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98章 走了,出幽城,去浪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一夜不太平靜。

  尤其是袁家,更是蕩漾著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下人們躲在被窩里瑟瑟的發抖,那慘叫聲是公子發出來的。

  “爹,別打了,不能啊,孩兒將良田分出去,如果收回,那孩兒臉面蕩然無存,在幽城都抬不起頭啊。”

  “是孩兒一意孤行,沒有得到爹的同意就將良田分出去。”

  “但在孩兒看來這其中隱藏著大秘密。”

  “這都是姓林干的,孩兒看穿他的目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能啊。”

  “爹,求求您了,否則孩兒只能以死明志。”

  也許是袁老爺被威脅到了,都快將兒子給逼死,語氣稍微緩和不少。

  袁天楚也沒慘叫,而是以理服人,他將自己推測的情況告知老父親,這里面隱藏的秘密,常人難以明白。

  但經過他的簡單細化,人人都能聽懂。

  “爹,你要送我去哪?”

  “孩兒在幽城不是好好的嘛,怎么要離開啊。”

  大事,這是真的大事。

  老爹要送自己離開幽城,而且還不告訴他去哪,這里面隱藏的情況可就有些復雜了。

  他苦思冥想,還是沒想到。

  也許正如他想的那樣。

  父親對他有厚望,要安排意一件大事讓他去干。

  數日后。

  天氣很好,林凡推開房門,深吸一口氣,空氣都是那么的新鮮。

  “公子,老爺讓你去府外等候。”吳老說道。

  “咦!吳老這大早上的,我爹讓我去等候,是不是有什么事?”林凡問道。

  他有些懵,感覺不對勁,還真從來都沒有早上被喊出去的情況。

  “公子,去了就知道。”吳老說道。

  時候到了。

  公子,一路走好。

  狗子在屋內收拾東西,他一大早就接到通知,收拾東西隨公子出去,很長一段時間會回不來。

  當林凡到了府外時,發現一輛馬車停在那里,而老爹站在旁邊靜靜的等待著。

  “爹,您這是去哪?”林凡問道。

  看到馬車,他就以為老爹要出遠方,有什么事情要吩咐自己。

  那沒問題。

  盡情的吩咐,這林家孩兒肯定照顧的好好的,絕對不出半點問題。

  林萬易道:“不是我去哪,是你要走了,爹在這里給你送行。”

  呆滯!

  懵逼。

  “爹……爹,您說什么呢?大早上的說這些孩兒內心承受不住。”林凡有點懵,不是老爹要出遠門,而是老爹要將自己給送出去。

  蒼天啊。

  有沒有搞錯。

  我林凡勤勤懇懇,從不惹事,從不給家里帶來麻煩,怎么就要將自己送走。

  等等。

  “爹,您不會是又給我找了們門親事,現在想將孩兒給送去吧。”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還真有這可能性。

  “放心,不是這事,先別說了,上車吧,等會你表弟就來。”林萬易說道。

  就這樣走了,那富家公子生活不就到此結束。

  沒想到不是被人從富家公子的位置上趕下來,而是被老爹給趕下來。

  我的天。

  怎么會這樣,一點準備都沒有。

  林凡來到老爹身邊,“爹,咱們別這樣行嘛,我在家里待得好好,這出遠門,人生地不熟,要是迷路了可怎么辦。”

  林萬易道:“不會迷路的,有地圖,你出門在外,照顧好自己,為父不在你身邊,不要惹是生非。”

  此時,周忠茂拎著大包走來,“姨父,我收拾好了。”

  緊接著狗子也來了。

  “你們早就知道了?”林凡問道。

  “表哥,我也是剛剛才知道。”周忠茂道。

  林凡感覺事已成定局,怕是改變不了,但還想爭取一下,“爹,就沒回旋的余地?”

  “滾上馬車去。”林萬易感覺跟這逆子好言好語,反而讓他得寸進尺,只有嚴厲點,才會讓這逆子知難而退。

  “臥槽!”

  事情沒的談了,聽老爹這語氣就知道,今天不走也得走。

  至少也得告訴他是為什么。

  在幽城待的好好,怎么就這么急的要送自己離開,不會是發生什么大事了吧。

  “狗子,錢帶夠了沒。”林凡問道。

  罷了,罷了。

  既然要出門,那至少得多帶錢,沒錢的日子可不好過。

  狗子回道:“帶夠了。”

  很快。

  狗子牽著馬車。

  林萬易陪在林凡身邊,朝著城門口走去。

  梁府。

  梁庸齊沉默不語,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樣,他已經被拋棄,老爹要將他送離梁家,是要他自生自滅嗎?

  他看著梁易初,心頭就怒的很。

  要不是你,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

  梁易初將包袱遞給三弟,“三弟,出門在外照顧好自己。”

  梁庸齊將包袱奪來,不想多說一句廢話,“爹,孩兒走了。”

  既然梁家已經沒有他待的地方,那就出去闖蕩一番。

  “別急,等林家公子一起,你是跟著他一起離開。”梁老爺說道。

  梁庸齊面色驚變,一想到林凡那可怕的手段,就嚇的渾身膽寒。

  “爹,不要啊,孩兒還不想離開家,就讓我留在家里吧。”

  他不敢想象,要是跟著姓林的,半路上都有可能被弄死。

  “別說了,去城門口等著,差不多都該到了。”梁老爺說道。

  也不管梁庸齊如何哭爹喊娘都沒有用。

  事已成定局,改變不了。

  不走也得走。

  “不……”

  他抗拒著,反抗著,卻沒半點用處。

  車門口。

  林萬易跟袁梁兩家老爺點著頭。

  林凡則是默默的看著梁庸齊跟袁天楚,露出燦爛的笑容。

  “一起的?”

  梁庸齊手腳發涼,沒敢回答,他是被揍怕了。

  還有被自己老爹傷透了心。

  袁天楚皺眉,他在想一件事情,老爹為何要讓他出門,而且還要跟林凡一起。

  這其中怕是隱藏著秘密。

  還是說老爹已經知道林凡心思縝密,手段狠辣,殺人不見血,所以才想讓他深層次的接觸林凡。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也許真的是想讓他摸清楚林凡的情況。

  “忠茂,姨父就將你表哥交給你了,這一路你要多小心。”林萬易說道。

  周忠茂點頭,“姨父放心,忠茂一定保護好表哥,想要傷害表哥的,只有從忠茂的尸體上踩過去。”

  “袁梁兩家公子你也多看看,確保安全。”

  周忠茂,“是,姨父。”

  林萬易擺著手,“凡兒,走吧,去武道山,信件收好,爹是那掌門的救命恩人,他知道該怎么做。”

  “爹,要不算了吧,孩兒還想在家好好的孝敬您呢。”林凡試探問道。

  “滾。”林萬易道。

  林凡嘆息,“好勒,爹,我走了啊。”

  這不是在開玩笑,爹真的要他走,留肯定是留不住的。

  林萬易等人站在城門口,看著馬車漸漸消失。

  梁老爺拍著梁易初的肩膀,輕聲道:“易初,沒怪爹吧。”

  梁易初搖頭,“孩兒怎么會怪爹,三弟最小,機會自然得給三弟。”

  林萬易負手離開,隨后回頭,看向袁梁兩家,“老子對你們兩家可是仁至義盡,以后別惹我,我已經不欠你們爹任何恩情。”

  袁梁兩家瞧著林萬易。

  再把你嘚瑟的。

  原來咱們兩家的老爹對你有恩情啊。

  你完蛋了。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啊。

  你不說,我們都還不知道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