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97章 糖衣炮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面對如此失意的梁庸齊,他是真的下不了口,更下不了手。

  這跟X尸有何區別?

  也許這就是梁易初獲得梁老爺的愛,從不受待見的大公子搖身一變,變成梁家接班人。

  而梁老三苦逼的成為無人關注的對象。

  這種痛他暫時無法理解,因為林家就他一個,很遺憾無法感受對方此時的感受。

  爛醉的梁庸齊沒人理,林凡也沒理睬,就讓他趴在桌上。

  誰敢去扶。

  扶了就得為他付飯錢,不能上當受騙。

  回到林府。

  “表哥,我突破到武道九重了,袁家那老家伙肯定不是我的對手。”周忠茂匆匆跑來,興奮道。

  他這可不是為自己興奮。

  而是修為高了,那保護表哥的能耐就更大了。

  上次袁家那老東西力壓他的一幕,銘記在心,竟然連表哥都無法保護,罪大惡極。

  現在武道達到九重,他有把握將袁家老頭給鎮壓。

  “很好,表哥實在是欣慰。”

  能有這樣的表弟,他還能說什么?

  滿滿的都是愛。

  對林凡來說,他這修為就是用來劃水的,打打殺殺的事,根本不適合他。

  表弟修為提升,那可是好事,可以省去不少麻煩。

  周忠茂滿臉笑容,能得到表哥的贊賞,對他來說,那是最大的鼓勵。

  說來也怪。

  提到袁家。

  他就想到袁天楚,那家伙也很長時間沒有出現,以前可不會是這樣的。

  幽城終究太小。

  適合養老。

  晚宴。

  本以為只是一場很普通的家宴而已。

  可當林凡一只腳菜刀屋內時,陡然感覺有一道目光鎖定了自己。

  那目光非比尋常,充滿了異樣的愛。

  林凡被老爹這目光盯的有些不太自在,撓著后頸,問道:“爹,您這么看我干什么?我臉上有花?”

  還真沒有過這樣。

  以前吃飯都很正常,要是來遲了,老爹也不會等自己。

  但今天他就故意遲了點。

  沒想到老爹竟然等他。

  見鬼。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沒有,老爹看看兒子不行?”林萬易說道。

  “行,肯定行,想看到什么時候就看到什么時候。”林凡說道。

  林萬易招著手,“坐吧,今天做的都是你愛吃的菜。”

  奇怪。

  真的太奇怪了。

  老爹跟平時有很大的區別,這里面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還是說有坑在等著自己跳。

  吳老坐在那里,面帶笑容的看著他。

  “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呢?”林凡問道。

  怪的很,肯定有事,這要是沒事,哪能會是現在這樣。

  “去將我珍藏的老酒拿來。”林萬易說道。

  “好的,老爺。”

  林凡坐在那里都不太敢動筷子,老爹的反常,讓他有點緊張。

  “凡兒,爹以前對你嚴格,那是為你好,你明白嗎?”林萬易說道。

  “明白,明白。”

  林凡點著頭,沒敢多說,看看老爹到底要說什么。

  他看向表弟,表弟默默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好不容易將李芝秀弄走,可別再來一個王芝秀啥的。

  “但是你讓爹很失望,你一直都不上心,但沒辦法,你是我兒子,就算你是廢物,也不會影響你在爹心目中的地位。”林萬易深情流露,說出的這些話,讓林凡內心砰砰跳著。

  到底怎么了。

  老爹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這也太不現實了吧。

  很快。

  吳老拿著一壇封存好久的酒走來。

  酒壇上還布著許多灰塵。

  林凡左看右看,腦袋快速運轉,想著最近有沒有被自己遺漏的線索。

  想了半天,也沒想到有任何問題。

  “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發生?”林凡問道。

  林萬易笑著,“沒有,吃飯。”

  老爹說沒有,那肯定是有事,真要相信沒事,怕是腦子抽了。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今晚的晚宴已經不是有點不正常,而是非常的不正常。

