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74章 文學上的交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翌日。

  “袁兄,聽聞幽城有一家名為紅袖閣的春館,很是有名啊。”王云飛說道。

  提到這玩意時,眉飛色舞,嘴角露著笑容。

  知人知面不知心。

  袁天楚是真的沒想到,王家公子竟然有如此色心。

  初次見面時。

  他感覺王公子不愧是蓉城王家公子,氣質,談吐非比尋常,常人不可相比。

  可現在。

  滾尼瑪的蛋。

  一切都特么的是假的。

  才來時還不熟悉,還真能隱藏,后來直接就不隱藏。

  某個夜晚。

  王云飛坐在后院里,飲酒暢談,夜色美輪美奐,只是可惜,無美人相伴,人生憾事啊。

  話都說的這么明白,心里就沒點數嘛?

  袁天楚有意巴結王云飛,立馬就去安排,直接放話,蓉城王家公子在袁府,想與各位商豪之女吟詩作對,想來的就趕緊來吧。

  不用多說什么。

  都不知有多少商豪立馬派閨女過來。

  “王兄也知道紅袖閣?”袁天楚問道。

  “哈哈。”王云飛笑著,“道聽途說而已,聽聞紅袖閣特級技師笫托尼創造出翻云三十六式,覆雨七十二招。”

  “如今世面上的青樓,里面的服務可都是傳自笫托,但那些都是模仿,不是正宗,可就算是模仿的,也是讓無數男子流連忘返,食髓知味,欲罷不能啊。”

  說到這玩意,王云飛可就是專家了。

  袁天楚懵的很,王兄說的都是啥玩意,他愣是沒聽的明白。

  翻云三十六式?

  覆雨七十二招?

  都特么已經這么霸道了嗎?

  這些煙花之地平時他是不會去的。

  袁家家教比較嚴格,禁止出入這些地方,以防敗了門風,或者染了一些病回來,禍害全家。

  “王兄,你要是有興趣,那我們走?”袁天楚說道。

  沒辦法。

  看王公子這情況,分明就是想去,攔著怕是會得罪人。

  “這不太好吧。”王公子假裝為難,畢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去逛窯子,終究有點上不了門面啊。

  袁天楚吐槽。

  真是夠賤的。

  明明很想去,卻裝成不想去的樣子。

  分明就是想要人牽個頭。

  沒辦法。

  誰讓人家是王家公子呢。

  “王兄,這有什么不好的,不管怎么說,這也是幽城特色之一,也不是什么壞地方,吟詩作對而已。”袁天楚說道。

  王云飛笑著,“對,對,袁兄說的對,倒是我想的太多,吟詩作對之地,怎么能想到那些東西。”

  袁天楚嘆息。

  真的是夠虛偽的。

  兩人朝著紅袖閣走去。

  袁天楚警惕四周的情況,倒不是怕被人看到,而是在尋找周圍的身影里,有沒有林凡那可惡的家伙。

  不過很好。

  暫時沒有發現。

  暗處,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看著袁天楚,一直跟隨他們,看看他們要去哪。

  當看到他們進入紅袖閣后,就匆匆離去。

  紅袖閣。

  姑娘們站在閣樓上花枝招展,哪怕現在是白天,也無法抵擋她們對工作的熱情。

  這是她們的職業。

  服務客人。

  當事后,客人說你的服務實在是太棒時,她們都會得意的很。

  這是對她們工作的認可。

  王云飛是沒有紙扇的,但為了氣質,在路上特意買了紙扇,倒是有翩翩公子逛妓院的特殊氣質。

  “袁兄,你看我這一身氣質如何?”王云飛問道。

  袁天楚琢磨著,心里只想說,人模狗樣。

  可這話不能說,說了還不把人給得罪死。

  “王兄,你這般氣質,兄弟我甘拜下風,那紅袖閣女子還不蜂擁而至,將王兄給吞了。”袁天楚吹噓著。

  “哈哈哈。”

  王云飛大笑著,“袁兄倒是提醒了我,的確不能太出眾,否則引起太大的風頭,倒是容易讓人嫉妒。”

  尼瑪。

  外面的世家公子都特么的不要臉嘛?

  “哎呀,袁公子,盼星星盼月亮,可終于將您給盼來了。”老鴇看到袁天楚,眼里就發光了,這可是袁家公子,大地主,大客戶。

  袁天楚輕咳一聲,“這位是蓉城的王公子,聽聞你紅袖閣特色非凡,前來看一看,可得好好招待,要是招待不好,紅袖閣可就別開了。”

  老鴇體型壯碩,自認為嫵媚動人,可在別人眼里,那是影響胃口。

  她也不是傻子,袁公子將話說的這么清楚,怎么可能還能不理解。

  意思很明確。

  這位王公子才是貴客。

  隨后招呼著姑娘們,趕緊來照顧這位王公子。

  王云飛紙扇一開,在姑娘們擁護下,進入里面。

  紅袖閣的姑娘們都知道來了兩位大顧客。

  都是爭先恐后的向前沖去。

  擺滿佳肴的桌子,王云飛都被姑娘們給擠的快沒了。

  “老鴇,聽聞你們這里特色很是厲害,那笫托尼自創了一百零八式,不如叫出來給本公子看看,到底是何等能人,能有如此大的學問。”王云飛喝著酒,摟著姑娘們問道。

  “好,好,王公子,您請稍等。”老鴇殷勤的很,立馬去傳喚。

  很快。

  笫托尼來了。

  “哎呀,哪位是王公子?”聲音就跟鴨嗓子似的,不男不女,喉嚨喉結那么大,顴骨那么高,卻抹著胭紅。

  王云飛看了一眼,差點一口酒噴出來。

  “下去,下去,趕緊讓他下去,別看了,能人只能永遠活在背后。”王云飛說道。

  “哼。”托尼老師翹著蘭花指,嬌氣的轉身,扭著屁股,蘭花指捏著絲巾,騷里騷氣道:“倫家還不想見你呢。”

  有毒。

  袁天楚抹著額頭汗水。

  這地方絕對不會來第二次。

  真心有毒。

  王云飛的心思可不在飯桌上,隨便吃點東西,指著兩名女子,直接帶到屋里去。

  意思就是咱們去屋里慢慢聊。

  這里太庸俗。

  “袁公子,您看上誰了?”老鴇問道。

  袁天楚輕咳一聲,“不用了,我坐著等待就好。”

  老鴇哪能讓袁公子坐著,那不是看著金銀財富不拿,是要天打雷劈的,殷勤的介紹著。

  “袁公子,您肯定沒來過,我跟你講,咱們這里的服務可是多的很。”

  “引蛇出洞。”

  “一馬平川。”

  “水蛇纏腰。”

  “對牛彈琴。”

  “琴棋書畫。”

  “排山倒海。”

  “品味人生。”

  “項目繁多,一百零八種,可都是出自笫托尼之手,特色中的特色。”

  袁天楚聽的一臉懵神,聞所未聞,說的都是什么玩意?

  “這些稱呼有點詩情畫意,文學上的交流嗎?”

  老鴇笑著,“是啊,就是文學上的交流。”

  袁天楚沉默片刻,“那好,學文交流卻是可以促進自身的學識,交流一番也無妨。”

  紅袖閣外面。

  林凡抬頭望著,“渣人啊,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來這煙花之地,表弟,咱們走后門,聽我指揮,咱們給他上一課。”

  “是,表哥。”周忠茂應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