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05章 我能徒手劈桌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林家,大廳。

  “公子,怎么了?”吳老見公子突然停下腳步,疑惑問道。

  林凡搖頭,“沒事,就是感覺到有股殺氣在沸騰著。”.

  吳老遺憾。

  公子的情況,他也是無能為力。

  如果不是唯一的繼承人。

  以老爺的脾性,怕是早就一巴掌拍死。

  “老爺,公子來了。”吳老開口,隨后退到一旁。

  林萬易負手而立,背對著林凡。

  大廳內很安靜,都能聽到沉悶的呼吸聲。

  “逆子,你給我跪下。”

  滿打滿算,敢走出大門,接受陌生世界,那也才第三天。

  現在這年輕的不像話。

  還是這身份老爹的老妖怪,開口就要自己跪下。

  這事得有個說法。

  大清早亡了。

  不興跪拜。

  “不跪。”林凡說道。

  站在門口的吳老,驚的抬頭看著公子,怎么回事,以前的公子可不是這樣的。

  “怒氣30。”

  林萬易暗藏的怒火,一下子就被勾了出來,在大廳內尋找著東西,好像是要動手。

  不好,這樣剛下去,對我可是沒有一點好處的,自己這身份還是人家的兒子,老子抽兒子,那不是天經地義。

  林凡心里嘀咕著,陡然想到以前看的小說里的一句話。

  當初看的時候。

  根據小說里介紹的,那是不管重要角色還是路人,都被這番話給震住了。

  想到這里。

  他向前一步踏出,挺直腰桿,昂首,激情慷慨,道:“我輩武者,頂天立地,肩扛天,腳踏地,心中一口氣,此生跪天跪地跪父母,尋常一跪,氣勢消散,此生將碌碌無為。”

  吳老眼里有光,目光盯著林凡,仿佛是沒想到公子竟然能說出這番話。

  林萬易也是微愣。

  好像是被震住似的。

  林凡心中得意,開玩笑,這要是都鎮不住,還混什么?

  能寫書的作者,那都是人才。

  一瓶啤酒都能吹炸地球。

  “放屁!”

  林萬易怒斥道:“武道十二重,你連一重都不是,頂天立地,你拿什么頂,用什么立。”

  “我像你這年紀的時候,已經靠自己闖下一片天,你呢?”

  聲如洪鐘,靠的這么近,頭發都被這聲音給震的飛起。

  我的天。

  林凡有點想死。

  這富家公子也太不好當了吧。

  還有這話說的也太侮辱人了。

  嘴里嘀咕著。

  “拿什么頂,拿什么立。”

  “那肯定拿頭頂,用腳立。”

  聲音雖然小。

  但還是被聽到了。

  “怒氣100。”

  “你在嘀咕什么?”林萬易氣的臉色鐵青,他是真想不通,怎么就生了一個這么沒上進心的兒子。

  “沒有,我沒嘀咕啊。”林凡立馬否認。

  如今情況不妙。

  要是繼續刷怒氣,還真能刷出事情來。

  所以必須穩住。

  不能慌。

  更不能操之過急。

  “老爺,公子能說出剛剛這番話,說明心有大志,何不再給公子一點時間,會改變的。”吳老說道。

  他是見林凡長大的。

  自然不會眼睜睜看著。

  吳老幫忙說話,林萬易只是盯著林凡。

  深吸一口氣。

  忍住心中怒火。

  但還是憤慨道:“你現在立馬給我滾回去,我只給你七天時間,如果你不將《虎煞刀法》給我入門,你就給我滾出林家,自生自滅去。”

  “好咧,那孩兒先滾了。”

  該做的還是要做的。

  雖說這老爹容貌年輕的不像話,但都已經六十了,自己表現的慫一點,也沒什么關系。

  不過,自己這性格,對方都沒懷疑過?

