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03章 這是好辦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些人是梧桐王身邊禁軍,自然是有任務在身,而驛站內某些人則是準備在這里動手。

  也許是實力懸殊不大,大家都在等機會。

  可如今情況不對,林凡如同攪屎棍,不對,不能這樣說,攪屎棍雖然是棍子,但攪的卻都是屎。

  他猶記以前初中時,因為比較皮,老師在班級里當著所有學生的面說他是攪屎棍。

  對此,他非但沒有感到難過,還很慶幸老師是愛自己的。

  畢竟他只是棍子,而不是屎。

  茅隱怒視林凡,眼里閃爍著紅光,梧桐王的名頭都沒鎮住對方,到底是頭鐵,還是腦子有問題。

  “咦!”

  林凡發現茅隱胸口露出的一角,好像是一本書。

  他上前想要將東西拿出來看看。

  被對方貼身存放,肯定是好東西。

  茅隱見對方靠近,緊咬著牙,頓時眼里兇光一閃,手掌朝著林凡襲來,威勢很霸道,大有一種一掌抓爛林凡心臟的想法。

  周忠茂絲毫不慌,他早就將安全距離算在心里。

  對方敢動手,他就能在瞬間要對方的命。

  雖說他的速度很快,但是林凡的速度更快。

  林凡抓住茅隱的手,運轉混元碎玉手,手掌顏色逐漸改變,稍微用力,咔嚓聲不斷,對方的手掌以一種很是詭異的模樣轉變著。

  慘叫聲。

  茅隱滿頭大汗,眼睛睜的很大,仿佛是在承受某種難以抵抗的疼痛。

  “你說你是不是有病。”林凡搖頭,將對方懷里的東西拿出來。

  茅隱躬著身子,捂著手掌,汗水嘩啦啦的流淌著。

  疼,真的很疼。

  袁天楚已經看懵,尤其是林凡就這么簡單粗暴的將對方手捏爆時,他就感到心頭凝聚著恐慌。

  甚至,他都發現林凡就是在扮豬吃老虎,在幽城就沒發現他有多殘忍,沒想到剛出幽城,就表現出那狠辣的手段。

  隱藏的夠深。

  如果繼續在幽城怕是要被繼續蒙騙下去。

  但現在,已經惹下大事。

  對方是梧桐王的人,絲毫面子不給,直接暴力鎮壓,今后肯定會被梧桐王記恨在心。

  以梧桐王的身份地位,對付他們這些存在幽城的家族,怕是跟捏螞蟻沒什么區別吧。

  驛站內別的人都很驚慌。

  事情發展的超出想象。

  有點不對勁。

  但就算不對勁,也沒人敢多說什么。

  “軍防圖。”

  林凡以為是什么好東西,卻沒想到只是一張地圖。

  他對這些沒興趣,對方既然留著,那自然是有用處。

  “表弟,別讓他們跑了。”

  “掌柜的,來壺茶。”

  這些人是真的有病,都說了,吃飯就好好吃,別吵鬧,但就沒人聽,現在好了吧,自食惡果,怪不了別人。

  茅隱眉頭緊鎖,太疼,但他看著對方手里的軍防圖,這是他要帶回去給梧桐王的重要之物。

  如果弄丟,他的小命也難保。

  “是,表哥。”周忠茂應道。

  沒想到表弟來到梧桐王禁軍前,伸出手抓著對方的腳腕,五指一捏,咔嚓聲不斷,所有人的腳腕都被捏碎。

  對表弟來說,或許這就是防止對方逃跑最好的辦法。

  怒氣點100。

  怒求點111。

  足足收獲3254點。

  不寒而栗。

  手段頗為恐怖。

  此等場面再次給袁天楚跟梁庸齊狠狠的上了一課。

  尤其是梁庸齊很是慶幸。

  瑪德!

  下手這么很,自己在幽城還跟對方跳的渾身本事,當初要是給他來這么一下,怕是已經成為廢物。

  在這里開店的掌柜,早就經歷過不知多少大風大浪。

  但今天這浪有點洶涌。

  他早就躲在一旁,避免惹禍上身,讓小二服侍在場的各位大爺。

  小二端著茶杯,手顫抖著。

  現場逐漸安靜,無人說話,那些準備跟梧桐王禁軍發生大戰的人,也都閉口不言,不敢有任何動作。

  這一行陌生人手段有點狠辣,修為更是厲害的很。

  竟然僅憑一人就將對方鎮壓。

  甚至他們這些無辜人,都受到波及。

  此時,一名男子走來,抱拳道:“閣下好功夫,在下楊武,不知閣下是?”

  他詢問著,先前是真的看走眼,本以為林凡他們只是普通人,卻沒想到他們才是真正的高手。

  楊武目光盯住放在桌上的地圖。

  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為這而來。

  不能將此物落到梧桐王手里,否則各地軍防布置,都將被梧桐王知曉。

  周忠茂看了一眼楊武,就這一眼看的楊武內心膽顫。

  雖其貌不揚,但那種強大,卻仿佛是與生俱來。

  這些人到底是誰?

  “林凡。”

  出門在外,自報家門那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至于隱藏真名,那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風格。

  林凡發現對方的目光一直盯著桌上的地圖,將地圖拿起來問道:“你一直看這個,是不是很想要?”

  楊武道:“不瞞林兄,這是軍防圖,而他們是梧桐王的爪牙,如果讓軍防圖被梧桐王得到,那么天下大戰將起,死傷無數,本準備在這里動手,卻沒想到林兄將他們拿下。”

  “林兄,還是將這軍防圖還給人家吧,咱們就普通人,還是別參與比較好。”袁天楚道。

  他是真的害怕。

  出門才多久,就遇到這些事情。

  卷入梧桐王紛爭中,對誰都不好,出門在外,就是去武道山,到那里不就成了,何必牽扯那么多事情。

  袁天楚琢磨著。

  事情肯定沒那么簡單,既然軍防圖如此重要,梧桐王怎么只會派這些小角色,肯定還有后手。

  至于這后手,他猜測怕是不簡單。

  在這群人里,肯定還有梧桐王的爪牙。

  袁天楚低著頭,不讓別人記住他的臉,要是記住,將肖像畫出來,通緝懸賞,后果不堪設想。

  至于尋找后手,那就不用說了,跟他無關,還是別逗了。

  林凡道:“不是我說你們,既然這么重要,那還留著干什么,最好的保護,那就是毀尸滅跡,誰也找不到。”

  話音剛落。

  他直接將軍防圖放到油燈上點燃。

  “將它給燒了,就沒人知道,多么簡單的事情。”

  狗子道:“公子真是聰明伶俐。”

  “林兄好辦法。”袁天楚驚道。

  以前人人都說姓林的腦子有問題,但經過這件事情,他才發現那些說腦子有問題的人,才是真正的有問題。

  這么好的辦法都能想的出來。

  能說腦子有問題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