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61章 我是真的來看望你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林萬易從侍衛那里得知,逆子入書閣沒過多久就出來,這事氣的他肝疼。

  故意給他遇到三門功法。

  就真的沒有看到嗎?

  連功法都不帶出來,還怎么修煉,先前的期待,徹底變成絕望,還是想太多,這逆子依舊如此。

  甚至到已經懶得去找這逆子。

  看來只有晚上去找這逆子好好談一談,讓他知道,讓你老爹生氣的時,你的日子將會很悲慘。

  后院。

  林凡實驗過洗點修煉法,頗有心得,很是強大,以后可逐步深入研究,慢慢感悟。

  “狗子,你去給本公子買點補品。”林凡吩咐道。

  狗子應道,但沒想到有誰生病啊,公子這是要干什么?

  “公子,這補品買些什么?”

  林凡沉思片刻,“有人說蘿卜似人參,吃多對身體好,就買點蘿卜,還有買點紅莧菜,炒出來的顏色都是紅色的,應該補血,就買這兩樣,禮盒包裝的好看點,等會公子我要去看個人,快去吧。”

  梁庸齊這人怎么樣?

  說實話,這人還是很不錯的,雖然囂張了點,但這段時間來,人家給自己提供了多少怒氣點。

  只要有點良心,都應該去看望人家。

  狗子徹底的懵了。

  公子又要干什么?

  如果是去看望別人,不應該帶點珍貴的東西,比如府內就有百年老參,還有許多昂貴的藥材。

  至于蘿卜跟紅莧菜,這根本就是蔬菜。

  真要送過去,還不將人家給氣懵了。

  但這是公子吩咐的,那只能照辦,至于最后會出什么問題,那就是后面的事情,暫時還不用想那么遙遠。

  沒過多久。

  公子將補品都準備好,禮盒都是精心準備的,外觀大氣,看去就知道是好東西。

  “走,出發。”

  在家待了一天半,生活樂趣太低,只有行走在外,呼吸新鮮空氣,才能感受到自己還活著。

  梁府門口。

  狗子都懵了,他想過很多,但還真沒有想到公子會來這里。

  看守梁府的兩名侍衛發現林家公子來的時候,心里竟然有點慌。

  他們家的三公子最近有點慘。

  暗地里有人傳播,三公子變的這么慘,就是因為林家公子。

  這是危險人物。

  是高手。

  不能隨便惹,否則會有禍上身。

  “麻煩通報一下,本公子要來看望梁三弟。”林凡說道,隨后指著補品,“放心,我是帶補品來的。”

  兩名侍衛怪異的看著林凡。

  心里只有一個想法。

  我信你個鬼。

  你這人壞的很。

  但還是立馬去通報,身份地位不對等,說白了他們只是侍衛,哪能跟林家公子叫囂,那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很快。

  侍衛跟隨梁老爺出來了。

  梁老爺得知林家公子來探望的時,有些愣神,見鬼了,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不成,這小子還想著來探望三子。

  這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

  “賢侄,怎么有時間來我這里了?”梁老爺臉上帶著笑容,可別小看這笑容,這笑容卻是帶著一種媽賣批。

  仿佛是在說,你這兔崽子,害的我家三子還不夠,竟然還要臉過來。

  “梁老爺,這話說的,小侄見梁三弟臥床不起多日,心里擔憂,特意帶著一些補品過來慰問慰問。”

  “以前我跟梁三弟是有點矛盾,但冤家宜解不宜結,來看看。”

  林凡表情真誠,說的就跟真的似的。

  梁老爺很是怪異的看著林凡。

  莫非太陽真的從西邊出來了。

  “看來賢侄是長大了,還站著干什么,進來吧。”梁老爺笑道。

  幽城三大世家。

  明面關系都好的很,見面不是林兄就是袁兄。

  但背地里一般都喊老狗。

  明面沖突是不會存在的,最多也就暗地里斗一斗,屁股一拍,又跟親兄弟似的。

  就這樣的關系延續了很長時間。

  林凡笑著踏入梁府,朝著梁庸齊的屋子走去,“梁老爺不用送,我就去看看梁三弟就行,看完聊幾句賢侄就走。”

