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25章 醉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飯桌前。

  林萬易看著這些如同絕世毒品的飯菜,竟然不知先動哪一個菜。

  只能默默的自飲一杯。

  回味片刻。

  皺眉舒展。

  放下酒杯,剛想說些什么。

  “爹,什么事等吃完后再說,嘗嘗這道菜,這是孩兒拿手好菜。”林凡夾起一塊已經發黑的雞蛋,還有嚴重焦糊的番茄,放到林萬易的碗里。

  “吳老,你也別客氣,先吃。”

  林凡那是熱情的很,至于先前給流民們分田地的事情,已經選擇性的拋之腦后。

  他不會主動說出來。

  也不能讓老爹提出來。

  就是要用這親手烹飪的美味,將老爹折服,讓他流連在美味中,而不可自拔。

  林萬易與吳老對視一眼。

  看著碗里連食物都算不上的東西,拿起筷子嘗試著。

  入口。

  舌尖受到刺激,瞬間收縮。

  入喉。

  味蕾受到炸裂,痛不欲生。

  味覺與食物之間的較量,食物完勝。

  林萬易跟吳老沒有一絲一樣,甚至連一點表情都沒有,就這么將食物吞入到口中。

  “凡兒……”

  稱呼變了,沒有像以前那樣直呼逆子。

  那稱呼多不好,看現在這叫法,多么的讓人親近。

  “爹,先吃飯,別的先不說了,孩兒給你倒酒。”林凡不可能給老爹說話的機會,倒滿酒杯,然后殷勤的夾菜。

  很快。

  林萬易碗里酒杯那些飯菜堆得滿滿。

  “怒氣點11。”

  對于這11點怒氣,林凡就有些不太明白。

  什么鬼?

  哪來的。

  又是誰在憤怒。

  老爹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這辛辛苦苦做了一桌子菜,感動都來不及,怎么可能會生氣。

  此時。

  吳老有點想走。

  何必來受這口舌之苦。

  這些菜是人吃的嘛?

  要么咸的要死,要么苦的要死。

  最關鍵還糊的一塌糊涂。

  明眼人都能看出這菜做的并不好,很難吃,但公子卻毫無感覺,還不斷的夾菜。

  余光一掃,發現老爺埋頭吃著菜。

  沒有任何反應。

  對林萬易來說,這些菜的確難以下咽,可內心卻是甜美的。

  這是兒子第一次做飯給他吃。

  就算做的是一坨屎,他也不會皺眉,全部吃光。

  每當林萬易想說話時,林凡都是用吃完再說,搪塞過去。

  突然。

  林萬易捧起湯碗,一口氣,豪邁的將湯全部喝完。

  哐當!

  湯碗見底,放在桌上。

  林萬易喉嚨微微挪動,仿佛是將某種不得了的東西,全部吞咽下去似的。

  “凡兒。”

  桌上已經沒菜。

  林凡不能再找言語搪塞過去,端起酒杯,“爹,我敬您一杯。”

  他是一口都沒吃。

  自己做的菜是什么味道,他是有自知之明的。

  老爹對自己是真愛,一口氣全部吃完,連眉都不皺。

  他心中除了震撼,還有感動。

  父愛如山。

  再難吃的東西,都能忍著。

  他決定了。

  以后就是我爹了,沒二心。

  林凡一飲而盡。

  原本白凈的臉上,陡然紅潤起來。

  “凡兒。”林萬易有話要說,他想了許多,有的事情既然都這樣,還能怎么辦,就這一個兒子,不支持還能支持誰。

  “爹,孩兒頭暈,不勝酒力。”林凡醉呼呼,腦袋一歪,哐當一聲,落在桌面,呼聲而起,就這么醉過去了。

  屋內很安靜。

  吳老張著嘴,仿佛是沒想到公子竟然直接就這么裝醉,醉的睡過去了。

  林凡這是要施展醉遁,逃避這一劫。

  “怒氣點223。”

  此時,他發現這怒氣點出現的有點不對時候。

  按常理來說,老爹肯定會說,既然醉了,那就明天說,然后讓狗子來攙扶自己去休息。

  但現在這情況可就有些不對勁了。

  老爹生氣了。

  自己這樣裝醉,讓心情逐漸好轉的老爹,又怒了。

  操作不得當,后果不堪設想。

  哐當!

  林凡的腦袋就跟裝有彈簧似的,一下子彈起。

  裝作迷糊的樣子,抓著腦袋,“爹,這酒勁真是夠大的,一口干掉,差點被沖暈,現在好多了,沒什么事情了。”

  說完還露出笑容。

  仿佛是說。

  爹,我真沒裝暈,真的是酒精害我。

  “老爺,這酒勁不小,公子不勝酒力,被沖暈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吳老說道。

  這只是借口而已,只要腦子正常的,一般都不會相信。

  當然。

  如果為了找個臺階。

  那么這事就是真的。

  林萬易瞇著眼,眼神讓林凡有點不自在,這到底什么眼神,怎么這么嚇人。

  盯了一會。

  他開口道:“凡兒,你今晚所做的一切,讓為父很欣慰,也很感動,說明你已經長大了。”

  還沒等林凡客套幾句,話鋒又轉了。

  “不過早上的事情,卻是讓為父生氣,憤怒,甚至是絕望。”

  吳老悄悄起身,站到門口等候。

  接下來的就是老爺跟公子,父子間的談話。

  想來很久都沒有這種場景。

  公子能安靜的聽老爺講話,也越來越少。

  “爹,我這……”林凡想說幾句,卻被老爹攔住。

  “不用說理由,男子漢大丈夫,只要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就不要跟別人說理由,為父不理解你的目的沒關系,你自己做的任何一件事情,你都要清楚自己在干什么,這樣才不是干了一件渾事。”

  林萬易起身,走到林凡身邊,拍著他肩膀。

  “你已經長大,林家終究還是要你來承擔,好好修煉,今后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話音剛落。

  林萬易從屋內走出,帶著吳老離開。

  林凡看著隱入到黑暗中的背景。

  想到某位文豪的《背影》。

  那寫的好,小時都看哭了。

  “爹,您就放心吧,孩兒將會從心做事,絕對不會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林凡自言自語著。

  松口氣。

  這事算是過去了。

  老爹還是很講情講理的。

  真好。

  實在是太好。

  “公子,沒事了吧?”狗子詢問道。

  以為公子要被老爺狠狠訓斥一番,沒想到就這么結束了。

  “過了,收拾一下,睡覺。”林凡說道。

  林府院落。

  “老爺,懂事真的是懂事了。”吳老說道。

  “懂事?”林萬易笑著。

  這小子心里到底有什么想法。

  他還能不知道?

  “不說了,我先去吐一會,胃難受。”林萬易說道。

  “老爺一起,老奴也難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