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62章 這是狠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回去的路上。

  狗子不明白公子為什么要來看梁庸齊。

  兩人不是有矛盾嗎?

  想不明白,也許這就是世家之間的交流方式吧。

  “林兄請等等。”

  此時,不遠處,梁易初走來,身邊還跟隨一人,赫然就是幽城梁家第一大偵探祖翔,也是從外面大城來到幽城的。

  林凡笑道:“原來是梁兄,不知有什么事情。”

  梁庸齊這大哥,倒是有點東西,心態好的可怕,為人也算不錯。

  “沒什么事情,就是看到林兄上來閑聊幾句,有沒有事情?如果無事,不如去醇香閣小喝一杯。”梁易初笑道,隨后補充一句,“我請客。”

  “行。”林凡回道,反正每天無所事事,游手好閑,有人請吃飯喝酒,還不用花錢,舒坦。

  醇香閣。

  掌柜的安排好兩位公子,有些疑惑,真是怪的很。

  梁家大公子怎么會跟林公子的關系這么好呢。

  不是聽說梁三公子跟林公子的關系很惡劣,這做老大不僅沒幫弟弟報仇,還跟仇人把酒言歡,看不懂,真心看不懂。

  林凡跟梁易初吹噓打屁,聊的還算歡快。

  飯桌上。

  祖翔時不時的盯著林凡,從雙腳慢慢往上移動,仿佛是在尋找著什么。

  他善于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尤其是在心理學方面,更是有這頗高的造詣。

  發生梁家糧倉被盜之事時,他并沒有懷疑到林凡所為。

  但根據后來的情況。

  他發現這件事情跟林公子之間,好像有所關聯。

  梁三公子說的話,別人或許不信,但他卻聽在心里,仔細分析,的確有可能。

  或者說,梁三公子并沒有說謊,說的都是真的。

  “這位老兄,從見面開始到現在,你就一直在觀察我,我是不是有什么問題?沒事,有什么事你就直說,我這人愿意接受不好的意見。”林凡問道。

  梁易初身邊的人,眼神太怪,看的他都有些害怕。

  要不是對方看起來還算正常,他都懷疑對方是不是想玩弄他的屁股。

  祖翔笑道:“林公子誤會了,只是感覺面相不凡,多看幾眼而已。”

  “嘿!”林凡來了興趣,“原來你還會看面相,不錯,不錯,小時一位老師傅跟我說,我這面相,天庭飽滿,地閣方圓,鼻山根高聳透天,鼻圓隆不露鼻孔,不斜不偏,俗稱龍鼻。”

  “而這龍鼻之人都是聰明智慧,多才多能,財富萬貫。”

  “那老師傅說的真準,看我現在這情況,完全吻合。”

  祖翔笑容逐漸凝固,說的都是什么,也就一句過渡話而已,竟然能扯出這些玩意。

  梁三公子輸的不冤。

  梁易初笑道:“林兄,那你看我這怎么樣?”

  “嗯……”林凡沉思片刻,“不錯,你這鼻子雖然不是龍鼻,但也是鼻中王者,俗稱懸膽鼻,長有這鼻子的,注定是要享受榮華富貴的,而在壯年時,會機遇到來,梁兄你可要好好把握啊。”

  “哈哈哈。”梁易初笑著,雖然知道這是林兄在吹牛逼,但大家互相吹吹,也能拉攏之間的感情不是。

  就他說的。

  林兄干的那些事情,他拍手叫好,農田稅,發糧事,那都不是一般人所能干出來的,沒點魄力還真不敢。

  祖翔搖頭不語,幽城三大世家的公子,跟外面那些龐然世家比起來,要友好許多。

  他從那些大城世家來到幽城這偏遠之地,不是因為才能不夠,而是那些地方太危險。

  爭奪斗爭太激烈。

  每日不血流成河,都不好意思說龐然世家的爭奪了。

  晚上睡覺,睡的好好的,突然就刀光劍影,差點連命都沒了。

  更讓祖翔無法忍受的就是,在高壓形式下,去放松一下心態,跟風情萬種女子進入巔峰之時,億萬步兵持刀闖入地方堡壘時,一道寒芒襲來。

  嚇得他魂飛魄散。

  從此沒有那些豪言壯志。

  只想離開這危機四伏爭奪之地,找個安穩的地方漫漫渡過。

  此時,祖翔神色有些低沉。

  隨后從回憶里醒來,卻發現林公子盯著他,眼神有點不對勁。

  “你是有故事的男人啊。”林凡喝一口酒,悠悠道。

  對方回憶過去的表情,與他以前一樣,只有都有故事的男人,才能相互明白。

  祖翔尷尬的笑著,故事?那肯定是有故事的男人,有的事情沒有經歷過從不會明白。

  那日子一般人真的撐不住。

  龐然豪門的爭斗不僅見血,還會要人命。

  幽城三大世家的爭斗,在他看來,也就是小打小鬧,為生活添加一點樂趣而已。

  就以糧倉之事來說。

  如果是發生在那些世家身邊。

  看守糧倉的侍衛不僅會死,就連全家都得陪葬。

  哪里像這般。

  也就打廢了而已,還能留有一條命。

  祖翔笑著,突然,外面天空有一道灰色的光芒一閃而過,面色微微變化。

  “林公子,近日最好不要出府。”

  這話說的讓人滿頭霧水。

  “怎么了?”林凡問道。

  他有些疑惑,對方說的這話,讓人聽不懂。

  此時,倒是祖翔有些詫異,林凡身為林府公子,怎么會不知道這些事情。

  當他準備說些什么時,外面的街道有些熱鬧。

  馬蹄聲傳來。

  林凡望去,看到表弟回來了,趴在圍欄上,招著手,“表弟……”

  周忠茂滅河匪回來了,同時將河匪財富洗劫一空,足足裝了四大箱,有許多奇珍,還有他特意給表哥帶回來的東西。

  弄好這一切后,就連夜趕路,馬不停蹄,為的就是趕緊回幽城。

  “表哥。”

  周忠茂看到表哥在樓上,抬手讓大隊伍停下,隨后翻馬落地,吩咐手下的將東西送回林府,直接進入醇香閣。

  “表弟,你出去這么久,可是讓表哥想的很,怎么樣,沒遇到什么危險吧。”林凡問道。

  周忠茂憨厚的笑著,“沒危險,一點事情都沒有,主要就是路程有點遠,不然我早就回來了。”

  祖翔嗅到了濃烈的血腥味。

  他知道。

  眼前這位殺了很多人,氣味聚而不散,常人難以聞到,這是狠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