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15章 吃飽著撐著,沒事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沒過多久。

  護衛們回來,將后院包圍起來。

  “教頭,沒有找到刺客的蹤跡。”有護衛匯報道。

  周忠茂擺手,讓護衛們下去,對方敢來林家行刺表哥,肯定做好充足準備。

  他心里疑惑。

  表哥實力雖強,但武道一路,最多也就一重。

  這刺客得有多弱,竟然沒成功。

  林凡照著鏡子,吸口冷氣,看到鏡子里的自己,苦著臉,有眼圈黑了。

  “我這哎呀,得罪誰了,打哪不好非要盯著我眼睛揍,夠賤的啊。”

  身為富家公子,最重視的就是自身形象。

  “表哥你看,這是刺客落下的東西。”周忠茂心疼的很,表哥遭罪了,這殺千刀的刺客,要是被他找到,非得砍成肉泥。

  不過刺客在這里留下了一絲線索。

  狗子從后廚那里弄來熟雞蛋,讓公子消消腫。

  幸好發現及時。

  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林凡敷著雞蛋,斜著眼,滿不在意,語氣都有些委屈,“什么玩意啊。”

  “紫陽四圣經?”

  “表哥,這好像是一門心法。”

  周忠茂驚訝,沒想到刺客竟然遺留了一門心法。

  武道一途,心法很重要。

  就像他修煉的心法,就是姨夫傳給他的《鎮魔心經》。

  “心法?有什么用?”林凡氣的不行,就是想找到這刺客,當面打他幾拳,順便問候一下,你除了會打眼睛,還會打什么?

  周忠茂一心就想表哥修煉,急忙道;“表哥,心法怎么可能沒用,你看……。”

  話音落下。

  只見表弟伸出手,五指成爪,猛的一捏,擺放遠處的花瓶,應聲碎裂。

  無形間,有種力量從表弟手中爆發出來。

  肉眼不可辨別。

  “然后呢?”林凡瞧了一眼,“表弟,現在討論的問題是,你表哥被人揍了,你跟我說心法有啥用?”

  “表哥,你的天賦絕對世間無雙,否則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里,就將《虎煞刀法》修煉到登峰造極境。”

  “只要表哥愿意修煉心法,絕對會成為姨夫那樣的絕世強者。”

  周忠茂苦口婆心,就是希望表哥愿意修煉。

  林凡抬手,讓表弟別說話。

  琢磨一件事情。

  心法是從刺客身上掉下來的。

  那就說明這玩意對刺客來說,很有用處。

  “狗子。”林凡想到辦法了,“這心法你拿著,明天抄錄下來,給我貼滿整個院落,誰來學都可以。”

  “是,公子。”狗子應道。

  周忠茂窒息,表哥這想法也太特殊了吧。

  林凡不想那些事情,擺著手,“大晚上的,都散了,留點人守著我,其他都回去睡覺吧。”

  他是被刺客給唬住了。

  不留點護衛在這里蹲守,還真害怕對方半路而回,直接一個撲殺,或者帶來高手。

  到那時,欲哭無淚。

  “表哥,你安心的睡,今晚我在外面守著,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周忠茂說道。

  林府書房。

  林萬易摘掉臉上的鬼面面具,“兔崽子,早上踹你爹,是那么好踹的嗎?”

  要是讓林凡知道,右眼罪魁禍首是他這便宜老爹時。

  怕是要一口血噴出。

  有這必要嗎?

  冤冤相報何時了,往事知多少。

  心平氣和的聊聊,非得動手,多不好。

  不過對林萬易來說,為了這逆子能夠修煉,他煞費苦心。

  如今不錯。

  逆子暫時沒有讓他失望。

  雖然沒有修煉心法,但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達到武道一重。

  尤其是對《虎煞刀法》的領悟。

  已經達到常人所不及的地步。

  任何一門功法都有境界。

  入門、登堂入室、融會貫通、出神入化、登峰造極、返璞歸真。

  這六大境界,前三境只要不傻,肯下功夫達到融會貫通,基本不成問題。

  而后面三境,則需要一定的悟性,至于想達到返璞歸真,卻是極其困難。

  就算《虎煞刀法》這等尋常刀法。

  如果真能修煉到返璞歸真,所爆發出來的威勢,也是驚人。

  咯吱!

  吳老走進書房。

  “老爺。”

  林萬易笑道:“那逆子怎么樣了?”

  吳老搖頭苦笑,“老爺,你那一拳打的公子右眼都腫起來了,沒有幾天的修養,怕是消不下去。”

  “就是公子得到那門《紫陽四圣經》后,沒有多大的興趣,反而是交給了下人,說要明天抄錄一份,撕開,貼在后院,不管是誰都可修煉。”

  老爺對公子也算是用心良苦。

  想以刺客的身份給公子壓力,同時故意落下一門心法。

  常人得到。

  自然歡天喜地。

  可不能用常人眼光看待公子。

  公子得到這門心法。

  非但沒半點興奮,還要將這門心法散出去。

  “什么?”

  林萬易笑容收斂,滿臉怒容,“那逆子真要這么做了?”

  “老爺,看來這辦法還不行,公子對修煉終究提不起興趣。”吳老說道,“公子能夠將《虎煞刀法》領悟登峰造極境,足以說明,公子悟性非凡,如果荒廢,后悔莫及啊。”

  “逆子,果真是逆子。”

  聽聞這些話,林萬易心里的怒火又開始炸裂。

  早上給他驚喜。

  晚上就給他噩夢。

  “將心法收回來。”林萬易說道。

  吳老沉思片刻,開口道:“老爺,我認為不用收回來,反正是貼在后院,公子天天看到,或許某一天,突然有了興趣也說不定。”

  “有老奴看著,無人敢將心法偷走。”

  林萬易嘆息一聲,不再多說什么。

  抬手,示意吳老下去。

  吳老離開書房,出了屋子,抬頭看著空中圓月,嘆息一聲,“公子啊,得努力才行,留給你的時間可不多了。”

  翌日。

  清晨。

  林府后院。

  屋內。

  林凡睜開眼,右眼上的雞蛋敷了一晚,早已經涼透。

  敲開雞蛋,直接塞入嘴里。

  來到鏡子前。

  “這下手賊狠,都沒怎么消啊。”

  林凡頭疼,右眼就是熊貓眼,對他富家公子形象影響極大。

  咯吱。

  狗子進來,服侍林凡洗漱。

  “狗子,你說公子我這樣出去,會不會有損形象?”林凡問道。

  “公子,你的形象永遠都是那么光輝耀眼,就算右眼有點黑,也絕對不會有所影響的。”狗子說道。

  林凡無奈,問了也是白問。

  “咦!”

  突然間。

  他發現小輔助一欄里的怒氣點多了不少。

  怒氣點:1201。

  昨晚怒氣好像只有101點。

  怎么睡一覺就變的這么多了?

  到底是誰?

  大晚上不睡覺,還在那憤怒自己?

  吃飽著撐著,沒事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