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99章 東郊森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遠離幽城的道路上,一輛馬車不快不慢的向前出發。

  周忠茂騎著馬,警惕周圍一舉一動。

  他壓力很大,表哥的安全已經在他身上,絕不能大意。

  馬車內。

  三人大眼瞪小眼。

  林凡瞇著眼笑著,“嘿嘿。”

  袁天楚跟梁庸齊對視一眼,跟林凡一樣,都嘿嘿的笑著。

  他們內心并不平靜。

  變成這樣不是他們所想的。

  沒想到在幽城斗了那么久,得到的卻是如今的情況。

  外面那看似憨厚的家伙,就是他忠誠的打手,在人煙稀少的地方,將他們給弄死,都沒人來收尸。

  林凡抬手,驚的兩人往后縮了縮,以為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動手,但最后松口氣,林凡只是在拍他們的肩膀而已。

  “大家都是從幽城出來的,今后在外就是老鄉,應該互相幫助,你們說是不是?”林凡說道。

  梁庸齊點著頭,“對,很有道理。”

  你現在是大哥,你說什么那都是對的。

  真理的代言人,我們聽聽就行。

  袁天楚大腦飛速運轉。

  此話何意?

  是否蘊含某種不可告人的秘密。

  哪怕林凡神色真誠,他也不敢大意,根據諸多事情得出結論,林凡不好惹,心機很深,必須小心,否則被賣了都不知道。

  他經歷過多次事件,差點深陷其中,如果不是臨時發現,怕是要被坑的來連內褲都沒有。

  “袁兄,你怎么不說話?還是說咱們得繼續斗?”林凡問道。

  袁天楚反應過來,“沒有,林兄說的對,如今咱們從幽城出來,不管以前如何打鬧,那都是往事拋開不談。”

  現在只能這樣。

  他已經深思熟慮過,的確沒發現這話里有沒有弦外之音。

  到現在,他都不知老爹讓他跟林凡出來,到底是要干什么。

  想不明白。

  林凡掀開簾子,“表弟,我爹讓你送我們去哪?”

  “表哥,姨父讓我們去武道山。”周忠茂說道。

  現在出城沒多久,這里他熟悉的很,可就算是熟悉,那也得小心翼翼才行。

  “武道山?”林凡想不通,幽城待的好好,非得讓他去武道山干嘛,“要多久才能到?”

  周忠茂看著地圖,“以我們目前的速度,十天半個月就能到了,不是很遠。”

  我的天。

  十天半個月都說不遠,那什么才是遠?

  太可怕。

  他們出發的路線需要路過東郊森林,這是必經之地。

  “公子,等會咱們就要進入東郊森林了,我聽說東郊森林很危險,有不少人進去后,就再也沒出來過。”狗子說道。

  說的好像很恐怖,但他一點都不怕。

  跟公子在一起,有什么好怕的。

  梁庸齊悄悄的往外面看去,聽的心里涼涼的,他就在想路上如果遇到危險可該怎么辦是好。

  這家伙肯定會拋棄他們。

  內心真的很慌。

  林凡淡定的很,“狗子,以后不要聽這些傳言,人家進去為什么不出來?那肯定是迷路了。”

  “公子說的有道理。”

  很快,東郊森林到了。

  東郊森林的入口與外面分割成兩種存在,一陰一陽,東郊森林陰暗的很,雖然還能看見一些東西,但很模糊。

  梁庸齊扒在那里看著,“感覺有點陰森森的。”

  袁天楚吞咽著口水,“林兄,我感覺這里面有問題,我們要是進去遇到危險,呼天喊地都沒人應。”

  “表哥你放心,有我在,絕對不會讓你遇到危險的。”周忠茂說道。

  梁庸齊跟袁天楚心里罵娘。

  你特么的保護你表哥,那誰來保護我們啊。

  遇到危險,是不是我們得為你表哥當炮灰。

  說實話,周忠茂真有這種想法,如果真的遇到不可抗拒的危險,他會果斷的將這兩個家伙當炮灰給表哥吸引火力去,隨后帶著表哥迅速逃離。

  “怕什么怕,多大的人了,一點黑不溜秋的就害怕,丟人啊,走,進去,有什么可怕的。”林凡淡然道。

  要是修為還不夠高,他也害怕。

  但很遺憾。

  實力不允許他低調。

  武道八重好像不是很強,但內外兼修,有什么好怕的。

  怒氣點66。

  怒氣點66。

  梁庸齊心里怒的很。

  可現在這情況那是敢怒不敢言,算你狠,在家不受待見,就被逼出來,怎么會這么可憐啊。

  進入東郊森林,周圍的溫度陡然降低。

  時不時有怪異的聲音傳來。

  聽起來不像是野獸的聲音。

  林凡掀開簾子,坐在馬車外,狗子牽扯馬繩急道:“公子,外面冷,您快進去。”

  “沒事,看看。”

  他也是第一次進入東郊森林,如今實力達到武道八重后,感知強了不少。

  這里有危險。

  氣息不會錯,那是危險的氣息。

  陰暗處。

  有黑暗的身影在移動著。

  “有人類進來了,一共五人,味道很美味。”

  “才五個人怎么分,肉渣都搶不到。”

  東郊森林里有什么對普通人來說,至今都是一個迷,陰魔沒有蘇醒時,東郊森林只是有些陰暗而已,偶爾會有兇猛的猛獸潛伏在周圍。

  人類進來會不會遇到危險,也是看運氣。

  但現在陰魔蘇醒,只要進入東郊森林里的人,基本有進無出。

  周圍靜悄悄。

  林凡目光看向側方,剛剛那里好像有誰在監視著他們。

  “喂!誰隱藏在暗處。”林凡喊道。

  在馬車內的袁天楚跟梁庸齊猛的一顫。

  瑪德!

  能不能別嚇人,我膽小,很容易被嚇尿的。

  周忠茂手掌握在兵器上,眼神變的極其凌厲,有詭異的東西在周圍窺視著。

  行蹤詭異,難以捕捉,但的確存在。

  可突然。

  仿佛有一股微風拂過似的。

  周圍傳來颯颯聲音,聲音越傳越遠,好像有東西朝著遠方逃離。

  “表哥,好像都逃離了。”周忠茂說道。

  “逃了?”林凡詫異。

  那這些家伙是來干什么的?

  就這么跑了,也太隨意了吧。

  遠方。

  吳老站在樹干上,目光凝視著遠方,東郊森林里的陰魔對公子來說,屬于不小的麻煩。

  他前來送公子。

  是準備將公子送出東郊森林。

  雖然陰魔被老爺教訓的很慘,但永遠不要跟陰魔談畏懼,他們不會畏懼任何人,更不會因為公子是老爺的兒子,就會手下留情。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