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94章 怎么會有這么缺心眼的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事情談的有點快。

  他本以為可以談到晚上,那他就能刷到晚上,看現在這情況怕是沒戲。

  銀血軍飽受欲望的折磨。

  硬邦邦,已經充血,很難受,很痛苦。

  這小子壞的很。

  真的太壞,要是放在外面,他們早就拔刀,將其亂刀砍死。

  劉玄面色變化有點大。

  一開始還笑呵呵,現在卻面無表情,一點波動都沒有。

  看向林凡的眼神,依舊很不友好。

  只是隱藏的有點深而已。

  他發現銀血軍狀況有點不對,你們都特么的想造反是不是,這站姿是什么情況,丟人丟到這里,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們。

  銀血軍們都撅著腚,完全就是丟了銀血軍的臉面。

  “爹,你瞧他們,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這姿勢看的好怪。”林凡指著銀血軍道。

  怒氣點77。

  怒氣點88。

  又是一波7588。

  臥槽,刷的好爽啊。

  對銀血軍來說,這一切行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特么的就沒一點數嗎?

  為什么會怪?

  如果不是你搞出這些事,我們怎么可能會這樣。

  真的太惡毒。

  竟然在他們穿戴整齊時,搞出這樣的事情,有誰能忍的住。

  林萬易嗯了一聲,算是同意這說法。

  “林兄,你可以考慮考慮,有的事情拒絕太快,可不是什么好兆頭。”劉玄說道。

  他來這里拉攏林萬易的任務已經失敗。

  這讓他心里很不爽。

  梧桐王最看重的就是個人能力,他沒把事情辦成,那就是辦事不利。

  林萬易道:“不用考慮,你回去就告訴梧桐王,老夫是不會答應的。”

  看來事情談崩了。

  林凡不舍劉玄離開,他要是離開,銀血軍也要離開,那怒氣點可就沒有了。

  “這么急離開干什么,不多待一段時間嗎?”林凡挽留對方。

  最好別離開。

  就在幽城多待幾天多好。

  大家培養感情,或許能培養出不一樣的感情啊。

  劉玄對林凡沒任何好感,甚至對林家上下每一個人,都沒有好感。

  “軍務在身,不能留,告辭。”劉玄抱拳,臉色變化的太快,都沒那么熱情了。

  林凡還想在最后時刻,好好的表現一番。

  看到地上的香腸。

  “這些香腸帶回去,算是我林家給那啥梧桐王送的禮。”林凡說道。

  怒氣點999。

  劉玄的怒火一直壓制在999,顯然是對林凡動了殺心。

  香腸?

  你這特么的是香腸嗎?

  林萬易說的那些,他根本就不相信。

  好狠辣的手段,竟然將梧桐王派來的使者做成香腸,好的很,真是好的很啊。

  劉玄招手,讓銀血軍拿著香腸,而他則是看著林萬易,“林兄,你我幾十年友情,你知道我不會害你,你這般對我不信任,我很難過。”

  “劉兄,我要是信你,我也不可能有了林家,有了兒子,你有什么?”林萬易問道。

  劉玄啞口無言。

  這問題問的好。

  “他有個幾巴。”林凡隨口道。

  劉玄憤怒。

  怒氣點777。

  “逆子,你說什么?”林萬易皺眉。

  林凡無辜道:“爹,我沒說什么,我說這些銀血軍很痛苦,剛剛紅袖閣姑娘們路過這里時,孩兒發現他們褲襠都腫起來了,眼睛都發紅光,我感覺他們是想強X人家姑娘。”

  怒氣點77。

  怒氣點88。

  怒氣點99。

  怒氣點111。

  偶爾有人破百,其余的都保持著一個平穩線。

  又有9056怒氣點。

  小輔助開始發威了,如今這里也就百余人,如果有千余人,萬余人,那場面是何等的驚駭,不好說。

  很有可能發生一場大戰,腦袋被人砍掉當球踢。

  銀血軍們真的很憤怒。

  這小子一直在懟他們。

  他們褲襠被盔甲包裹的一絲空間都沒有,你眼睛透明的,看的見里面的情況啊。

  瑪德。

  真眼說瞎話的人是最為恐怖的。

  一個個都憤怒的看著林凡,只要一聲令下,他們誰也不砍,就盯著這王八蛋砍。

  “好的很,告辭,我會將這些話帶給梧桐王。”劉玄上馬,“走。”

  馬蹄聲震動,大部隊離開。

  林萬易面無表情的看著,隨后瞇著眼看向林凡,“逆子,老子問你,你這么囂張,靠的是什么?”

