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14章 好疼哇,眼睛腫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當天下午。

  王家村免稅情況,就在各個村莊傳開了。

  剛聽聞時,沒人相信,認為這是謠言。

  要想相信豪門免農稅,除非母豬都能上樹。

  那些村莊的人,心里不羨慕那是假的,怎么就沒有這好事降到他們頭上。

  有比較激動的村民,想反抗梁家跟袁家這種暴稅制度。

  可很快就被老人們將這種苗頭給壓制下去。

  找死呢。

  反抗兩大世家的暴稅制度。

  怕是第二天,整個村莊都得被屠。

  還沒人為他們伸冤。

  但在今天。

  已經有很多人都記住了林家公子這號人。

  對他們來說,這是干了一件天大的好事,都快讓他們在家立牌感謝林家公子。

  夜晚。

  梁家。

  豪門家族宴。

  梁庸奇身為家族三公子,身份地位在梁家很高。

  但他上面還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

  姐姐倒是無所謂,終歸是要外嫁。

  對他來說,唯一的威脅就是那哥哥,梁易初。

  不管是在容貌,身高,還是武道上,這哥哥梁易初都要比他優秀。

  可就算是比他優秀。

  他心里也在想著如何成為梁家的繼承人,唯一的掌控者。

  主位上。

  梁家家主想到下午知道的事情,放下筷子,環視周圍,“今日下午得到消息,林家那小兒去王家村,竟然擅作主張給王家村免了今年的稅,還直言今后每年稅收只收一成,這林家要是落到他手里,離衰弱也不遠了。”

  話音落。

  仿佛感覺有趣的很,有獨飲一杯。

  梁庸奇直言道:“父親,那小子就是個廢物,混吃等死,毫無用處,竟然還有閑心可憐那些賤民,等到林家在他手里滅亡時,看那時還有誰來可憐他。”

  “嗯,三兒說的有理。”梁家家主點頭,很是贊同。

  對梁庸奇來說,現在一想到林凡,心里的怒火就沸騰著。

  在醇香閣讓他臉面無存。

  這事可不會就這么算了。

  “大哥,你說那家伙是不是夠蠢的?”梁庸奇笑問道。

  梁易初容貌俊朗,劍眉微微顫動,“三弟,我不認為林家公子是在做一件愚蠢的事情,今年大旱,平民們的收成受到極大的影響,適當的減稅,或者免除今年的稅收,并不是愚蠢,只是給那些平民一條生路。”

  “父親孩兒認為,我們梁家也可以適當的減稅,可以讓那些平民們記住我們梁家的恩情。”

  飯桌下。

  梁家二小姐,用腳踢著大哥。

  讓大哥別說了。

  “呵呵。”梁庸奇笑了,“大哥,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那些賤民有什么好值得可憐的,城外有多少賤民等著我們大發善心給予他們幫助,一兩銀子就能讓他們賣命,十兩銀子就能讓他們六情不認。”

  梁易初搖頭,“三弟,話不能這么說,不管怎么樣,都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

  隨后,看向父親。

  “父親,如今林家牽頭,我梁家也不缺今年的田稅,不如免了今年的田稅吧。”

  話音剛落。

  啪嗒!

  梁家主猛拍桌面,碗筷灑落,“行了,婦人之仁,你這樣不忍,今后我還怎么將梁家交給你,你要跟你三弟學學。”

  “涿城蘇家七小姐今日來到幽城,現在就在袁家,明天老三跟我去一趟,你就給我在家好好想一想。”

  說完這話。

  梁家主離開飯桌,朝著后院走去。

  梁庸奇臉上帶著笑容,看了一眼大哥,略顯得意,“大哥,心善沒用的,你就看著林家是怎么敗在那小子手里的。”

  隨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

  “聽說那蘇家七小姐來幽城的時候,遇到了點事情,我得安排一下,大哥,二姐,你們慢用,小弟就先走一步了。”

