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51章 其心可誅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天亮了。”

  林凡睜開眼,就這么盤坐一夜,哪怕一夜沒睡,卻絲毫感覺不到累,看來這就是修為高了之后的能耐。

  撕開包裹傷勢的紗布,跟猜想的一樣。

  傷口已經愈合。

  “公子,不歇歇了嗎?”狗子端來洗漱盆,服侍林凡洗漱。

  林凡擦拭著臉,“沒什么好歇的,又沒什么事。”

  林府門口。

  袁老爺臉色難看到極致,袁天楚跟隨在身邊,也是冷著臉。

  “袁老爺,你看看這事,那是無法無天,就我說的,這糧倉之事絕對是林凡所為,除了他沒有別人。”梁庸齊說道。

  今早發生大事。

  袁家糧倉被清空。

  看守糧倉的那三人,醒來時,發現糧倉空無一,嚇得拔腿就跑,就此浪跡天涯。

  如果回去通報,結果自然不用想。

  暴怒中的老爺,很有可能將他們當場格殺。

  這還是在外面看守糧倉的侍衛回去通報的。

  他們看到在里面的三哥們,打開糧倉門都說家里著火了,走的時候面露笑容,隨后一定距離后,拔腿就溜。

  速度快的很,就算是馬都沒他們跑的快。

  隨后他們懷著好奇的心進入糧倉,里面的情景徹底將他們給嚇的癱倒在地。

  連爬帶滾的回去通報。

  尼瑪。

  這哥三個為什么跑的那么快,原來是糧倉里沒糧了,昨晚他們都將糧食給吞了不成。

  至于梁庸齊為什么會跟袁老爺在一起,這說來可就有點意思。

  梁庸齊可以確定自家糧倉是林凡干的。

  但也沒排除是袁家所為,所以安排人在袁家那里蹲守,最后得知袁家糧倉也慘遭毒手,便迫不及待的來袁家。

  拍著胸脯說,袁老爺咱們兩家糧倉都被盜,只有他林家沒有,足以說明這糧倉被盜的事情,一定跟林家有關系。

  咱們現在就上門討要說法,讓林家打開糧倉接受檢查。

  “三公子,事情還沒有確定,不要太沖動。”雖然袁老爺現在很生氣,但腦子還是有的,梁庸齊這么沖動,一口咬定就是林家干的。

  這是想要他跟林家發生沖突不成。

  “爹,梁兄說的并不無道理。”袁天楚說道。

  他對林凡的感知差的很。

  梁庸齊多次被林凡欺辱,與他一樣有著共同的敵人,所以他還是站在梁庸齊這邊的。

  袁老爺看了一眼兒子,愚蠢,沒點腦子。

  府內。

  “狗子,收拾一下,今天得有大事要發生。”林凡隨意吃點早餐,內心澎湃的很。

  狗子對自家公子那是真的服了。

  每天都出去浪蕩,不是欺壓百姓,而是專門盯住袁梁兩家干。

  幸好自家老爺夠厲害,能夠鎮得住,否則還真的要出大事。

  “是,公子。”

  狗子期待今天的新鮮事到底是什么。

  又不知道是誰要倒霉。

  還有那可惡的刺客,他就懷疑肯定是袁梁兩家派來的,就是因為公子一直讓他們吃癟。

  出了院落。

  本想出府。

  可沒想到袁家老弱,還有梁三公子來了。

  “今天這太陽有點瞎眼,你們來我家干什么?”林凡笑嘻嘻,直接詢問道。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林凡都還沒說什么,就有怒氣點襲來。

  “怒氣點66。”

  這么少,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梁庸齊的。

  連被揍了幾次,心里防線還沒崩潰,不得不說,大家公子的臉皮就是厚,一般事情還真摧殘不了。

  梁庸齊緊握拳頭,眼睛都紅了,但想到如今發生的事情,他只是在冷笑。

  狗東西,等會有你好看的。

  他可以對天發誓,甚至拿他老爹發誓,糧倉被盜的事情絕對是林家干的,如果不是,他愿意讓老爹被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袁天楚瞇著眼,雖然沒什么動作,但心里也有怒火在燃燒著。

  “凡兒,不得無禮。”此時,林萬易走來。

  他心里詫異。

  袁梁兩家來林府干什么?

  他暫時還不知道袁家糧倉被盜的事情。

  袁家糧倉剛被盜,梁庸齊就迫不及待的忽悠袁家人來林家討好一個說法了。

  “林兄,一早就來打擾,還請見諒。”袁老爺抱拳道。

  “無妨。”林萬易沉思,到底是因為什么事情?

  莫非是這逆子又做了什么事情不成。

  不可能。

  梁庸齊沒忍得住,站出來道:“林老爺,今早袁家糧倉也被盜,跟我梁家一樣,一粒米都沒剩。”

  林萬易愣神,什么?

  糧倉被盜?

  梁家被盜也就算了,現在連袁家也被盜了。

  他看向一旁的逆子,只見那逆子滿臉無辜,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如果是以前。

  他肯定不會相信自家這逆子能夠干出這種事情。

  但近日發生的事情,不得不讓他懷疑,這逆子暗藏他所不知道的手段。

  林凡搖頭,遺憾的很,“哎,喪心病狂,到底是誰干的,簡直就是為民除害,不對,說錯了,是猖狂至極,無法無天,這是在袁老爺頭上拉了一泡屎,還將擦屁股的紙隨手扔在臉上,過分。”

  “怒氣點88。”

  “怒氣點222。”

  袁天楚怒瞪林凡,王八蛋,這話說的真是過分,就是在煽風點火。

  “貓哭耗子假慈悲,惺惺作態。”梁庸齊不屑道。

  “梁三公子,你這話說的就有點過分了,本公子怎么就假慈悲了,又怎么惺惺作態了,這是本公子對袁家遭遇的同情與遺憾。”

  “你不會說話,就別說話,讓人聽的怪沒意思的。”

  林凡不給梁庸齊一點面子。

  這家伙就是怪獸,喜歡被人羞辱的怪獸,一天到晚就喜歡來碰瓷。

  “怒氣點88。”

  梁庸齊很憤怒,隨后道:“我袁梁兩家糧倉都被盜,林家卻沒被盜,這其中的問題怕是不用明說了吧。”

  林萬易沒有理睬梁庸齊這小屁孩。

  反而是在想,這逆子手段有點厲害。

  竟然一夜之間,將袁家的糧倉給盜了。

  搞這么多糧食想要干什么,留著過冬不成。

  別問怎么這么確定,除了這逆子還能是誰,一眼就看穿。

  “這話聽起來怎么就這么怪呢,好像說的就跟是我家偷你們糧似的。”林凡說道,隨后轉頭,”袁老爺,我勸你要小心身邊人,故意挑撥那是要出人命的,誰知道是不是梁家故意將自家糧倉搬空,然后又將你家糧倉給搬了。”

  “最后來忽悠你,讓你上鉤。”

  “要小心啊。”

  林凡語重心長,攪渾了這趟水。

  “姓林的,你別血口噴人,栽贓陷害。”梁庸齊怒吼道。

  “怒氣點111。”

  破百了。

  梁三公子的怒氣終于破百。

  實在是太不容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