  “爹,我肯定靠您啊。”林凡道。

  這說的不是廢話嗎?

  肯定得靠爹了。

  要不是靠爹,他也不敢這么放肆。

  從這一場面就說明一個問題,對方不敢動,這么多人都不敢動,那說明的情況可就簡單了。

  況且,說說好話絕對沒錯。

  “嗯,還算明白。”林萬易點頭,認同了這番話,

  林凡看向遠方漸漸遠行的銀血軍,遺憾萬分,沒能跟他們多相處一段時間,實在是可惜的很。

  如果能多相處幾天。

  他會讓銀血軍深刻的記住他。

  只是可惜。

  遺憾啊。

  府內。

  李老爺坐立不安,他沒林萬易那么鎮定,反而有點慌。

  那可是梧桐王啊。

  得罪了梧桐王,日子可是難過的很。

  “老爺,不行我們就走吧,女兒留在這里也太危險了。”李氏說道。

  李老爺道:“嗯,我也有這想法,只能將女兒帶回去,至于這婚事,還得鄭重考慮才行,絕不能將這團火引到李家。”

  在這時。

  想的自然是自保。

  不可能跟林家一起抗衡梧桐王。

  那是找死的行為。

  街道上。

  劉玄冷著臉,出師不利,林萬易死腦筋,永遠都不知是什么情況,梧桐王看重他,那是看起他,他有何等能耐拒絕梧桐王的招安。

  天下之主非梧桐王莫屬。

  他跟隨梧桐王為的就是今后。

  如今距離他想要的已經不遠了。

  到那時,他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想著未來的日子,劉玄露出笑容。

  唏律律!

  此時,一道身影攔住銀血軍。

  “你是何人。”劉玄問道。

  從銀血軍入城那一刻,祖翔就已經知道,一直在暗中跟隨,如今機會來了,他要站出來,表現自我,跟隨劉玄,成為梧桐王身邊的人。

  “回大人,小的祖翔,十分仰慕劉大人,想跟隨在劉大人身邊,為大人效犬馬之勞。”祖翔跪地,埋首道。

  他從中央皇城來到幽城,除了躲避危險外,還有自身才華得不到施展。

  如今機會來了。

  要是能夠在梧桐王身邊效力,他相信以自己的本事絕對能干出一番事業。

  “哦,仰慕我?”劉玄玩味的看著祖翔,“你可知道我是誰?”

  祖翔回道:“自然知道,劉玄劉大人,梧桐王身邊第一謀士,小的很久之前就已經仰慕劉大人,想跟隨在劉大人身邊。”

  “聽話嗎?”劉玄問道。

  “大人之命,天地難為。”

  “我讓你死,你愿意嗎?”劉玄問道。

  “大人讓小的死,小的絕不皺眉。”

  哐當!

  話音剛落。

  劉玄從袖口扔出匕首,匕首落到祖翔面前,“拿起來,捅肚子。”

  祖翔臉色不變,拿起匕首,深吸一口氣,低吼一聲,捅入腹部,那種疼痛感讓他渾身發涼,但卻沒有吭聲。

  “哈哈哈。”劉玄大笑著,“愚蠢,這就是愚蠢,讓你捅,你就捅,怎么會有如此缺心眼的人。”

  他騎著馬路過祖翔,根本就沒收留他的想法。

  銀血軍從他身邊入過,都是冷眼看著。

  什么人都想跟隨劉玄劉大人,簡直就是做夢。

  祖翔忍著痛,大聲吼道:“大人,小的真的很想跟隨大人身邊,為大人效犬馬之勞。”

  沒人回答。

  怎么會這樣。

  祖翔不甘心。

  沒過多久。

  一名士兵騎馬而來,居高臨下道:“我家大人說了,身邊缺少一只聽話的狗,你要是真的聽話,就跟來吧,至于會不會在路途中死掉,那就看你的命。”

  祖翔捂著腹部,搖搖晃晃的跟隨過去。

  他不甘心。

  他要回到中央皇城,奪回他失去的一切。

  而梧桐王就是他唯一的機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