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17章 聲名遠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醇香閣,路邊。

  梁庸奇披頭散發的躺在那里。

  一動未動。

  不知是死是活。

  仆役們雙腿顫栗,只有跪下來才能保平安。

  “為什么?”梁庸奇淚流滿面,兩道淚痕如河流奔騰而下,止都止不住。

  整個人都被打懵了。

  腦子就沒反應過來。

  隨后他反應過來,咬牙切齒,怒聲咆哮著。

  “林凡,我跟你不共戴天,誓不兩立。”

  吼叫聲如同野獸般的瘋狂。

  “怒氣333。”

  仆役們埋首,不敢對視。

  公子遭遇毆打。

  心里火氣大的很,誰碰誰倒霉。

  躲的遠遠的平民們,冷漠的看著,好像是在看戲似的。

  對他們來說。

  豪門世家就沒一個好人。

  不過最近聽說林家公子不錯。

  梁庸奇感受到無數目光落在身上,猛的抬頭,嘶吼道:“你們看什么看,再看要你們狗命。”

  遠方的平民們面無表情,都各自干著自己的事情。

  他們對豪門是深惡痛絕,但也不敢惹這些豪門。

  梁庸奇憤怒起身,低頭朝著遠方走去。

  這仇記住了。

  王八蛋。

  陳管事感覺公子又惹出事情。

  將梁三公子揍了,梁家怕是會來討要說法。

  以老爺對公子這印象。

  肯定會很生氣。

  城外又聚集了許多流民。

  用世家的話來說,這些就是賤民,螻蟻都不如。

  “陳管事,這些流民是從哪里來的?怎么感覺每天都會多很多?”林凡問道。

  陳管事,“回公子,這些都是從各地落難來的,有的應該是家鄉被妖獸毀滅,有的應該是天災人禍,各種可能性都有。”

  “沒人管嘛?”林凡感覺有點不得勁,這什么破世界。

  發生這種事情,竟然都沒有人問。

  想想他活的社會,多好。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

  “沒有。”陳管事搖頭,總感覺公子又要多管閑事似的。

  以前怎么就沒發現公子有這心呢。

  天很熱。

  烈陽高掛,清晨涼爽,到了中午,在高溫度的炙烤下,都有可能中暑。

  林凡他們這群人,站在城門口那里,都跟這些流民有些格格不入。

  不少流民都注意到了林凡。

  他們面無表情,甚至連一點異樣的神情都沒有。

  按照常理來說。

  肯定會有流民為了親人,跪在面前,哭求公子,老爺救救親人,什么做牛做馬。

  但看這情況。

  可就有些不是這樣。

  或許對流民來說,找世家救命,無疑是死路一條,不僅死的毫無尊嚴,還要飽受折磨。

  “陳管事,你說我要是將良田分給這些人,我爹會不會打死我?”林凡問道。

  此話一出。

  陳管事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公子,萬萬不能啊。”

  陳管事活了幾十年,從沒有過如今這般膽顫心驚。

  這是要嚇死人啊。

  “起來,別老是跪著,我就問問。”林凡說道。

  陳管事松口氣,“那就好,那就好。”

  可緊接著。

  公子接下來說的話,卻徹底將他給驚死了。

  “我就問問而已,不管我爹會不會將我打死,有的事情還是要做的。”

  “這不是良心問題。”

  “而是衛了林家著想,田不種,放那也只能生蟲子。”

  林凡是很有想法的。

  為了讓這富家公子日子能夠繼續過下去。

  必須將先前的空缺得填補起來。

  先前田稅夠狠的。

  玩死人不償命那種。

  可那用的不夠舒坦。

  這要是將空余的良田分散下去,七七八八,也能湊齊。

  陳管事對公子這番話。

  都不知該說些什么。

  說的好像有點道理。

  但不知為何,總感覺有點不對勁。

  “表弟,你說表哥這話對不對?”林凡問道。

  周忠茂點頭,“對,表哥說的太對了。”

  狗子默默點頭。

  公子是有眼界的人。

  值得敬佩。

  “陳管事你大可放心,這事你就當不知道,我一力承擔。”林凡拍著陳管事的肩膀,語重心長道。

  這陳管事也不容易。

  跟隨自己出來。

  還要一直承擔這種極大的心里壓力。

  他能理解。

  也能同情。

  可沒辦法啊。

  干事情就得承受壓力。

  這不承受壓力干不成事。

  “狗子,去跟他們說說,就說本公子要給他們分田種地,有想法的,就跟著我們。”林凡說道。

  “是,公子,小的立馬去辦。”狗子的父親就是流民,后來他運氣好,能夠在林家當仆役,雖然沒人生自由,但吃穿不愁,比他們要幸運多了。

  很快。

  狗子就朝著這些流民跑去。

  陳管事欲言又止。

  很想說。

  公子,咱們能別這樣嗎?

  老爺要是知道,真的會大發雷霆。

  很快。

  流民群里就有嘩然聲傳出。

  顯然是狗子將話帶到,引起這些流民的震驚于不敢置信。

  “你們都聽到了吧?那位是我家公子,不忍你們這般挨餓,給你們自力更生的機會,要是相信的等會就跟著我們,要是不信的,也不勉強。”

  狗子扯著嗓子道。

  他這代表的是公子,氣勢自然不能弱了,大有豪門總管的派頭。

  此時。

  癱坐在路兩邊的流民們,面面相覷。

  “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世家豪門真有這么好心的人嗎?”

  沒有人動彈。

  也許是他們不相信天上會掉餡餅。

  同時更不相信,世家的人會給他們田地。

  林凡感覺有點不對勁。

  世家就這么遭人警惕?

  白送田地都不種,這到底是經歷了何等慘烈的事情,竟然讓他們對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如此敵視。

  陳管事松口氣。

  還好流民們沒有相信。

  看來這事還有緩和余地。

  “你們想什么呢?我家公子給你們田,你們都不種?”狗子急了。

  怎么回事?

  這么好的事情,竟然沒人跟著。

  此時。

  流民里,有人開口道:“世上怎么可能會有好事落到我們頭上,肯定又是想騙我們。”

  陳管事開口道:“公子,依小的看,還是算了吧,他們是不會相信的。”

  “不行,我今天還真就不信了,送田都沒人相信。”林凡擺手,有點不服氣,直接道:“我是林家公子,從來都不說謊話,你們……”

  話還沒說完。

  流民里一陣騷動。

  “您是林家公子?”

  “如果是林家公子我們相信。”

  流民們又相信了。

  他們來這里的時,路過王家村,聽那里的人說過,林家公子是好人,看他們可憐,免了今年的田稅。

  這在流民們看來,哪里會有這么好的事情發生。

  但后來可以確定,這是真的。

  “那還猶豫什么,趕緊跟上,本公子趕時間呢,等會還得去醇香閣吃頓好的。”林凡催促著。

  這事很隨意。

  不是刻意為之。

  林凡心情不錯。

  沒想到自己聲名遠播。

  連流民都知道自己。

  不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