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57章 那你還想怎么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林萬易皺眉,逆子來干什么?

  又沒你什么事。

  湊熱鬧,也沒這么湊的。

  袁梁兩家對峙,那是他們的事情。

  他來這里的目的,就是被邀請過來,當一個公證人,順便看看這事到底是怎么處理的。

  梁庸齊唰的轉折腦袋,憤怒道:“林凡,是你干的對不對,你要是男人你就給我把這事給認了。”

  怒氣點88。

  “嗯,是我干的。”林凡點頭應道。

  梁庸齊大喜,指著林凡,回頭道:“你們聽聽,他承認是他干的,跟我沒關系,真的跟我沒關系。”

  林凡道:“我能不認嘛,你都說了,是男人就給你將這事給認了,本公子別的不說,但還是自認為自己是男人的,所以滿足你這個要求。”

  “你……”

  梁庸齊指著林凡的手指都在顫栗著。

  “凡兒,來了就過來,此事是袁梁兩家的事情,你就不要多管。”林萬易說道。

  他怒瞪林凡一眼,哪來這么多廢話。

  林凡來到老爹身邊,“爹,我可沒多管閑事,就實話實說。”

  “袁老爺,其實我也不太愿意相信梁三公子會干出這樣的事情。”林凡說道。

  梁庸齊愣神,倒是沒想到這王八蛋竟然會幫他說話。

  可接下來林凡說的話,卻是讓他徹底怒了。

  “但事實就是事實,就算不愿相信也沒用,只希望梁三公子能夠認識到自身的錯誤,不要在偷盜一路上越陷越深。”

  林凡語氣嚴肅,甚至有種痛心疾首的悲傷。

  仿佛是因為梁庸齊干了這種事情,讓人心痛似的。

  怒氣點123。

  梁庸齊怒視林凡,低吼著,“是你在陷害我,你陷害我。”

  林凡搖頭,無奈,“我陷害你什么,你有什么讓我好陷害的,手腳長在你身上,我還能控制你身體不成。”

  “好狠的手段。”梁庸齊臉色通紅的跪在那里。

  他可以確定,就是姓林的陷害他。

  如果他不將這些糧食放到糧倉,同時沒有被他發現,他就不會有貪心,更不會因為被手下說服,有了歪心思。

  不管如何。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

  “閉嘴。”梁老爺怒喝一聲,隨后看向不遠處的侍衛,“拿棍子來。”

  “父親,三弟可能也是一時鬼迷心竅。”梁易初給老三求情,對于這事,他是不想見到的。

  三弟偷糧被發現,丟的不僅僅是他的臉,更是梁家的臉。

  梁庸齊見這情況,哪能不知接下來要發生什么事情,肯定是一頓慘不忍睹的毒打。

  “爹,饒命啊,袁老爺饒命,真的不關我事,是這侍衛蠱惑我才干的,我也是一時被沖昏了頭腦啊。”梁庸齊哭訴著。

  那聰慧的侍衛大喊著,“沒有,公子你可不能害我,小的可從來都沒有蠱惑過你。”

  這個時候,可不能表忠心,什么事情都往身上攬。

  真要是傻的將事情往身上攬。

  老爺一刀將他們咔嚓,就是讓他們當替罪羊。

  梁庸齊大怒,沒想到被他認為聰慧的侍衛,直接否認,氣的都想跟侍衛廝殺在一起,“你還敢說不是你蠱惑我?”

  聰慧侍衛嗷嗷大喊,“老爺,我沒有蠱惑公子,小的大字不識,沒念過書,只有一些蠻力,哪能說有道理的話。”

  林凡點頭道:“這侍衛說的頗有道理啊,梁公子念過書,懂得大道理,哪能是沒念過書的侍衛隨意能蠱惑的。”

  梁庸齊現在要氣懵了。

  恨不得起來跟這侍衛扭打在一起。

  你先前可不是這么說的。

  開始說的那些話不是都很有道理嘛。

  什么危險往往伴隨著機遇,這么有道理的話,到底是誰說的,怎么就沒一點數呢。

  很快。

  有侍衛拿著棍子走來。

  梁老爺將棍子拿在手里,來到梁庸齊身邊,也不等周圍人說話,砰的一聲,直接抽了上去。

  一陣慘叫聲響起。

  這一棍抽在梁庸齊的后背,聲音很沉悶。

  只見梁庸齊倒在地上,抱著身子慘叫著,后背的血跡染紅了衣服。

  林凡驚嘆,這一棍打的還真是夠狠的。

  梁老爺也是狠人,對親生兒子都能下這么狠辣的手,這要是對仇人,那還不是更加的恐怖。

  他看向袁家那邊的情況,只見袁老爺依舊紋絲不動,甚至連眼皮都沒動一下。

  倒是那袁天楚抽著嘴。

  顯然是被這一棍給驚住了。

  “逆子,你膽敢干這種事情,我梁家跟袁家世交多年,相互扶持,你卻干出這等事情,老子打死你。”梁老爺怒喝,隨后又是一棍落下。

  梁庸齊被抽的鬼哭狼嚎,凄慘萬分,抱著身子在地上打滾。

  “爹,饒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林萬易淡定的喝著茶,“子不教,父之過,不成材也得成人,梁兄的心痛我能理解。”

  “打重了才知道痛,知道痛下次就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林凡低頭看著老爹,怎么感覺這話的意思說的好像不單單是給別人聽的,還是給他聽的。

  “爹說的有道理,梁老爺這一頓打,希望沒白打。”

  怒氣點233。

  說完這句話,就有怒氣點。

  雖然不知是誰在生氣,但反正也就是這里的人,無所謂,都一樣。

  梁庸齊不敢猖狂,被打的太疼,渾身骨頭就跟斷裂似的,只能滿地打滾,緩解痛苦。

  “逆子,你知不知道為父小時的命,可是袁兄救的,你現在竟然將手伸到袁兄那里,看我不打死你。”

  又是一頓怒抽。

  袁老爺倒是被梁老爺提起小時的回憶。

  那時兩人還小,也就六七歲,在城里浪蕩,梁老爺腳賤,看到一只公的野狗在瘋狂輸出一條家養的母狗,直接上去就是一腳,打擾了人家的好事,被追殺幾條街。

  后來還是袁老爺仗義出手,解了圍,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袁老爺跟梁老爺兩人,年輕時的關系是很好的,算是鐵哥們,也就是后來慢慢有了變化而已。

  慘叫不斷。

  梁庸齊顫抖著,血液溢出,如果繼續下去,不死也得脫層皮。

  “夠了,此事就這么算了。”袁老爺起身,朝著門外走去。

  梁老爺追去,抱拳道:“袁兄,對不住了。”

  林凡小聲道:“爹,就這么結束了?”

  林萬易斜視一眼,“那你還想怎么樣?”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