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04章 跟我推測的不一樣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燒了。

  火很旺,梧桐王想要的各地軍防圖就這么被燒了。

  怒氣點333。

  林凡詫異,哪來的怒氣點,而且還是單獨的。

  奇怪。

  “林兄,這……”楊武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他們要奪回的軍防圖,就這么被燒了,燒的還有些快,都沒怎么反應的過來。

  林凡道:“行了,搞定,小二來三間上房。”

  “好嘞。”小二應道,這是狠人,必須服侍好,要是沒服侍好,給他也這么來一下,怕是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對袁天楚來說,根本不用想,這三間上房肯定有他一間,但關鍵就是,這一間到底是幾個人住。

  林凡起身朝著樓上走去,“表弟,注意點這些家伙,別讓人給救了。”

  周忠茂點頭,表哥吩咐的事情,肯定辦好。

  這些梧桐王禁軍被他廢的差不多。

  想逃離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有人來救。

  但可能嗎?

  絕對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所有人面面相覷,楊武有結交林凡的想法,但看如今情況,對方明顯不想跟他有過多的交流。

  前來奪回軍防圖的人,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

  事情的發生總是那么的莫名其妙。

  軍防圖被燒,好像是好事,但軍防圖只有一份,燒了就沒了,對梧桐王來說很重要,但對他們來說,軍防圖也很重要。

  至于找人家麻煩?

  別想了。

  也不看看人家實力有多強。

  上房三間,袁天楚跟梁庸齊一間。

  對袁天楚來說,他早就做好心理準備,可對梁庸齊來說,卻有些承受不住,過分了啊。

  他是梁家三公子,不管怎么說,那也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

  就算出門在外,條件惡劣,至少也得來個單間,不過分吧?

  可現在這算什么?

  屋內。

  梁庸齊脫衣,穿著睡衣準備好好睡一覺,外面的事情跟他無關,就算是梧桐王也跟他無關。

  “你怎么不脫衣?”他發現袁天楚背對著他,好像是在干什么事情,開口詢問。

  袁天楚身子微微一顫,回頭勉強笑著,“沒睡意,等會睡。”

  他的一只手伸到衣內,因為身子擋住,所以看不見。

  這情況就有些詭異了,梁庸齊琢磨著,“袁兄,你不會是私藏了銀兩吧?”

  鬼鬼祟祟的,還真有這可能性。

  “怎么可能。”袁天楚笑道,心里驚的很,原來梁庸齊也不簡單,竟然看出來了,不過只要自己不承認,就不會有任何事情。

  “不信,給我看看。”

  梁庸齊見袁天楚的臉色有些不對勁,更加確定這家伙肯定藏有銀兩。

  他被林凡剝削的一毛不剩。

  心里早就不開心。

  他上前拉扯著,袁天楚叫喊著。

  “你別動,別動啊。”

  撕拉!

  有銀兩掉落下來。

  梁庸齊瞪著眼道:“你果然藏錢了。”

  袁天楚尷尬的很。

  尼瑪。

  隱藏的這么深,都能被發現,要不要這樣啊。

  “我現在就去告訴林凡,你藏錢。”梁庸齊想穿衣去告知林凡真相,他一毛沒有,也絕不能讓袁天楚身上有錢。

  袁天楚拉著梁庸齊,“別,別,告訴他,什么都沒有,出門在外,沒錢怎么混,這樣,你別說,這錢有你一份。”

  “我要一半。”梁庸齊瞧了一眼,至少有幾百兩,他就說嘛,袁天楚怎么可能那么舍得將銀兩拿出來。

  原來是聲東擊西。

  “你也太黑了吧。”袁天楚驚呼道,“真沒看的出來,你也是夠狠的,一半?你怎么不全要?”

  梁庸齊道:“行,我連一半都不要,現在就給你去告訴他,看你能不能有一半。”

  話音剛落,就要穿衣去告密。

  這陣勢看上去好像是攔都攔不住。

  袁天楚又拉住他,“行,服了,一半就一半,我告訴你,姓林的不簡單,你別腦袋太簡單,今天的事情你看到沒?根據我的猜測,明天外面那些人都得死。”

  “你怎么知道?”梁庸齊問道。

  他還真不認為袁天楚很聰明,半徑八兩,大哥哥不說二哥哥。

  “哼,怎么知道?那是你沒真正了解過他,你知道他為何不殺外面那些人?”袁天楚反問道。

  “因為對方是梧桐王的人,殺了惹麻煩。”梁庸齊說道。

  袁天楚呵呵笑著,“愚蠢,我告訴你,那是因為他在釣魚,據我估計,他肯定是知道人群中還有梧桐王的人,所以沒下殺手,就是想在今晚將人給引出來,如果先前就殺了,別人也沒理由救人。”

  “他聰明著呢,我們跟在他身后,危險伴隨著,得早做打算。”

  這是他剛剛想到的。

  細思極恐,恐怖至極。

  梁庸齊懷疑的看著袁天楚,說的跟真的似。

  “信不信看明天,肚子有點餓,陽春面?怎么可能吃的飽,拿著錢讓小二送來羊腿跟肉湯。”袁天楚說道。

  林凡回到屋內就蒙頭大睡。

  外面有表弟在,安全不用說。

  至于發生的軍防圖事件,那就是連帶的,沒什么意思。

  夜晚。

  驛站里很安靜。

  楊武等人連夜離開,任務屬于半失敗,軍防圖沒拿回來,但也沒讓梧桐王得到。

  對方的操作的確夠騷氣的。

  竟然當著他們的面將軍防圖給燒了。

  也不知回去該怎么交代。

  茅隱等人倒在地上,那其貌不揚的家伙下手太狠,所有人的腳腕都被捏碎,根本動彈不得。

  越想越氣。

  梧桐王的面子都不給,簡直可惡至極。

  周忠茂運功修煉,穩固武道九重境界,同時運轉心法壯大自身內力。

  “姨父放心,我一定會保護表哥周全。”

  在離開的那一天,姨父親自到來,以渾厚的內力打通他體內所有經脈,達到百脈具通。

  對修行有著極大的好處。

  他監聽著外面一舉一動。

  狗子睡在床上,早早入睡,養精蓄銳,明天還要趕馬車。

  他的實力很一般,基本屬于沒什么用的,只能干一些粗活。

  天亮了。

  昨晚什么事情都沒發生。

  袁天楚醒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推門看看外面的情況,看看有沒有多人。

  梁庸齊洗漱好,瞧了一眼袁天楚,仿佛是在說,你這智障,不吹牛會死,說的跟真的似的。

  到現在也沒什么事情發生。

  對袁天楚來說,這不對啊。

  應該跟他推測的一樣,怎么會沒事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