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12章 好樣的,真是好樣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逆子,我打死你。”

  林萬易暴怒了,瞬間出手,軟鞭抽來,就跟一條長龍呼嘯而來,空氣轟鳴。

  這一鞭要是抽下來。

  至少得在床上躺個十天半月。

  “表哥。”周忠茂大驚,奮不顧身沖過去,可軟鞭就跟長眼睛似的,氣勁震的空氣震蕩,他還沒觸碰到軟鞭,整個人都被震飛出去。

  “等等。”

  林凡大驚,這不按套路來啊,至少也得多說幾句話,讓人有個緩沖的余地。

  也好讓他表現一下。

  可現在就這么來招式,以目前的情況,那能擋得住嗎?

  “我滾。”

  林凡避開,貼著地面滾到一旁,快速起身,低吟道。

  “子不教父之過,父有過子來改。”

“爹,我必須讓你迷途知返  伸出手,隨后大吼一聲。

  “刀來。”

  被擺放在一旁的刀,自然不會自己飛來,而是跑過去,抄起家伙,耍了兩個刀花。

  刷刷!

  有點威勢。

  有點模樣。

  拿刀的那一刻,林凡就感覺身體傳遞來一種愉悅感。

  手中的刀,就如同右手一般,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讓人暢快。

  左手可以斷,右手不能丟。

  那種感覺,只有真正體驗過,才能明白。

  “爹,迷途知返吧,看刀。”林凡拿出全部氣勢怒吼著,騰空一躍,手中的刀猶如猛虎下山,氣勢十足,不可抵擋。

  “嗯?”

  正在氣頭上的林萬易,看到這一幕時,憤怒的雙眸陡然收縮。

  仿佛是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剛剛出鞭,看去力道很足,但其實蘊含柔勁,就算被擊中,只會皮肉疼,不會有暗傷或者內傷。

  林萬易哪里真舍得下狠手。

  就是嚇唬嚇唬這逆子。

  可現在。

  他突然發現,事情跟他想的不一樣。

  林萬易失望的內心,竟然活躍了起來,雖然依舊冷著臉,但手里的動作沒停。

  靈蛇出洞。

  軟鞭尖端啪的一聲,從地面彈起,迅疾的朝著林凡襲去。

  遇到這種情況時,林凡自然慌的很。

  打斗什么的,他哪里習慣。

  但手中刀如手臂靈活,更是有種本能反應,提刀迎擊,沒用刀背抵擋,而是橫劈而去,刀刃不偏不倚正中鞭頭。

  啪的一聲。

  軟鞭應聲反彈。

  而林凡卻是紋絲不動,更有橫刀直入的勢頭。

  “我這么強的嗎?”林凡短暫的慌神后,就是狂喜,哪里還想那么多,掄起刀就是朝著老爹攻去。

  林萬易站在原地,雙眼閃爍著光輝。

  “入門。”

  “登堂入室。”

  “融會貫通。”

  在他眼里,這逆子施展的《虎煞刀法》非同一般,竟然達到融會貫通之境。

  一招一式渾然天成,破綻極少。

  就算有破綻,也能臨時改變。

  林萬易沒有說話,也沒有露出大喜之色,而是壓制武道修為,更是極力控制力量。

  “看這情況,還有點拿不住,先加個點。”

  如今,林凡那是耍的得心應手,舒坦的很,沒想到耍刀也能有點意思。

  虎煞刀法(出神入化)

