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63章 婆娘,你咋這么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表弟回來,林凡心里硬氣不少。

  超級打手在此,遇到麻煩,也不用怕,就是那刺客還是個問題,就連表弟都不是那刺客的對手,說到底,還得靠自己。

  應該說是靠小輔助。

  林凡跟梁易初之間聊的也沒什么實質性的話題,都是互相吹吹牛,說點不痛不癢的事情。

  他發現梁易初近日的氣色不錯,跟第一次見面時有很大的變化。

  臉更加紅潤。

  這就說明梁易初在梁家的日子越來越好過,很有可能要繼承梁家家主之位。

  酒足飯飽,時間過的很快。

  “梁兄,今天就到此為止,有機會咱們在聚一聚。”林凡起身抱拳,意思很明確,今日這吹牛大會到此結束。

  梁易初笑道:“好,林兄走好。”

  酒樓里。

  “祖先生,林公子為人不錯吧。”梁易初問道。

  祖翔眨著眼,這話讓我怎么回答,不錯什么啊,一切都是表面的虛假,內在的真實怕是要嚇死人。

  林府。

  林萬易得知忠茂回來時,表情變化極大。

  怎么回來的這么快。

  渭河那邊的河匪雖然不怎么樣,但可是狡詐的很。

  他知道以忠茂的實力剿滅河匪不是問題,可這也太快了吧,到底發生了什么,比預計回來的時間提前了一半。

  “老爺,還是別想了,是我們太小看忠茂了。”吳老見老爺在犯難,安慰著,忠茂太猛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又或者是河匪太蠢,太大意,直接跟忠茂對拼,導致全軍覆沒也說不定。

  林萬易搖頭。

  想的太簡單,小看了忠茂。

  忠茂的修為已經達到武道八重巔峰境,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九重境。

  這等修煉速度是奇才,真正的奇才。

  他這十幾年來悉心教導,就是想為林家培養出一位真正的強者。

  將來也能讓那逆子過的好一點。

  “爹,我回來了。”林凡回來后,就看到老爹跟吳老站在院落里的池塘邊交談著。

  “姨夫,幸不辱命,渭河河匪全部覆滅。”周忠茂匯報道。

  渭河那些河匪實力太弱,也就那首領有點能耐,但還相差太遠,根本不夠看。

  “很好,辛苦了。”林萬易滿意點頭,忠茂很不錯。

  就是這回來的時間也太特么的快,跟他想的不一樣。

  怎么就不多留一會。

  “姨夫,河匪的財富也被我帶了回來,足足裝了四大箱,沒想到區區一窩河匪竟然能有這么多財富,看來是劫了不少船商。”周忠茂說道。

  渭河屬于水路交通要道,許多商船路過,一些商船請不起強者坐鎮,遇到河匪只有被劫的份。

  而有強者坐鎮的商船,河匪在試探性之后,發現不敵,都會撤退。

  臨靠幽城的渭河,那一部分地盤是袁梁兩家共同掌管,但因為沒有好處,所以才會不管不問,任由河匪橫行。

  “爹,我先帶表弟回去歇歇。”林凡說道。

  他這小輔助有些麻煩。

  那就是得主動出擊,你不主動出擊就沒怒氣點。

  這段時間,他低調的很,就是因為表弟不在家,所以沒怎么出去亂浪,現在表弟回來了,那還能怕誰。

  林萬易開口道:“這段時間,你別給老子出去。”

  “為什么?”林凡愣神,“爹,我最近可沒惹什么事情,今早還去梁家看望梁老三呢,都已經和解了。”

  怒氣點66。

  “讓你別出去就別出去,怎么這么多廢話?”林萬易怒喝道。

  “好,你是爹,我是兒,聽你的。”林凡不想多說,這都開始限制自由,太可怕。

  當然,這就是隨口說說而已。

  想限制本公子的自由。

  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自由,毋寧死。

  隨后直接帶著表弟朝著后院走去。

  “吳弟,你這段時間跟著他。”林萬易沉聲道。

  這逆子是什么情況,他身為父親怎么可能不知道。

  也就嘴上說說而已。

  怕是明天就要出去。

  “是,老爺。”吳老應道。

  晚上。

  夜色很黑。

  今天的王家村很熱鬧,王家村有人成親,村民們都發動起來,辦了一場簡單的喜宴。

  喜宴結束。

  王大河搖搖晃晃,腳步發飄的朝著回家路走來,邊走邊哼著小曲。

  “咦,今天這婆娘怎么睡的這么早。”

  他有點疑惑,也沒放在心上。

  喜宴全村都去了,婆娘們都是吃完飯就回來,只有大老爺們在那喝著酒,一直喝到盡興為止。

  站在自家門前,冷風颯颯吹。

  咯吱一聲,推開木門。

  屋內漆黑,燭燈都沒點。

  王大河晃著腦袋,嘀咕著,“你這婆娘真過分,我都還沒回來呢,就把燭燈熄滅。”

  黑燈瞎火的,摸到床邊,婆娘側身睡在那里。

  “婆娘,睡了沒?”王大河小聲問道。

  沒反應。

  王大河有點小想法,一只手伸進被窩里,順到婆娘的腰上。

  頓時,猛的縮回手,好冷,就仿佛是碰到冰塊似的。

  “婆娘,你身體怎么這么冷,是不是洗澡凍著了。”

  王大河起身,想將婆娘翻過來,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如果是生病了,那就得治。

  當看到婆娘正臉時。

  一切都陷入到黑暗中。

  清晨。

  “啊!”

  一道惶恐聲打破王家村的寧靜。

  許多村民聞聲趕來。

  “大河跟他婆娘死了。”一名中年男子癱坐在地上,一臉惶恐,抬手指著屋內。

  林府。

  林凡剛起床,新的一天新的開始。

  今天要去干什么?

  暫時還沒有眉目。

  自己跟梁庸齊之間的關系逐漸平和,昨天還送了補品,今天就去擼人家,有點不太好。

  “公子,王家村出事,有人死了。”狗子端著洗臉盆走了進來。

  林凡好奇,“死人了?”

  他來這里有段時間,還真沒見到有誰死了,在他看來,這死人可是大事。

  “嗯,死人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共死了兩人,是兩口子,今早才被人發現,聽說死相很慘,城內有人傳言是妖魔所為。”狗子說著這些聽來的八卦。

  林凡洗著臉,好奇心越來越重,死相極慘?

  這到底是有多慘。

  至于跟妖魔扯上關系,就有點玄乎。

  但也不能保證就沒這回事。

  “走,喊上我表弟,我們去王家村,不管怎么說,王家村那也是我們林家的產業。”林凡說道。

  于情于理,的確是這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