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16章 揍就完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狗子見公子一言未發的坐在那里愣神。

  以為是公子怕右眼影響形象。

  “公子,不如今天就不出去了吧,在府里好好休息?”狗子提議道。

  “休息?有什么好休息的,一天不出去,渾身難受,公子我右眼腫了,黑了,又能怎么樣,還能對我有什么影響不成,走,收拾東西,出門去。”

  “順便給我將陳管事叫著。”

  林凡才不想待在府里,一個右眼腫了黑了就想攔住他的腳步,那是不現實的。

  就算瞎了,毀了。

  那也不可能。

  沒過多久。

  林凡在林府門口等候。

  陳管事匆匆而來,抹著額頭汗水,“公子,您這是要去哪?”

  他是有點慌。

  公子又要出門。

  都已經這樣還攔不住,到底怎么想的,老爺要是知道,怕是又要氣崩潰。

  “陳管事,我爹他知不知道昨晚我遇刺了?”林凡問道。

  “知道。”陳管事應道。

  林凡有點傷心,這么絕情絕義的嘛,既然知道唯一的兒子昨晚遇刺都不知道來安慰一下。

  可悲,可嘆啊。

  算了。

  還是出去瀟灑一下,安慰一下內心的凄涼。

  “表哥,你是不是要出去?我已經將今天的事情安排好,今后我就守著你身邊,保證讓刺客無從下手。”周忠茂來了。

  他放不下表哥。

  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在沒有將刺客抓到前,他必須守護在表哥身邊。

  “表弟,你昨晚一夜沒睡,還是去休息吧。”這表弟是真的好,時時刻刻想著自己,這感情真的太深厚了。

  周忠茂擺著手,“沒事的表哥,就我現在這能耐,五天五夜不閉眼,都不會有任何疲憊感。”

  這就是武道境界高深的好處。

  常人一天一夜就累的要死要活。

  但他卻不會。

  “表弟,別的不多說,今后表哥肯定好好對你。”林凡拍著周忠茂的肩膀,感嘆萬分,還能說什么?

  有這樣的表弟,該知足啊。

  “表哥。”周忠茂心靈震動,他感覺自己得到表哥的愛了。

  “表弟。”林凡重重點頭,隨后回頭道:“出門。”

  府內。

  “逆子有沒有在后院待著?”林萬易問道。

  他坐在那里,品著茶。

  平日倒沒什么事。

  只要維持住幽城的秩序,那就是最大的事情。

  吳老道:“公子剛剛出去了。”

  喀嚓!

  林萬易聽聞,又怒了,五指一捏,茶杯破碎,咬牙切齒道:“逆子,這逆子啊,怎么就是改不了,真要氣死我不成。”

  吳老搖頭,最近這段時間,老爺發怒的次數明顯增多。

  “怒氣50。”

  在城里閑逛的林凡,看到怒氣又漲,不知該說什么。

  何必呢。

  不過也好。

  有點怒氣,平時加點倒也不錯。

  加點還是有點用處的。

  就將這《虎煞刀法》加幾次,刷刷,那不得了,看自己的眼神都變的不一樣了。

  就是這體魄還不夠看。

  如果加在體魄上,以后被人打眼睛,或許就黑不了。

  “陳管事,這路是誰規劃的,怎么不用青磚鋪一下,踩著不舒服。”林凡說道。

  陳管事心里慌的很。

  公子提起路面干什么?

  為什么會讓人有種不妙的感覺。

  “公子,這路面不歸誰管,青磚鋪路花費實在是太大了。”陳管事說道。

  林凡搖頭,對此表示遺憾。

  “先不說這問題,帶我去看看空余的良田。”林凡得給自己找點事情做。

  富家公子要是不做點震驚眼球的事情,那能是富家公子嘛。

  就算自己承認。

  別人也不承認啊。

  他已經初步了解自家情況。

  便宜老爹應該是那種深不可測的強者。

  只要自己不出幽城,不作大死,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真要有問題。

  老爹頂上就好。

  “好的公子。”陳管事無奈,公子要去看,他還能阻止不成,算了,反正都這樣,那就陪公子玩下去吧。

  偌大的林家。

  最終還是要給公子的。

  路過醇香閣。

  偶遇熟人。

  “呦,這不是林公子嗎?”

  “咦,這眼睛怎么了?被誰打了,這老天也是開眼了。”梁庸奇帶著仆役,在城內采購,身后的仆役手里捧著大包小包,但都畏畏縮縮的站在后面。

  顯然對自家三公子,懷有膽怯的心理。

  林凡停下,瞧著梁庸奇幸災樂禍的模樣,就是不爽,開口噴道:“關你屁事啊。”

  被嗆了一聲。

  梁庸奇明顯怒了,“姓林的,我跟你好好說話,你別太囂張了。”

  “怒氣66。”

  “我就囂張怎么了?你一個梁家三子,也想跟我好好說話,你大哥來了,還差不多好好聊。”林凡說道。

  “你……”梁庸奇易怒易火,氣喘呼呼,三言兩語就被林凡氣的喘氣。

  “怒氣88。”

  林凡不是很想跟這LOW比聊下去,可發現賺取這家伙的怒氣還真是有點容易。

  那就多說兩句。

  “林凡,你這廢物,還有臉說我?”梁庸奇怒喝道,同時略顯得意,感覺占據上風似的。

  周圍的平民們,躲的遠遠。

  豪門公子矛盾,他們這些尋常老百姓哪里敢惹。

  只能避開。

  “我告訴你,你就是個煞筆。”林凡一本正經道。

  “怒氣100。”

  梁庸奇身為富家三公子,平時遇到的人,哪個不是存有畏懼之心,也就導致他面對經過網絡洗禮的林凡,竟然有些啞口無言,不知該用什么話來噴。

  “你說什么?”梁庸奇吼道,眼睛都紅了,要是武道強點,腦袋上都能冒白霧。

  林凡不以為然,“你就是個臭煞筆。”

  “煞筆!”

  “煞筆!”

  “煞筆!”

  “怒氣223。”

  梁庸奇被罵的無法還口,胸口浮動頻率較高,隨后撕心裂肺的吼道:“給我教訓這廢物。”

  身后的仆役們,面面相覷。

  三公子,你是認真的嗎?

  我們毫無修為,就是普通仆役。

  就讓我們教訓人。

  這至少也得讓我們修煉一會吧。

  林凡搖頭,遺憾。

  好好的梁家三公子就這樣崩了。

  不過還行,怒氣倒是加了不少。

  也不算徒勞無功。

  “表弟,揍他。”林凡隨意道。

  出門在外,難免不會遇到麻煩。

  不過有表弟在,這麻煩也就不是麻煩,揍他就完事了,哪里還要那么多事。

  “好咧,表哥。”周忠茂很聽話,也不管對方是梁家三公子,直接沖上去,干就完事了。

  噼里啪啦!

  林凡不想看。

  沒意思。

  叫囂聲。

  慘叫聲。

  跌宕起伏,有高有低。

  如果有大樂師在此,或許靈感就來了,來一首慷慨激揚的音樂也是不錯的。

  PS;謝謝,勛_勛大佬,染青城,幻影無無,三位大佬的萬賞,謝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