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04章 讓人感覺敷衍的笑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現在,他已經明白。

  這怒氣可以加點。

  簡單方便。

  根據先前的實驗,當時的小販明顯已經生氣,但是卻沒有怒氣點。

  這是說明,小販們的地位與實力,都不足以形成怒氣點。

  一個字。

  除了這可能性,就沒別的可能了。

  就在此時,外面傳來狗子的聲音。

  “公子,老爺讓人將《虎煞刀法》送來。”

  林凡從屋內出來,接過功法秘籍,心里笑了,這便宜老爹還是沒死心,希望這唯一的繼承人能夠走上武道這條路。

  翻看秘籍。

  大致看了一下,沒點意思,隨后將秘籍扔給狗子。“幫公子保管好,有機會再看看。”

  狗子欲言又止,但還是開口道。

  “公子,還是聽老爺的話,練一練吧,不管怎么說,至少也能有一技之長,將來能夠保護自己。”

  林凡瞧著狗子,“狗子,你這話說的什么意思,你以后就不想保護公子?”

  “啊?”狗子愣神,隨后低頭看著手里的秘籍,“公子,我……”

  啪嗒!

  林凡拍著狗子的肩膀,“好好努力,我看好你,將來公子這條命,可就交給你保護了。”

  眼睛濕潤了。

  狗子紅著眼,雙膝跪地,哽咽著,“公子放心,小的就算死,也一定不會辜負公子的信任。”

  就在這一刻。

  曾經一無是處的狗子,突然發現自己的人生竟然有所重任了。

  公子竟然將命交給他來保護。

  “起來。”林凡說道。

  狗子抹著眼角,恭敬的站在一旁,緊**著手里的秘籍,隨后貼身放著。

  “走,出去溜達一下,哪里有好的酒樓,引路。”林凡說道。

  老爺禁足公子,已經不是什么秘密,沒有仆役膽忤逆老爺的意思。

  但如今。

  他已經是公子的人了,必須鞍前馬后,就算刀山火海,也絕不猶豫。

  離開院落。

  林府很大,房屋林立,大戶人家就是大戶人家。

  此時。

  不遠處,傳來呵聲,聲音很響亮。

  林凡心里好奇,尋聲過去,發現空地站了不少人,在那揮舞拳腳,每次揮舞地面青磚都在震動著。

  “給我好好的練。”領頭的一名**,身體壯碩,皮膚有點黑,雙臂都趕上林凡大腿粗。

  “表哥,你怎么來了?”

  周忠茂看到林凡,有點驚喜,又有些無奈。

  表哥的情況并不是短暫的,而是長久以來,從小時就是這樣,誰說都一樣,姨夫雖然沒多說什么,但他知道,姨夫也急的都不知如何是好。

  偌大的林家,將來還是需要表哥來帶領的。

  可表哥就是對修煉沒興趣。

  林凡瞧著眼前這大塊頭,站在面前,就仿佛是一座大山似的。

  “沒什么,就來看看表弟這邊怎么樣,這練的是什么功法,有點意思。”林凡問道。

  “這是蕩魔拳,表哥是不是有興趣?我馬上就讓人將功法送過去。”周忠茂說道。

  這是想盡辦法要讓林凡修煉啊。

  林凡擺手,“沒興趣,你們慢慢練,我得出去消費消費。”

  “狗子,咱們走。”

  “是,公子。”狗子應道。

  沒有怒氣。

  林凡琢磨著,這表弟有點不給力啊。

  當出了林府大門時。

  他停了下來。

  “怒氣20。”

  又誰對自己生氣了?

