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11章 作死邊緣瘋狂試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狗子站在院落入口處,也是急的慌神。

  公子在干什么呢?

  老爺等會就要到了,趕緊拿起刀練武,讓老爺看到,或許就不會那么生氣。

  《虎煞刀法》已經入門。

  怒氣點下浮,從一千一百七十五直接降低到八百七十五。

  功法:虎煞刀法(登堂入室)

  頓時。

  林凡感覺雙手仿佛是被灌入某種神奇的力量,還有身體也是如此。

  一種不存在的東西,突然融入到體內,化為經驗。

  對這門刀法的理解能力,更是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剩余怒氣點875。

  功法還能提升。

  加點。

  功法:虎煞刀法(融會貫通)。

  怒氣點消耗四百點。

  剩余475。

  此刻,刀法加不了,應該是怒氣點不夠。

  不過,這功法熟練程度,有點意思。

  入門、登堂入室、融會貫通。

  那這后面還會有什么?

  不會是爐火純青,出神入化吧。

  “公子,老爺快到了。”狗子壓著嗓門,聲音細小,不敢大聲,就是怕老爺聽到。

  他不知公子到底怎么了。

  怎么還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算了,拼了,直接加體魄。”

  剩余的怒氣點,一股腦的甩在體魄上。

  先前加過兩點,體魄二十直接提升到二十四。

  當體魄提升到二十四的時候。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了明顯的變化。

  火辣辣的。

  每塊肌肉都好像被烈火炙烤似的。

  沉悶的聲音在體內響起。

  “別人都是努力修煉,而我這加點,也能讓身體變的更強大,這是內部改造嗎?”

  林凡琢磨著。

  對于修煉,他是真的沒興趣。

  如果不是別人逼他,也不可能有現在這一幕發生。

  武道十二重?

  就我現在這情況,到底屬于哪一重。

  “逆子,你給我滾出來。”

  就在此時。

  一道怒吼聲傳來,咆哮如雷般的轟鳴,震耳欲聾,周圍的花草樹木,都微微顫栗著。

  “我是不會滾出來的,你進來。”林凡回道。

  狗子站在那里,雙腳不穩,有暈厥的感覺。

  公子是要逆天。

  誰也攔不住。

  “怒氣80。”

  還沒到后院的林萬易,聽到這逆子的聲音,氣的眉毛豎起,軟鞭都被握的咯吱作響。

  陳管事跌倒在地。

  滿臉苦澀。

  何必呢公子,怎么就這樣氣老爺。

  認認錯。

  讓老爺將火發出來,不就完事了嗎?

  老爺還能把你怎么樣不成。

  “逆子,你剛剛說什么?”林萬易走進院落,原本炙熱的空氣,陡然變的冰冷。

  仿佛寒風吹過,動的毛孔都張開了。

  林凡眨著眼,輸了。

  在威勢上,他已經輸給這容貌顯的很年輕的老爹。

  “沒說什么。”林凡語氣稍微有點弱。

  如今的怒氣點,基本都是這便宜老爹送來的。

  他是真的怕,有一點晚上睡覺,被老爹潛入屋內,柴刀收了小命。

  林萬易看著林凡,眼神就給人極大的壓迫感,“農稅之事,是誰讓你擅作主張,你有什么能力同情別人?如果不是我,你還有什么?”

  “你連城外那些流民都不如。”

  周忠茂有點看不下去,要為表哥說幾句話,“姨夫,表哥他其實……”

  “你給我閉嘴。”林萬易怒斥道。

  對此,周忠茂哪里還敢說啥,聳著腦袋,可憐兮兮的看著表哥。

  心里雖然急。

  但也無能為力。

  表哥,現在只能靠你自己了。

  姨夫這是火冒三丈,怒火沖天,這心中的怒火,怕是難以消滅。

  林凡瞧著便宜老爹,搖著頭,有些失望,嘆息一聲。

  這一聲嘆息,蘊含著無窮無奈。

  “你搖什么頭?”林萬易問道。

  都到這時候了,這小兔崽子還搖頭嘆息,是不是認為自己沒有做錯?

  林凡說道:“這番話說的太傷人,太傷人了,更不像是一位做父親能說出口的,你知不知道,你這話對世界懷有美好向往的孩子,到底會造成多大的陰影。”

  說出這番話時。

  那表情是痛心疾首。

  “呵呵。”林萬易笑著,笑容有種絕望與無奈。

  這是對親生兒子的失望。

  “我已經不想跟你說太多。”林萬易手腕一動,手中的軟鞭重重的轟擊在地面,“這么多年來,為父從來沒有逼迫過你修煉,但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今天誰來都救不了你。”

  這一擊很重。

  后院青磚地面都裂開了。

  要是抽在身上,血肉模糊都是輕的。

  林凡心里很慌,夠狠的,但神情淡然,道:“只有不夠自信的人,才會用暴力讓別人屈服。”

  “爹,我不希望你是這樣的人。”

  “怒氣100。”

  話音剛落。

  怒氣點到來。

  這是對林凡所說的話表示憤怒。

  陳管事早就不敢動彈。

  公子這是在老爺底線邊緣瘋狂試探。

  雖不致死。

  可皮開肉綻怕是跑不了。

  老爹的臉色很難看,就跟要將人吞掉似的。

  林凡不為所動,心平氣和,講情講理道:“農稅的事情我是不會認錯的,畢竟我也沒錯,這稅收的確是太過分了,完全就是將人往死路逼啊。”

  公子,別說了。

  陳管事很想上前將公子的嘴堵住。

  這是要將老爺徹底的激怒啊。

  “怒氣200。”

  “往死路逼?好的很啊,你這逆子,現在翅膀硬了,也敢跟我這么說話,你給我記住,你能有現在的日子,都是為父拼來的。”

  “你要是自己有本事,就給我離開林家,靠你自己能力闖出一片天給我看看。”林萬易怒喝道。

那種恨鐵不成鋼的神情,一覽全無  袁家,梁家的后代,哪一個不比他兒子強。

  怎么人家就能培養出這樣的后代,而他林萬易的后代,就是這模樣?

  “公子,趕緊跟老爺認錯,別慪氣了。”陳管事急忙開口,還真害怕公子賭氣,就要離開林家,那到了外面,哪是那么安全。

  林凡說道:“我不走,我富家公子當的好好的,為什么要走,每天混吃等死,游手好閑,多開心,打死我也不走。”

  噗通!

  陳管事直接癱坐在地上。

  他都認為,公子這是失心瘋了。

  否則怎么能說出這樣的話。

  別說是陳管事了,就連狗子跟表弟都傻眼了。

  他們愣神的看著林凡。

  仿佛見鬼似的。

  林萬易一番狠話說出,就是想看看這逆子到底會怎么辦。

  可也沒想到,這逆子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混吃等死?

  游手好閑?

  打死也不走?

  林萬易體內就跟有一座火山爆發似的,徹底噴發了。

  “怒氣666。”

  “嗯?”林凡震驚的很,一下子就增加666怒氣,這也太多了吧。

  抬頭。

  發現老爹這眼神還有臉色極其不對勁時。

  他突然有點虛了。

  這是已經杠到爆炸了。

  仿佛自己手持霜之哀傷,遞給老爹,隨后伸出脖子,讓老爹來剁。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