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全文大結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腹黑娘親爆萌寶:九王,太兇猛

  解了契約的金陽跟金烏長老回去了。

  鳳夕雖然有些低落,不過也只是那么一小會。

  顯然回去金烏帝族的金陽前途是無量的,這對金陽是最好的選擇。

  而且她也沒時間去低落。

  因為這一次收服藍靈仙火她得到的好處是不小的,在妖界顛沛流離這么久,她終于快要進階天仙境了!

  果然進化成為九彩吞天蟒后,她突破天仙境的難度變小了。

  因為美杜莎的靈魂意識與她真正融合了。

  她閉關了三十年時間,便成功突破了。

  邁入了天仙境,放眼偌大的妖界,那她的實力修為也是不算弱的了。

  鳳夕幾乎沒有猶豫便先過去仙界了。

  也是這時候才知道,仙界與妖界不和,雙邊都是拒絕來往的布下了強橫的結界,根本過不去。

  想要去仙界,唯有從地府冥界走。

  但是地府冥界要走妖鬼道,可是最近的一條妖鬼道剛好關閉,下一條妖鬼道開啟還有不少時間。

  鳳夕無奈之下,也只能等了,這一等,便是足足百年光景,這才等到其中一條妖鬼道開啟,然后進了地府冥界。

  要是她記得不錯,心鱗也是在這里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遇得上,要是遇得上,那也該做一個了斷了。

  也不知道是她運氣好還是心鱗運氣差,在闖蕩一處秘境的時候,心鱗就跟鳳夕碰了個正著。

  雖然鳳夕想要找尋兒子,不過對于這些秘境她也是不愿意放過,因為撞上了,自然順道就要進去摸索一番了。

  這是她進冥界后摸索的第八個秘境了,就撞上心鱗了。

  “有什么想說的嗎。”與美杜莎徹底融合后的鳳夕看著心鱗,淡淡道。

  心鱗還有什么想說的,她咬牙盯著鳳夕,她是費盡苦心那也是沒能夠成功進化為九彩吞天蟒,但是不管是這條美杜莎,還是她那個兒子,都已經成功進化,這叫她嫉妒的同時,心頭也是忍不住的酸澀。

  到底她只是區區心鱗片,還是無法與本體相比的。

  “我的確不是你對手,但是你看看這是什么。”心鱗拿出了君牧給她護身之用的九彩鱗片,道。

  心鱗眼下也還是沒能夠突破天仙境,她是金仙上階修為,天仙境,那實在是太難突破了。

  所以無論是修為還是血脈,她都不會是對手,這一次好死不死又與她撞了個正著,她能夠拿出來的,就只有君牧給她的這片鱗片了。

  “牧兒的鱗片?”鳳夕幾乎是一眼就看出來了,這雖然是九彩吞天蟒的鱗片,但上邊的氣息卻是她兒子的。

  “這是你兒子的鱗片不錯,一百年前我就在這冥界遇上他的,并且還助他獲得了排名第七十的金碧仙火,這鱗片是他給我的。”心鱗看著鳳夕道。

  雖然心鱗也是極其驕傲的人,但是在本體面前,她根本沒有驕傲可言。

  若是不低頭,她自有被煉化的余地。

  鳳夕就明白了,抬手就將心鱗的鱗片收入手中,牧兒進化成為九彩吞天蟒了,這叫她很高興。

  “咔嚓。”

