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46章 這是要跟我爭寵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袁家。

  “爹,梁家糧倉被盜,連個渣都沒剩,這手段太狠了。”袁天楚匆匆從外面走進大廳,看到父親在那喝茶,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告知。

  袁老爺表情有細微的變化,糧倉被盜可是大事。

  梁家還不炸鍋。

  “查出來是誰干的嗎?”袁老爺問道。

  袁天楚搖頭,“不知道,不過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林家那廢物早上給兩村村民發糧,爹,您說他腦子是不是有病,這種損己利人的事情都干的出來,想當好人也沒這么當的。”

  “他有很大的嫌疑啊。”袁老爺沉思片刻道:“梁家糧倉被盜,他就發糧,梁家就沒懷疑?”

  “懷疑了,梁庸齊都跟瘋了似的,一口咬定就是林凡干的,可是沒證據,空口無憑而已。”袁天楚說道。

  雖然不是自家糧倉被盜,但不知為何,他心里有點慌。

  能夠在重兵守護下,不動聲色,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就將糧倉搬空,能耐不得了。

  “去,加大糧倉守衛。”袁老爺吩咐道,開玩笑,這要是盯上他袁家,那不是更慘。

  居安思危。

  沒發生不代表不會發生。

  真要發生,還沒任何行動,豈不是更慘。

  醇香閣。

  林凡悠閑的很,經過這段時日的不斷作死試探,他發現只要在幽城,就可以為所欲為。

  梁家與袁家身為幽城世家,尤其是兩家家主都被自己杠過。

  如果老爹真認為惹不起對方,絕對會嚴厲訓斥自己,同時去兩家陪個不是。

  但老爹就好像沒有將這事情放在心上似的。

  連一個說法都不給人家。

  說直白點。

  老爹都不怎么鳥兩家。

  所以,他也不怕。

  大不了暫時窩在幽城。

  如果想出去走走,就靠小輔助提升一下,問題不大。

  林府。

  當回來的時候,門口還有不少村民排隊分糧。

  村民們對林公子感激涕零,絲毫不做作,說跪感謝就跪著感謝。

  懂得感恩。

  懂得銘記這份恩情。

  林凡準備回后院補覺,老爹走了過來,“梁家的糧倉是不是你盜的。”

  “沒有,爹,您看孩兒像那種當賊的人嘛?”林凡一口否認,沒干過就沒干過,蟲子干的,又不是他干的,他才不會給蟲子背鍋。

  只是他發現老爹這眼神有些不對勁。

  好像是再說,你當你爹是傻子嗎?

  “爹,您不信我?”林凡痛心疾首,“父子連心,爹,作為父子,相互信任是最為重要的,你這樣懷疑我,傷了孩兒的心啊。”

  沒說話。

  老爹還是沒說話。

  就這么瞇著眼,死死的盯著林凡。

  面對這眼神,他絲毫不虛,必須穩住,最大的夢想就是當一名享受的富家公子,可不想暴露太多的才干。

  “爹,孩兒昨晚一夜沒睡,撐不住,先去睡了。”林凡不跟老爹對視,直接朝著后院走去。

  走著走著,感覺有點不對。

  剛剛本公子好像暴露了什么?

  搖著頭,不可能,說的沒一點問題。

  林萬易沒有阻攔林凡離開,看著逆子遠去的背影,搖著頭。

  “老爺,看來還真是公子做的。”吳老從遠方走來。

  “哼,還想對我隱瞞,這逆子膽子越來越大,非得將幽城的天給捅破了不成。”林萬易說道。

  吳老不慌不急,就算公子將幽城的天給捅破,也不會有任何事情。

  回到院落。

  林凡真的入睡了。

  昨晚玩蟲子玩了一夜,真的很累,只想好好睡一覺。

  梁家。

  “爹,孩兒可以保證,咱們家糧倉被盜,肯定就是那王八蛋干的。”梁庸齊氣急敗壞道。

  這是被人家欺負到門檻上了。

  “你有證據嗎?”梁老爺問道。

  他臉色也不好看,但還犯傻沖動到直接去林家逼問。

  幽城三大世家,表面和平相處,相互牽制。

  其實他內心深處,依舊畏懼林家。

  “沒有。”梁庸齊低頭,雙手緊握,就算沒有證據,他心里還是認為林凡就是偷糧的賊。

  隨后仿佛是想到什么。

  “爹,不如我們派人去村莊,將糧食搶過來,反正是我家的糧,就應該拿回來。”

  梁老爺抬頭,詫異的看著兒子,“你腦子有病嗎?”

  他沒想到看好的三子,竟然會有這么愚蠢的想法。

  “爹,我……”梁庸齊想說什么,卻不知該說些什么。

  咯吱!

  梁易初推門進來,還有祖翔跟隨在身邊。

  祖翔不是梁家的人,更多的像是梁家的香客,由梁家供養,他幫梁家做一些事情。

  糧倉之事,對他是一種挑戰。

  從常人不可觸摸的細節中,抽絲剝繭,尋找真相。

  以正常邏輯推理來說,林家公子嫌疑最大。

  甚至就是林家公子為之,都不為過。

  但……

  萬事就怕一個‘但’字。

  “爹,孩兒跟祖先生在糧倉里調查許久,再次確定一件事情。”梁易初說道。

  梁庸齊皺眉,“大哥,你來干什么?這里沒你什么事情。”

  “怎么對你大哥說話的,易初你繼續說。”梁老爺訓斥一番。

  梁庸齊很受傷,爹,您竟然為了大哥說我,同時感到不安與危機。

  大哥這是要跟他爭寵不成。

  “祖翔先生,請說。”梁易初客氣道。

  祖翔沉思片刻,抱拳道;“老爺,經過我仔細探查,可以確定,糧倉被盜之事就是蟲谷所為,前幾日我在城中遇到一人。”

  “起初還不起敢確定,后來仔細一想,卻發現那人似曾相識,最終確定,那人是蟲谷叛徒風波流。”

  梁老爺不認識誰是風波流。

  但知道是誰,算是消除心中的疑惑。

  “老爺,此人深得蟲谷真傳,弒師滅祖,可操控蟲子,這糧倉就是他所為,此事我認為只能到此結束,萬萬不能招惹。”祖翔說道。

  梁庸齊還在傷感中,聽到這話,立馬要表現自我,“爹,孩兒愿意帶人將那風波流給抓回來。”

  祖翔抬頭看了一眼三公子,有種無奈。

  瑪德。

  你都不知道對方是什么來歷,就去抓別人,怕是要連小命都得丟在對方手里。

  “三公子,此人還是不要招惹的好,否則會給梁家帶來滅頂之災。”祖翔勸告道。

  這些都是他曾經在中央皇城得知的。

  要說見識,他比梁家跟袁家要遠許多。

  知道許多別人不知道的事情。

  梁老爺驚駭,“此人這么厲害?”

  祖翔回道:“很厲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