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58章 渭河的水紅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林凡感覺無趣。

  這跟他想的根本就不一樣。

  雖說有點不滿,但還算可以,看看梁庸齊被打成這樣,他都不知該說些什么。

  兩人有仇嗎?

  其實沒什么深仇大恨,也就偶爾放放嘴炮,絕對不會掄起拳頭就一頓猛干。

  還算是和諧。

  但這和諧就在林凡到來后被打破了。

  在城里碰面,基本已經沒什么嘴炮可放,而是掄起拳頭就是干。

  打的梁庸齊猝不及防,悲慘至極。

  沒辦法。

  幽城就這么大,能被自己欺負的也就那幾個,不欺負他們還能欺負誰。

  如今這情況,梁庸齊怕是要退出歷史的舞臺,這段時間怕是無法從梁庸齊身上得到什么。

  林萬易起身離開,他就是看客而已。

  林凡路過梁庸齊身邊,蹲下來,輕拍肩膀,“梁兄,不要難過,好好養傷,十天半個月后,又是一條好漢。”

  “我悄悄的告訴你,其實你不應該被揍得,一切都是我干的,你受苦了。”

  話音落下。

  林凡也不在多說一句廢話,直接離開梁府。

  “姓林的,你害我。”梁庸齊咬牙切齒,心里發誓,這輩子就要跟這家伙死磕到底,不死不休。

  怒氣點666。

  已經出了梁府的林凡,停下腳步,回頭望了一眼。

  也許這就是梁庸齊這輩子的巔峰。

  屋內。

  梁老爺臉色陰霾,有怒火積壓在體內。

  “爹,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被他給陷害的。”梁庸齊氣息很弱的說道,他不能讓老爹認為他不行,否則這家主之位就真的要跟他說再見了。

  梁易初上前,“三弟,別說了,好好休養,別怪爹,爹也是為了救你。”

  “你滾開,不需要你假慈悲。”梁庸齊用力將大哥推開,但那疼痛席卷而來,疼的都有些受不了。

  梁易初站在一旁,不知該如何是好,三弟對他的態度實在是太壞了。

  “老夫越想越氣,你這逆子還敢對你大哥無禮。”梁老爺本想壓住心里這股氣,可看到這逆子如此無法無天,目中無人,直接掄起棍子,猛的就是一擊。

  梁庸齊哀嚎一聲,失去意志,徹底暈死過去。

  他沒想到老爹竟然會補刀。

  “爹,三弟他……”梁易初也是沒想到老爹竟然會動手。

  梁老爺擺手,“我知道三子他不敢偷糧,但他也不應該有了貪心,如果當時就通知我,也就不會有現在這情況,可就是因為他貪心,被人給陷害了。”

  事情處處有著蹊蹺。

  他心里認為此事是跟林家有關。

  但沒有證據。

  渭河。

  “殺。”周忠茂低吼一聲,渾身內力沸騰而起,形成護體氣盾,沖入到河匪里,直接大開殺戒,沒有任何河匪能夠在他手里存活。

  周圍的侍衛們,都被教頭這威猛模樣給震懾到。

  恐怖,實在是太恐怖。

  以周忠茂為中心,數米之內,血流成河,尸體堆積在那,河面上更是漂浮著不少尸體,河水都被染紅。

  “教頭,這些都是河匪螻蟻,領頭的并不在。”侍衛查看周圍的情況,并沒有找到河匪首領。

  周忠茂很急。

  他現在就想趕緊將事情解決,回到幽城,繼續跟表哥在一起。

  咚咚!

  就在此時,周圍有鼓聲響起。

  遠方出現許多船只。

  “你們好膽量,竟敢來渭河找我渭河幫的麻煩,怕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吧。”遠方船只中,有一艘船只巨大,說話的人,就站在那里,體型壯碩,至少有三米之高,渾身肌肉就跟樹根一樣,盤旋而起,手里更是握著一柄巨錘,怕是有一兩百斤。

  氣勢兇猛,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感。

  “教頭,我們好像是中了埋伏。”侍衛警惕周圍道。

  他們現在是在海面上。

  也是渭河幫的地盤,對這里地勢的熟悉度,絕對沒有渭河幫熟悉,所以只能處處小心翼翼,要是陷入到埋伏里,后果不堪設想。

  “埋伏?”

  周忠茂并沒有放在心上。

  “放箭。”驚天怒吼聲傳來。

  刷刷!

  頓時。

  前方有箭雨襲來,鋪天蓋地,密密麻麻。

  渭河幫很陰險,從來不會跟對方正面交戰,一般都是派螻蟻前去牽扯一下,然后看看對方的實力。

  要是弱小。

  倒是省去麻煩。

  可要是強大,直接遠程攻擊,先消耗一波。

  周忠茂抬頭看向遠方,紋絲不動,“耽誤我的時間,早點解決,早點回去。”

  此時。

  水面震動起來,有小泡泡冒起。

  頓時,一股強橫的內力從周忠茂體內爆發出來,形成護盾,將船只籠罩著。

  叮叮當當!

  箭雨墜落,跟內力護盾碰撞,有火花閃爍。

  “教頭內力也太渾厚了吧。”侍衛們震驚的很,沒想到教頭的內力竟然強悍到如此程度。

  這是箭雨,每一次轟擊,都會對自身內力產生消耗,可是教頭卻一點異樣都沒有。

  箭雨消失。

  湖面上漂浮著許多箭矢。

  只見周忠茂雙掌抬起,內力外放,湖面上的箭矢漂浮而起,隨后雙掌往前一推。

  “去。”

  咻咻!

  如數奉還。

  河匪那里顯然是懵了。

  就算隔得很遠。

  慘叫聲還是傳遞過來。

  河匪們要逃,頭領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情,對方的實力明顯很強大。

  “想跑?做夢呢,讓你們跑了,我得要多久才能完成任務。”周忠茂低吼一聲,雙膝彎曲,砰的一聲,直接彈起,船只都差點被掀翻,一圈圈海浪擴散開。

  渭河幫首領看到那如同流星一般襲來的身影,表情凝重。

  這是高手。

  眨眼間。

  周忠茂出現,從上空落下。

  渭河幫首領舉起手中的巨錘,猛的朝著周忠茂襲去,“膽敢來我這里放肆,給我去死。”

  周忠茂絲毫不慌,五指成拳,強大的內力凝聚在拳頭上,砰的一聲,直接轟撞在一起。

  強大的沖擊,直接讓船只四分五裂,蕩漾起驚人的水柱。

  咔嚓!

  巨錘直接崩裂,化為碎片跌落在地上。

  周忠茂沒有多廢話,瞬間出手,一掌轟在首領腹部。

  噗嗤!

  首領噴血。

  腹部更是被這一掌打穿,血肉模糊,都能看到里面的器官。

  噗通一聲。

  首領雙膝跪地,雙臂垂下,直接被秒殺。

  周圍的河匪們扔下手中的武器,立馬跪地求饒,“我們投降。”

  恐怖如斯的首領都死了。

  他們拿什么跟人家拼啊。

  很快。

  侍衛們到來,驚駭的很,教頭也太恐怖了,也太急了,直接孤身前來,要是遇到危險該如何是好。

  “教頭,這些河匪怎么辦?”侍衛問道。

  周忠茂面色嚴肅,“都殺了,一了百了,省的事后麻煩,如果不是他們興風作浪,我也不會被姨夫派到這里。”

  河匪不多,但也有數百人。

  侍衛們凜然,拔刀執行。

  這一天。

  渭河的水紅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