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00章 我當團隊的老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行人沒有停留。

  周忠茂銘記姨父跟他說的,不要在東郊森林停留,連夜趕路,駛出東郊森林。

  他聽表哥的話,但也聽姨父的話。

  “林兄,這么久,天都黑了,要不咱們原地歇歇吧。”袁天楚提議道。

  他現在不太敢跟林凡叫板,看看如今的情景,對他不是很友好。

  說話的語氣很是友好,就好像跟林凡是年的好兄弟似的。

  “天黑?你看外面這情況,你能分辨出什么時候是天黑?”林凡瞧了一眼。

  出門就是麻煩。

  說實話,他一點都不想出來,待在家里不好嘛,睡暖床,吃佳肴,多么的享受。

  袁天楚看了一眼外面情況。

  還真的是。

  什么破深林,樹葉長的這么濃密干什么,連白天還是夜晚都分辨不清楚。

  不知過了多久。

  前方有亮光,那是東郊森林的出口。

  到現在為止,他們也不知道行駛了多久,反正就是一直趕路,沒有停歇。

  “公子,一路走好。”吳老念道著。

  確保公子他們離開東郊森林,就是他的任務,隨后轉身原路返還。

  “出來了。”

  袁天楚走出馬車,深吸著空氣,在東郊森林里,那氣味可不好聞。

  “表弟,原地休息會,這馬車顛簸的腦袋疼。”林凡說道。

  周忠茂巡視周圍,確定沒任何動靜,點頭道:“好的,表哥。”

  隨后他下馬,站在不遠處,警惕周圍的情況。

  狗子拿來毯子鋪在地上,讓公子坐的舒適點。

  他們看到林凡有這待遇,也是后悔莫及。

  哎,走的太急,都沒怎么準備,早知道也帶著奴仆照顧著。

  林凡吃著干糧,開口道:“現在我們也離開幽城了,回去是不可能的,那么就來說說接下來的事項,你們放心,出了幽城咱們就是老鄉,本公子可以保證絕對不揍你們。”

  “好,有林兄這話,我跟梁兄就放心了。”袁天楚也不裝,他擔心的就是這問題。

  現在人生地不熟,也沒自己人,林凡真要收拾他們,喊破喉嚨都沒人鳥他們。

  梁庸齊滿臉苦澀。

  他就沒想明白,為什么要將他趕出梁家。

  這里待得不習慣。

  林凡點頭,“如今我們算是自己人,隊伍里必須有個主事的,本公子不廢話,毛遂自薦,我來當老大,當然本公子是講公平的,咱們現在一共五個人,舉手表決。”

  “現在同意本公子當老大的舉手。”

  刷刷!

  沒一點懸念,狗子舉手了,不遠處的表弟也舉手了。

  林凡默默的抬起手,給自己投了一票。

  “三比二,沒任何懸念,不用選了,本公子勉為其難的當這隊伍的老大,沒問題吧?”林凡說道。

  怒氣點66。

  怒氣點66。

  尼瑪。

  這還能有什么問題,五個人你就占了三個,這如果都叫做公平的話,那還有什么才是不公平的。

  周忠茂道:“我沒問題。”

  狗子道:“我也沒問題。”

  梁庸齊與袁天楚對視一眼,你們沒問題,我們有問題,可惜沒辦法,現在棒槌在誰手里,誰就是老大。

  林凡滿意點頭,“如今咱們出門在外,那就是一條船上的,一榮共榮,一損共損,你們出門帶了多少銀兩?”

  “放心,我不是貪你們的錢,而是資源集中,有利于管理。”

  袁天楚聽懵了。

  果然,這就開始下手了,他沉默不語,絕對不能說出自己帶了多少錢,否則身無分文,那將是寸步難行。

  要是被扔在半路上,真有可能餓死街頭。

  “梁兄,你先說。”林凡問道。

  梁庸齊慌的很,“我……我沒錢。”

  “袁兄,你呢?”林凡又問道。

  袁天楚琢磨著,此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必須想清楚。

  林凡詢問他們帶了多少錢,怕就是想看看他們自身有多大的價值。

  如果一文不拔,后果肯定有點慘。

  “林兄,你這提議很好,我很贊同,這次出門我一共帶了六百兩,現在就將這六百兩全部交給林兄保管。”袁天楚大氣的很,直接將銀兩拿了出來。

  開玩笑。

  能不拿嗎?

  梁庸齊的腦子不夠靈活,日子怕是不好過,多多少少拿出點不就行了,何必隱藏的這么深。

  林凡嘆息,招著手,周忠茂走來。

  很快。

  “哎,林兄你這是何意?團隊之間的必要因素就是相互信任,我真……”

  嘩啦啦!

  銀兩從梁庸齊的包袱里滾落下來。

  少說也有幾百兩。

  梁庸齊愣了下,隨后輕咳一聲,“誰放的,我記得我沒帶錢啊。”

  “剛剛我放錯了,現在物歸原主。”

  林凡將錢沒收,好的很啊,既然說不是你的,那就算是我的。

  梁庸齊心里在滴血。

  挨千刀的。

  過分,真的太過分。

  怒氣點99。

  這特么的還沒多遠,就開始殺豬,不對,是欺人。

  袁天楚將一切都收到眼里。

  果然如他想的那樣,梁庸齊遭到懲罰,何必呢,也不看看現在的情況,說謊話可是沒有好處的。

  以他對姓林的了解,肯定會當場檢查。

  你說不是你的,那就直接沒收。

  或許他就在梁庸齊這句‘我記得我沒帶錢啊’,現在好了,找到錢了,你說你沒帶,那只能是他的。

  “梁兄,這就是你不對了,你出門怎么能不帶錢?”袁天楚問道。

  梁庸齊看著袁天楚,心里罵娘。

  畜生。

  誰特么的沒帶錢。

  本公子帶錢了,可是被他給搶走了。

  “林兄,我自證清白。”袁天楚將自己的包裹打開,里面除了衣物,就沒有別的東西,但他趁著林凡沒注意的時刻,悄悄的摸了摸胸口,也許藏在這里并不安全,等有機會,必須轉換地方。

  “嗯,很好,咱們也是團隊,團隊需要的是互相信任,我希望兩位能信任我,這樣我們才能安全的離開,又能安全的回來。”林凡說道。

  袁天楚嚴肅的點著頭。

  但心里慌的不行。

  果然暴露了殺意。

  安全離開,安全回來。

  話里有弦外之音,不團結怕是不能安全回來。

  爹,孩兒知道你是要鍛煉我,可也不能將我推到這火坑里。

  過了許久。

  “表哥,我們該出發了,天黑前或許能到八十里外的驛站休息。”周忠茂看著地圖,姨父都已經將路線標記好。

  只要跟隨路線走就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