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96章 這不是我心目中的庸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銀血軍浩浩蕩蕩的離開幽城。

  在大部隊后面,祖翔步行跟隨,腹部的傷口不斷滴落著鮮血。

  劉玄沒有將祖翔放在心里,甚至出了城后,就已經將此人忘記。

  倒是銀血軍的人時不時的回頭望去。

  這家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傻帽。

  等到了目的地,怕是已經成為一具尸體。

  大人怎么可能看得上你這等貨色。

  真要誰都收,那大人身邊早就擠滿人。

  祖翔的確是有點缺心眼,又有點傻帽。

  太特么的沖動。

  可現在進退兩難。

  完全沒給自己留后手。

  此時離開,就真的前功盡棄,還白捅了自己一刀。

  咬咬牙。

  就算死,也得跟上去。

  過了許久。

  突然。

  一枚丹藥扔到祖翔面前,是其中一位士兵給的。

  “你這人有點意思,希望你能撐著。”

  說完就沒在理睬,跟上了大部隊。

  祖翔看著手里的丹藥。

  “多謝。”

  吞服下去。

  藥效爆發,鮮血緩慢的被止住,傷口處仿佛寧有一層薄膜將血液擋住,不讓其流下來。

  “你叫什么名字?”祖翔想知道幫助他的人是誰,等以后飛黃騰達,肯定回報對方。

  只是他的好意,并沒有得到對方的認可。

  “你先活著再說吧。”

  果然。

  人微言輕,他現在只是可憐蟲。

  緊咬著牙。

  又跟上了上去。

  梁府。

  梁庸齊傷勢恢復過來,這段時間對他來說,就特么的是一種折磨。

  他對天發誓。

  絕對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在身上。

  他去找老爹,詢問下人得知,老爹跟大哥在書房,對他來說,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才過去多久。

  大哥竟然跟老爹的關系搞的這么親密。

  那以后梁家還有沒有他待得地方。

  說好的家主之位,就這樣被大哥奪去了?

  當他靠近書房時,就聽到書房內有笑聲傳來,笑聲是那么的歡快,那么的純真,父親從未在他面前露過這樣的笑容。

  一陣風吹來。

  梁庸齊孤零零的站在外面,抬手想推門進去,可不知為何,他沒有推門,手臂緩緩放下,神色有些失落,轉身離開。

  近日幽城發生的事情,對袁梁兩家來說,并不是什么友好的信號。

  尤其是梧桐王那件事情。

  在他們看來,危險度極高,都在想梧桐王如果派使者前來招安,那該如何是好,答應還是不答應?

  他們想的就是這問題。

  但他們想的實在是太多,梧桐王根本沒有將袁梁兩家放在心里。

  或者說,根本就沒入眼。

  幽城屬于邊陲之城,無法跟其他的城市相提并論,更無法跟別的城池世家相比。

  林家屬于特殊的存在。

  別人或許不太清楚,但梧桐王卻清楚的很。

  林府書房。

  “老爺,此事是否告知中央皇城?”吳老問道。

  他們在幽城,并不是說他們能力不行,只能在這種地方茍延殘喘,反而正是因為強大,才會坐鎮幽城。

  幽城很破舊,并不是他們不想將幽城搞好。

  而是沒有這必要。

  終究會被打的支離破碎,勞民傷財,倒不如保持老樣子,就這樣過過而已。

  “這是他們的內斗,老子不想多管。”林萬易說道,隨后沉思片刻,“過幾日,讓那逆子給我去武道山學藝。”

  “現在武道山掌門是誰?”

  吳老道:“張天山。”

  “那就好,以前我們救過他的命,我讓他給我照看兒子,應該不過分。”林萬易說道。

  想將兒子托付給靠譜的人。

  那是真的很難找。

  幸好還有點朋友。

  要是沒朋友,那可真的太悲催。

  “老爺,是不是太急了?”吳老問道。

  他是感覺太急,時候還早的很,就將公子給送出去,有點殘忍。

  關鍵是不舍。

  在他眼里,公子還只是孩子,這早早的就出遠門,沒有依靠,肯定不能像在幽城自在逍遙,要是被人欺負又該怎么辦。

  林萬易道:“眼不見,心不煩,趕緊送走,讓忠茂陪著。”

  吳老笑道:“老爺,還是不放心公子,還是很關心。”

  “老子不關心他,還能有誰關心他,忠茂卡在武道八重巔峰,即將突破到九重,你今晚去幫幫他,跨過這道坎。”林萬易說道。

  “是,老爺。”吳老點頭應道。

  這一夜很平靜。

  林凡睡的很香,沒人來騷擾,就算在睡夢中,他都能感知到后院一舉一動,只要有人來,都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但這感知范圍有點小。

  最多也就整個后院而已。

  同時又更加證實了一件事情。

  老爹實力那么強大,感知的范圍肯定更大,就算覆蓋整個林府應該都問題不大。

  有刺客來行刺自己,老爹怎么可能不知道。

  所以說明一個問題。

  刺客也是老爹假扮的。

  套路。

  城里的套路真是太深,就連吳老都成為幫兇,真是可怕。

  這一夜,忠茂在吳老的幫助下,踏入到武道九重境。

  林凡修為達到武道八重,還是內外兼修都達到八重境,但他可沒有顯擺。

  用修為顯擺,那是很俗氣的事情。

  一般他都喜歡用人格魅力來顯擺。

  每天的日子過的輕松自在,在城里晃晃悠悠,也沒什么大事發生。

  醇香閣。

  梁庸齊神色蕭條,獨自飲酒,搖頭嘆息,失意無比,人生道路一片黑暗。

  大哥翻身把歌唱,而他成為可有可無的存在。

  甚至都不知,到底是什么情況,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變成這樣了?

  “咦!這不是梁公子嗎?這么有雅興一個人飲酒?”林凡路過醇香閣,看到梁庸齊那是迫不及待的上來。

  瑪德!

  過了這么久,終于遇到熟人了。

  說不定又能發生一場口舌大戰,給生活帶來一片鮮艷的綠色之光。

  梁庸齊看了林凡一眼,沒有理睬,有飲了一杯。

  “怎么了?這么沒精神,以前你不是很有精神的嗎?”林凡坐在一旁問道。

  他現在武道修為高了,走路都生風,幽城還不是隨意走動。

  “你要羞辱我就羞辱我,要打就打,我不跟你斗了。”梁庸齊失意道。

  斗什么?

  有啥好斗的。

  他在梁家的地位都被大哥搶回去了。

  人生失意,連一點斗志都沒了。

  這不是林凡想看到的梁庸齊,那敢跟自己叫板,不畏被揍的庸齊哪里去了。

  不……

  老天啊。

  將那真正的梁庸齊還回來吧,他在幽城的熱鬧人生,對方至少付出一半的努力。

  喝著喝著。

梁庸齊醉了,往桌子上一趴,呼嚕聲傳來  “這還能玩啥?”

  林凡頭疼的很。

  本以為會重出江湖,卻沒想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