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36章 我要證明自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醇香閣。

  小廝端著盤子,漫步而來,“林公子,請用。”

  八珍糕,五谷粥,杏仁茶。

  簡單隨意。

  這頓早膳就不是一般平民所能享用的。

  八珍糕由八種材料精制而成,其中有人參為一種材料,具有極好的養生效果。

  “你們吃什么,隨便點。”林凡說道。

  周忠茂搖頭,“表哥,我這是一點都不餓。”

  “公子,我也是。”

  兩人都有些無奈。

  得看看現在是什么時候了,再過一段時辰,都能吃午餐了。

  林凡沒說什么,直接開吃,還真別說,醇香閣弄的東西,味道的確很不錯,不愧是幽城最大的酒樓。

  想到先前那叫啥風波流的家伙,直接將被放在懷里的秘籍拿出來瞧瞧。

  “表哥小心點,這些假秘籍不能修煉,否則出了問題,都不知該怎么辦。”周忠茂提醒道,假秘籍的危害很大。

  曾經就有人得到過秘籍,但那就是假秘籍,按照上面的秘籍修煉,最終死了。

  連搶救的機會都沒有。

  在他看來,這世上哪有這么傻的人。

  將秘籍換銀兩的。

  尤其還說是絕世秘籍,更是可笑的很。

  “放心,你當你表哥傻啊。”林凡翻開第一頁,一邊吃東西,一邊看著。

  上面寫的啥,還真是夠懸乎的。

  不過看看倒是沒什么事情。

  周忠茂警惕的看著表哥,只要表哥有修煉的跡象,他絕對會第一時間出手,將這事給攔下來。

  一門來歷不明,還有可能是假的功法,怎么可能修煉。

  那可是會將小命給修沒的。

  很快。

  林凡就將秘籍看完了,沒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里面吹的有點兇。

  小輔助有變化。

  御蟲術:(未入門)

  這是真的功法。

  “表弟,你瞧瞧,這功法好像還真的是真的。”林凡將功法扔過去。

  小輔助都收錄了,那就說明這功法的確是有用的。

  看來那家伙,倒是算有點良心,沒有坑蒙拐騙,這十兩銀子花的的確有點值。

  莫名其妙被人吹了馬屁,還得到一門功法。

  十兩不虧,還賺了。

  外面。

  風波流從賭坊出來,跑了很多地方,就是在尋找林凡。

  瑪德。

  竟然拿錯了,看來是賭的已經心智不明,不然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這可是命根子。

  命丟了,這玩意都不能丟。

  此時,他余光看到醇香閣閣樓上的一道身影。

  就是那給他十兩銀子的林公子。

  “找到了,終于找到了。”

  風波流大喜,心里頓時松了口氣,本以為還找不到,只能冒險去林家,現在看來,有機會了。

  他加快步伐,朝著林凡走去。

  當到醇香閣樓下時。

  啪嗒一聲。

  一旁的垃圾桶里,蕩起一片浪花,好像有什么東西掉了下來。

  風波流看去,發現在臟水里,漂浮著一本秘籍。

  很眼熟。

  好像是在哪里看過。

  “什么?”風波流瞳孔縮放,這是御蟲術,他的命根子,也不嫌臟,直接將秘籍拿出來。

  濕漉漉的,還有一絲異味。

  迫不及待的翻看著,內容就是他想要的。

  “回來了,終于回來了。”

  他松口氣,真是嚇死人。

  如果找不到這門功法,他是絕對不會離開幽城,必須找到才能離開。

  現如今,命根子到手,他準備離開。

  突然。

  他停下腳步,站在醇香閣樓下。

  表情有點不敢置信,自言自語著。

  “什么意思?”

  “他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將我這絕世秘籍放在心里,棄如敝履,不行我必須得討回說法。”

  風波流踏入醇香閣。

  他就是一個杠精。

  閣樓上。

  周忠茂對這本秘籍根本不放在心上,表哥給他時,他就將這秘籍給扔掉。

  假的。

  這就是假的。

  留在身上都嫌礙事。

  林凡對此無所謂,扔就扔了。

  表弟開心就好,況且這御蟲術名字不夠霸氣,里面內容雖說吹的有點霸道,但還真沒什么意思。

  踏踏!

