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章 好咧,這就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屋內。

  床榻邊坐著一名男子,神情鎮定,還有一絲凝重。

  可內心很不平靜,甚至很懵。

  “三天了,回不去了。”

  林凡大腦很混亂,記得之前,他還在地鐵站。

  地鐵站內,發生了點不是很愉快的事情,跟兩名大漢干了起來,當時他氣勢很足,起手就是詠春拳,只是帥不過三秒,兩個沙包大的拳頭襲來,砰的一聲,一點知覺沒有。

  睜開眼時,就來到這里。

  開始還以為是誰跟他惡作劇。

  但人得有自知之明。

  就他這普通的連路人都算不上的存在,誰神經病給他玩這種明顯就是大制作的惡作劇。

  屋內的家具都是深紅木質制成的,空氣里還彌漫著一種香味。

  價值不菲。

  今天是第三天。

  剛來這里,他不敢亂溜達,什么都不清楚,都不知道這是哪里跟哪里。

  “有點坑,小說里不是都說,魂穿是會有記憶的嘛。”

  林凡抓著腦袋,很苦惱。

  來到鏡子前。

  很清晰。

  已經看了很多遍,容貌跟自己一模一樣,就是頭發長了點。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魂穿,還是身穿。

  不同的世界,兩個一模一樣的人,肯定是有的,可現在的情況,就稍微有點尷尬了。

  突然。

  林凡撩起左臂的衣服,急忙望去,當看到胳膊處那傷疤印記時,整個人都懵了。

  “這就是自己原先的身體。”

  他不敢置信。

  這是怎么辦到的。

  每個人左臂胳膊處,都會有印記,那是小時打疫苗的痕跡,一輩子都難以消除。

  冷靜片刻。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我林凡怕過誰,不就是異界,有什么大不了的。”

  躲避了三天,他也不想躲了,就得硬氣的走出這門,好好的看看這陌生的世界。

  不過。

  金手指呢。

  沒有福利,還怎么混,在地球都混成那屎樣,換個地方就能有所改變嗎?

  林凡心里沉思。

  可還有些不信。

  “應該會有所改變吧。”

  不想這些,身為有志青年,哪怕身處陌生環境,都得鼓足勇氣,勇敢的踏出第一步。

  推門而出。

  外面是很大的院落,有假山,有花圃。

  土豪的家園。

  “看來運氣不錯,在這陌生的世界里,我應該是位富家子弟。”林凡對現在的處境很滿意。

  曾經無法想象有錢人的生活是什么樣,但現在自己應該就是土豪了。

  今后還能享受不到?

  穿過拱形門,離開院落。

  他一直在想一個問題。

  自己應該是位富家公子,可在這三天里愣是沒看到一位仆役。

  連早中晚飯菜都沒人送來。

  肚子餓的哇哇叫,可害怕陌生的地方,硬挨了三天,不過好在屋內有糕點,勉強度日。

  此時。

  一名仆役走來,看到林凡,表情詫異,恭恭敬敬道:“公子,您怎么出來了。”

  林凡嗯了一聲。

  怎么滴。

  既然知道我是公子,那我出來溜達溜達,還需要誰同意不成?

  為了不讓人感覺到任何不妥,他知道,得多看少說話。

  仆役低著頭,有點怪異。

  公子跟平時不一樣。

  但不敢多問。

  林凡輕咳一聲,潤潤嗓門,拿出少爺的格調,“陪公子溜溜。”

  仆役想提醒什么,但知道公子脾性的他,知道就算說了,也沒用,還會引來公子的不悅,只能跟隨在身邊。

  這地方太陌生。

  必須帶個人,以防萬一。

  轉角處。

  林凡一愣,停住腳步,差點迎面就撞上。

  剛想仗著自家身份,霸道的吼一聲,瞎了狗眼,不知道我是誰嘛?

  這等霸道怒吼,是他曾經都沒有資格說出來的話。

  但想想算了。

  低調。

  林凡抬頭看去,擋在面前的是一位男子,身體很壯碩,國字臉,威武,但很年輕。

  周圍,還有不少人看著林凡。

  狹路相逢勇者勝。

  林凡發現這男子看向他的眼神有點怪,看穿著不是下人,肯定是有地位的人。

  但是再有地位,還能跟他這公子比嗎?

  跟隨在男子身后的人,有的搖頭苦笑。

  就在這時。

  所有的人都張著嘴,驚呆了。

  林凡抬手,拍著男子肩膀,“兄弟,麻煩讓個道行嗎?”

  很客氣的問候。

  雖然不知對方是誰,但這么年輕,也許是親兄弟也說不定,又或者是親戚。

  以兄弟相稱,應該沒問題。

  “老爺。”跟隨林凡的仆役,手里拿著銀子,少爺要出去玩,沒錢,所以他去拿,當回來時,看到少爺跟老爺碰面,立馬上前,魂都差點飛了。

  這一聲‘老爺’,卻讓林凡驚的要上天。

  什么?