  怒氣消耗500,還有621。

  還能點。

  我能行。

  繼續。

  虎煞刀法(登峰造極)。

  怒氣消耗600點,剩下21點。

  頓時。

  林凡感覺手中的刀變了,那種熟悉感跟剛剛有了極大的變化,甚至可以說,熟悉到閉上眼睛,只聽聲音都能知道這是什么刀法。

  林萬易手腕一動,軟鞭騰起,弧形奔襲林凡的下盤。

  虎煞刀法最大的破綻就是下盤無法保護。

  他想看看這逆子到底將刀法修煉到何等程度。

  但在他看來。

  也就那樣吧。

  融會貫通已經足夠他震驚了。

  林凡本想繼續一刀劈開這軟鞭,可沒想到這軟鞭竟然會打彎,朝著他雙腿卷去。

  不過,他倒是沒有慌神。

  手中的刀變化無常,刀尖如同虎爪,精準無誤,直接將軟鞭釘在地上。

  隨后持刀而行,軟鞭從頭分裂,被大刀割裂成兩半。

  “這……”林萬易睜著眼,比剛剛還要震驚。

  登峰造極。

  他修為早就達到極高境界。

  虎煞刀法是一門普通的刀法。

  年輕時,他也修煉過。

  不過只修煉到出神入化后,就沒有繼續修煉。

  但他看出來了。

  這逆子竟然將《虎煞刀法》修煉到登峰造極境。

  處于震驚中。

  就算林凡已經到了他面前,都沒阻擋。

  “老爹就這實力?”林凡琢磨著,也不能提刀一刀砍死啊,直接抬腳,一腳踹出,正中林萬易的胸口。

  林萬易騰空而起,朝著后面飛去。

  面孔朝天。

  看著天空。

  那憤怒的容顏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種欣慰笑容。

  “爹,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啊。”

  “農稅太過分,你說我做的對不對?”

  他現在有點心慌。

  大地主被踹了。

  這要是發火,跟他這小地主斷絕父子關系,那以后可不就成為不了富家公子了?

  啪嗒!

  林萬易落在地面,就這樣躺在地上。

  周圍安靜的很。

  癱坐在地上的陳管事,瞠目結舌的看著林凡,眼珠都快蹦出來了。

  這還是認識的公子嗎?

  狗子揉了揉眼。

  就好像認錯人似的。

  “表……表哥……”周忠茂說話都結巴了,只說了‘表哥’兩字,就不知道要說什么。

  而在后院入口處。

  吳老得知老爺要來教訓公子,急忙追來,可當到后院時,就看到公子在跟老爺大打出手。

  他想制止。

  不希望老爺傷了公子。

  可接著。

  他就發現不對勁了。

  公子竟然將《虎煞刀法》修煉到這么高的境界。

  這是老天開眼啊。

  老爺心頭的一塊石頭終于可以落下了。

  此時。

  林萬易爬了起來,還是面無表情,抬起手,指著林凡,“逆子,你好樣的,真的好樣的。”

  語氣稍有些平淡,可到后面,卻是逐漸加重了語氣。

  話音落下。

  林萬易回身,不再多說,直接離開了后院。

  陳管事跟吳老跟隨而去。

  后院里,就剩下林凡,狗子還有周忠茂。

  林凡不明所以的站在那里,急忙招著手,“狗子,你趕緊過來。”

  “公子。”狗子紅著臉,激動的很。

  “狗子,你說說,我爹這話是什么意思?好樣的,這到底是好,還是不好?這要是好,為什么要加逆子這兩字?”林凡有點迷茫。

  誰能來分析一下。

  這現在是什么情況。

  而且他現在很累。

  真的很累,這刀耍起來是威風,就是太累人了。

  修煉這玩意。

  還是不靠譜。

  想想還是享受人生,混吃等死比較舒服點。

  遠方。

  林萬易背負手,昂著頭,走路都生風,遠離后院,陡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好,好啊。”

  “吳弟,喝酒去。”

  吳老身軀一顫,渾濁的眼睛微紅,“老爺……”

  “叫什么老爺,以前叫什么。”林萬易笑道。

  “哥。”吳老露出笑意,自從夫人去世后,就再也沒見過老爺這么開心了。

  “哎,走,不醉不歸,我林萬易的兒子能是廢物嗎?他梁家,袁家小看什么。”林萬易大笑著,笑容浮現臉上,一口濁氣吐出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