  這小輔助就是有點不好,誰生氣了,也沒個姓名。

  偌大的林家,誰現在最生氣,當屬林萬易。

  剛得到仆役通知,這小子又跑出去了。

  讓人將《虎煞刀法》送過去,本以為會努力修煉,卻沒想到直接走人,如果不是唯一的兒子,早就一巴掌拍死。

  林凡帶著狗子來到一家酒樓。

  醇香閣。

  幽城數一數二的大酒樓。

  當林凡出現的時候,門口等候的小廝熱情上前,一旁伺候著,“林公子,里面請。”

  “嗯。”

  林凡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來到這陌生的世界,又成為土豪家的兒子,平日瀟灑什么的,自然不能慢待了自己。

  閣樓,選了一處可一覽幽城風景的位置。

  “將你們這里最好的東西,都給我上來。”林凡闊氣道。

  “好嘞,給林少爺沏好茶。”小廝高呼一聲,隨后屁顛離開,去后廚讓人準備。

  林凡一覽幽城風景。

  他現在已經初步摸清楚林家的情況,但對于外界的情況,卻一概不知。

  就算是狗子也不知道。

  這陌生的世界,到底是什么世界。

  低武世界?

  高武世界?

  如果是低武世界,那這日子可就好過了。

  但要是高武世界,可就有些麻煩了。

  “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林家大公子,聽說被禁足在家,怎么跑出來了?就不怕被林老爺抓回去,扒掉**狠狠的打一頓嗎?”一道聲音傳來。

  林凡回頭望去,一名**持扇滿臉笑容走來,只是這面對林凡的笑容,好像有不屑之色。

  “你誰啊?”林凡問道。

  **笑容凝固,隨后哼了一聲,“林大公子,何必裝作不認識。”

  林凡上下打量,嫌棄道:“你又不是我兒子,我干什么認識你?”

  “你……”**怒視林凡,竟敢羞辱他。

  “怒氣50。”

  林凡心里笑了,可以啊,竟然真的有怒氣,看來先前想的沒錯。

  怒氣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普通尋常百姓,不會給自己增加怒氣。

  想來也是因為太弱了。

  “哼,沒有實力的廢物。”**不滿,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凡后,找個位置坐下。

  小廝立馬上前服務。

  這位可是梁家的公子。

  “狗子,他誰啊?”林凡問道。

  狗子愣神,本以為是公子故意不認識,卻沒想到還真不知道,“公子,他是梁家的三公子,梁庸奇。”

  “哦!”

  林凡看著坐在不遠處的梁庸奇,反正無事,用這家伙來拉點怒火也是不錯的。

  吃個飯,弄點怒氣,此行不虧。

  隨后貼著狗子的耳朵,小聲吩咐著。

  狗子驚愕的看著公子。

  沒想的明白。

  但還是乖乖的離開了。

  沒過多久。

  樓下有些吵雜。

  隨后傳來狗子的聲音。

  逐漸陸續有人上來。

  上來的人衣衫不整,蓬頭垢面,還有一股刺鼻的味道彌漫在空氣里。

  尤其是現在天氣炎熱,這味道更是讓人驚嘆。

  梁庸奇喝著美酒,鼻尖嗅動,看到一群乞丐上來,怒拍桌子,“干什么,誰放進來的,店家,我看你是不想做生意了。”

  這些乞丐,有老有少。

  來到這奢侈的地方,都畏手畏腳,尤其是聽到這一聲呵斥,更是嚇的膽寒,有膽小的都想離開。

  醇香閣老板,左右為難。

  一邊是林家大公子,另一邊是梁家三公子,這讓他該如何是好。

  “干什么?你想干什么?這些都是我的朋友,今天我包場了,請他們來吃飯,你要是不愿意,就趕緊打包滾蛋,別在這礙事。”林凡說道。

  “你……”梁庸奇怒視林凡,沒想到竟然是他搞出來的。

  “怒氣60。”

  林凡瞧了一眼,“你什么你,愿意留在這里吃就吃,不愿意就滾蛋,沒人攔你,不服啊,打我啊,區區梁家三公子,我可是林家大公子,沒法比。”

  “怒氣100。”

  梁庸奇被這番話氣的臉色通紅,心中怒火沸騰著,緊捏著拳頭,有淡淡的白芒依附在拳頭上。

  猖狂!

  囂張!

