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35章 哇的一聲,他就哭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就在林凡他們到處閑逛時,前方發生有事情發生。

  一道身影直接從一間商鋪內飛了出來。

  砰的一聲。

  “哎呀,疼死老子了。”那人披頭散發的躺在地上,一手摸著屁股,嚷嚷著。

  此時,從店鋪內涌出幾名打手,對著躺在地上的人,一頓拳打腳踢,隨后怒道:“再敢來胡鬧,打斷你的手。”

  說完就匆匆回到店鋪內。

  這是一間賭坊。

  剛剛那些人就是賭坊的打手,顯然是這人在里面鬧事情,被人家給揍了。

  被揍的人渾身無恙,起身拍著屁股,“還威脅你家爺爺我,那是爺爺不想跟你們一般見識。”

  周圍平民們對這事早就見怪不怪。

  每天都不知發生多少起這種事情。

  有多少紅光滿面的走進賭坊,最后都失神落魄的出來。

  “表哥,這家伙不是普通人。”周忠茂看了一眼說道。

  “不是普通人,那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沒啥好怕的。”林凡說道。

  就在此時。

  剛剛被從賭坊里扔出來的中年男子聽到這話,笑著走來,“這位公子說的話,那是很有水平。”

  “在下風波流,風波的風,風波的波,風波流的流,不知這位公子怎么稱呼。”

  風波流正直著身軀,雖說披頭散發,臉上還有灰,但自認為自己很有氣質。

  還很騷氣的撥弄著八撇胡子。

  周忠茂擋在身前,警惕看著對方。

  只要對方有任何異動。

  他會在第一時間將對方拿下。

  “表弟,別太緊張。”林凡拍著表弟肩膀,笑道:“在下林凡,林凡的林,林凡的凡。”

  風波流笑道:“好名字,林公子一看就出生不凡,能夠配得上林公子這般相貌的,想必也只有林家了。”

  “好眼光。”林凡嗯了一聲,很是認同對方說的話。

  對方這馬屁功夫,沒有幾十年的沉浸,怕是練就不出來的。

  “林公子,我與你一見如故,你太像我以前相識的一位朋友,不知可否借一步說話。”風波流說道。

  “有事就在這說,沒事,都是自己人。”林凡說道。

  這是遇到老手了啊。

  就這攀交情的能耐,一般人還真沒這本事。

  風波流來到林凡身邊,臉上帶著笑容,“兄弟,借點錢,翻翻本,你看成不成。”

  林凡表情淡然,搖頭道:“不成。”

  “你想干什么?要借錢就去找別人,敢坑我表哥,我揍你。”周忠茂對風波流的態度變了。

  這家伙雖然不是普通人,但就是一個賭棍。

  竟然還想從他表哥這里下手,簡直就是做夢。

  “這位兄臺別沖動,我跟你表哥做一筆交易,保證誰也不坑誰。”風波流說道,隨后來到林凡面前,趁著四下無人關注,小心翼翼的掀開衣服,露出一本書籍。

  “兄弟,弟弟我不跟你開玩笑,這本秘籍屬于絕世秘籍,如果不是弟弟我手頭無錢,那絕對不會賣的。”

  “噓,小點聲,別讓人知道,這是我族不傳之秘,如果被知道,弟弟也保不住兄弟你啊。”

  林凡瞧著對方,隨后瞇著眼,“什么秘籍,還絕世秘籍呢?”

  風波流輕咳一聲,抬頭,假裝沒干啥,但手卻不停,稍微將書籍往外拉一拉。

  “瞧,御蟲術,天下之蟲,無蟲可不御。”

  “兄弟,弟弟我也是看與你有緣,才會想起來跟做一筆交易。”

  說完,風波流就將衣服合上,隨后表現出一副好像是真的模樣,左看右看,就當沒有發生似的。

  “你賣多少了?”林凡問道。

  “不多,也就幾十……不,沒賣,這是絕世秘籍,我不能隨便賣,如今也是看兄弟你長得像我以前的朋友。”

  “原本是想送給兄弟的,可一看兄弟這身份地位,送,那不就是侮辱了兄弟嘛,所以就走場交易意思意思。”

  風波流為了將這秘籍推銷出去,那也是拼了命。

  “沒事,我這人最不怕的就是侮辱。”林凡淡然道。

  可以啊,玩套路玩到他身上了。

  這人還是有點水平的。

  風波流愣神,隨后笑著,“兄弟真會開玩笑。”

  “十兩夠不夠?本公子我看中的不是秘籍,而是看你也算是有點能耐,幫你一把。”林凡說道。

  “兄弟仗義,弟弟多謝了。”風波流抱拳,神情嚴肅道。

  隨后,只見風波流從左胸哪里掏出一本秘籍,快速塞入到林凡懷里,拍著林凡肩膀,“兄弟,好東西,真的是好東西,希望來日再見時,兄弟能學有所成。”

  “狗子,給錢。”林凡說道。

  狗子看著公子,隨后看著風波流,這家伙肯定就是騙子,不過公子都同意了,他還能說什么。

  只能給了十兩銀子。

  拿到錢的風波流笑臉如花,“兄弟,弟弟我就先告辭了。”

  隨后頭也不回,跑的賊快,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表哥,這些人就是騙子,功法價值不菲,更不用說絕世功法,那是千金難買。”周忠茂說道。

  林凡笑道:“沒事,拍馬屁也是一種本事,大早上的遇到這種人,也是拍的表哥我身心愉悅的很。”

  身為富家公子。

  就得有這心態。

  拍的舒服,那就得賞。

  “走,去醇香閣喝茶。”林凡手持扇子,單手背負,一副公子做派朝著遠方走去。

  這扇子還是今天剛配的。

  勉強能配的上他這身份。

  當林凡他們離開后,風波流立馬沖進賭坊里,大吼著,孫子們,看爺爺怎么殺你們。

  沒過多久。

  砰的一聲。

  風波流再次被從賭坊里扔了出來。

  “你這家伙,沒錢再敢搗亂,打斷你的腿。”賭坊打手們怒喝道。

  “呵呵。”風波流拍拍屁股走人,“繼續找一位有武學夢的年輕人去。”

  隨后拍著右胸口,這里放的可是吃飯家伙。

  可突然。

  他整個人愣在那里。

  右胸鼓鼓的。

  隨后拍著左胸。

  左胸沒東西,干癟癟的。

  “不對,左邊是真的,右邊是假的。”

  “又不對,左邊是假的,右邊是真的。”

  “左真右假,咦……不對啊,腦子疼,早上放的好好的,怎么會呢。”

  風波流急忙將右胸口的秘籍拿出來,封面也是御蟲術,但是跟放在左邊胸口可是兩碼事啊。

  當看到第一頁內容時。

  他整個人都懵了。

  哇的一聲,慘叫著。

  “兄弟,回來,拿錯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