  鳳夕抬手一斬,一道隱形地銜接著她跟心鱗的關系便被她親手斬斷了。

  “從今往后,你我再無關系,希望你好自為之。”鳳夕看了心鱗一眼,便沒有多留,沿著心鱗最后看到她兒子的地方找尋而去。

  心鱗看她果真就這樣離開,原本臉上的警惕也是松懈了下來,仿佛一直以來壓在她背上的一座巨山被移開了一般,叫她的心境都是提升了一截。

  “從今往后,我就是我了,我不再是誰的靈身了!”心鱗留下這句話,便也離開了此地。

  至于鳳夕則是在冥界開始找尋自己兒子的下落,但是并沒有找到。

  哪怕她花了不少力氣去感應自己兒子的存在,但也還是沒能感應到。

  至于心鱗說的,鳳夕倒是不懷疑,因為兒子的鱗片是自己脫落的,還是被人扯下來的,她一眼就能看得明白。

  這片鱗片,的確是兒子給心鱗的。

  在冥界中沒能找到自己兒子,卻是遇上了軒轅敖這個昔日舊人。

  當年在大千世界飛升,她跟君重天是先一步離開的,軒轅敖等人慢了一步。

  但是鳳夕知道他們也不會慢多久,因為大千世界的氣運被美杜莎不知道用了什么辦法補全了,飛升的通道也再次開啟,往后還會有更多飛升者的。

  撞見軒轅敖了,鳳夕自然也就詢問他有沒看到她兒子了。

  真別說,軒轅敖真撞上君牧了,所以他知道一點,道:“你兒子可能去仙界了。”

  “去仙界了?”鳳夕愣道。

  她還以為她兒子回去妖界找她的了。

  “仙界那邊發生了不小的動蕩,興許與這個有關。”軒轅敖說道,他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鳳夕點點頭,與他告辭了就要離開。

  “仙界還有一個飛升仙盟,那是我們幾個創建,有空的話可以去做客。”軒轅敖跟她笑說道。

  鳳夕也應下了,然后就過來仙鬼道。

  恰逢這個時候有一條仙鬼道開啟,鳳夕就進了仙鬼道前來仙界了。

  仙界這陣子的確有些動蕩的,其中天師學院就受到了波及。

  起因是天陣學院與天傀學院跟一流仙族申家發生了干戈,申家霸道占據了兩個學院已經派遣弟子前去駐守的仙晶脈,兩個學院豈會答應?

  哪怕知道申家的強大,可是他們也不是吃素的!

  天陣學院,天傀學院,天丹學院,以及天師學院與天器學院這五大學院之間雖然也有摩擦。

  但是真正的時候,五大學院從來都是抱團在一起的。

  不過這一次天師學院卻是出了大力,便是連天陣學院跟天傀學院兩位跟他關系一直很冷淡的院長,那都是親自上門來了。

  天師院長當然不會跟著兩個老東西客氣了,就將想把他兒子送去他們二院學習的事說了一遍。

  兩位院長這一次都欠了他一個人情,所以略一猶豫就應下了。

  只是叫他們倆很不明白啊,天師院長啥時候多了個兒子啊?這可真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但是等看到從冥界歸來的君牧,那他們倆個就啥也沒說了,真是長得有幾分酷似啊。

  君牧本來是要過去妖界了的,但是卻沒想到院長把他召喚回來了,他還以為是要回來幫忙打架的,沒想到院長是要他回來跟天傀院長還有天陣院長學習。

  “爹知道你急著找你娘,不過你要對你娘有信心,她是非常堅韌的女人,只要你把名聲傳出去,你娘自然就會過來了,總比你在偌大的三界中盲目亂找得好。”院長這么跟他說道。

  君牧也覺得極有道理。

  于是很快外邊就有許多人都知道了,天師學院的院長姓君,并且找到了他失散多年的兒子。

  這消息在仙界也是傳揚開了去,因為天師學院可是二流勢力,以前從來都是素淡的,卻是不想如今宣布這樣的消息,如何能不叫人意外?

  不過在不知情的大伙看來,這樣的消息傳過了也就過了。

  但是在鳳夕這個有心人看來,卻是大喜不已。

  天師學院的院長姓君?他還有一個失散多年的兒子?

  是君重天無疑了!

  于是鳳夕就自投羅網了。

  可以想象當她一腔歡喜撞上君院長,卻發現君院長并不是她所以為的君重天的時候,那表情是什么樣子的了。

  不過與她不同的是,君院長卻是高興極了。

  “小彩。”這是君院長喚她的稱呼。

  鳳夕一聽就明白了這是哪位了,這又是那條美杜莎昔日的舊情人!

