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83章 爹,你是不是把我當傻子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玩過了。

  這次真的是玩過了。

  到底是誰干的這事,也太激情了吧。

  將他扒的精光扔到對方的床上,看情況那娘們好像也是受到鎮壓,直接沒有知覺,兩人一夜到天亮。

  雖然什么都沒有發生,但這事對任何人來說,都有些承受不住。

  不過有怒氣,很是不錯的事情,被追殺也是賺了。

  李芝秀敢刺自己嗎?

  根本不用想也知道,她不敢刺,可要是被抓到,皮肉至少受點苦。

  還是先溜為好,如果遇到……

  前面那不就是表弟嘛,他不跑了,慢慢放慢腳步,氣定神閑的走來,“表弟,這娘們要干我,你給我攔著。”

  在表弟面前自然要鎮定,這么強的高手就在眼前,還能有什么好怕的。

  周忠茂懵的很。

  心里有些發虛。

  昨晚的事就是他跟姨父一起干的,看到表哥被追殺,那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而他在這里,就是來保護表哥的,如果有失手的地方,他還能補救。

  按理說,他應該躲藏在暗處,一直監視著,可表哥都已經這樣,他于心不忍,只能早早出現。

  “表哥,你沒事吧?”周忠茂問道。

  林凡淡然道:“沒事,昨晚你表哥我,被這娘們給玷污了,你說誰干的?”

  “不知道。”周忠茂肯定不會承認這事有他的一份,真要是讓表哥知道,那還不失望的要命。

  李芝秀氣沖沖的襲來,被周忠茂擋住。

  “表嫂,有話好好說,別舞刀弄槍,弄傷了不好啊。”周忠茂安慰著。

  現在一個是表哥,一個是表嫂,能讓他咋辦?

  復雜啊。

  莫非他還能揍表嫂不成。

  真要是揍了,姨父還不帶他去小黑屋談談心。

  “表弟,你說什么呢,什么表嫂不表嫂的,給我揍她。”林凡對表弟有點失望,這稱呼都變了,叫給誰聽的。

  別愣著,直接沖上去就是一頓猛揍,表哥我在旁邊歇一歇。

  李芝秀停下腳步,臉色依舊很難看,刺肯定是不敢刺的,最多也就揍一揍,只是心中有火,沖動了一會。

  可事情不能就這么算了。

  怒氣點333。

  “表哥,昨晚到底有沒有發生什么啊?”周忠茂問道。

  “這有區別嗎?”林凡想的就是,讓這娘們知難而退,趕緊滾出林家,這地盤可不是別人能來撒野的地方。

  他富家公子當的好好的,現在來一出什么媳婦,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腦子秀逗,才會同意這門親事。

  周忠茂很嚴肅道:“肯定有區別了,如果真的發生了什么,那我也不能動手,要是傷到侄子那怎么辦。”

  瑪德!

  表弟腦子到底是什么做的,想法還真是突出,這都能想的出來。

  “小姐,你沒事吧?”此時,翠蘭跑了出來,看小姐拿著長槍,好像是要跟林家公子對干,也是緊張的問道。

  李芝秀沉思片刻,深吸一口氣,“沒事。”

  話音剛落。

  她瞪了一眼林凡,轉身離開。

  遠處,兩道身影躲藏在那里。

  “怎么回事?忠茂出來干什么?”林萬易有點不高興,在他看來,那小兩口應該打起來,狠狠的打起來,就算是將林家拆一半,他也認了。

  打是情,罵是愛,一天不打不罵,這感情就得不到升溫。

  “老爺,公子可不是李小姐的對手,這要是傷了如何是好,忠茂出來也算是將事情暫時解決了。”吳老說道。

  他沒想到過去這么久,老爺還是喜歡搞事。

  尤其是將目標盯住了公子。

  不得不說。

  他心里在為公子祈禱,希望能夠支撐下去。

  “什么傷了,這能有什么,一個家族的旺盛,可不單單是靠男人,那得靠女人,女人不強勢,那這家還不被敗完了。”林萬易頗有心得道。

  吳老盯著自家老爺。

  心有感悟。

  老爺以前好像就是這樣,被欺壓習慣了。

  林凡琢磨著事情,此事透露著古怪。

  如果是刺客,不可能將他送到這里來,所有的疑團都指明,這事肯定是自家人干的。

而對這事最為期待的,就是老爹了,除了他還能有誰  “表哥,想什么呢?表嫂走了。”周忠茂說道。

  “我在想到底是誰把我給坑了。”林凡說道。

  周忠茂渾身一顫,很是害怕表哥發現什么,緊張萬分,“表哥,怎么會有人坑你呢。”

  林凡擺手,“我去找我爹。”

  周忠茂想拉住表哥,可表哥已經離去,他拍著臉,惶恐的很,千萬不要發現有我的影子,我是很無辜的,一切都是姨父逼我的。

  表哥我對你的心日月可鑒啊。

  書房。

  “爹,我有事問您。”林凡站在外面道。

  “進來吧。”林萬易淡然的坐在那里,放下手中的書,抬頭看著林凡,“有什么事?”

  “爹,昨晚是不是你將我打暈,送到那娘們的屋里,還扒光我的衣服?”林凡開門見山道。

  他感覺能干出這種事情的,除了自己老爹,怕是沒人。

  林萬易疑惑:“你說什么呢?為父不太明白你到底是在說什么事情。”

  繼續裝。

  連發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爹,是這樣的,孩兒幫您回憶一下,您看看昨晚是不是干了這事。”林凡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下。

  話音剛落。

  林萬易嘆息一聲,“哎,沒想到終究還是發生了。”

  “凡兒,你別說,為父告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小時得了一種病,為父找遍天下名醫都無能為力,他們說你這種病的發病原因就是周圍有女性,每當你入睡時,你都會醒來不受控制的去女子屋里,釋放你體內的純陽之力。”

  “為父為了避免這種情況,才將林家所有婢女辭退。”

  說到這里,林萬易搖頭嘆息,都不知該如何是好。

  林凡徹底驚呆。

  爹,您說謊話連眼皮都不帶眨一下的嗎?

  明明不是這原因,到您嘴里竟然說是這個原因。

  “爹,您是不是將孩兒當成傻子了?”林凡問道。

  肯定是把他當成傻子。

  這要是沒當成傻子,能說出這種不切實際的謊言嗎?

  林萬易淡然道:“凡兒,爹可沒說你是傻子,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得了。

  問不出什么。

  但他可以確定,絕對是老爹干的。

  別人干不出這樣的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