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82章 爹是那么好喊的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后院。

  林凡跟表弟密謀著,此事來勢洶洶,有萬軍不敵之勢。

  勇猛直前,橫沖直撞,不可抗拒。

  更關鍵的就是有老爹這尊大神坐鎮,他勢單力薄,很難與對方抗衡。

  “表哥,姨夫都已經同意,你這么做,要是讓姨夫知道,怕是沒那么好解決。”周忠茂說道。

  有一種要么就算了,還是聽從姨夫的話好了。

  “不好解決,也得解決,我怎么感覺你就這么希望表哥我被推入火坑呢,你站誰這邊呢。”林凡輕拍周忠茂的腦殼道。

  周忠茂饒著腦袋,有點無奈。

  “表哥,我肯定是跟你站在一起的。”

  林凡心態緩和,“這還差不多,你要是不站在我這邊,心都能被你給傷了。”

  李芝秀深得林萬易的喜愛,雖然還沒有大婚,但早就被當成內定的兒媳婦。

  林府有許多空余的院落。

  她們直接搬進了林府最大最好的院子里,足以說明林萬易對李芝秀是多么的滿意,將府里最好的院落給李芝秀居住。

  林凡知道這些時,也不知該說些什么。

  屋內。

  翠蘭收拾著屋子,“小姐,林老爺對您可是真好,就是那林公子,我看就不像是好人。”

  她手里捧著一盆西藍花,放在窗戶口,這種花很香,很快就會讓屋子里飄滿香味。

  “是不是好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掌控未來。”李芝秀說道。

  在客廳跟林凡交鋒時,她并沒放在心上,對于林家很滿意,既然婚姻無法自由,那就找一個管不住自己的婚姻。

  初次接觸。

  她已經看明白,林家公子并不喜歡她,這一點就很好,不喜歡好啊,省的接下來的麻煩。

  翠蘭擺放好東西,來到小姐身邊,“可是小姐,這跟自己不喜歡的人在一起,是很痛苦的,如果林家公子喜歡小姐那還好,至少還有人哄著,只是現在這……”

  她都不知該說些什么。

  小姐不喜歡林公子,林公子也不喜歡小姐,第一次見面,就有火藥味,這以后的日子還長著呢,可該怎么過呢。

  “我爹娘以前也是沒有見過面,還不是一樣。”李芝秀說道。

  對于這些事情,她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反倒是感覺輕松許多。

  不用再擔心那些事情。

  夜晚。

  月亮有點圓。

  李芝秀的出現,讓他感受到了危機,尤其是在晚餐時期,他發現老爹對李芝秀的態度實在是太好,反而對他有些冷落。

  家里地位受到打壓。

  必須好好教訓一頓才行。

  以目前的情況,想讓老爹不同意這門親事的難度很高,甚至可以說不可能。

  那么只有一個可能性。

  就是讓李芝秀自動退出,遠離林家,回到蓉城去。

  可關鍵的問題出現,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的過對方,這還是一個問題。

  “能不能成,就看今晚了。”

  林凡抓起桌上的黑衣服,猶豫片刻,準備親自冒險。

  脫衣服,準備換上黑衣服。

  突然。

  有陣風從外面吹拂進來。

  有點冷。

  竟然忘記關窗戶了。

  剛準備去關窗戶,一道黑影一閃而過,手刀落下,眼前一黑,直接暈死過去。

  昏迷前那一刻,他腦海里只有一個想法。

  刺客來了。

  完蛋了。

  李芝秀居住的地方,燈火亮著,來到林家后,李芝秀表現的很正常,沒有那種離家后那種孤寂感。

  反而感覺這是新的開始。

  林家公子的情況讓她很是滿意。

  突然。

  李芝秀耳朵微微一顫,外面有動靜,怒喝道:“誰?”

  話音剛落。

  她腳步一踏,迅速朝著外面襲去。

  只是外面一個鬼影都沒有,但她沒有大意,剛剛沒有聽錯,有很細小的聲音傳來,這是有人進入這院落了。

  此時。

  她沒注意到的是,地面有一道黑影微微擺動著,隨后一道身影從地面的黑影里出現在她身后。

  汗毛乍起。

  危機感出現在心頭。

  女人的第六感,屬于未知的直覺,她感覺背后有人,這是心里感覺爆發出來時,帶來的影響。

  就在她剛想回頭反擊時,又是手刀落下,兩眼一黑,暈死過去。

  “姨夫,咱們這是不是有點不太尊重表哥?”周忠茂小聲道。

  “你別管,我知道你跟這逆子穿著一條褲子,但你身為表弟,得為你表哥著想,你希望你表哥光棍一輩子嗎?”

  “肯定不希望了。”周忠茂搖頭道;“不過姨夫,李小姐都還沒同意呢,咱們這是不是有點不太尊重女性?”

  “什么不尊重,白天喊我爹,那就是我林家的兒媳婦,早晚都得發生,提前一段時間,有什么區別。”

  周忠茂琢磨片刻,姨夫說的很有道理。

  的確沒什么區別。

  “別廢話,趕緊的。”

  兩道身影鬼鬼祟祟,將兩人扛到屋里,隨后放到床上。

  看著一動不動的兩人,林萬易后悔莫及,早知道就給林家留點婢女,也不會到現在沒人脫衣服。

  他肯定不會給李芝秀脫衣服,那是兒媳婦,能干這種事情嘛?

  “將你表哥衣服扒了。”林萬易說道。

  周忠茂驚愣,“姨夫,來真的?那表哥第二天還不被砍死?”

  “我讓你扒就扒,你怎么這么多廢話,還聽不聽姨夫的話了?”林萬易不耐煩道。

  周忠茂不敢反抗,姨夫說什么那就什么,小時候被訓練的有陰影,直接麻溜的將表哥衣服全部扒光。

  林萬易低頭看著兒子的褲襠,滿意點頭,“不錯,有點能耐,生個兒子應該沒問題。”

  夜晚靜悄悄。

  沒有聲音。

  屋內一切都恢復到平靜的狀態。

  哦哦哦!

  雞鳴聲響起。

  天亮了。

  林凡在睡夢中,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不過還好,并不是什么噩夢。

  睜開眼,發現面前緊貼著一張臉,有點熟悉,有點陌生。

  李芝秀也醒來,兩人目光對視。

  林凡的手放在李芝秀的胸上,習慣性的捏了捏,這不是在做夢。

  一種不妙的感覺在心里涌現了。

  他不動神色的起床,一絲不掛,衣服都堆在地上,拿起衣服假裝鎮定的穿好,面色陡然變化。

  “好啊你這娘們,原來你是整的這些心思,來我房間,將我衣服扒光,玷污了我的清白,你這娘們怎么能如此不要臉。”林凡一邊罵著,一邊朝著外面退去。

  媽呀。

  這里不是他的屋子。

  李芝秀還有些懵,隨后陡然反應過來。

  臉色發生巨變。

  砰的一聲從床上彈起。

  “林凡,我要你命。”李芝秀面色通紅,怒吼一聲,手臂一伸,攜帶到林家的長槍飛來,緊抓在手,直接朝著林凡劈去。

  怒氣點666。

  “我艸。”

  林凡拔腿就溜。

  這怒氣點不假,對方是來真的了。

PS: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