  麻煩說清楚。

  這是跟我玩呢啊,眼前這年紀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竟然是老爺。

  那豈不是說,我是他兒子?

  “哼!”

  一聲怒斥從國字臉男子喉嚨里發出,“你這下人膽敢帶主子隨意出去,膽大妄為。”

  聲如悶雷,如同野獸咆哮。

  嗓門賊大。

  噗通!

  仆役跪在地上,嚇的面色慘白,絲毫沒有血色。

  “來人,給我拖出去亂棍打死。”男子沉聲道。

  “老爺饒命,小人再也不敢了。”仆役被嚇的都快尿褲了,磕著頭,頭皮都磕破了,鮮血映紅了青磚地面。

  林凡看懵了。

  這是哪家地主,也太猖狂了吧,竟然膽敢如此草芥人命。

  看著圍觀那些人的神情,都好像習以為常,打死仆役都是小事情。

  隨后,兩位身形壯碩的護衛走了出來,眼看就要將這可憐的仆役拎走,林凡不能不管了。

  “住手。”

  一步踏出,伸出手,攔住兩人。

  就他這體型,如果不是因為他是公子,就這兩個護衛逼拳兩招,就能將他給打死。

  “一人做事一人當,我自己出來的,跟他有何關系,殺雞儆猴不是這么玩的,有什么沖我來。”

  林凡是很有正義感的人,否則也不會在地鐵站被兩位好漢揍到這里來。

  當然。

  自己這身份可是公子,不管怎么說,也不能對我怎么樣吧。

  跪在地上的仆役,抬著頭,眼淚鼻子滿臉都是。

  此刻不敢置信的盯著自家公子。

  他沒想到在這時候,公子竟然會為他說話。

  感激。

  身為仆役命比紙薄,不值一提。

  往往都是用仆役的命,來豎立威嚴,同時給主子們臺階,小事化無。

  至于他們這些當仆役的,也就被人遺忘,好點的,尸骨還能用草席裹著,不好的,直接拋尸荒野,無人問津。

  “恭喜成功激活小輔助。”

  腦海里陡然有聲音響起。

  這是金手指來了?

  沉迷小說的林凡,閉上眼就能給你說出千八百個套路。

  別的東西不說,真要談關于小說的,來一箱啤酒,都能將你說的從此對小說無愛。

  套路都被你說了,我還看個屁。

  很快。

  林凡反應過來,他看到了一些先前沒有的東西。

  有幾行數據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林凡。

  體魄:9

  內力:0

  心法:無。

  功法:無。

  怒氣點:10

  有點莫名其妙。

  林凡沒看得懂,金手指就這么激活了,還有這怒氣點是什么?

  莫非是?

  他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哈哈哈,林兄,令郎有氣魄。”站在一旁的中年男子笑道。

  看其衣著華麗,十足的大人物風范。

  林凡為了求證真相,直接開口,“你這說的不是廢話嘛,肯定有氣魄了。”

  怒氣點跳動了。

  從10跳到了30。

  林凡心里有了眉目,看來這就是開啟金手指的關鍵。

  捋一捋,就能明白。

  不過自己這年輕的爹,對自己很生氣,怎么只有十點怒氣,而這不知是誰的家伙,給了二十點怒氣值。

  還是說。

  自己很廢,對方早就已經不抱有希望?

  有這可能。

  “逆子,怎么跟袁老爺說話的,我讓你修煉《虎煞刀法》有修煉嗎?”林萬易沉聲呵斥。

  一旁的袁老爺臉色微微變化,顯然也有怒火。

  但還是笑著。

  “無妨,無妨,令郎性情中人,說話直來直去,不怪罪,不怪罪。”

  林凡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

  雖然不知道情況。

  但就憑自己是對方的兒子,那就無懼,還能氣的砍死自己不成?

  不過等等,功法?

  那這世界是什么世界?

  武俠的還是別的?

  穩住,必須穩住,不能慌。

  “沒有。”林凡回道。

  “怒氣5。”

  增加的有點少,真的就這么廢?

  內心早就絕望。

  所以就沒抱有任何希望?

  林萬易忍著怒,“為什么不修煉?”

  對于這問題,林凡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修煉個屁,至少也得將功法給我著。

  鬼知道你親兒子生前將功法扔哪去了。

  “不知道功法自己跑哪去了。”林凡如實回答,這是事實。

  林萬易胸口震動幅度有點大,怒火難以忍受,“給我滾。”

  “好咧,這就滾。”

  也不等林萬易多說,直接拉著跪在地上的仆役,拔腿就跑。

  “怒氣100。”

  已經跑到遠方的林凡,詫異著。

  這就增加一百了?

  林萬易氣的臉色鐵青,逆子,真的是逆子啊。

  搖頭嘆息,心中悲涼。

  這以后可怎么辦。

  袁老爺一旁安慰著,但心里笑開花,果真是名不虛傳。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