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92章 這人也太變態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怒氣點22。

  咦,哪來的怒氣點。

  他也沒得罪人啊。

  不過,當看到劉玄那眼神時,他知道了,對方生氣,而他就是連帶的。

  或許在劉玄看來,林萬易還沒膽量將三人殺死,但看如今這情況,顯然是已經死了。

  斬殺梧桐王派來的來使,那就是不將梧桐王放在眼里。

  他就隨口說句,見尸也行,還真特么的要見尸?

  可他依舊保持淡然,臉上掛的淡淡的微笑。

  虛偽啊。

  “爹,這家伙有點虛偽啊。”林凡靠近老爹耳邊,小聲說道。

  林萬易嗯了一聲。

  這是同意這說法。

  原來老爹早就將對方一眼望穿,虛偽的假象也只能騙騙傻子。

  也不知劉玄有沒有聽到,反正臉色沒有任何變化。

  表弟去了這么久,怎么還沒來?

  很快。

  表弟來了,他的肩膀上扛著一根棍子,棍子上掛著許多香腸,一節一節,都已經將棍子給掛滿了。

  林凡瞳孔猛的縮放,手指微微一顫。

  不知為何,有種不妙的預感出現。

  他昨天也就說著玩而已。

  哪里會有如此殘忍的人,將人弄成香腸。

  表弟他不會是……

  我的天。

  有可能的,真的很有這可能性。

  但心里還有一絲僥幸,希望是錯覺,表弟沒找到尸體。

  “表哥,來了。”周忠茂說道。

  他一開始就很為難,表哥說要拿尸體過來,可這去哪弄尸體,都已經弄成香腸,就算拼湊,那也拼不起來啊,最好的也就只能將香腸拼成人形。

  劉玄感嘆道:“香腸,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吃過了,林兄,想當年你的老母親灌香腸的手藝那是真的好,吃完之后,記憶深刻,倒也讓我看看林兄繼承伯母多少真傳。”

  話音剛落。

  他就拿下一節香腸,咬了一口。

  林凡想阻攔,可已經來不及,對方的嘴巴太大,一口吞了一大半,還很享受的閉上眼睛,咀嚼著,回味著。

  “嗯。”

  “肉質鮮美,有嚼勁。”

  “咳咳!”劉玄咳嗽著,吐出一塊碎片,“林兄,這么不小心,骨頭都沒弄干凈。”

  林凡張著嘴,目瞪口呆的看著劉玄。

  尼瑪。

  這家伙是吃貨嗎?

  這種行為都干的出來,不是要見尸體嗎?怎么看到香腸就吃了一根。

  憨厚的表弟看到這一幕,也是倒吸一口冷氣,好殘忍的家伙。

  劉玄抹掉嘴角的油漬,“好了,尸體呢?”

  林萬易仿佛是有所感應似的,看向逆子,林凡默默點頭,好像是認可了。

  周忠茂將肩上的棍子拿了下來,遞給劉玄。

  劉玄皺眉,“我要的是尸體,你給我香……”

  話還沒說完,劉玄的喉嚨就跟被人掐住似的,眼睛睜的很大,不敢置信的看著林萬易。

  “就在這。”周忠茂說道。

  將已經被灌成香腸的尸體交給劉玄后,他就退開,就算是他都感覺這人好變態,太可怕了。

  劉玄猛的低頭,手指勾著喉嚨,狂吐不止。

  身后的銀血軍震動,拔刀,大有一種開戰的想法。

  林凡有點懵,他是真的沒有想到表弟竟然真的將這些灌成香腸。

  他立馬將表弟拉到一旁。

  “表弟,你來真的?”

  周忠茂有些無辜,有些無奈,“表哥,你說的我都辦到了啊。”

  林凡無話可說。

  服了。

  他是真的服了。

  本以為表弟不會干出這等殘忍的事情,可沒想到表弟還真的干了。

  這不會是連夜趕制出來的吧。

  “劉兄,別多想,這些香腸都是我親手做的,至于那三具尸體,我早就已經讓人扔到東郊森林,這時或許都已經被陰魔給吃掉了。”林萬易說道。

  他也沒想到,自己這逆子手段如此狠辣,都特么的將人做成香腸。

  以前怎么就沒看的出來。

  “無妨,只是吃的太急,噎著了而已。”劉玄笑著。

  就是這笑容很不自在,顯然是沒有相信。

  怒氣點999。

  就在這時。

  林凡微微詫異,怒氣點直接爆發到999這么高的數值。

  他余光看向劉玄,發現對方笑臉面對他,看不出有任何生氣的地方。

  可就是這樣。

  才會讓人感覺不寒而栗。

  這家伙不簡單,笑面虎,怒氣點達到這等程度,怕是連殺自己的心都有了。

  跟我有何關系。

  雖然是我跟表弟說了灌香腸這驚天動地的想法。

  但最后的實施者,卻是表弟。

  “劉兄,里面請吧。”林萬易說道。

  他知道事情沒那么容易結束。

  劉玄已經不是以前的劉玄。

  人都會變的。

  尤其是在梧桐王身邊待了幾十年,變成什么模樣,不敢想象。

  林凡沒有跟進去。

  就算進去也沒用,真要談大事,老爹也不會讓自己在身邊。

  無休止的嘲諷?

  別做夢了。

  老爹還不打死自己。

  倒是外面這些穿著銀盔甲的士兵們,可以研究一番。

  他將表弟拉到身邊,“表弟,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真的不明白。

  表弟能將武道修煉到這等境界,腦子肯定不笨,怎么自己說什么,就干什么呢。

  “表哥,我沒怎么想啊。”周忠茂迷茫的很。

  他都不知表哥說的是啥意思。

  林凡算是服了。

  看來以后跟表弟說話還得注意點。

  弄個不好,那后果可是真的很嚴重。

  算了,算了。

  林凡看著這些士兵,他們身上穿著的盔甲保護性很高,將全身每一塊都保護起來。

  就這種情況上了戰場,怕是無人可敵,刀劍都砍不破。

  “大熱天的,你們這么穿就不感覺熱嗎?”林凡問道。

  沒人理睬。

  都還很高冷。

  他肯定不會指著這些人說你們都是垃圾啥的,現在情況有些敵對,太過于明顯,怕是要出事。

  還是被引起風暴比較好。

  “狗子,過來。”林凡在狗子耳邊小聲嘀咕著,隨后拍著他的肩膀,“趕緊去辦,越快越好。”

  狗子有點迷茫。

  但還是麻溜的去辦公子吩咐的事情。

  書房內。

  “林兄,我與你也是舊識,我勸你還是別做傻事。”劉玄說道。

  林萬易沒接話,開口道:“劉兄,是你推薦的吧?”

  “哈哈。”劉玄笑著,“林兄有大能,縮在這小角落,簡直就是埋沒了才能,只有跟隨梧桐王才能干出一番大事。”

  “那林某還得謝謝你的引薦,不過造反的事,我林某不喜歡干,況且梧桐王眼界太小,他根本都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情況。”林萬易說道。

  “哎,以前好端端的一個人,怎么就這樣廢了。”

  沒指名道姓。

  但說的就是劉玄。

  “林兄,你可別不識好歹,我為了你,可是跟梧桐王說了很多好話,才爭取來這機會。”劉玄面色平常,但語氣有了變化。

  林萬易笑了笑。

  可悲。

  可嘆。

  小孩子之間的打鬧,竟然要拉攏大人充當打手。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