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56章 原來你是這樣的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梁庸齊絕對沒有想到,袁老爺竟然會出現在這里。

  半夜不跟小妾造人,竟然在城門口蹲守,打的他是措手不及。

  怎么辦?

  現在本公子到底該怎么辦。

  不知為何,梁庸齊有點后悔干這件事情,他是真沒想到袁老爺會在這里守著他。

  不好。

  他想到一種可能。

  這一切都是在姓林的預料之中,這是他挖的坑,就在等自己跳下去。

  片刻間。

  梁庸齊思緒很亂。

  甚至很后悔。

  為什么要有貪婪的心,竟然冒著風險要運糧,這腦子到底是怎么長得。

  不對。

  這根本就不關自己的事,是身邊的侍衛讓他干的,他是被迷惑了心智,根本不能怪他。

  “袁……袁老爺,您怎么在這里?”梁庸齊想鎮定,可鎮寧不了,手腳都在顫栗著。

  袁老爺瞇眼看著梁庸齊,“我袁家糧倉被盜,在這里查看路過車輛,莫非還能有什么問題不成。”

  “沒問題,這肯定是沒問題的事情,那袁老爺,您繼續查,我就先走了。”梁庸齊想跑路。

  “不急。”袁老爺攔住去路,“賢侄,如今半夜三更的,你不在家里好好休息,反而帶著侍衛運送東西,這運送的是什么?”

  梁庸齊吞咽口水,笑道:“沒什么,真的沒什么,就是一些簡單的東西。”

  噗嗤!

  袁老爺五指插到布袋里,頓時,一粒粒糧食嘩啦啦的滾落下來。

  “完蛋了。”

  梁庸齊渾身顫栗,仿佛是驚人的秘密被發現了似的。

  “呵呵。”袁老爺臉色逐漸陰沉下來,“賢侄,這就是你說的簡單東西?”

  “這……”梁庸齊臉色發白,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袁老爺上前,抓了一把糧食,緊捏著,糧食從五指間灑落下來,“賢侄,這糧食是袁家的吧,半夜三更想運走,是怕被發現對嗎?”

  他真沒想到。

  竟然還真的是梁家偷的。

  白天時。

  林凡跟他說的這些,他記在心里,不過當時想的問題很多。

  如果是林家故意為之,想要挑起袁梁兩家的矛盾,從而坐收漁翁之利,所以沒有行動。

  等離開后。

  他就派遣侍衛去監視。

  沒想到還真的是。

  如果是陷害梁家,那么大可揭穿這陰謀,可現在看來就是梁家偷的,否則怎么會半夜運糧。

  “袁老爺,這是有人要陷害我啊。”梁庸齊慌神了,隨后吼道:“是他,一定是他,是林凡在陷害我,就是他在陷害我。”

  袁老爺沒有多說廢話,“去,通知梁老爺,讓他來糧倉給我袁家一個交代。”

  “是,老爺。”侍衛應道。

  梁庸齊聽聞這話,喉嚨就跟被人掐住似的,目光看向那侍衛,卻發現頭腦聰慧的侍衛,冷汗從額頭直冒,仿佛是想到可怕的事情即將發生似的。

  今晚的幽城并不和諧。

  天亮了。

  林凡打著哈氣,伸著懶腰,慵懶的起床。

  “狗子,人呢。”林凡朝著外面喊道。

  狗子端著洗臉盆進來。

  林凡洗漱一番,隨意問道:“昨晚幽城有發生什么事情嗎?”

  這是見證袁老爺有沒有悟性的時候。

  真要是沒有悟性,那只能說被盜也是活該,都已經說的如此清楚,你要是沒悟性,無法感受本公子的話,那這糧食怕是真的沒了。

  “公子,小的也不知道。”狗子搖頭,他也沒出林府,至于外面發生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

  林凡搖著頭,“也不知道我那表弟什么時候回來。”

  想念。

  那是真的很想念。

  都已經出去兩天了。

  “公子,教頭去的是渭河,現在應該差不多已經到渭河,至于完事回來,至少還需要四到五天左右。”狗子說道。

  如果一切都很順利的話。

  的確四到五天就夠了。

  “渭河。”林凡沉思片刻,他知道幽城只是很小的一塊地方,偏僻的城池,但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這些都是他推測出來的。

  幽城三大世家。

  袁,梁,林,這三家屬于幽城最強大的世家。

  尤其是林家,老爹的實力深不可測,袁梁兩家畏懼自己老爹。

  這里或許沒有任何問題。

  但在林凡看來,這里的問題很大,絕對不是表面那么簡單。

  可就是想的腦袋疼,不想繼續推測下去。

  “咦!”

  “我艸!”

  林凡震驚,昨晚睡了一覺,小輔助一欄里的怒氣點怎么變得這么多。

  怒氣點:4716。

  漲幅的厲害。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

  梁庸齊那家伙被發現了,被狠狠的揍了一頓,然后將怒氣都往自己身上送不成。

  來到大廳內。

  沒找到林萬易,朝著侍衛問道:“我爹呢?”

  “回公子,老爺一早就出去了,聽說是梁家出事,已經去了梁家。”侍衛說道。

  侍衛并不知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

  林凡樂了,看來是真的成了,袁老爺的悟性不錯,沒有白瞎了昨日的一番分析。

  “狗子,我們走,去梁家。”

  早飯都不吃,就朝著梁家趕去,這么熱鬧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他。

  梁家大廳。

  梁庸齊跪在那里,臉上帶著傷,這些傷是晚上被揍的。

  此時,梁庸齊感覺自己很冤枉,眼角都有眼淚。

  “爹,我真的是被陷害的,袁家的糧不是我偷的。”梁庸齊哭喊著,隨后看向那六個侍衛,“您不信可以問他們,糧真的不是我偷的。”

  他現在就跟日了狗似的,渾身都不自在,有苦都說不出。

  被梁庸齊認為聰慧的侍衛,低頭不語,瑟瑟發抖。

  他不能說糧不是公子偷的,更不能說是他讓公子運糧,否則他就是蠱惑公子的罪魁禍首,為了解決這件事情,他肯定會被當做替罪羊。

  誰不想活啊。

  他們也想活命。

  “給我閉嘴。”梁老爺怒喝,隨后道:“袁兄,此事我并不知情,一切都是這逆子所為,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梁老爺對三子失望了。

  都惹的什么事情。

  你要偷也得偷的干凈點,別讓人抓到把柄,現在人贓俱獲,還能有什么說的。

  如果只是在糧倉里被發現,到也好說,就說有人栽贓陷害,想要挑撥我兩家之間的關系。

  可你特么的,竟然半夜三更找來六個侍衛,更弄來六輛馬車,要將糧食運出城,你腦子被驢給踢過了不成。

  “梁三公子,原來你是這樣的人。”

  此時,林凡從外面走來。

  言語之間有種心酸,還有些心痛。

  戲要開始了。

  怒氣點也得來一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