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50章 我就是偷糧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清晨。

  林家公子遇刺,那就是大事,可事與愿違,連一點風浪都沒掀起來。

  真的好疼。

  林凡緩緩睜開眼,渾身上下疼的很,抬起手臂時都有些疼。

  “公子,您終于醒了。”狗子哭過,眼睛都還有些紅。

  昨晚他被人干暈了。

  醒來時,才知道公子又被刺客襲擊,而他卻連刺客身影都沒看到,就暈死過去。

看到公子身上的傷,心痛萬分,恨不得替公子承受這些傷勢  在他看來這刺客,就是狗日的東西,連公子都要傷害,畜生東西啊。

  “嗯,醒了,還以為死掉了。”林凡摸著身體,包裹著紗布,這模樣就是重殘人士的標記。

  房門被推開。

  “公子,老爺來看你了。”

  林萬易看到躺在床上的林凡,早已心中有數,就是他干的,他比誰都清楚。

  但不能表現的太虛假。

  這逆子還是有點腦子的。

  “凡兒,沒事吧?”林萬易走到床邊,坐在一旁,看到自己逆子受傷,露出難過之色,隨后厲聲道:“吳老,給我查,老夫倒要知道,到底是誰膽敢傷害我兒。”

  “是,老爺。”吳老應道。

  這是一場戲。

  一場老爺的獨角戲。

  要找人的是老爺,揍公子的也是老爺,就算找到海枯石爛,老爺不親自承認,永遠都找不出來。

  “爹,您上次不是跟我說,那刺客您認識嘛,就是你十幾年前揍的啊,你都知道是誰,就不能找到他,好好揍他一頓嘛。”林凡說道。

  “嗯?”林萬易愣神,老子有說過這話嗎?

  “凡兒,此事你放心,為父一定幫你報仇,最近這段時間,就別出去了,好好養傷。”

  林萬易的目的已經達到。

  看到逆子變成折磨樣,他很欣慰。

  昨晚沒白揍。

  在死亡邊緣行走,才能更好的成長。

  “爹,我知道了,總有一天,孩兒一定要將這老畜生,摁在地上打。”林凡說道。

  “怒氣點123。”

  林萬易瞇著眼,老畜生?

  這罵的不就是老子嘛。

  林凡也是愣了,這怒氣點是哪來的,本公子都受傷了,是哪個王八蛋火上澆油。

  屋內。

  就剩下林凡一人。

  現在這模樣出去,遇到哪些仇人怕是要被笑話。

  動下身子,傷口還有點疼。

  這下手還真是夠狠的,渾身上下,至少十來處傷口,要是傷到臉上怕是要毀容。

  “本公子就想安安靜靜的當一個享受人生的富家子弟,為什么一直要來欺負我。”

  他太不甘心,也很憤怒,多少次都已經多少次了。

  就想將那刺客拉到面前。

  打著對方老臉,你特么的不感覺過分嗎?

  每次都是半夜三更來襲,人還在睡夢中,如果做著不可描述的美夢,都能被嚇的軟趴趴,從此一秒狼稱號,怕是要按在腦袋上。

  昨晚遇到襲擊。

  快速加點。

  加的還算靠譜。

  體魄:90(武道三重)

  內力:90(武道三重)

  心法:紫陽四圣經(二重天)

  功法:虎煞刀法(返璞歸真)御蟲術(入門)

  怒氣點:1354。

  現在體魄跟內力都已經武道三重,雙標強者,應該沒人比自己還要努力了。

  單方面發展有點不夠看。

  既然如此,那就全方位發展,共同提升。

  “虎煞刀法有點水,威力不夠大,遇到刺客竟然都束手無策。”林凡瘋狂吐槽,原以為提升到返璞歸真已經很強。

  可哪能想到,強個屁,一點用都沒有。

  林萬易要是知道,怕是要將林凡的狗頭打爆。

  此話都說的出來,還能繼續猖狂嘛。

  以林萬易的實力敵對林凡,那就是大人毆打還不會走路的小朋友,直接吊著打。

  原先準備好的一切。

  都被近日所發生的事情給打亂了。

  開始的時候,他自認為自己是富家公子,老爹又是那么的強大,還能有誰敢來找自己麻煩。

  現在看來。

  還真特么的有,瞧瞧現在這情況,都被打癱在床上了。

  盤膝而坐。

  運轉紫陽四圣經。

  將《紫陽四圣經》提升到二重天,效果的確很明顯,內力壯大許多,同時那紫色的內力有了一絲驚人的變化。

  如果說具體點。

  那就是有了特殊的屬性。

  昨晚那一刀,紫色的光芒依附在刀刃上,威力比先前要更加的強大,雖然沒有將刺客怎么樣,但的確如此,變的更強了。

  夜晚。

  天漸漸的黑了。

  外面有侍衛在巡邏。

  這是林萬易派來的,如果不做這些,還真怕這逆子懷疑到他頭上。

  “呼!”林凡吐出一口濁氣,傷勢好了許多,心法的妙用的確很強,傷口已經結疤,或許明天就只剩下淡淡的粉痕。

  內力達到武道三重,控蟲范圍變得更大,以自身為中心,足以形成直徑五十米的范圍。

  袁梁兩家就是他在幽城唯一的樂趣。

  不搞他們,還能搞誰。

  蚯蚓從泥土里出來,根據感知,蚯蚓有些變化,表面雖然還很柔軟,但吞食的能力好像更強。

  《御蟲術》可以操控蟲子,內力的強弱能夠加持蟲子的強度。

  現在已經達到武道三重,比先前自然要強悍許多。

  不知過了多久。

  林府很安靜,沒有任何動靜,偶爾還會傳來外面侍衛巡邏的腳步聲。

  袁家糧倉。

  袁老爺得知梁家糧倉被盜,害怕自家從蹈覆轍,特意加多巡邏侍衛,同時在糧倉里還有侍衛在看守。

  三名侍衛坐在那里,吃著小菜,沒有喝酒。

  桌上的燭火都是經過特殊制造的,以防明火外泄,點燃這里。

  “太悶了,你們說誰這么膽大,竟然連梁家的糧倉都敢盜,嚇得家主讓我們在這里看守,白白受罪。”

  “誰知道,依我看肯定是梁家故意搞出來的,那么多糧食哪里是一夜就能搬走的。”

  “不說,不說了,混口飯吃就得干活,我先睡會,你們聊你們的。”

  此時,一只螞蟻爬到一名侍衛的手上。

  侍衛沒在意,直接將螞蟻捏死,隨后扔到一旁,趴在桌上入睡。

  林凡操控螞蟻,看不到那里的情況,但能根據傳遞回來的訊號,得知那里的情況。

  “袁家倒是聰明,還知道安排人在糧倉里看守。”

  “可就憑這個,就能守得住嘛,做夢呢。”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本公子就是偷糧凡。

  就問你們怕不怕。

  反正本公子自己都已經害怕了。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