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75章 這跟我想的有點不一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林凡帶著表弟直接從后門進入。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白天就來大寶劍,這種行為實在是太惡劣。

  背在周忠茂身后的陰魔很迷茫。

  帶我來這里干什么?

  殺了我好不好。

  都快被折磨的不成人樣。

  身為陰魔只有他吃人,就沒被人如此對待過。

  “表哥,這么多房間,我們怎么知道是在哪個房間?”周忠茂問道。

  紅袖閣是幽城最大的青樓,房間眾多,想要找到兩人,實在是難的很。

  “別急,仔細聽,聽到什么特殊的聲音沒?”林凡抬手,保持安靜。

  周忠茂凝神,仔細的聽著,逐漸,耳邊有聲音傳來。

  “嗯!”

  表弟發出稍微有些粗獷**的聲音。

  緊接著,又有聲音。

  “啊!”

  林凡看著表弟,翻著白眼,“表弟,你干嘛呢?”

  “表哥,我在聽聲音啊,剛剛有聲音傳到我耳里了。”周忠茂說道。

  別人聽不到,但他內力深厚,耳朵靈敏的很,就算是很輕細的聲音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這聲音說了什么?”林凡問道。

  周忠茂聽的很仔細,隨后張開嘴,跟著傳遞過來的聲音學習。

  “嗯,啊,嗯啊,嗯啊,嗯啊……”

  林凡:“???”

  “夠了,別學了。”

  林凡立馬制止表弟學習這些聲音,瑪德,這么快就搞上了,差點都硬了。

  “走,尋找這聲音的起源。”

  兩人鬼鬼祟祟,不對,也不是鬼鬼祟祟,而是有些光明正大。

  這里就是青樓而已。

  算不上什么。

  屋內。

  袁天楚正襟危坐,目光清澈,沒有絲毫變化。

  但是那上下挪動的喉結卻是將他出賣了。

  在他眼前,青樓女子正在跳舞,舞蹈**撩人,變化多端,各種**人的**很是簡單的擺弄出來。

  “這……這不是我所要的文學交流啊。”袁天楚只感覺喉嚨干的很,想喝水,太特么的撩人了。

  他是真沒想到,青樓女子穿上半透的衣服,竟然擁有如此魅力。

  比他見過的女子都要有魅力的很。

  此時。

  隔壁有喘息聲傳來。

  袁天楚心里吐槽,媽呀,這就干上了。

  什么王家公子,簡直就是人面獸心啊。

  “袁公子,來躺到**,我來服侍你。”青樓女子來到袁天楚身邊,身上的香味散發出來,皮膚觸碰,瞬間給弄硬了。

  “我是來文學交流的。”袁天楚說道。

  在這時,他還是想穩著點。

  但身體很老實,隨著青樓女子的牽引,來到床邊。

  口是心非,心猿意馬,小心肝都開始跳動了。

  青樓女子淺笑著,“袁公子,您是要文學交流嘛?您可以扮演大文豪,而小女子可以扮演仰慕公子的可憐女子。”

  袁天楚驚呆了。

  竟然還能這么玩。

  這么來勁的嘛。

  屋頂上方。

  林凡跟周忠茂本想破門而入,但一想到動靜有點大,怕是達不到心中的要求,所以準備從屋頂入手,進行一波教育。

  掀開一片瓦,屋內的情況暫入眼里。

  倒是沒有想象中那不堪的一幕。

  袁天楚舉杯,昂首,富有感情的吟詩一首。

  一旁的青樓女子眼里都是小星星,拖著下巴,露出迷戀之色,隨后慢慢靠近袁天楚,“袁公子,您好有才華,這首詩實在是太美,聽的小女子渾身燥熱,只有靠近您,才能舒服點。”

  袁天楚不為所動,輕推青樓女子,“小姐,還請你自重。”

  情景模式。

  倒是讓袁天楚感受到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此刻,他就化身為有學問的才子,因為才華太過于出眾,女子投懷送抱,但他不為所動,扮演著不為美色所動的正人君子。

  “什么情況?”林凡看了會,跟他想的不一樣。

  說好的逛青樓。

  開始打樁。

  怎么會是這情況。

  將瓦塊放回原位,跟表弟輕手輕腳來到另一個屋子。

  掀開瓦。

  里面的情況就是林凡所想的那樣。

  三具**糾纏在一起。

  不斷有聲音傳遞出來。

  這可比袁天楚那邊直白許多,**上陣,浴血奮戰。

  浪叫一聲高過一聲。

  完全覆蓋任何一絲小動靜。

  “表哥,現在我們該怎么辦?”周忠茂問道。

  他感覺表哥搞的事情有點復雜。

  王云飛是王家的公子,地位自然不低,真要**對方,可就沒回頭路走了。

  同時還樹立了敵人。

  其實按理說。

  最為明智的就是算了,不招惹的太過。

  可表哥這情況,分明就是必須要搞對方,他還能讓表哥失望不成。

  不服就盤他。

  至于出事,那就等出了事再說。

  林凡琢磨著,看向陰魔,陰魔被這眼神盯的有些害怕,感覺是有不好事情發生似的。

  他對同族來救他,已經不報有希望。

  東郊森林那里的動靜,陰魔感應到了,有人去東郊森林大開殺戒,殺的陰魔膽寒。

  他們陰魔相互之間都有一種情緒的聯系。

  那一夜,他感受到無數陰魔傳遞而來的惶恐,仿佛是遭遇了某種異常可怕的事情。

  林凡將目光從陰魔身上轉移開,繼續掀開瓦片。

  在幽城搞事這條路,怕是停不了。

  不搞事就沒怒氣點。

  此時。

  陰魔很迷茫。

  這是要干什么?

  內力從林凡**蔓延出來,拉成絲線,將陰魔包**,隨后慢慢的從屋頂往下慢放。

  王云飛在**殺的青樓女子人仰馬翻,戰況異常的激烈。

  木床不斷傳來咯吱咯吱的聲音。

  都快被搖晃了。

  陰魔感覺一絲不妙。

  王云飛全神貫注的抖動著,眼前有陰影,他沒在意,以為是另一名青樓女子在玩套路。

  直接二話不說,捧著陰魔的臉就時一頓吻。

  陰魔當場懵了。

  眼睛睜的很大。

  什么情況?

  現在的人類連陰魔都不準備放過了嗎?

  “啊!”

  驚恐聲音爆發。

  原來是那青樓女子在自己身上抹東西,準備給王公子來一項推波助瀾的服務,可當看到王公子強吻陰魔時。

  她驚慌失措的喊叫著。

  尤其是陰魔那猙獰的模樣,更是嚇得她當場暈死過去。

  王云飛心里得意,以為是身下的青樓女子無法承受他的強大,直接開始崩潰叫喊了。

  不過為何感覺這口腔味道很是難聞。

  還有對方的牙齒,怎么感覺有點刺**。

  睜開眼一看。

  瞬間懵神。

  啊的一聲,雙眼一番,直接暈死過去。

  被王公子壓在身下的青樓女子也大叫一聲,也是暈死過去。

  屋頂上。

  林凡有點懵。

  這跟他想的很不一樣。

  都暈死過去。

  誰來給怒氣點。

  醒醒啊。

  至少也得知道是誰干的再暈死過去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