  但很快,他松開拳頭。

  正如林凡說的那樣。

  就算不服,還能打他不成。

  林家不會放過他。

  “好的很,林凡,你給我等著。”梁庸奇一腳踹翻桌子,滿桌佳肴灑落一地,直接離開,絲毫沒有給錢的準備。

  林凡笑著,“店家,沒事,梁三公子沒錢給,記我頭上就好,濟貧這事,我還是很樂意做的。”

  剛要下樓的梁庸奇,氣的渾身發抖,拿出一錠銀子,猛的拍向墻面,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銀子鑲嵌在墻壁里,扣都不一定能扣出來。

  “怒氣200。”

  林凡笑了。

  舒坦的日子,這才是土豪的人生。

  “店家,把本公子的朋友們都安排好了,上最好的酒菜。”林凡說道。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不管在哪,都是一樣。

  看看狗子找來的這些人,瘦骨如柴,都快成皮包骨了。

  看看這些孩子,多可憐啊。

  以前沒事,就喜歡在水滴籌捐十塊,二十的人,怎么能看的下去。

  那些乞丐本以為是在做夢。

  直到香噴噴的佳肴上來時,他們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磕頭謝恩。

  林凡不習慣這套,招呼著,“別整這些沒用的,吃好喝好,今天我包了。”

  站在一旁的狗子,欲言又止。

  公子,咱們錢不夠啊。

  林家公子請乞丐在醇香閣飽餐一頓的事情,被路過的人傳了出去。

  尋常百姓第一想法就是不可能,太虛假。

  甚至有點不現實。

  這些豪族怎么會這么好心。

  他們的命在豪族眼里,賤如螻蟻。

  但看到那些乞丐滿嘴油膩,心滿意足從醇香閣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驚呆了眼。

  仿佛見鬼似的。

  對于尋常百姓來說,他們是絕對消費不起的。

  尋常普通一頓飯,就要一兩銀子。

  這邊一兩銀子的購買力,相當于一千塊左右。

  醇香閣掌柜搓著手,有些不安,“林公子,一共一百零三兩,為您抹去零頭,一百兩就可以了。”

  “結賬。”林凡招手,讓狗子付錢就行。

  掌柜松了口氣,愿意結賬就好。

  如果林公子不承認,那么就算他心里憤怒又能如何,還能跟林家鬧翻了不成。

  “公子,咱們帶的銀兩不夠。”狗子小聲道。

  有點尷尬。

  公子大手筆。

  吃的有點猛,一般人如果沒有這樣的家底,根本吃不起。

  “嗯?”林凡愣住了,什么情況?

  竟然還有這種事情。

  開玩笑的吧。

  不管怎么說,自己也是大家族的公子,竟然說錢帶的不夠。

  對得起自己這身份?

  還有自身的逼格嗎?

  此時。

  掌柜的內心咯吱一下。

  狗子的聲音雖然有點小,但掌柜還是聽清楚了,銀兩不夠,這不會是要吃霸王餐吧。

  “掌柜的,拿紙筆過來,本公子寫個欠條,等會你就去林家索要。”林凡說道。

  “啊?”掌柜懵神的看著林凡,去林家索要?

  這就算給他十個膽量也不敢啊。

  “算了,跟我一起回去。”

  林凡看出掌柜的表情有點不得勁,好像是不敢去林家要賬。

  他要的就是怒氣。

  在人家這里大吃大喝,肯定得給錢。

  不能欺負人。

  而且這也是讓人有點尷尬,幸好剛剛那家伙走了,否則留下來,還能弄出笑話,臉面全無。

  林家大院。

  醇香閣掌柜到了這里,有些拘謹,處處畏手畏腳,小心翼翼的跟在林凡身后。

  腦子里的想法比較多。

  甚至都在想,林家公子將他帶到這里來,不會是想殺人滅口吧。

  “狗子,帶著人家掌柜去賬房將賬給算了。”林凡說道。

  “是,公子。”狗子應道,隨后帶著掌柜朝著遠方走去。

  林凡回到院落。

  別的事情就不想管了。

  不就是錢嘛。

  **的家業,那就得死命的花。

  他琢磨過。

  在**生活的同時,弄點怒氣。

  而能夠不斷承受怒火,卻不會對自己做出危險事情的,那只有家人。

  “看看自身的情況。”

  他對修煉沒有太大的興趣,感覺有點累人,但現在就是加點,這樣輕松的日子,還是很舒坦的。

  體魄:10

  內力:0

心法:無功法:無  怒氣點:465

  “有點意思,怒氣可以加點,以后不就不用自己修煉了?”