  樓梯處有腳步聲傳來,很急。

  “你不能上去,你什么人啊。”掌柜的阻攔,風波流穿的太丑陋,類似流民,掌柜的哪能讓他上來。

  不過,他哪里攔得住。

  “我說你這掌柜的什么情況,我是來找人的,你看我這樣子像是乞丐嗎?”風波流氣的很,竟然被人當做乞丐,這要是放在幾十年前,脾氣暴躁的時候,早就一個巴掌扇上去。

  “怎么回事?”林凡望去,吵吵鬧鬧的,還有這聲音有點熟悉。

  很快。

  他就看到掌柜的拉著一人。

  而那人就跟癩皮狗似的,死命的往上走,攔都攔不住。

  “兄弟,是我,你趕緊讓這掌柜的別拉我了,我就是來找你的。”風波流喊著。

  他這是不想欺負沒實力的人。

  否則手臂一揮,就他說的,掌柜的至少撞到墻上,狂噴三升血。

  “掌柜的,別拉了,本公子認識。”林凡說道。

  掌柜的松開手,表情瞬間變化,一臉和和氣氣道:“原來是林公子的朋友,怎么不早說呢,鬧出這玩笑事,請,里面請。”

  “我早就說了,你沒信啊。”風波流搖頭。

  林凡揮著手,“掌柜,你先下去,這里暫時沒你的事情。”

  “好咧,林公子您們慢聊,我在樓下等候,有事您說。”展柜識趣的離開了。

  此時,林凡倒是感覺風波流有點意思,開口道:“輸沒了?又來找我推銷秘籍?”

  周忠茂則是怒視風波流。

  這人怎么這般無恥,真當他表哥是傻帽不成。

  風波流也不怒,“兄弟,你這話說的,怎么可能,什么叫推銷,我風波流雖然好賭,但秘籍一事,那是真跟兄弟你一見如故。”

  “可惜了,還以為是來推銷呢,有什么事?反正要錢沒有。”林凡說道。

  風波流組織言語,有點憤慨道:“兄弟,我此次前來不為別的,就為了問一下,為什么要將我這絕世秘籍給扔了,還扔到了垃圾水桶里,你這是對秘籍的侮辱,更是對我這個人的羞辱啊。”

  “哼,裝神弄鬼,虛假秘籍,想害誰?”周忠茂冷哼一聲道。

  要不是表哥在這,他早就動手了。

  “虛假?”風波流提高嗓門,“你這大塊頭,我都不知道該說你沒見識,還是眼瞎,竟然說我這秘籍是虛假的,你知不知道這要是放在外面,有多少人得搶破了腦袋。”

  周忠茂嗤之以鼻,不屑一顧。

  “表弟,這秘籍的確是真的。”林凡說道。

  “聽聽,聽聽你表哥說什么了?這是真的。”風波流指著周忠茂說道,有點得意。

  不過,林凡接下來說的話,卻是讓風波流氣的要表現自我。

  “就是沒啥意思。”林凡說道。

  風波流心里很不甘。

  這秘籍對他來說就是命根子,被別人說沒意思,他這內心痛的很。

  “兄弟,你這話說的就有些傷人了,你可以羞辱我,但不能羞辱我這秘籍。”

  “這本秘籍是孤本,是已經失傳的孤本。”

  “說實話,先前我是想拿另一本忽悠你,可是我拿錯了,將真的拿出來了,否則我也不會追到這里。”

  “但現在你們對我這秘籍如此不重視,如此蔑視,如此小看,我就不能忍,走,到城外去,我必須讓你們知道御蟲術到底有多厲害,你們又是錯過了多大的機緣。”

  風波流不能忍。

  遇到不識貨的,他只能用這等手段來證明自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