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49章 這是來真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殺意。”

  對方身上有殺意襲來,壓的他有些喘不過氣。

  林凡朝著角落退去,抓住墻壁上當做擺飾的長刀,假裝鎮定,鏗鏘一聲,抽刀而出。

  “地方太窄,出去打。”

  也不等刺客多說,直接推門而出。

  其實,他心里慌的不行,一直警惕刺客,要是直接襲來,情況可就有些不妙了。

  剛出門,他就跑到院落,一邊跑一邊喊著。

  “有刺客,快來人啊,都死哪去了。”

  耳邊傳來聲音,還沒反應過來,匕首削去一縷長發,刺入院落圍墻。

  一滴冷汗從林凡額頭上滾落下來。

  這次的刺客有點不一樣,好像是來真的了,那種數次死亡籠罩的感覺,讓人感到惶恐。

  “爹,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兒子要被人干了。”

  他從未想過,當富家子弟竟然會有這么大的危險,偶爾一次遇到刺客也就算了,可現在刺客基本就是天天來,還讓不讓活了。

  外面,那些保護自己的侍衛都躺在地上,一動未動,不知是死是活。

  突然。

  身后一道寒芒襲來,對準的是腦袋。

  林凡翻滾,手中的長刀直接橫劈而去,鏗鏘一聲,火花濺射,長刀跟刺客的匕首碰撞在一起。

  一股極強的內力襲來。

  他被這股內力震的手臂顫栗,連續翻滾,想要跟刺客保持一定的距離。

  可是眨眼間,當他剛穩住身體時,刺客卻出現在面前,匕首在掌心旋轉,朝著他脖子襲來。

  對方的速度實在是太快。

  就算他已經將《虎煞刀法》提升到最高境界,可是在戰斗方面的經驗,實在是太薄弱。

  身體本能反應,在莫大的危機前,爆發出驚人的潛能。

  可就算是這樣,脖子上還是留有一道傷痕,鮮血溢出。

  很淺薄。

  就是皮外傷。

  “真的會死人的。”林凡摸著傷口,不是很疼,應該是跟體魄提升到武道三重原因,對傷勢的忍耐度有所提升。

  他嚇出一聲冷汗。

  這是來真的。

  這里是林府后院,應該很容易獲得安全,可不知道為何,林凡感覺,這一片范圍之內,沒有他藏身的地方。

  對方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出現在他身邊。

  “必須認真,如果大意,被刺客干死,那可真的虧大發了。”林凡手中的刀握的更緊,壓低身體,將所有破綻縮到最小范圍。

  《虎煞刀法》雖然是普通刀法,但也是基礎,返璞歸真,就是以最簡單的方式,造成最大的傷害。

  就在他愣神那一刻。

  刺客朝著他襲來,手中的匕首在月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幽光。

  “只希望這里的動靜,能夠引起別人的注意。”

  林凡深吸一口氣,隨后低吼一聲。

  “虎煞。”

  不是很渾厚的內力傳遞到長刀上,一頭黑虎咆哮著,一刀朝著刺客劈去。

  鏗鏘!

  相互碰撞在一起,在后院里傳來沉悶的聲音。

  “太慢,都是破綻。”

  就在林凡以為能支撐時,刺客開口了,聲音很陰沉,頓時,只見刺客側身,匕首白刃,順著長刀劃去,一直到刀柄,隨后傾斜。

  噗嗤!

  林凡側腹撕裂,衣服裂開,鮮血溢出,染紅衣服。

  好疼。

  皮膚裂開的疼痛感,讓林凡皺眉。

  而刺客沒有留手,直接從后背襲來,這是要背刺,如果被刺中,后果不堪設想,最造成致命傷害。

  “可惡。”林凡低吼著,猛的回頭,豎起手中的刀,鏗鏘一聲,擋住匕首的背刺。

  對方的內力太過于渾厚。

  爆發出來的力量實在是太強。

  林凡瞬間倒飛出去,后背撞擊在青磚上,火辣辣的疼痛感。

  “好強,對方實力比自己強好多。”

  加點。

  在這種時刻,他沒想那么多,直接將怒氣點加在內力上。

  內力:90(武道三重)

  同時提升紫陽四圣經。

  消耗一千怒氣點。

  心法:紫陽四圣經(二重天)

  當提升后,自身有了驚人的變化,體內的內力變得渾厚起來。

  紫陽四圣經的內力自動運轉,竟然有恢復傷勢的功效。

  刺客微微詫異,他發現林凡自身的變化。

  這是突破了?

  只要試一試就能看出來。

  刺客壓低身子,如同飛燕,貼著青磚地面直逼林凡而來,手中的匕首,依附著一層比較薄弱的光芒。

  “過分。”林凡時真的怒了,一刀劈出。

  這一刀跟先前有著極大的區別。

  紫色的光芒依附在刀刃上,雖然很薄弱,但卻真實存在,散發出來的威勢,也比先前要強大許多。

  鏗鏘!

  碰撞到一起。

  林凡發現這一刀要比先前強大很多,沒有那種無法抗拒的感覺。

  帶著面具的刺客,動作稍微一緩,這對強者來說,就是破綻。

  可是等了片刻。

  林凡并沒有發現這一處破綻。

  面具下的刺客,表情有些慍怒,手中的匕首微微一震,直接將長刀震開,隨后手臂一揮,匕首尖刃割裂胸膛,又有鮮血溢出。

  “可惜的很,剛剛的突破,讓我都很驚訝,露出破綻,可你實在是太不珍惜這破綻。”

  刺客沒跟林凡廢話,手中的匕首就跟毒蛇似的,縹緲無蹤,難以確定會從哪里出來。

  許久。

  林凡單手撐地,喘著氣,身上有許多傷口,鮮血染紅了衣服。

  他已經盡力。

  可根本不是刺客的對手。

  突然。

  遠方傳來聲音。

  “該死的刺客,竟敢來林府放肆。”只見吳老襲來,五指張開,朝著刺客抓去。

  刺客看了一眼林凡,瞬間消失在原地。

  “我還會再來的。”

  吳老落到林凡身邊,“公子,沒事吧。”

  林凡渾身被汗水浸濕,喘著粗氣,“你看我這樣,像沒事的人嗎?

  “打了這么久,怎么現在才來。”

  話音剛落。

  體力消耗太多,直接暈死過去。

  書房。

  “那逆子怎么樣了?”林萬易問道。

  吳老回道;“已經讓下人在照看了,脫力,暫時昏迷。”

  隨后仿佛想到什么。

  “老爺,這次下手也太狠了吧。”

  他是真沒想到老爺絲毫沒有手軟,竟然將公子身上弄出這么多傷勢,雖然都是皮外傷,但失血過多,也是有危險的。

  林萬易面無表情道:“只有死亡籠罩時,才能突破自身的極限,以前那種刺殺,那逆子竟然還皮的起來,現在這危及生命的刺殺,才會讓他重視。”

  “效果不錯。”

  “戰中突破。”

  吳老只能祈禱公子撐住。

  老爺這次是來真的了。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