  “這情況好啊。”

  林凡默默的點了一下。

  體魄從十點跳到了十一點。

  怒氣值減少了一百點。

  此時,他又感覺自己身體好像強壯了一點點。

  照著鏡子。

  起色都比先前好了許多。

  如果以別人為模板,這十一點體魄或許很低,但對林凡來說,改變還是有點大的。

  繼續點一下。

  怒氣減少三百,體魄從十一點提升到十四點。

  **有股沉悶的聲音響起。

  撈開衣服,皮膚下面好像有一團氣在游走著。

  竟然有肌肉逐漸浮出。

  五指抓住一旁木桌,如果是先前,用盡力氣,或許只能移動一角。

  但此時猛的**,木桌四腿懸空,被抬了起來。

  “力氣變大許多,不錯。”

  “就說了嘛,來到富貴之家,肯定是來**生活的,怎么能辛苦修煉呢,這小輔助金手指,完美的避開了所有難題。”

  十四點的體魄,到底比先前有多大的變化。

  不得而知。

  但他知道,今后無事的時候,加加點就能有自保的能力,還是很不錯的。

  只是這怒氣點,得找個長久來源才是。

  就在此時。

  “怒氣50。”

  “怒氣100。”

  “怒氣200。”

  三百五十點怒氣漲幅。

  “什么情況?我現在都在屋里,誰也沒招惹,這三百五十點怒氣是誰送來的?”林凡琢磨著。

  有點想不通。

  林府大廳。

  “老爺,公子在醇香閣宴請許多乞丐流民,賒了一百兩,已經將銀兩給醇香閣掌柜的了。”一名老者站在一旁說道。

  說話這人是林家賬房管家吳老。

  跟林萬易年齡相仿,在林家也待了六十多年。

  他是真沒想到公子竟然會在醇香閣消費如此之多。

  以前公子不喜歡修煉,但至少沒有敗家。

  可現在竟然會開始敗家了。

  這倒是他所沒有想到的。

  林萬易聽著匯報,表情冷峻,胸口浮動,一團怒氣在胸腔里燃燒著,咬牙切齒道。

  “逆子,逆子啊。”

  因為太憤怒。

  氣的身體都在顫栗著。

  吳老嘆息一聲,老爺文采一般,年輕時不愛讀書,對用詞方面不是很犀利。

  他在老爺身邊這么久。

  聽的最多的兩個字,就是逆子。

  “讓這逆子給我滾過來見我。”林萬易怒聲道。

  就沒讓他省過心。

  院落里。

  林凡躺在竹椅上,頭有遮陽傘,手里捏著冰鎮水果,慢慢的往嘴里送去。

  狗子則是站在一旁,手持扇子,輕輕搖擺著。

  “這天氣還真是有點熱。”林凡說道。

  “公子,是熱了點,好久沒下雨了。”狗子說道。

  林凡喜歡加點,剛剛得到的怒氣點,又被他給使用了。

  體魄:18。

  眨眼間,又提升了四點。

  他現在都感覺自己一拳能打死一頭牛。

  “狗子,將那什么刀法拿出來,我來瞧瞧。”先前沒看仔細,也就大致少了一眼,現在閑來無事,看看也無妨。

  狗子急忙從懷里將《虎煞刀法》取出,如果公子愿意修煉,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林凡一頁一頁的翻看。

  不是什么絕世功法。

  就是一本教人怎么耍破刀的。

  沒點意思。

  狗子在一旁服侍著自家公子,不急不躁,過了許久。

  林凡將功法交給狗子。

  小輔助數據有所變化。

  功法一欄上,有了改變。

  功法:虎煞刀法(未入門)。

  剩余怒氣十五,嘗試加點,卻沒任何反應。

  此時。

  有腳步聲傳來。

  持扇的狗子,跪在地上,恭敬道:“吳爺。”

  林凡回頭,來人就是林家賬房管事,從小就跟林萬易一起長大,在林家的地位頗高。

  沒有林萬易那般的年輕,臉上有歲月留下的痕跡,兩鬢夾雜著白發,腰桿有些躬。

  臉上帶著笑容。

  “公子,老爺喊你過去。”吳老說道。

  “知道了。”林凡回道。

  偌大的林家。

  能夠給他帶來怒氣點的,或許只有那便宜老爹。

  狗子想跟過去,卻被吳老攔住,老爺正在氣頭上,仆役跟隨,運氣不好或許會被波及到。

  林凡認同這番話。

  自己是那家伙的兒子,但狗子不是。

  好不容易收的一個手下,這要是不明不白被干死,找誰去要?

