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06章 給我踹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月明星稀。

  整個幽城就跟披上一件純白的衣裳似的。

  一切都安靜了。

  林府后山空地。

  “呵!”

  趙光義也就是狗子,手持一柄木刀,根據《虎煞刀法》入門篇修煉。

  猛虎強襲,雙腿離地,手中木刀朝著前方劈去。

  噗通!

  直接一個狗吃屎,撲倒在地。

  “公子這么信任我,我絕不能讓公子失望,一次不行,就百次,百次不行就萬次,一定可以的。”

  林家仆役不會接觸武道,只有護衛才能修煉。

  狗子手無縛雞之力,從未接觸過武道,甚至都不知武道具體情況,只能按照功法慢慢練習。

  日月顛倒。

  天亮了。

  屋內。

  林凡睜開眼。

  “天亮了,又是新的一天開始。”林凡起床,日子就是這么舒坦。

  身為富家公子真的很煩。

  每天醒來的第一想法,就是得想今天到底得干什么,才能讓自己開心。

  屋內的動靜,讓在門外等候的狗子聽到。

  進屋服侍。

  穿衣洗漱。

  一切準備就緒。

  “狗子,收拾一下,出門。”林凡不可能待在林府,只有出去尋找目標,才能為自己人生帶來一點樂趣。

  “哦,對了,錢要帶夠。”

  醇香閣的事情,有點讓人尷尬,可能發生第二次。

  幸好梁庸奇的腦子不夠好使。

  要是有點腦子,還能被反打一波。

  “是,公子。”狗子應道,至于銀兩,肯定是拿不到那么多的。

  老爺對公子銀兩管制了,至于醇香閣事件,很難再有。

  一路走來。

  林凡發現奇怪的問題。

  “狗子,咱們林府怎么沒婢女呢?”林凡問道。

  身為富家公子,至少也得有婢女服侍在身邊,到現在連一個都沒看到,有點不得勁。

  一個環境里,荷爾蒙太濃烈,容易產生取向不得勁的人。

  “公子,您還小的時候,有個婢女對您以下犯上,被老爺抓到,亂棍打死,從此以后林府就再也沒有婢女了。”狗子說道。

  這事鬧的風風雨雨,后來被老爺壓下,外界的人不得而知。

  府內有誰敢在外亂說,后果不堪設想。

  林凡一顫,這是被逆推了?

  應該不可能。

  “表哥。”此時,周忠茂遠遠看到林凡,就高呼著。

  體型壯碩的周忠茂,帶著笑容。

  “這是要去哪啊?”

  昨天的事情聽說了。

  表哥被姨夫叫去訓話,他都擔心的很,以為表哥要受災,現在見表哥好好的,心里那塊石頭也是落下了。

  “不去哪,就出去走走,表弟,你有事?”林凡問道。

  周忠茂表情詫異。

  以前的表哥都不怎么愿意跟他說話。

  現在跟他說話。

  他這顆心活躍的跳動了。

  “我也沒事,昨天剛將那些小子們給練過。”周忠茂說道。

  林凡拍著對方肩膀,“走,今天跟表哥出去溜達一圈。”

  他算是看出來了。

  這表弟絕對是猛人。

  瞧瞧這體型。

  還有那一雙手,布滿老繭,分明就是經過千錘百煉。

  在外遇到想揍自己的。

  那也得看看有沒有這能力。

  突然。

  他發現表弟的面色有點不對勁。

  “表哥……”周忠茂眼眶紅了,甚至都哽咽了。

  林凡向后退了一步。

  什么情況?