  只是美杜莎在仙域的那些舊人不是早就因為元壽不如妖獸的長,早隕落了嗎,何時還有一個前來仙界的?

  但是現在美杜莎沒法跟她答案了,進化成為九彩吞天蟒后,美杜莎的魂魄意識就與她徹底融合了。

  于是鳳夕就開始挖掘美杜莎的記憶,這才發現了,這個叫君青云的男人竟然也是出自尼羅洲。

  不僅如此,他竟然還是美杜莎化形后的第一個男人!

  跟美杜莎纏綿恩愛了數百年,將美杜莎寵上了天,后來卻不辭而別,也是因為這個美杜莎才性情大變廣招男寵面首!

  鳳夕哪里能讓君青云知道她不是美杜莎啊,要是叫他知道他來硬的怎么辦,哪怕如今她是天仙境了,可是她也不是這位院長的對手。

  于是鳳夕先發制人,將君院長臭罵了一頓,罵他渣男罵他始亂終棄,這輩子都別想要她原諒他!

  然后又在心里臭罵君重天,你這臭男人到底死哪去了,知不知道我又有麻煩了還不快過來救我!

  但是君重天顯然遠水救不了近火。

  可是她被君青云纏上的這一幕卻是在一面鏡子中被看著。

  “父皇真是好本事,瞞了我這么多年!”君重天看向圣帝。

  圣帝此時注意力卻不在這,他皺眉看著鏡子里正在朝鳳夕解釋的君青云,道:“這人我看著怎么有點熟悉?”

  “父皇認識他?”君重天問道。

  圣帝想了一會,方才恍然大悟,道:“他是你舅舅啊!”

  君重天臉色一下就臭了,這個想撬他墻角的老東西,一下就成了他舅舅?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君重天咬牙道。

  “他叫君青云,在下界你母親還在的時候,他便是君氏王朝的天之驕子,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就突然消失了,也是因為這樣,君氏王朝才后繼無人的,我這才頂替了一位皇子成為了皇帝。”圣帝說道。

  但是他就只做了十年皇帝就沒什么興趣了,后來就退位讓賢了帶著皇宮里與他好的一位公主外出游山玩水去了。

  后來那位公主意外有了孩子。

  只是因為這是他犼族的血脈子嗣,又豈是尋常女人能夠孕育的?

  君重天的出生導致了他生母的隕落,后來圣帝又找尋了諸多天材地寶才保住了君重天這個血脈后代,只是君重天也沉睡了許久許久,一直到后來他才又蘇醒的。

  那時候圣帝又成為了君氏王朝的圣帝了。

  “你一頭犼,怎么回去下界,而且,你知道我母親凡人之軀你還讓她懷孕?”君重天咬牙道。

  “我是跟人打架意外流露到大千世界的,至于你母親,那怎么能怪我,我也不知道她竟然能夠懷上你,而且她也一力想要生下你,哪怕是她不惜付出生命。”圣帝說道。

  渣男實錘了!

  君重天瞥了他一眼。

  “大千世界被異魔族糟踐,你也袖手旁觀?”君重天道。

  “我本來就不是大千世界的,大千世界的一切我都不能插手,不過我不是引導那條吞天蟒吞了冰原三獸又找到焚天紫火成為至強者了么,本來是打算讓她坐鎮大千世界的,不過沒想到她的確是個有能耐的,竟然自己墮入輪回吞噬氣運用以彌補大千世界。”圣帝道。

  說到這個,圣帝就看向君重天:“你媳婦她日后會遭遇反噬的,當然在上界還不會,可是到了我們神界,她不可能邁入更高層次。”

  君重天皺眉,但卻沒有多言,道:“我要去上界,你帶我過來神界做什么?”