  “公子,別惹老爺發怒。”吳老說道,“這林家,終究還是需要公子帶領,才能走下去。”

  林凡笑容燦爛,“明白。”

  吳老瞧著公子這有點敷衍的笑容。

  陡然有種,無話可說的感覺。

  林家,大廳。

  “公子,怎么了?”吳老見公子突然停下腳步,疑惑問道。

  林凡搖頭,“沒事,就是感覺到有股殺氣在沸騰著。”.

  吳老遺憾。

  公子的情況,他也是無能為力。

  如果不是唯一的繼承人。

  以老爺的脾性,怕是早就一巴掌拍死。

  “老爺,公子來了。”吳老開口,隨后退到一旁。

  林萬易負手而立,背對著林凡。

  大廳內很安靜,都能聽到沉悶的呼吸聲。

  “逆子,你給我跪下。”

  滿打滿算,敢走出大門,接受陌生世界,那也才第三天。

  現在這年輕的不像話。

  還是這身份老爹的老妖怪,開口就要自己跪下。

  這事得有個說法。

  大清早亡了。

  不興跪拜。

  “不跪。”林凡說道。

  站在門口的吳老,驚的抬頭看著公子,怎么回事,以前的公子可不是這樣的。

  “怒氣30。”

  林萬易暗藏的怒火,一下子就被勾了出來,在大廳內尋找著東西,好像是要動手。

  不好,這樣剛下去,對我可是沒有一點好處的,自己這身份還是人家的兒子,老子抽兒子,那不是天經地義。

  林凡心里嘀咕著,陡然想到以前看的小說里的一句話。

  當初看的時候。

  根據小說里介紹的,那是不管重要角色還是路人,都被這番話給震住了。

  想到這里。

  他向前一步踏出,挺直腰桿,昂首,激情慷慨,道:“我輩武者,頂天立地,肩扛天,腳踏地,心中一口氣,此生跪天跪地跪父母,尋常一跪,氣勢消散,此生將碌碌無為。”

  吳老眼里有光,目光盯著林凡,仿佛是沒想到公子竟然能說出這番話。

  林萬易也是微愣。

  好像是被震住似的。

  林凡心中得意,開玩笑,這要是都鎮不住,還混什么?

  能寫書的作者,那都是人才。

  一瓶啤酒都能吹炸地球。

  “放屁!”

  林萬易怒斥道:“武道十二重,你連一重都不是,頂天立地,你拿什么頂,用什么立。”

  “我像你這年紀的時候,已經靠自己闖下一片天,你呢?”

  聲如洪鐘,靠的這么近,頭發都被這聲音給震的飛起。

  我的天。

  林凡有點想死。

  這富家公子也太不好當了吧。

  還有這話說的也太侮辱人了。

  嘴里嘀咕著。

  “拿什么頂,拿什么立。”

  “那肯定拿頭頂,用腳立。”

  聲音雖然小。

  但還是被聽到了。

  “怒氣100。”

  “你在嘀咕什么?”林萬易氣的臉色鐵青,他是真想不通,怎么就生了一個這么沒上進心的兒子。

  “沒有,我沒嘀咕啊。”林凡立馬否認。

  如今情況不妙。

  要是繼續刷怒氣,還真能刷出事情來。

  所以必須穩住。

  不能慌。

  更不能操之過急。

  “老爺,公子能說出剛剛這番話,說明心有大志,何不再給公子一點時間,會改變的。”吳老說道。

  他是見林凡長大的。

  自然不會眼睜睜看著。

  吳老幫忙說話,林萬易只是盯著林凡。

  深吸一口氣。

  忍住心中怒火。

  但還是憤慨道:“你現在立馬給我滾回去,我只給你七天時間,如果你不將《虎煞刀法》給我入門,你就給我滾出林家,自生自滅去。”

  “好咧,那孩兒先滾了。”

  該做的還是要做的。

  雖說這老爹容貌年輕的不像話,但都已經六十了,自己表現的慫一點,也沒什么關系。

  不過,自己這性格,對方都沒懷疑過?