  就在此刻。

  周忠茂抓著林凡的手,緊緊的抓著,就是不肯放開,“表哥,我等你這句話,都等了好久了。”

  “小時,你對我多好,我就喜歡跟你玩,可后來你就不睬我了。”

  “我每天最希望聽到的,就是表哥的聲音。”

  表弟的深情告白,讓林凡手足無措。

  小時的事情,鬼還記得。

  但周忠茂記得。

  他父母雙亡。

  是表哥極力邀請他來林家,對他好的很。

  如果不是表哥帶他回來。

  就不會有他現在的成就。

  如果欺負表哥的不是姨夫,他早就拿刀砍死這欺負表哥的家伙。

  林凡想縮回手,但表弟捏的比較緊,他只能安撫道。

  “表弟,你的熱情,你的心,表哥已經感受到了,先松開,表哥帶你出去溜溜。”

  周忠茂笑臉燦爛,“好,表哥,走。”

  林府大門。

  “公子。”

  “周教頭。”

  一名中年男子手拿賬本,想出門,迎面跟林凡碰上,立馬恭敬問候著。

  就算公子不喜歡修煉,那也不是他們這些當下人的能欺負的。

  除非不想活了。

  “陳管事,你這是要去哪?”周忠茂問道。

  說話有股兇意,不是故意的,可能就是這樣,給人一種膽寒的感覺。

  “回周教頭,小的這是去收農稅。”陳管事說道。

  “去吧。”周忠茂擺手,這事不關他管,也只是詢問而已。

  “等等。”

  林凡將人叫住。

  去收農稅?

  這事雖然很平常。

  但要是處理得當,說不定也能賺到不少怒氣。

  況且。

  他現在就是富家公子。

  但也需要極力知道這世界的情況。

  他現在只知道林家的情況,而且還只是一知半解。

  至于幽城另外的情況。

  那更是基本不知。

  “公子,有何吩咐?”陳管事疑惑道。

  林凡說道:“閑來無事,一去看看。”

  陳管事有點驚訝,以前公子可是對家族產業沒有半點興趣的。

  一行人朝著遠方走去。

  出城。

  農田都在外面。

  林家的田地很多,都是租給城外的平民。

  幽城另外兩大家族也是如此。

  很快。

  當出了城時,周圍的環境開始惡劣起來。

  城外道路兩側,有許多流民。

  精神狀況都很不好。

  瘦骨如柴。

  有的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可憐的很。

  “狗子,這些都沒人管?”林凡問道。

  “公子,這些都沒人管的,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里流串到這里,有的說不定背負重罪。”狗子說道。

  林凡搖著頭。

  真是慘!

  紅旗下長大的好時代青年,不忍這些。

  “陳管事,你說要是公子我,將這些流民都給收留,給個安定的窩,老爺會不會氣死?”林凡問道。

  陳管事對這里的情況,早就見怪不怪,甚至都沒將這些人當回事。

  聽到公子這番話。

  他心里愣神,看著公子,有些迷茫,甚至有些看不懂。

  “公子,此事萬萬不可,否則老爺定會大發雷霆啊。”陳管事有種預感,那就是公子就喜歡跟老爺對著干。

  老爺不準之事,公子非得做。

  林凡笑了。

  臉上的笑容,如燦爛的花朵。

  此事得琢磨琢磨。

  可行。

  突然。

  前方有聲音傳來。

  “賤民,一群賤民。”

  一名衣著華麗的女子,面布寒霜,俏臉很美,但此時那發怒的神情,讓人害怕,影響整體美感。

  一腳踹在流民的背部。

  那流民不敢動彈,身下護著一個孩童,也就三四歲而已,嘴里喊著求饒。

  女子很憤怒。

  來幽城,行走在大道上,竟然有小賤民玩耍,將泥土扔到她身上,實在不能忍。

  “過分,實在是過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有這種事情發生。”

  “表弟,給我揍她。”

  林凡大手一揮,招呼表弟沖上去。

  周忠茂疑惑,“表哥,揍誰?”

  “這還用說,揍那老娘們。”林凡說道。

  陳管事皺眉,剛想說什么,可是周忠茂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瞬間化作一道殘影。

  身體一躍而起。

  大鵬展翅。

  十指緊握,想要施展《蕩魔拳》橫掃對方。

  “給我踹她臉。”林凡喊道。

  “好的,表哥。”

  周忠茂雙手垂下,力量從拳上轉移,低吼一聲,一腳踹出,角度刁鉆,而又精準。

  表哥說踹哪。

  那就踹哪。

  沒得商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