  “神界才是我犼族該生活的地方,上界那地方的歷練不適合你,留給牧兒跟你媳婦就行了。”圣帝擺手道。

  話是這么說,但是圣帝還是發現君重天偷潛到上界的事了,只是當他發現為時已晚,君重天已經去了上界。

  并且還去天師學院帶走了自己的妻兒。

  至于那個想要撬他墻角的舅舅,愛死哪死哪去。

  鳳夕也是后來才知道君青云跟君重天竟然還有這層關系,也是目瞪口呆的。

  “你會選擇在尼羅洲重生,是不是也是因為他?”君重天黑著一張寡婦臉問她。

  鳳夕楞了一下,她可沒想到這一茬啊。

  但是真別說,在美杜莎那么多情人之中,最叫她又愛又恨的,就是君青云了。

  因為這是她的初戀,還是無疾而終的初戀,當年美杜莎跟君青云的生活要說是神仙眷侶都不為過的。

  但是后來君青云卻因為意外流露到了仙界。

  美杜莎卻不知道,找了許多地方都沒找到他,以為他在躲她,于是一怒之下從公主成為了女皇。

  君青云帶給她的影響無疑是巨大的。

  所以哪怕輪回歸來,美杜莎也選擇了當年與他在一起的尼羅洲,而不是外邊的大千世界。

  這其中,恐怕還真有這么一段原因。

  鳳夕這么一個怔愣的功夫,自然就惹惱了君重天了,被君重天狠狠懲罰了三百年。

  過了三百年連床都沒法下的生活。

  在上界待了三十萬年,期間君重天無數次想要努力生個女兒,每次抱鳳夕回房一待就是十年二十年的,這十年二十年在干什么不言而喻。

  鳳夕都忍不住罵他會。

  但是君重天還是我行我素,這個男人想要個女兒想瘋了他。

  但沒用,生不出來了,這么多年過去,兩人也沒能生下個女兒,這叫君重天非常的遺憾。

  帶著這樣的遺憾,君重天就帶著妻兒飛升神界了。

  這才是至高無上的位面。

  而在這里,犼族乃是當之無愧的神王族,是神界中的霸主霸族。

  神界之中有一個流傳,據說犼族的族長換人了,信任的族長夫人還是一條九彩吞天蟒,只是好多年過去了,這位犼族夫人還是無法進階神王永生境。

  是的,一旦成為神王,那就是永生了,所以神王境也叫永生境。

  “二媽當年墮入輪回,魂魄分散出去吞噬了許多命運之子的氣運,母妃想要進階神王境,恐怕要去各個位面彌補那些命運之子了。”如今犼族的皇太子,已經長大成人的君牧出關后,說道。

  長大后的君牧跟君重天,那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那些命運之子還在么。”君重天冷哼了聲。

  “他們是不在了,不過我可以扭轉時光,送母妃回到過去。”君牧道。

  “怎么死了都還能鬧!”君重天非常不滿。

  君牧也是無奈,但是經過他父王答應后,他就施展大神通,將他失去記憶只記得要完成任務的母妃送去各個位面世界彌補氣運之子了。

  然后才發現,他父王竟然也跟了去,他竟然抹了自己的記憶,成為了各個位面的氣運之子讓他母妃去彌補他。

  君牧:“……”有這么占有欲霸道的父王,他也是很無奈啊。

  不過雖然叫他邁入永生境了,由著他去吧。

  他皇爺爺是不管事的,而且現在正在全力沖擊永生境,犼族內一應大小事務都由君牧這位皇太子掌管。

  神界各族都知道,犼族皇太子有兩面。

  一面如沐春風一面冷漠寡涼。

  好像每一萬年,這位皇太子就有出現三百年這樣的時光,完全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手段非常冷厲與狠辣,充斥著魔性。

  基本上沒有不長眼的神族敢在這個時候去招惹這位犼族皇太子。

  不過這位皇太子也是有這一個軟肋的,他有一只烏鴉,這只烏鴉也是個扯虎皮做大旗的,氣焰非常之囂張。

但是皇太子對它卻非常好,哪怕在他陷入那三百年成為暴君皇太子的時候,這只烏鴉的地位也是未曾被動搖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