  還是說,先前這家伙的性格,跟自己也差不多,或者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怒氣60。”

  剛離開,又有六十怒氣到賬,感覺很簡單,沒多大的難度。

  他一直在想,如果一直盯著一個人刷,那會不會真的刷成血海深仇?

  不可能。

  絕不可能。

  哪有當爹的對自己兒子狠下殺手的。

  而且都已經這么廢了。

  也不是一時半刻的事情,這承受壓力肯定提升到很高的地步。

  “老爺,公子的性格你我都知道,想一時改過來,很難,可以多給他一些時間。”吳老說道。

  他生在林家,對林凡這公子,也很上心。

  林萬易神情凝重,嘆息道:“時間不多了,幽城邊陲,二十年期限一到,首當其沖,他現在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如何不急。”

  吳老沒有說話。

  每一個二十年期限,就跟懸在脖子上的利刃一般。

  林萬易揮揮手,朝著后廳走去。

  這陣勢看去,就如同一個人想靜靜似的。

  袁家。

  “爹,今天您去林家回來心情就不錯,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一名青年問道。

  他是袁家嫡系,袁天楚,排行老二。

  袁家開枝散葉,兒女眾多。

  就算是他這當家主的,都不一定記得自己到底有幾個子女。

  “天楚,你是不知道,今天可算是看到林家公子的真面目,果然是名不虛傳,他林家不出三年,必當沒落。”

  “人人都說他林萬易人中之雄,但他這生兒子的能耐,可是不行。”

  他今天在林家,被這混小子嗆了一臉。

  要不是顧忌到林萬易,早就好好教訓這小子了。

  不過無妨。

  看他還能跳到什么時候。

  袁天楚笑著,“爹,今天我聽聞,那林凡在醇香閣宴請不少乞丐流民飽餐一頓,還跟梁家三公子發生沖突,他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物,膽敢挑釁梁庸奇。”

  “孩兒就在想,當時怎么沒出死他。”

  袁家主大笑著,語氣堅定道。

  “他就是一個蠢貨,終將斷送林家,等等不急,一兩年后,再看他如何。”

  林家后院。

  林凡躺在**,悠哉的很,這日子過的舒坦。

  雖然被便宜老爹剛了一波。

  但一點都不虧。

  “遺憾啊,對我的期望實在是太低,如果高一點,我突然變成這樣,那怒氣肯定不得了。”

  林凡搖著頭,有點遺憾。

  **生活的同時,都能這么簡單的提升實力,何樂而不為。

  這小輔助就是量身打造。

  此時,他看著小輔助里的內容。

  陷入沉思。

  到底是繼續加點。

  還是將這《虎煞刀法》弄個入門。

  “算了,給你個面子,讓我七天將《虎煞刀法》入門,不入門就自生自滅。”

  “我林凡也是要面子的人,說的這么難聽,我不要面子啊。”

  “一息不用就入門,就問你怕不怕。”

  加點。

  虎煞刀法(入門)。

  怒氣點瞬間消耗200,剩余5點。

  頓時。

  林凡渾身一顫,仿佛有種玄妙的力量涌入到**,有種不曾有的記憶烙印在腦海里深處。

  就跟將一個修煉《虎煞刀法》數年的記憶,一下子烙印在身上似的。

  抬起手。

  手指,手腕,手臂都有種熟悉感。

  林凡從**跳下來。

  低吼一聲。

  “虎牙。”

  手刀劈下,威勢很足。

  沉悶聲傳來。

  木桌四分五裂,碎木灑落一地,桌子四腳青磚地面,都崩裂了。

  “哇,好疼啊。”

  林凡捂著右手,臉都紅了,眼淚都差點流出來。

  “腫了,腫了。”

  要是有人看到。

  也許會想。

  這到底是何等的腦子,才能干出這樣的事情。

  沒修煉心法,沒內力。

  體魄強度也沒高到一定程度。

  就敢徒手施展刀法,怒劈實木桌子。

  這等氣魄。

  一般人做不出。

  “修煉個錘子,好端端的盡是找罪受,還是加點好了。”

  月明星稀。

  整個幽城就跟披上一件純白的衣裳似的。

  一切都安靜了。

  林府后山空地。

  “呵!”