  飯桌上。

  那些老弱婦孺,都只顧著埋頭吃飯。

  這些事情,她們哪能說話。

  “大哥,你看看三弟這樣子,都是親兄弟,有必要這樣針對你嗎?”二小姐憤憤不平道。

  梁易初搖頭,“三弟還小,以后會明白的。”

  此時。

  一名侍女走來,端著一碗湯,“公子,二小姐,這是后廚燉好的湯,您們嘗嘗。”

  二小姐看著侍女,笑道,“雅菲,又是你燉的吧,我應該就是陪襯的。”

  調侃一句后,而二小姐也沒多說什么。

  畢竟這里是宴廳。

  人多耳雜。

  要是被有心人看到,怕是會有點麻煩。

  夜晚。

  圓月高掛。

  林家后院很寧靜。

  林凡躺在床上,姿勢大大咧咧的入睡著,呼聲很有頻率,給寧靜的后院添加了一絲不一樣的色彩。

  吱吱!

  紙窗被推開,發出刺耳的聲音。

  一道身影就站在窗口。

  臉上帶著鬼面面具,猙獰恐怖。

  穿著一襲黑色的刺客衣,就這么安靜的站著。

  要是常人,有點修為的,警惕很高,早就醒來。

  但林凡睡的很香,還做著夢。

  哪里知道這些。

  站在窗口的黑衣人,戴著面具,無法看到容貌,但要是拿掉面具,也是皺眉。

  聲音都這么刺耳。

  還能睡的下去?

  站了有小一會,黑衣人忍不住,故意拿出匕首,掉在屋內。

  哐當一聲。

  “誰,誰……”

  林凡猛的被驚醒。

  當看向窗口時,卻發現有黑衣人跳了進來。

  不由一驚。

  心里咯吱一下。

  有人要來刺殺自己?

  琢磨片刻。

  最近也沒得罪誰啊。

  也就得罪那梁家的那小崽。

  不會這么小心眼,上門來行刺了吧。

  “你是誰?你要知道這里可是林家,我是林家公子,你要是將我怎么樣,我爹可不會放過你的。”

  “救命啊。”

  “有刺客。”

  “快來救我。”

  林凡說完廢話,就扯著嗓門呼喊著。

  “怒氣30。”

  黑衣人也沒想到林凡會大呼小叫。

  腳步一塌,握指成拳。

  在這狹小的屋內,將林凡逼的無路可退。

  “過分,看招。”

  喊了半天。

  林凡急了,只能先試一試能不能干的過對方。

  體魄加到24,應該不會太差。

  以手成刀,朝著刺客打去。

  只要有機會,就立馬踹門而出,趕緊撤退。

  剎那間。

  交手數次。

  “咦!”

  林凡發現這刺客也不怎么樣啊。

  好像能行。

  此刻。

  他心中打氣,我能行,打的過,不能慫。

  “小小刺客,就你這實力,還敢來找老子麻煩,你爹就沒告訴你,沒實力,就別來行刺嗎?”林發以手成刀,一次又一次的朝著對方劈去。

  “怒氣50。”

  “呵呵,還生氣了,來,怕你啊。”

  先前慌如狗,現在穩如松。

  等會就拿下這小賊。

  颯颯!

  外面有聲音傳來。

  “表哥,我來了,堅持住。”周忠茂喊著,很急。

  林凡跟刺客斗的不分上下,剛要說別慌,表哥穩得住時。

  啪嗒一聲。

  刺客一拳打在林凡右眼。

  一拳打中后。

  刺客跳窗而出,臨走前,一本秘籍從懷里掉落,隨后瞬間消失在黑暗中,不見蹤影。

  “我的眼睛。”

  “疼死我了。”

  林凡蹲下來,捂著右眼,眼淚都快噴出來了。

  小賊等著。

  總有一天要你哭。

  哐當!

  “表哥,你沒事吧?”周忠茂帶著護衛闖進來,慌神問道。

  “肯定有事了,眼睛都感覺腫起來了,你說能沒事嗎?”林凡捂著眼睛,真是遭罪了。

  周忠茂指揮護衛,“找,給我將這刺客找出來。”

  “是。”

PS: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