  酒過三巡,他就開始旁擊側敲詢問老爹是不是又給他找媳婦了。

  別懷疑老爹的能耐。

  真要是想,這給自己找媳婦怕是沒多大的問題。

  不過得到的結果卻不是,這讓林凡松了口氣。

  只要不是這問題,那就好辦。

  可面對未知的坑,他心里膽寒的很,有話就明說,何必整這些有的沒的。

  林萬易守口如瓶,在時間沒有到來時,他什么都不會說。

  這可是急的林凡心里慌慌的。

  咱們有話一次性說了不就好了嘛,藏藏掖掖的多不好。

  晚宴結束。

  林萬易拍著林凡的肩膀,沒說話,就負手離開了。

  “吳老,我爹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林凡問道。

  吳老道:“公子,老爺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我知道是為我好,但也得告訴我到底什么事情吧。”

  林凡無奈的很,說這么多,就不能說重點嗎?

  吳老笑而不語,跟隨上林萬易的腳步離開了。

  得了。

  白問了。

  什么都沒有問出來。

  吳老跟老爹就是一條心,老爹沒想說的事情,吳老肯定也不會說。

  他現在心里癢癢的,到底是什么事就不能一次性說完嘛,非得吊著胃口,有這么好玩嘛。

  “表弟,你說我爹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林凡琢磨著,不好確定。

  動腦子的事情真的好煩。

  身邊缺少有腦子的人。

  周忠茂搖頭,“表哥,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姨父應該沒什么事情隱藏吧。”

  算了。

  也是自己煞筆,問誰不好,非得問表弟,這不是白問了嗎?

  林凡搖頭離開,他得回去好好的想一想。

  袁家。

  袁天楚近日心情大好,不斷將自家良田分散給那些賤民。

  別問他為何突然大發慈悲。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么要這么干,仔細一想感覺姓林的所作所為有點厲害,就跟著學了。

  還真別說。

  的確有那么點好處。

  就說前日吧,到城外看看那些分掉的良田,他都沒想到,剛到那里難民們跪地感謝,場面震撼。

  這讓他都有些不太習慣,以前可沒有過這樣的情景。

  潛在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

  什么大善人,大恩人,要立牌子供奉什么的,各種話都來。

  甚至他都在想。

  你們這些賤民要是以前也會這么說話,本公子有必要這么剝削你們嗎?

  他感覺自己不會再被姓林的坑了。

  你做什么,本公子就做什么。

  瞧瞧。

  看看。

  你將良田分給賤民,本公子也分了出來,而且分的還比你多。

  你想收獲的好處,本公子就先收獲了。

  沒人不喜歡聽好話,袁天楚被難民們的好話徹底包圍,已經抵擋不住這些糖衣炮彈。

  甚至有賤民將女兒送來,想到袁家服侍自己。

  對于這行為,他肯定是求之不得。

  但他義正辭嚴的拒絕了,讓你們女兒好好的陪你們種田。

  那時的場面可不得了,難民們都跪地感激涕零。

  其實袁天楚很為難。

  你們送個屁,也不看看長什么模樣,皮膚蠟黃,骨瘦如柴,還沒家里的婢女長的好看。

  沒過多久。

  袁天楚猛的一驚,他感覺已經發現了林凡的目的所在。

  將良田分給難民,好壞兼并,好的就是被難民們歌頌。

  壞的就是難民將自家女兒送到袁家。

  如果自己收了,那得給袁家招來多少婢女,又要花費多少金錢,就單單將這些難民養胖,可就得消耗不少功夫。

  可怕!

  真是太可怕了。

  隨著將事情抽絲剝繭,他漸漸發現了林凡的真正目的。

  所以慶幸自己拒絕了。

  “天楚。”此時,袁老爺出現,“跟我來書房一趟。”

  “是,爹。”

  袁天楚應道。

  不知爹找自己干什么,想必是有什么事情。

  尤其是半夜找自己。

  怕是有重要的事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