  還是說,先前這家伙的性格,跟自己也差不多,或者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怒氣60。”

  剛離開,又有六十怒氣到賬,感覺很簡單,沒多大的難度。

  他一直在想,如果一直盯著一個人刷,那會不會真的刷成血海深仇?

  不可能。

  絕不可能。

  哪有當爹的對自己兒子狠下殺手的。

  而且都已經這么廢了。

  也不是一時半刻的事情,這承受壓力肯定提升到很高的地步。

  “老爺,公子的性格你我都知道,想一時改過來,很難,可以多給他一些時間。”吳老說道。

  他生在林家,對林凡這公子,也很上心。

  林萬易神情凝重,嘆息道:“時間不多了,幽城邊陲,二十年期限一到,首當其沖,他現在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如何不急。”

  吳老沒有說話。

  每一個二十年期限,就跟懸在脖子上的利刃一般。

  林萬易揮揮手,朝著后廳走去。

  這陣勢看去,就如同一個人想靜靜似的。

  袁家。

  “爹,今天您去林家回來心情就不錯,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一名青年問道。

  他是袁家嫡系,袁天楚,排行老二。

  袁家開枝散葉,兒女眾多。

  就算是他這當家主的,都不一定記得自己到底有幾個子女。

  “天楚,你是不知道,今天可算是看到林家公子的真面目,果然是名不虛傳,他林家不出三年,必當沒落。”

  “人人都說他林萬易人中之雄,但他這生兒子的能耐,可是不行。”

  他今天在林家,被這混小子嗆了一臉。

  要不是顧忌到林萬易,早就好好教訓這小子了。

  不過無妨。

  看他還能跳到什么時候。

  袁天楚笑著,“爹,今天我聽聞,那林凡在醇香閣宴請不少乞丐流民飽餐一頓,還跟梁家三公子發生沖突,他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物,膽敢挑釁梁庸奇。”

  “孩兒就在想,當時怎么沒出死他。”

  袁家主大笑著,語氣堅定道。

  “他就是一個蠢貨,終將斷送林家,等等不急,一兩年后,再看他如何。”

  林家后院。

  林凡躺在床上,悠哉的很,這日子過的舒坦。

  雖然被便宜老爹剛了一波。

  但一點都不虧。

  “遺憾啊,對我的期望實在是太低,如果高一點,我突然變成這樣,那怒氣肯定不得了。”

  林凡搖著頭,有點遺憾。

  享受生活的同時,都能這么簡單的提升實力,何樂而不為。

  這小輔助就是量身打造。

  此時,他看著小輔助里的內容。

  陷入沉思。

  到底是繼續加點。

  還是將這《虎煞刀法》弄個入門。

  “算了,給你個面子,讓我七天將《虎煞刀法》入門,不入門就自生自滅。”

  “我林凡也是要面子的人,說的這么難聽,我不要面子啊。”

  “一息不用就入門,就問你怕不怕。”

  加點。

  虎煞刀法(入門)。

  怒氣點瞬間消耗200,剩余5點。

  頓時。

  林凡渾身一顫,仿佛有種玄妙的力量涌入到體內,有種不曾有的記憶烙印在腦海里深處。

  就跟將一個修煉《虎煞刀法》數年的記憶,一下子烙印在身上似的。

  抬起手。

  手指,手腕,手臂都有種熟悉感。

  林凡從床上跳下來。

  低吼一聲。

  “虎牙。”

  手刀劈下,威勢很足。

  沉悶聲傳來。

  木桌四分五裂,碎木灑落一地,桌子四腳青磚地面,都崩裂了。

  “哇,好疼啊。”

  林凡捂著右手,臉都紅了,眼淚都差點流出來。

  “腫了,腫了。”

  要是有人看到。

  也許會想。

  這到底是何等的腦子,才能干出這樣的事情。

  沒修煉心法,沒內力。

  體魄強度也沒高到一定程度。

  就敢徒手施展刀法,怒劈實木桌子。

  這等氣魄。

  一般人做不出。

  “修煉個錘子,好端端的盡是找罪受,還是加點好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