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24張 幸好反應快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林府,后廚。

  一群廚師顫栗的站在一旁。

  “公子,讓我們來吧,您要吃什么,就說一聲,我們保證辦到。”

  廚師們都懵了。

  甚至被公子這行為快要嚇傻了。

  好端端的。

  公子就來到后廚,要親自下廚,攔都攔不住。

  這是大戶人家,哪有讓主子來后廚的,要是被知道,可是要出事的。

  “沒事,你們忙你們的,別管我。”林凡手持鍋鏟,一頓操作猛如虎,初期的黑暗料理,正在形成。

  他的手在顫栗著。

  雙腿在打顫。

  他現在不是餓了,而是真慌了。

  就在先前。

  這怒氣點提升的有點可怕。

  “怒氣點111。”

  “怒氣點222。”

  “怒氣點333。”

  “怒氣點444。”

  “怒氣點555。”

  “怒氣點666。”

  “怒氣點777。”

  最后直接一下跳躍到“怒氣888。”

  我的天啊。

  沒開玩笑吧。

  這是要出大事。

  他知道老爹一定是知道了,如果不是老爹,還能有誰給他帶來這些怒氣。

  888怒氣點已經很高了。

  真的太恐怖。

  達到了平時最高點。

  老爹肯定已經氣的要爆炸。

  雖然不會將自己這孽子打死,但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爹啊,希望我這份西紅柿炒蛋,能夠讓你手下留情。”

  林凡期待著。

  后廚的廚師們站在一旁,看著公子操作的菜品,不忍直視,爛的一塌糊涂。

  可他們不敢說。

  感覺公子今天有點不對勁。

  畢竟從來都沒有這樣的。

  一份西紅柿炒蛋做好。

  “公子,我來洗鍋。”廚師急忙道。

  林凡攔住,“不用,我自己來,再做一份西紅柿蛋湯。”

  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來到這世界,成為富家公子,順便帶著一個小輔助,生活樂趣很高。

  別人都是慢慢走向巔峰。

  而他出生就是巔峰,沒法比的。

  做的那些事情容易嗎?

  其實不容易啊。

  他做的這些,說直白點,那也是為林家未來好,但老爹這次怕是氣的不輕,不做點表現,肯定不行。

  后廚們看著。

  公子這些菜肴慘不忍睹,西紅柿炒蛋,都已經糊了,黑不溜秋。

  至于西紅柿蛋湯又是什么鬼?

  廚房內刀光劍影,僅有一人在忙碌著,但是卻如同戰場似的。

  許久。

  后院。

  “公子,您不要擔心,老爺不會太生氣的。”狗子安慰著,說的這些話,就算他自己都有些不相信。

  不生氣?

  怕是開玩笑的。

  林凡望著天空,“狗子,你就沒感覺到這片天空的遠方,有一坨黑云壓來。”

  狗子望了一眼,的確是有點,天快黑了,老爺要回來。

  白天干的事情絕對瞞不住。

  老爺得知后的可怕,他想象不出來,也不敢想象,只能希望公子不會被老爺教訓。

  遠處。

  林萬易冷著臉,步伐穩重,身上有股煞氣沸騰著。

  從袁家離開,他肚里就有股怒火。

  路過一處地方時,看到一根竹棍。

  沒有猶豫,拿在手里,直接朝著林府襲來。

  不打不行了。

  越來越過分。

  “老爺,老爺……”吳老早就在等候著,看到老爺時,急忙追上。

  他發現老爺的臉色很嚴肅。

  想到公子早上所做的事情。

  心知肚明。

  老爺這是生氣了。

  “別為這逆子求情,今天我非得打斷這逆子的腿,看他以后還怎么出去惹麻煩。”林萬易低沉道。

  “不是老爺,公子是奇才,真的是奇才。”

  “今日我發現公子觀看《紫陽四圣經》,以為公子是要修煉,可突然,一縷紫氣從公子的關元穴溢出,旋轉一圈融入到百會穴。”

  “這不就是《紫陽四圣經》第一重的征兆嗎?”