  趙光義也就是狗子,手持一柄木刀,根據《虎煞刀法》入門篇修煉。

  猛虎強襲,**離地,手中木刀朝著前方劈去。

  噗通!

  直接一個狗吃屎,撲倒在地。

  “公子這么信任我,我絕不能讓公子失望,一次不行,就百次,百次不行就萬次,一定可以的。”

  林家仆役不會接觸武道,只有護衛才能修煉。

  狗子手無縛雞之力,從未接觸過武道,甚至都不知武道具體情況,只能按照功法慢慢練習。

  日月顛倒。

  天亮了。

  屋內。

  林凡睜開眼。

  “天亮了,又是新的一天開始。”林凡起床,日子就是這么舒坦。

  身為富家公子真的很煩。

  每天醒來的第一想法,就是得想今天到底得干什么,才能讓自己開心。

  屋內的動靜,讓在門外等候的狗子聽到。

  進屋服侍。

  穿衣洗漱。

  一切準備就緒。

  “狗子,收拾一下,出門。”林凡不可能待在林府,只有出去尋找目標,才能為自己人生帶來一點樂趣。

  “哦,對了,錢要帶夠。”

  醇香閣的事情,有點讓人尷尬,可能發生第二次。

  幸好梁庸奇的腦子不夠好使。

  要是有點腦子,還能被反打一波。

  “是,公子。”狗子應道,至于銀兩,肯定是拿不到那么多的。

  老爺對公子銀兩管制了,至于醇香閣事件,很難再有。

  一路走來。

  林凡發現奇怪的問題。

  “狗子,咱們林府怎么沒婢女呢?”林凡問道。

  身為富家公子,至少也得有婢女服侍在身邊,到現在連一個都沒看到,有點不得勁。

  一個環境里,荷爾蒙太濃烈,容易產生取向不得勁的人。

  “公子,您還小的時候,有個婢女對您以下犯上,被老爺抓到,亂棍打死,從此以后林府就再也沒有婢女了。”狗子說道。

  這事鬧的風風雨雨,后來被老爺壓下,外界的人不得而知。

  府內有誰敢在外亂說,后果不堪設想。

  林凡一顫,這是被逆推了?

  應該不可能。

  “表哥。”此時,周忠茂遠遠看到林凡,就高呼著。

  體型壯碩的周忠茂,帶著笑容。

  “這是要去哪啊?”

  昨天的事情聽說了。

  表哥被姨夫叫去訓話,他都擔心的很,以為表哥要受災,現在見表哥好好的,心里那塊石頭也是落下了。

  “不去哪,就出去走走,表弟,你有事?”林凡問道。

  周忠茂表情詫異。

  以前的表哥都不怎么愿意跟他說話。

  現在跟他說話。

  他這顆心活躍的跳動了。

  “我也沒事,昨天剛將那些小子們給練過。”周忠茂說道。

  林凡拍著對方肩膀,“走,今天跟表哥出去溜達一圈。”

  他算是看出來了。

  這表弟絕對是猛人。

  瞧瞧這體型。

  還有那一雙手,布滿老繭,分明就是經過千錘百煉。

  在外遇到想揍自己的。

  那也得看看有沒有這能力。

  突然。

  他發現表弟的面色有點不對勁。

  “表哥……”周忠茂眼眶紅了,甚至都哽咽了。

  林凡向后退了一步。

  什么情況?

