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55章 又是我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梁庸齊是實踐派的人,說干就干,絕對不會猶豫。

  既然已經確定,還有什么好猶豫的,立馬命令侍衛去找可靠的兄弟,絕對要守口如瓶,如果被發現,不僅僅他要倒霉,就連你們都要倒霉。

  很快。

  六名侍衛站在梁庸齊面前。

  “公子,這五位都是我兄弟,絕對靠得住。”

  侍衛也是有夢想的人,他們也想成為頂尖的侍衛,所以只有在危機并存的時候,幫公子完成大事,才能攀上高位。

  被叫來的五名侍衛看到糧倉里的糧食,心里咯吱著。

  梁家的糧倉不是已經被盜了嘛。

  這些糧食又是哪來的。

  袁家糧倉被盜,那這些糧食不會是袁家的吧。

  “嗯。”梁庸齊很緊張,干這事能不緊張嘛。

  侍衛看著五人,道:“你們都給我聽好了,這件事情容不得有半點閃失,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只要辦成了,以后你們就是公子的心腹,榮華富貴有你們享受的,但要是誰敢弄出幺蛾子出來,后果你們應該也知道。”

  梁庸齊擺手,“別墨跡了,趕緊的。”

  不知為何。

  即將要干這事時,他的內心慌的很,好像有什么東西要跳出來似的。

原本,他是想通知老爹,或者去通知袁家  告訴他們,這是有人要陷害我梁家,將你們的糧食放在這里,但我沒動,一粒糧都沒動,全部如數奉還。

  但身邊這侍衛實在是聰慧,利害關系一分析,竟然讓他有點想法。

  搏一搏,或許能有天大的收獲也說不定。

  糧倉之外,屋樓之巔,一雙眼睛在黑夜里注視著梁家糧倉的一舉一動。

  “老爺果然料事如神,派遣我等在這里蹲守,原來還真是梁家偷的,現在更想連夜將糧食運走。”

  他看了許久,目睹一切經過,其中就有一名侍衛離開糧倉,隨后又帶來五名侍衛回來。

  同時還有六輛馬車。

  梁庸齊看著侍衛將一粒粒糧裝入麻布袋里,內心就在慢慢的跳動著,看著越裝越多,竟然還有一絲喜色。

  仿佛勝利在望,很快就能搞定。

  “快點,弄快點,不要耽誤了。”梁庸齊催促著,只要此事一成,他在梁家的地位,將再也無人可撼動。

  梁家家主之位除他之外,還能有誰能有能力擁有。

  大哥你還是別自討苦吃,老老實實的待著吧。

  糧倉之外。

  “老爺,果然如你所料那般,梁庸齊半夜前來糧倉,帶來侍衛,看情況是要將糧食運走。”看守這里的侍衛說道。

  袁老爺瞇著眼,目光鎖定糧倉門口。

  他本是不信梁家會偷他的糧,但今日林凡說的頭頭是道,不得不讓他傷心。

  以防是林凡有陰謀,他沒有當場就去梁家,而是派人蹲守梁家糧倉,更是派人去林府外,還有林府糧倉那里監視。

  怕的就是調虎離山,聲東擊西。

  可林家那里安靜的連一點動靜都沒有。

  反倒是梁家這里有所行動。

  此時。

  糧倉大門開啟。

  一名侍衛走了出來,警惕周圍,確定周圍無人后,朝著里面招手,壓低喉嚨。

  “快。”

  侍衛們手提糧袋,往馬車上裝去。

  一袋又一袋。

  梁庸齊的心里變化頗有些意思,看著糧倉里那么多糧食,心里很慌,可是看到侍衛不斷搬糧,糧倉里的糧袋越來越少,竟然有種大事要成的感覺。

  “老爺,我們是否行動?”袁家侍衛問道。

  他們心里怒啊。

  梁家欺人太甚。

  竟然真的是他們盜糧,還假裝來袁家告訴他們糧食是誰偷的。

  簡直就是賊喊捉賊,可惡至極。

  “不急,等等。”袁老爺說道。

  他倒要看看往哪里運。

  袁老爺對梁庸齊的印象是真的壞,已經壞到骨子里,以前怎么就沒發現呢。

  他聽聞梁庸齊一直被林家公子揍。

  如今看來,活該被揍。

  梁庸齊看著裝滿糧食的六輛馬車,心情澎湃的很,“走,先將這些存糧運走。”

  袁老爺們一路跟蹤。

  “老爺,他們這是要出城。”

  以梁庸齊的身份地位,守城侍衛自然不敢阻攔。

  當即將出城門那一刻。

  梁庸齊發現城門口的黑暗里,有兩道模糊的身影。

  半夜三更的,哪來的人。

  不回家睡覺。

  “站住。”袁家兩名侍衛攔住馬車。

  梁庸齊愣神,心里有點緊張,可想到自己的身份地位,絲毫不虛,怒斥道:“干什么?半夜三更你們守在這里干什么,還敢攔本公子的馬車,滾一邊去。”

  “原來是梁公子。”袁家侍衛抱拳道;“袁家糧倉被盜,老爺讓我們守在這里,查看路過的馬車,不知梁公子半夜要去哪,這馬車上又是什么?”

  被對方這番詢問。

  梁庸齊心里就有點慌了。

  他這輩子就沒干過這種事情。

  屬于新手。

  緊張那是肯定的。

  這就是自知心虧,不敢大聲說話。

  “放肆,梁公子的馬車,也是你們這些下人所能詢問的嗎?如果不想死,就趕緊滾開,別耽誤了我家公子的事情。”梁家侍衛怒斥道。

  他們是老手。

  已經能夠做到睜眼說瞎話的水準。

  保證臉不紅心不跳。

  袁家兩名侍衛絲毫不慌,裝,請你繼續裝,我家老爺就在后面,就是讓我們兩人來試探試探。

  “還請梁公子不要為難我們,我們只想知道這馬車上裝的到底是什么?”袁家侍衛說道。

  鏗鏘!

  梁家侍衛暴躁了。

  直接拔刀。

  意思很明確。

  再敢嗶嗶,就砍死你們這兩傻比。

  也不看看我們這里有多少人,還敢攔路詢問,找死。

  梁庸齊伸手制止侍衛們的暴行,沉聲道:“這里是梁家的機密,如果你們想看,可以看,但看完之后,你們就得去死,誰要看就來吧。”

  這話說的有點狠。

  也是梁庸齊陡然想到的說法。

  區區兩個侍衛,還敢看他的馬車,那就是找死。

  就算袁老爺知道又能如何,你們袁家侍衛以下欺上,砍死又能如何。

  要是光天化日之下。

  他還能心虛。

  可如今圓月高掛,夜黑風高之時,砍殺兩個侍衛,絕對沒任何問題。

  突然。

  有道聲音傳來。

  這聲音有點熟悉,嚇的梁庸齊有點想尿褲子。

  “機密?那老夫看看,看你梁家敢不敢殺老夫。”黑夜里,一道身影緩緩走來。

  袁家兩名侍衛退到一旁,恭敬道:“老爺。”

  “我艸。”

  梁庸齊目瞪口呆,心徹底慌了。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