  “公子不是廢物,也沒有偷懶,而是一直都默默的在修煉。”

  吳老心情暢快的很。

  仿佛就是他兒子有出息似的。

  他是看林凡長大的。

  年幼時不喜修煉,他身為外人也急的很。

  “嗯?”林萬易停下腳步,神色有些不信,“真的?”

  “千真萬確,老奴不會看錯的。”吳老說道。

  林萬易沉思片刻,“走,跟我去看看。”

  同時將竹棍交給吳老。

  “如果是假的,我在用這根竹棍打斷他的腿。”

  雖然說的是狠話。

  但那種期待感出來了,步伐都快了許多。

  吳老淺笑著。

  老爺這是留了后手,一直都是那么的機智。

  后院。

  林凡感覺到一股極其恐怖的威壓襲來,那時危險的信號。

  “公子,老爺來了。”狗子打著手勢,動著嘴皮,隨后渾身一顫,老爺的威勢有點恐怖,看的真嚇人。

  哐當!

  林凡瞬間從椅子上站起,深吸一口氣。

  我能行。

  不能慫。

  不會有事的。

  隨后邁著腳步,來到門口,抬頭看去時,老爹已經來了。

  “你這逆……”林萬易剛要開口怒罵,可是話說一半就被打斷。

  林凡上前就挽著林萬易的手臂。

  親近的很。

  “爹,您一天在外忙壞了吧,孩兒親自下廚給您準備了酒菜。”

  “別說了,跟孩兒來。”

  “哎呀,這肩頭還有灰,孩兒給您拍干凈。”

  他這一波操作猛如虎,動作行云流水,不帶絲毫做作。

  吳老目瞪口呆,有些懵神。

  這一連番動作,不僅僅將吳老給整懵了,就連林萬易也被整懵。

  他沒反抗,就這么跟林凡走了進去。

  屋內。

  不大的飯桌上,擺滿了菜。

  還有一瓶酒。

  只是這菜,色調品相有點難看。

  “爹,您坐,孩兒給您去端水洗個臉。”

  林凡麻溜的出去準備。

  “老爺,公子懂事了。”吳老一旁道。

  林萬易沉默片刻,隨后開口道:“屁,他這是知道在劫難逃,求饒了。”

  吳老笑著,“不管公子是不是求饒,這頓飯是老爺第一次吃公子做的菜。”

  “哼,什么菜,黑不溜秋,一點胃口都沒有,糟蹋了這些菜。”林萬易不滿道,但這語氣聽起來,卻沒有先前那般的憤怒。

  對于自家老爺,也許公子不了解,外人也不了解,但他最為了解。

  吃軟不吃硬。

  來硬的,老爺比誰都硬,就算丟命也不會軟。

  很快。

  林凡端著洗臉盆進來,“爹,洗個臉吃飯。”

  林萬易哼了一聲,拿起毛巾,擦拭著臉。

  隨后看著這些菜,問道:“做的都是什么?”

  “爹,這是西紅柿炒蛋,這是西紅柿蛋湯,這是涼拌西紅柿,這是小蔥跑蛋,都是我的拿手菜,看品相,品味道,那都是不錯的。”

  “爹,嘗嘗,還有酒。”

  林凡手腳利索的很。

  果斷忙碌起來。

  吳老笑著,欣慰的很。

  狗子懵的不知說什么,公子真有辦法,老爺果然沒發怒。

  林凡也招呼吳老坐下,不過當看到那根竹棍時,疑惑道:“吳老,這竹棍是干嘛的?”

  吳老笑道:“天黑了,路不好走,探路用。”

  “哦,哦,狗子,還不趕緊將這竹棍拿走。”林凡說道。

  狗子麻溜的將竹棍送走。

  林凡松口氣。

  幸好反應快。

  否則這竹棍怕是不僅僅來探路的,還會擁有攻擊性。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