  就在此刻。

  周忠茂抓著林凡的手,緊緊的抓著,就是不肯放開,“表哥,我等你這句話,都等了好久了。”

  “小時,你對我多好,我就喜歡跟你玩,可后來你就不睬我了。”

  “我每天最希望聽到的,就是表哥的聲音。”

  表弟的深情告白,讓林凡手足無措。

  小時的事情,鬼還記得。

  但周忠茂記得。

  他父母雙亡。

  是表哥極力邀請他來林家,對他好的很。

  如果不是表哥帶他回來。

  就不會有他現在的成就。

  如果欺負表哥的不是姨夫,他早就拿刀砍死這欺負表哥的家伙。

  林凡想縮回手,但表弟捏的比較緊,他只能**道。

  “表弟,你的熱情,你的心,表哥已經感受到了,先松開,表哥帶你出去溜溜。”

  周忠茂笑臉燦爛,“好,表哥,走。”

  林府大門。

  “公子。”

  “周教頭。”

  一名中年**手拿賬本,想出門,迎面跟林凡碰上,立馬恭敬問候著。

  就算公子不喜歡修煉,那也不是他們這些當下人的能欺負的。

  除非不想活了。

  “陳管事,你這是要去哪?”周忠茂問道。

  說話有股兇意,不是故意的,可能就是這樣,給人一種膽寒的感覺。

  “回周教頭,小的這是去收農稅。”陳管事說道。

  “去吧。”周忠茂擺手,這事不關他管,也只是詢問而已。

  “等等。”

  林凡將人叫住。

  去收農稅?

  這事雖然很平常。

  但要是處理得當,說不定也能賺到不少怒氣。

  況且。

  他現在就是富家公子。

  但也需要極力知道這世界的情況。

  他現在只知道林家的情況,而且還只是一知半解。

  至于幽城另外的情況。

  那更是基本不知。

  “公子,有何吩咐?”陳管事疑惑道。

  林凡說道:“閑來無事,一去看看。”

  陳管事有點驚訝,以前公子可是對家族產業沒有半點興趣的。

  一行人朝著遠方走去。

  出城。

  農田都在外面。

  林家的田地很多,都是租給城外的平民。

  幽城另外兩大家族也是如此。

  很快。

  當出了城時,周圍的環境開始惡劣起來。

  城外道路兩側,有許多流民。

  精神狀況都很不好。

  瘦骨如柴。

  有的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可憐的很。

  “狗子,這些都沒人管?”林凡問道。

  “公子,這些都沒人管的,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里流串到這里,有的說不定背負重罪。”狗子說道。

  林凡搖著頭。

  真是慘!

  紅旗下長大的好時代青年,不忍這些。

  “陳管事,你說要是公子我,將這些流民都給收留,給個安定的窩,老爺會不會氣死?”林凡問道。

  陳管事對這里的情況,早就見怪不怪,甚至都沒將這些人當回事。

  聽到公子這番話。

  他心里愣神,看著公子,有些迷茫,甚至有些看不懂。

  “公子,此事萬萬不可,否則老爺定會大發雷霆啊。”陳管事有種預感,那就是公子就喜歡跟老爺對著干。

  老爺不準之事,公子非得做。

  林凡笑了。

  臉上的笑容,如燦爛的花朵。

  此事得琢磨琢磨。

  可行。

  突然。

  前方有聲音傳來。

  “賤民,一群賤民。”

  一名衣著華麗的女子,面布寒霜,俏臉很美,但此時那發怒的神情,讓人害怕,影響整體美感。

  一腳踹在流民的背部。

  那流民不敢動彈,身下護著一個孩童,也就三四歲而已,嘴里喊著求饒。

  女子很憤怒。

  來幽城,行走在大道上,竟然有小賤民玩耍,將泥土扔到她身上,實在不能忍。

  “過分,實在是過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有這種事情發生。”

  “表弟,給我揍她。”

  林凡大手一揮,招呼表弟沖上去。

  周忠茂疑惑,“表哥,揍誰?”

  “這還用說,揍那老娘們。”林凡說道。

  陳管事皺眉,剛想說什么,可是周忠茂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瞬間化作一道殘影。

  身體一躍而起。

  大鵬展翅。

  十指**,想要施展《蕩魔拳》橫掃對方。

  “給我踹她臉。”林凡喊道。

  “好的,表哥。”

  周忠茂雙手垂下,力量從拳上轉移,低吼一聲,一腳踹出,角度刁鉆,而又精準。

  表哥說踹哪。

  那就踹哪。

  沒得商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