不必,反正已經知道林凡不好惹,今后在幽城躲著就行。

  反觀梁庸齊就淡定許多,他就是被家族拋棄的人,被大哥奪去了父親對他的愛,奪去了家族繼承的權利。

  他心里明白。

  男孩子出門在外要小心。

  他見袁天楚沉思著,問道:“袁兄,你說你父親將你也派出來,會不會是你大哥要回來,你爹想將家主之位傳給你哥?”

  袁天楚有哥哥,還有不少弟弟妹妹,當然混的最好的就是他這哥哥,從小就被門派強者招收為徒,已經有十多年沒回來。

  “別亂我心神,這是不可能的事情。”袁天楚說道。

  但他心里有點慌。

  要是被梁庸齊說對了,可怎么辦。

  林凡瞧著兩人,也沒說話,他也是沒搞明白,老爹派他出來做什么,還送這兩個拖油瓶跟隨,咱家跟這兩家之間的關系,也不是很友好。

  數日后。

  一支軍隊入城,劉玄等人從幽城趕回,此次任務失敗,招安林萬易失敗。

  車門口。

劉玄等人下馬,讓城內侍衛將馬牽走  一名士兵走來,道:“大人,那人還跟在后面。”

  “嗯?”劉玄驚訝,“還沒死?”

  回頭望去,在幽城要投靠他的那個家伙,竟然跟隨在后面,搖搖晃晃,隨時都仿佛要暈死過去似的。

  這段時間,對祖翔來說,仿佛在地獄邊緣行走似的,時常都感受到生命在流逝,如果不是靠意志支持下去的話,怕是早就死在半路。

  “大人,現在該怎么辦?”士兵問道。

  劉玄皺眉,這種人給他的感覺很危險。

  傻的確夠傻,但對自己太狠,如果真的將其爬上來,或許會對自己造成影響。

  但不知為何,劉玄就想看看這家伙能走到什么地步。

  “將他送去挖石頭。”劉玄說道。

  士兵微微一愣,隨后點頭道:“是。”

  看向祖翔的目光也是同情的很。

  那地方可不是人待的,都不知有多少人死在那里,一般都是死囚或者犯下大罪的人才會被安排到那里。

  劉玄沒有多說廢話,急忙去跟梧桐王匯報情況。

  豪華府邸。

  這府邸就是梧桐王的地盤,而整座城的名門望族早已經被梧桐王給連根拔起,所有錢財都充入軍部消耗。

  此時,劉玄躬著身進入屋內,便能看到盤坐在那里喝茶的梧桐王。

  梧桐王容貌并不出眾,但身上那種氣質卻讓人不容小視。

  “招安失敗了?”梧桐王問道。

  劉玄跪地,“是,小的辦事不利,林萬易拒絕招安。”

  “早已預料,你曾經跟林萬易有交情,本王也是有些期待,沒想到還真的拒絕本王的好意。”梧桐王笑道。

  劉玄臉面有些掛不住,感覺林萬易是真的不給力。

  不管怎么說以前也是有過交情的人,一點面子都不給,就算被招安又能怎么的,梧桐王雄才大略,有執掌天下的智慧。

  跟對人很重要,縮在小小的幽城有什么好處。

  “王,是否出兵毀了幽城?”劉玄問道,對他來說,情況很簡單,既然不給梧桐王面子,那就滅了你,就什么事情都沒有了。

  梧桐王道:“暫時不用,幽城林萬易本王聽過他的傳言,如今正是用兵知少時,對付林萬易不是明智之舉,先放一放。”

  劉玄應道,在梧桐王身邊任職,壓力不小,不僅僅只有他一位謀士。

  如果一直辦不成事情,那在梧桐王心中的地位自然也會大打折扣。

  此時。

  一只白鴿從外面飛了進來,腳上捆著信件。

  梧桐王看著信件,皺眉,隨后舒展開,臉色有些陰沉,失敗了,奪取軍防圖竟然失敗了。

  信件上說,遇到意外情況,全軍覆沒,被幾名不知來歷的人破壞。

  這件事情讓他大為惱火,廢物,一群廢物,這樣都能失敗。

  死了也好。

  就算回來也得扒了他們的皮。

  在這種重要時刻,重要之事失敗,無論是誰,一律嚴厲處理。

  劉玄見梧桐王臉色不好,悄然退下。

  又是數日后。

  林凡他們隊伍已經徹底遠離幽城,相距數千里。

  一直走在官道上,并沒有遇到危險。

  這跟林凡想的有些不一樣,在他看來,出門在外,那肯定無時無刻得有危險才行。

  沒有危險的旅程,那得多無聊。

  又是一日后,陽光明媚。

  “表哥,我們已經到武道山山腳下了。”周忠茂說道。

  林凡走出馬車,抬頭望去,眼前是座大山在那,隱隱約約還能看到山上有房屋,周圍都是樹木遮蓋,跟心里所想的那種千百大山連綿不斷的場景,有很大的差距。

  “怎么感覺有點破舊呢?”林凡說道。

  不是他看不起這地方,而是真有這感覺。

  袁天楚道:“林兄,有山則靈,這武道山在山里,那肯定不錯。”

  “那人呢,咱們站在山腳下半天,愣是連一個鬼影都沒看到,也太冷清了吧。”林凡說道。

  在他心里。

  老爹讓他來武道山,那這武道山肯定是不得了的地方,名門大派,輝煌,奢華,有內涵。

  但目前真沒看出來。

  雖然不想承認,但林凡說的有道理,的確是沒看到一個人,抬頭望去,還有一種清冷的感覺。

  不管怎么說。

  那真是跟心里的預期相差太大。

  梁庸齊無奈,這就是今后所要生活的地方嗎?

  也太特么的偏僻了吧。

  “上山。”林凡說道。

  周忠茂走在前面,來之前姨父跟他說過,武道山的掌門張天山跟他有交情,而且武道山發展不錯,雖然無法與大門大派相比,但也有自己的特色。

  可現在看來,有點不對勁。

  按理說,就算是普通門派,至少也得有弟子在山下看門吧。

  還有這路面,都積壓著不少灰塵,顯然少有人走。

  上山的路不難走,有臺階,走了許久,終于到了山上。

  石質的門頭很大,寫著‘武道山’三字。

  但還是沒人,空曠曠的。

  “我們是不是來錯地方,還是說我爹忽悠我呢?”林凡問道。

  突然。

  在門頭的石柱上貼著一張紙,也許時代久遠,都已經泛黃。

  林凡上前一看,目光猛的一縮。

  “什么?”

  袁天楚走來,也是看去,“臥槽……”

  梁庸齊詫異,怎么了,大驚小怪的,只是當他看完后,表情也是怪異的很,脫口而出。

  “尼瑪。”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