  也不等梁老爺多說,林凡麻溜的朝著遠方走去。

  梁老爺看了一眼,也沒多說什么。

  這里是梁家,這小子也不敢亂干什么事情,所以可以安心。

  院落。

  林凡站在門口,就聽到屋內有輕微的低吟聲,聲音有點痛楚。

  “咚咚!”敲門。

  “進來。”梁庸齊有氣無力道。

  身上的傷還沒好呢,父親下手真的太狠,打的骨頭都快斷了。

  林凡推門而入,“梁兄,我來看你了。”

  梁庸齊躺在床上,手捧一本禁書,以書中的知識作為力量對抗身上的疼痛,可聽到這聲音,捧書的手卻是猛的一顫。

  隨后,猛的提高嗓門。

  “你來干什么?”

  他是真的怒了。

  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這家伙。

  怒氣點88。

  也許是身上有傷,影響了他暴怒點數,又從先前的破百降落到兩位數。

  “梁兄,別激動,有話好好說,我們之間其實沒那么大矛盾,看,我換帶著補品來看你呢。”林凡拍著手里的東西說道。

  梁庸齊想要將手中書籍藏到被窩里,卻被林凡給看到了,“好雅興,這本《少婦阿珍》的文學內涵很高,梁三弟果然是有文化的人。”

  怒氣點111。

  終于又破百了。

  梁庸齊將書籍收起來,冷聲道:“貓哭耗子假慈悲,別在我面前裝模作樣,姓林的我告訴你,這里是梁家,你要是敢對我怎么樣,你走不出這里。”

  說實在的,沒被林凡欺負的時候,梁庸齊也是一位偏偏公子,持扇風流倜儻,尋常女子怕是抵擋不住他的魅力。

  但很可惜。

  他被林凡搞崩心態,面露兇樣,將那特有的貴公子氣質給弄沒了。

  林凡拉來椅子坐著,“別緊張,別誤會,真的是來看看你的,那天的情景歷歷在目,你被打的血肉模糊,痛在我心。”

  提到往事,對梁庸齊來說,對方就是故意的,他都想忘記,可這家伙卻又故意提出來。

  就是故意氣人。

  怒氣點123。

  梁庸齊低吼著,“你能給我走嘛?算我求你了行不行,我一看到你,我這心就不能平靜,請你立馬離開,梁家不歡迎你。”

  對他來說,最讓他生氣的人。

  那肯定非林凡莫屬。

  以前都還沒這種感覺。

  可自從三番五次被他給坑了之后,他就有了這種感覺。

  賤人,這就是活生生的賤人啊。

  他心里比誰都清楚,所有的事情,肯定是這王八蛋干的,但就是沒人相信。

  能找誰去說這個理。

  “梁兄,別這樣,我這次來,真的是來看望你的,咱們以后都得生活在幽城里,抬頭不見低頭見,何必這樣呢。”林凡笑著說道。

  不錯哦。

  怒氣不多,還多了好幾百。

  梁庸齊對林凡那是深惡痛絕,一句屁話都不會相信。

  只有被傷害過的人,才能明白那種感受。

  “你別跟我說這些,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不會相信,你現在立馬給我離開這里,我這里不歡迎你。”

  由于太過于激動,身上的傷口又裂開了。

  疼的他齜牙咧嘴,倒吸冷氣。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等你傷好了,我給你安排一桌,好好慶祝慶祝。”林凡起身,將補品放在一旁,“梁兄,不送,告辭。”

  隨后出門離開。

  屋內安靜,只有梁庸齊沉悶的憤怒呼吸聲。

  看到一旁的禮盒,他本想直接扔掉,但好奇心驅使著他一探究竟。

  拆開禮品盒。

  沒有聲音。

  陡然。

  一道憤怒的怒聲道爆發了。

  “林凡,我尼瑪……”

  怒氣點666。

  梁庸齊很憤怒,將東西全部砸掉,對方來到他家里送這些,就是在戲弄他。

  其實林凡很冤。

  這都是真心啊。

  還不是想你補補身體,怎么就不接受我的好意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